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零二章 三千围八千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初冷的空气吸进鼻腔里夹杂着一股血腥味,而在血腥味中隐约还有一种屎尿的骚臭,这种味道直接钻进了雄阔海的脑子里,让他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躁动,这种感觉他很熟悉,在大业初年他刚刚入军伍,第一次闻到这种味道的时候甚至吓得他握着陌刀的手都忍不住剧烈的颤抖起来。

    因为死的人太多,在双方交战的那一片区域,就在一人高左右的半空上肉眼甚至能看见隐隐有一层漂浮着血雾,而地上的血水更是多的好像才过下雨一样。士兵们的靴子踩在地上的血泊中,血水溅起来老高。就在双方士兵们拼杀而来回走动的脚步下,弄脏了他们靴子的不仅仅是血水还有死尸裤管里的屎尿。

    雄阔海鼻子里挥之不去的味道,就是这样混合在一起然后飘散出来的。他看着地上越来越多的死尸,闻着那腥臭味眼神却越来越亮。他心中躁动,并不是厌烦和恐惧,而是他觉得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他想提刀杀入人群,让那些嗷嗷叫着冲上来的瓦岗寨士兵们知道什么才叫杀人。

    他并不鄙视那些临死前屎尿齐出的新兵老兵,因为他知道那是不可控制的一种正常反应。他甚至想过,自己若是在被人一刀卸去了半边肩膀的时候,只怕也是如此一副狼狈不堪的摸样。

    没什么丢人的,谁都不是石头心。

    可是在战场上,尤其是为将者,就必须让自己的心变成石头,冷一些,硬一些,而不是冲动的杀过去和麾下士兵们同生共死。同生共死是在面对绝路的时候才会做出的选择,现在还没有走到绝路,而是极有可能在看似险峻的绝路中杀出一条平坦大道来。

    所以雄阔海忍住提刀杀入的冲动,冷静的看着自己布置的防线正在被瓦岗寨的人马挤的不断后退。前三排的长矛手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在最初的挡住对方凶猛的第一波攻击之后,三排枪阵也塌了两排。

    长矛手可以说是军中造价最低廉的兵种,也是在移动速度上仅次于骑兵的兵种。为了追求轻便,他们手中只有一条装了铁枪头的木杆长矛,只有上身披着一层薄薄的皮甲,根本就挡不住刀子。所以一旦枪阵出现裂缝后与敌人混战,长矛手的优势将化为乌有。他手里的长矛太长了些,能将骑兵从高头大马上捅下来戳死,却在近身格斗中毫无优势可言,因为兵器太长,一旦被敌人靠近他们反而变得笨手笨脚。

    第二波冲上来的瓦岗寨士兵是大概一千人的精甲步兵,这在装备普遍很差的绿林道义军中很少见。他们上半身披着一层薄薄的链子甲,能阻挡住部分羽箭的钻进他们的身体里。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能挡得住长矛的奋力一刺。

    他们手里的朴刀很锋利,比大隋府兵配发的制式横刀要长要宽也重上不少。是介乎于直刀和陌刀之间的一种中型刀具,比直刀沉重,比陌刀要小一些轻一些。

    显然这是梁师泰手下最精锐的一支步兵了,他在河北经营了数年又转战河南诸郡,几年劫掠,才打造出这样一支精锐的步兵。不过银子虽然花得他有些心疼,可这一千多名精甲朴刀手的战力还是让他很满意的。在与其他绿林道上的义军争抢地盘的几次战斗中,这一千多精甲朴刀手可以说战无不胜。

    一旦近身厮杀,长矛手绝不是精甲朴刀手的对手。

    雄阔海知道这一点,但他忍着下令将长矛手调回来的冲动,冷冷的看着自己麾下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被砍翻在地,他握着陌刀的手越来越紧,紧到汗水都流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军阵后面的黄河上也传来呜呜的号角声。雄阔海不必回头去看也知道,黄河北岸的王伏宝开始渡河了。但他此时没有心思去管那边的事,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信任宇文士及,只能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这个才刚刚成为同伴的人。至于宇文士及是不是可信,他也只能赌一把。

    近八百名长矛手抵抗了超过一个时辰,全部战死在血泊中。

    损失了近三百精甲朴刀手,这让梁师泰有些心疼,但也有些得意,虽然损失了不少人手,终究还是撕开了燕云寨的防线。没有了枪阵的阻隔,剩下的燕云寨士兵就不足为虑。只需要再一个冲击,绝对能将防线彻底捅穿。

    梁师泰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杀穿燕云寨的防御,冲到河边接应王伏宝的人马过河。只要王伏宝手下那数万大军过来,双方合兵之后立刻杀向巨野泽,断了李闲的退路,燕云寨必败无疑。

    梁师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雄阔海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

    ……

    杀尽了燕云寨的八百长矛手,梁师泰麾下的精甲朴刀手踏着尸体和血泊高呼着口号继续前进。迎接他们的是飞过来的数百支羽箭,在燕云寨军阵后面的弓箭手开始抛射,试图阻止住瓦岗寨士兵前几的脚步,两轮抛射之后,射翻了百十名朴刀手,却没能阻止他们深入军阵,燕云寨的防线被狠狠的撕开了一道口子。

    雄阔海依然看着,没有下达任何命令。

    相对于他的有些残忍的平静,梁师泰却变得越来越兴奋。

    “长矛手,顶上去,跟在朴刀手的后面,往前压!”

