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零五章 秋火燎原马蹄疾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世人说到秋,往往会前面加一个金字。金秋,其意之一指的便是景色,草木,庄稼都变作了金黄色,看起来肃杀还有一种雍容大气。其意之二,指的是秋粮入库,姓们自己粮仓里有了余粮,有了收获,多多少少也算有些银钱收入,所以秋天是个姓们喜欢的时节。

    然而,自大业八年开始,曾经被称为大隋粮仓的河南诸郡便逐渐变得萧条没落。别说丰收,大部分的良田都变成了荒野,野草齐腰深,草籽倒是丰收,只要萧瑟的秋风一吹,明年开春就会枯败的野草旁边又钻出来浓密的一层绿。只是这绿却不是返青的小麦那样让人愉悦的绿,而是惹人厌烦的绿。

    野草比庄稼好养活,只要春天里有一场雨下来,野草就会疯了一样的生长,其旺盛就是一种变态的繁荣。

    也不知道是哪个顽劣的幼童还是那些信手杀人的贼寇点了一把火,秋风一吹火势大的惊人,燎原之火竟是烧了两日三夜才渐渐熄灭,地上一片焦黑,草灰被风一吹,就如同刮起一阵沙尘暴。

    草灰可是好肥料,可如今河南诸郡种田的人已经少的可怜。草灰再好,没人翻地,没人播种,明年草灰养活的还是野草。

    一队大概千余人的骑兵慢悠悠的被草灰铺成了灰色的官道上行进,队伍走得极不整齐,稀稀拉拉的好像是没人看管的羊群,骑马背上的士兵一个个也是没精打采的摸样,昏昏沉沉的好像随时都能跌下马背来似的。一千人的骑兵,前队后队脱节,拉出去好几里长,哪里有一点军人应有的威武摸样。

    队伍前面的骑兵举着一面大旗,那士兵眯着眼看路,即便如此眼角还是糊上了一层草灰。顺着风走路,草灰跟着队伍走,要多烦人有多烦人,恼的人恨不得一泡尿撒出汪洋大海来将草灰都冲走。他将旗杆抱怀里,勉强保证大旗不至于倒下去。顺着小臂粗的白蜡杆旗杆往上看,那面灰布大旗上绣着的字迹勉强还能分辨出来。

    “魏”

    这对骑兵的领正是近才投靠到瓦岗寨的大贼魏儿,也是黄河两岸声名显赫的绿林豪杰。他手下兵力盛时,拥兵超过五万,河北清河郡一带也混的风生水起。去年的时候,魏儿受了河北绿林道上的另一个大贼张迁的鼓动,联合郝孝德,李德谦,李相,胡驴儿等七个势力,集结兵力近三十万进犯清河郡,清河郡丞杨善会本是个极骁勇的武将,面对三十万贼兵竟是凛然不惧。

    他一边起清河郡兵一万八千余人应战,一面派人请军讨捕大使老将军杨义臣和当时的涿郡通守郭绚兵。只是当时郭绚被窦建德缠着抽不出身,没能赶去清河相助。杨义臣听说贼兵来势汹汹,带了三万余官军来救清河?;愫狭搜钌苹嶂?,不足五万的官军与三十几万绿林义军清河郡大战,杨义臣虽然兵少,但打的极有气势,从一开始官军便处于攻势,越打越凶猛,短短一个月内和义军大战十三阵,连胜十三阵,七个豪杰组成的联军被打的支离破碎,损失惨重。

    只一个月不足,杨义臣便击败了义军,以不足五万官军的兵力,阵斩七万余,俘虏义军总计十三万多人。各方义军领皆败,落荒而逃。杨义臣行军打仗有个惯例,那就是从来不收俘虏,十三万降兵先后被他斩杀,河北大地上血流成河。

    自此,杨义臣那杨砍头的绰号加的响亮,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血腥味。魏儿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五万人马被杀的只剩下不足四千人,这还算是保存比较多的一支。他清河郡战败后被杨善会追杀,无奈遁入山躲避。一直藏了将近一年,听说杨义臣被杨广调回东都任兵部尚书,杨善会轻敌冒进了窦建德的埋伏,清河郡被窦建德五马分尸之后他这才敢从山里钻出来。

    如今河北地面上绿林道,窦建德一家独大,还有一个徐元朗也占着不少地盘,水泼不进,外人休想立足。魏儿无奈,只好渡过黄河南下准备抢一块地盘安身,进了东郡才知道如今瓦岗寨的军师便是名满天下的蒲山公李密,魏儿想了想,性带着人马投了瓦岗。

    李密大的本事便是一张嘴,无论谁来投靠他,他都表现的颇为看重,绝不会让人觉着自己受了冷遇。而且李密大的好处就是会封官,反正是不花钱的赏赐,他乐得给每个手下都安上一个将军的官职,到了后瓦岗寨的将军多得连他自己都记不住有多少。

    魏儿倒是记住了,他被李密封了个明威将军。

    只是已经投靠了瓦岗寨半个多月,魏儿还不知道自己这明威将军到底是几品武将。

    魏儿骑马背上往四处看了看,啐了一口满是草灰的吐沫骂道:“李相那个王八蛋,密公让他巡视大营东南,我巡视东北谨防燕云寨的人马趁着草高浓密潜行过来偷袭,老子本本分分领着兵天天巡视一遍,李相倒好,*****的,他娘的一把火把野草都点了,还他娘的说什么一劳永逸!”

