将明 第三百九十七章 瓦岗寨是他的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马赛飞抬起脚踹了旁边的手下一脚:“你去,过去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把人家燕云寨的大当家请过来跟我说话,要是再满嘴狗屎,不等人家一箭射了你,我先一刀割了你的蛋?!?br />
    “我的娘唉……”

    那士兵看着地上躺着的尸体脖子上还往外涌着血,咽了口吐沫哀求道:“那个李大当家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我的亲娘哎,我求求您了,别让我去行不行……我去了也是一个死,您留下我还能给您铺床洗衣暖被窝?;桓鋈?,换个人行不行?”

    马赛飞骂道:“我是你亲娘?放你娘的屁,老娘我娇滴滴一个姑娘家,什么时候生过你这么一个大儿子。滚他娘的蛋,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把你阉了?”

    “信信信!”

    那士兵苦笑着应了一声,硬着头皮催马向前,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别放箭,别放箭,我们飞将军请李大当家过去说话。我是使者,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

    李闲笑了笑,将手里的硬弓放下回身问张婉承道:“姑姑,刚才这一箭射的如何?”

    张婉承撇了撇嘴说道:“不够大气?!?br />
    李闲诧异问道:“怎么就不够大气了?”

    张婉承一本正经道:“你怎么不直接把敌方那主将射了?那样才够大气。莫不是你知道瓦岗寨派来了个女人,你就舍不得射死?”

    李闲一排脑门懊恼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张婉承白了他一眼道:“你是男人!”

    李闲笑了笑道:“我只是想看看李密搞的什么鬼,瓦岗寨的人马才退回去立刻就派人来叫阵,我若是射死了那女人,然后一阵冲杀将她麾下的人马杀散,李密的后手也就出不来,既然要打,自然不能只看到眼前这一点小事,每一战都不能白打,尽量将获得的胜利加大。姑姑还不知道我这个人,能占便宜的时候绝对不会客气推让?!?br />
    张婉承笑道:“你打算去见见那女人?”

    “我是大当家!”

    李闲正色道:“李密来了我都未见得赏脸见他,一个女子罢了,我怎么会去见她?”

    “那你打算?”

    张婉承好奇的问道。

    “姑姑不是想帮我吗,据说那个女人有点本事,要不姑姑去祸害祸害她?”

    张婉承瞪了他一眼,李闲本是一句玩笑话,谁想到张婉承居然点了点头道:“也好,我倒是要看看,姑奶奶我这两年没在江湖上走动,怎么就出来了个马赛飞?”

    说完,她一拍战马往前冲了出去。李闲一怔,随即吩咐亲兵追上去?;?。二百余名燕云寨的骑兵向前,紧紧的跟在张婉承后面。双方相隔只有一百二十步左右,不多一会儿张婉承就到了对面瓦岗寨人马的前面。她骑着马来回走了几步,看着那个穿了一身皮甲,还披了一条大红色披风的女飞贼。

    “你就是马赛飞?”

    张婉承问道。

    马赛飞见来的不是李闲,反而是个貌美如花的女子,立刻就来了气,冷哼了一声道:“哪里来的小浪蹄子,你家男人没管住你?”

    张婉承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说道:“我有没有男人管着倒是不必在意,我看你倒是威风的很啊,这么多男人管着你不也没管???几千人啊,你这本事还真挺大,带着这么多男人出来找男人?!?br />
    马赛飞脸色一寒,忽然想到一件事:“你是李大当家的女人?他一个大男人不敢出来见我,倒是让自己女人出来,不觉得丢人?还是你没自信,怕我将你男人抢了去?”

    “你看上李闲了?”

    张婉承笑呵呵的问道。

    “看上了,你能怎么样???”

    马赛飞笑呵呵的回答。

    张婉承笑道:“好啊,我成全你啊?!?br />
    马赛飞倒是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倒是够大方?!?br />
    张婉承微笑道:“自然大方啊,我干儿子的女人越多我越开心,就算是破鞋穿一回就扔,那也是我干儿子有本事,来,叫声妈我听听?!?br />
    马赛飞变了脸色,却不知道李闲要是听到干儿子三个字,会不会抓狂的薅头发。

    ……

    ……

    “找死!”

    马赛飞脸色一寒,伸手将腰畔的钢刀抽了出来:“你别以为你是个女人,我就不忍心杀了你。惹恼了我,信不信……”

    “信你个屁啊?!?br />
    张婉承打断了马赛飞的话冷笑道:“别拿刀子吓唬人,那东西你会用吗?别耽误时间了,说吧,李密派你来干嘛?”

    “我杀了你!”

    在济阴郡作威作福惯了的马赛飞何时受过这等冤枉气,李密的交待此时早就被她忘到了脑后,她往前一提马,一刀斩向张婉承的肩膀。李闲派来的亲兵一看对方动手,纷纷将连弩端了起来。二百余支连弩对着马赛飞,她立刻就停了下来。这样面对面的距离,她知道连弩的威力有多大。只怕她再往前动一步,立刻就会被射程刺猬。

    “杀来啊”

    张婉承冷笑了两声道:“有话赶紧说,有屁滚回家去放?!?br />
    马赛飞咬了咬牙,扫了那些端着连弩的精甲骑兵一眼,告诉自己忍下这口气,早晚将那女人碎尸万段就是了。

    “我家军师让我来告诉燕云寨李大当家,早就听闻燕云寨李将军用兵如神,我们军师也对李将军极为推崇,军师说,想和李将军进行一场君子之战。所谓君子之战,就是光明正大的比试一场。双方约定好一个章程,划出道来。比如,我家军师布阵,你们李将军破阵?;还匆部梢?,你们李将军布阵,我们军师破阵?!?br />
    “双方指定一个地方,带相同多的兵力,骑兵对骑兵也好,步兵对步兵也好,总之就是公平的打一场。当然了,我家军师自然不会占你们燕云寨的便宜,怎么打,在哪儿打,你们李将军可以提出来,我们军师无不应允就是了。到时候双方进行一场君子之战,胜负各凭自己的真本事,怎么样,李将军敢不敢?”