    他大声的呼喊着,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燕云寨的防线被撕开的口子越来越大,后队的弓箭手已经退到河岸边上。梁师泰的人马几乎全都压了上来,如同一群饿狼般疯狂的撕咬着。雄阔??醋抛约旱牟贾玫姆老咄怂醯脑嚼丛娇亢?,而瓦岗寨的人马士气则越来越旺盛。站在他身边的亲兵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眼神中的意思针一样刺在雄阔海的心里。

    “将军!”

    亲兵旅率王重生实在忍不住,红着眼睛叫了一声。

    “别在等了,弟兄们损失太大,已经快扛不住了,两千多人扛着瓦岗寨一万多人的进攻,再等下去,弟兄们就要死绝了。将军,给我五百重甲,我杀过去将瓦岗寨的攻势顶回去!将军,别再等了!”

    “再等等!”

    雄阔海的语气很生硬,生硬的不近人情。

    “将军!”

    王重生哀求道:“再等,人就真的死绝了?!?br />
    “死绝了也要等?!?br />
    雄阔??醋磐吒谡娜寺砘沽粝铝艘恢Т蟾帕角说暮蠖用挥谐迳侠?,算计着自己手下的兵力。就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两千多名布防的燕云寨步兵已经死伤了超过一半,剩下的一半人还包括五百名根本没有能力近战的弓箭手。

    “让弓箭手登船,让盾牌手和朴刀手在黄河岸边列盾阵!”

    雄阔海再次下达的命令,依然没有打算让预备的重甲出击的意思。王重生咬着牙跺了一下脚,眼泪顺着脸流了下来。一个七尺男儿的泪水,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酸悲凉凄苦的滋味?

    梁师泰大声的嘶吼着,命令士兵们奋力前压。而最后剩下的燕云寨千余名士兵已经退无可退,在他们身后就是滔滔的黄河水。所以他们抵抗的越发激烈,在盾牌手和朴刀手配合组成的盾阵前面,瓦岗寨士兵的尸体一层一层的倒下来。

    “雄阔海打算要做什么?想搞背水一战的戏码?”

    站在大船的船头上,宇文士及的家将宇文衍皱着眉头问道。

    “背水一战?”

    宇文士及笑了笑,朝着雄阔海站立的方向看过去,眼神中是一种丝毫不加掩饰的赞赏。

    “他才没那么蠢,背水一战只是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下出现的巧合罢了,士兵们的战力不足,将军的威望不足,部队的凶悍之气不足,背水一战不过是个笑话。雄阔海的胃口很大啊,他是想将瓦岗寨进攻的人马一口气都吞进去?!?br />
    “???”

    宇文衍惊呼了一声,看向宇文士及问道:“他拿什么去吞人家?”

    “拿刀?!?br />
    宇文士及笑了笑,然后吩咐道:“你带三千人马下船去,雄阔海这么放心的把背后交给我,我总不能让他觉得自己信错了人。记住,一旦雄阔海的伏兵杀出来,你就带兵去扑上去,他兵力不足,口袋封不住的?!?br />
    “喏!”

    宇文衍看了一眼北岸问道:“窦建德的兵?”

    宇文士及摆了摆手笑道:“你以为王伏宝是个白痴?他只不过做做样子罢了,在燕云寨和瓦岗寨没有真的没出胜负之前,他才不会拿人命堆出一条过河的道路来?!?br />
    ……

    ……

    “让预备队的人马也冲上去!”

    梁师泰怒道:“废物,竟然攻了这么久也没能攻到河岸上,全都压上去,天黑之前必须将河道打通!”

    “喏!”

    传令兵应了一声,随即将号角吹响。后队的两千名步兵得到了命令,开始缓缓提速朝前冲了出去。站在高坡上看着战局的雄阔海眼神一亮,随即大声下令道:“王重生,我给你五百重甲,你能不能将瓦岗寨的攻势再顶住一个时辰!”

    “能!”

    王重生大声的喊了一句,激动的脸色发红:“将军放心,属下绝不会放瓦岗寨的人有一个过去。!”

    “去吧!”

    雄阔海提着陌刀大步走下高坡,一边走一边喊道:“重甲何在!”

    在高坡后面,三千名重甲陌刀手整齐的高呼了一声:“重甲陌刀,破阵杀敌!”

    雄阔海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大,将手中陌刀举起来朝前面指着大喊道:“随我杀过去,让瓦岗寨那些精甲朴刀手看看,什么才是刀!什么才是杀人!”

    三千重甲迈着整齐的步伐列阵而行,烈红色的大旗在他们头顶上随风抖动。他们如同一片金属打造的乌云,沉重的压了过去。

    当梁师泰看到那三千重甲的时候,脸色立刻就变得惨白无比:“撤回来,让后队撤回来!”

    此时再想撤回来,谈何容易?

    分作两队的三千重甲陌刀手,好像缓缓合拢的铁门一样,将八千名瓦岗寨的士兵堵在里面,以三千围八千,这是何等的霸气?

    宇文士及负手站在船头,看着那缓缓围拢的阵型忽然笑了笑,他抽了抽鼻子,嗅了嗅空气中越来越浓烈的血腥味喃喃道:“燕云寨中原来不止一个疯子,而是一个大疯子领着无数个小疯子……雄阔海,你是想用这样一场死战来告诉我,燕云寨不可战胜?还是想逼着我表态?”

    他从腰畔将酒囊解下来灌了一口烈酒,心中忽然生出一股豪气来。

    “草莽出英豪,毁了人心毁了道,说什么仁义道德,终究不如一刀接着一刀,就把这江山,捅一个血窟窿,杀一个乱七八糟?!?/div>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