    张婉承没想到李密会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她微微一怔随即笑了笑。

    “我们燕云寨的李将军敢不敢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若是听到你这样说的话,一定会说一句话……”

    她看着马赛飞一本正经的说道:“李密傻逼???”

    马赛飞气的白了脸色,咬了咬牙说道:“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回去问问你们燕云寨的大当家,有没有这个胆子和我家军师君子一战,若是没有,我家军师说了,也不会笑话李将军。毕竟李将军是草莽出身,没读过兵书,没演过军阵,不懂韬略,不知兵法也算不得什么丢人的事?!?br />
    张婉承也不在意这毫无水准的讽刺,笑了笑说道:“李密真想和我们李将军公平一战?”

    “自然!”

    马赛飞昂起下颌道:“我家军师乃是天下第一等的人物,难道还会说话不算话?”

    “等着!”

    张婉承拨马往回走,马赛飞的手放在腰畔鹿皮囊上,真想抽出飞刀来给那红衣女子一刀,可此时冷静下来,她知道自己若是坏了李密的大事,只怕自己以后别再想搭上这条还没有越过龙门锦鲤。她终究是个女子,要为自己选一个归宿。李密是名动天下的蒲山公,是那首桃李子应验之人,哪怕自己日后只能做一个妃子,也是衣食无忧。

    她的手缓缓离开镖囊,嘴角冷笑。

    李闲,你到底敢不敢接战?

    ……

    ……

    在马赛飞军阵后面三里处,便是李密亲自率领而来的六万大军。他这次和翟让分兵而行,每人率领一半人马。翟让那边领着六万人马,以谢英登为先锋,梁师泰为先锋副将。单雄信为副元帅,率领马军负责接应各路人马。李密这边,手下有亲信张亮,马赛飞,王君可,还有王伯当。

    就在这数万大军中,中间位置上队列最整齐,军容最肃然的队伍,便是李密精选出来的一万蒲山公营,这些人虽然大部分是从后来投奔过来的队伍中选出来的,但他却以训练队伍为名,将原来的徐世绩为翟让训练的灰衣军残余人马一多半都要了过去。

    在李字大旗下,是一辆需要二十匹马才能拉动的巨大营帐,这是李闲到了瓦岗寨之后特意让工匠建造的,足够宽敞,里面日常起居的东西一应俱全。

    在一张宽大的座椅上,铺着一整张白虎皮,李密斜靠在椅子里面,手里晃动着一支玉杯,杯子里琥珀色的酒据说产自极西之地的波斯,是王君可从北方劫掠了一支商队后得来的,本打算献给窦建德,可偏偏他在窦建德处受了不少窝囊气。到了瓦岗寨之后李密对他看重,他便将包括这波斯美酒在内的东西一股脑都献了出去。

    “这酒,以前在东都的时候,有一次杨广设宴,有个来自西域的商人献上了一些,当时杨广赞不绝口?!?br />
    李密微笑着说道:“可惜,如今我能喝到,堂堂大隋的皇帝却只能困居江都,再想喝这西域美酒,难了?!?br />
    张亮恭敬道:“用不了多久,东主便能破东都,破长安,再率军直逼江都,美酒不算什么,大隋万里江山,都是东主您的?!?br />
    “哈哈!”

    李密笑道:“张亮,你这马屁拍的当真拙劣了些?!?br />
    张亮肃然道:“发自真心之言,不拙劣?!?br />
    李密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问张亮道:“这次东征燕云寨,你觉得咱们有几成胜算?”

    张亮想了想,如实回答道:“七成?!?br />
    李密也不在意,又问:“那李闲会不会有胆子接下我的战约?”

    张亮答:“那人生性胆小怕事,属下看,倒是有九成他不敢。他一定会怀疑,这是东主你设下的什么计策,李闲多疑,多疑者,实则为不自信?!?br />
    “说的好!”

    李密笑道:“多疑者,是因为不自信?!?br />
    他将玉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看着张亮傲然道:“不管他是接战,还是不接战,这一战他都没有胜算。谁会想到,我不是主攻?只需拖得十日,大当家的人马就能绕路抄到李闲派去黄河南岸人马的背后,到时候大当家与王伏宝南北夹击,燕云寨的那支队伍必败无疑,李闲知道黄河岸边兵败,他必然率军去救,我再从后面碾杀,他就算不死,也会实力大损!”

    张亮赞道:“东主妙计,燕云寨必败无疑!只是……”

    “只是什么?”

    李密问道。

    张亮犹豫了一下,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只是如此大功,东主倒是便宜给了翟让,若是燕云寨被灭,黄河南岸诸郡都落入瓦岗寨手中,到时候成全的是他翟让,我替东主觉得不值……”

    李密脸色一变,训斥道:“以后这样的话不许再说,没有大当家,我或许已经死在了东都洛阳,瓦岗寨是他的,明白吗!”

    “明白!”

    张亮点了点头,脸色却极为不甘。

    李密坐直了身子,看了张亮一眼。

    “大当家对我已经极好了,真的极好了,不是吗?”

    他像是在劝说张亮,又像是在劝说自己。

    txt,本站地址: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