    他又啐了一口吐沫继续骂道:“可气的是,那个王八蛋去年一败之后只剩下不到两千人,就因为比老子来得早半个月,密公居然也封了他个什么扬威将军?!?br />
    他骂骂咧咧的转头问自己亲兵队正张再兴道:“你说说,是老子这明威将军大些,还是李相那个龟孙子的扬威将军大?”

    “自然是明威将军大!”

    张再兴信誓旦旦的说道:“我问过密公的亲兵赵小三,他和我说过,密公封的将军,以武虎鹰明扬为顺序。从三品的是武贲将军,正四品的是虎贲将军,从四品的是鹰扬将军,正五品的是明威将军,从五品的才是扬威将军?!?br />
    “王伯当就是个武贲将军,要是武贲大将军,那就是正三品上了?!?br />
    魏儿想了想说道:“从三品,有个屁用,还不是被人家燕云寨大当家李闲差一点一箭射死,一万五千先锋军精兵,一仗下来逃回来的不足三千人,官大能有个屁用,还不是窝囊废一个。要是换了老子当先锋将军,能这么丢人?”

    张再兴连忙说道:“别说王伯当,就算那个什么正二品的冠军大将军单雄信,比起您来也差了不止一筹。只不过他们都是瓦岗寨的老人了,占了便宜。再加上当初密公落难,是翟让派兵相助,这份情谊密公自然是不会忘记的?!?br />
    “我看不惯的就是翟让,将军,你难道就不觉得那个翟让已经拿自己当皇帝看了?密公看得起他,尊他为瓦岗寨之主,听他号令,那是密公仁义!偏偏那翟让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据说初还对密公客客气气的,后来瓦岗寨的人马越来越多,他反倒越来越牛气起来,跟密公说话也指手画脚起来?!?br />
    张再兴不满道:“来投瓦岗寨的各路豪杰,我算算,孟让,郝孝德,王德仁,李士才,张迁,黑社,白社,胡驴儿,李德谦,再加上李相,哪个不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哪个不是纵横天下的豪杰?大伙来投瓦岗寨,难道是看他翟让的面子上?”

    “我呸!”

    张再兴啐了一口骂道:“我就看着不公,凭什么大家来投靠密公,偏偏还要看翟让的脸色?”

    魏儿撇了撇嘴道:“翟让毕竟是瓦岗寨之主,我看不惯是那个单雄信,明明是个矮子,还偏偏爱装大个的,整天板着脸好像他才是瓦岗寨之主似的。你看看分兵之前他那点德性,还嫌弃密公给他封的官小,小他****??!”

    张再兴又奉承了几句,忍不住心好奇问道:“将军,密公前几日夜里怎么就突然间下令派兵大营外巡视???是不是密公得了什么消息?燕云寨的人马要进攻?”

    “谁知道!”

    魏儿解下来酒囊漱了漱口,啐掉一嘴的草灰骂道:“他娘的,巡视,还不是咱们兄弟受罪?还有那个挨千刀的李相,真他娘的不是东西,放火,怎么没把他自己裤裆烧了?”

    正骂着,张再兴忽然愣了一下,然后不确定的问道:“将军,前面是不是风变大了?”

    顺着风走,怎么会前面的风变大了?

    魏儿顺着张再兴的指点往前看了看,猛的眼睛就瞪的溜圆:“哪里是他娘的风大,吹角,快吹角,敌袭!”裴行俨说动了李闲,让他领兵去攻打瓦岗寨的大营,李闲见他士气可用,于是便给了他三千骑兵,告诉他只可佯攻,试探出李密的虚实便可。裴仁基再三恳请李闲,说愿意与儿子裴行俨一同率军进攻,以雪当初败瓦岗寨手里的耻辱。

    胜败乃兵家常事,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把一场败仗记得这么狠,经常与人提起,早晚要报仇雪恨之类的话。众人初还劝他几句,凡事看开些,偏偏他听不进去,只要一提起翟让单雄信等人的名字,他便会破口大骂。其实说来说去,当日他是自己轻敌,了徐世绩设下的圈套,败他自己,也怨不得别人。

    李闲挨不住他求,便答应让他与裴行俨一同出征。

    父子二人率领骑兵三千出了大营之后便一路向西,因为逆着风走,马蹄踏起来的草灰往后飘,可即便如此很快众人就被草灰覆盖了一层,一个个看起来都好像刚从土里爬出来似的。本来是前几日商议结束之后次日裴行俨就应该率军进击的,谁想到就那天夜里突然起了一场大火,足足烧了两天三夜,出兵的事就一直耽搁到了今天。

    裴仁基骑马走儿子身边,看了看虽然一脸灰尘但难掩兴奋的儿子裴行俨,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人看着难受。

    “父亲,你有话对我说?”

    裴行俨抹了一把迷住眼睛的草灰问道。

    “没!”

    裴仁基连忙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想提醒你,记住主公的话,切勿莽撞,一会儿进攻不可一味向前,试探一下也就罢了。若是瓦岗寨的人出战,兵力多于咱们太多的话,别逞强,撤回去从长计议不丢人?!?br />
    “怕什么!”

    裴行俨撇了撇嘴道:“主**排了秦将军做后援,以我的本事,再加上秦将军的手段,便是李密倾巢而出又怕的什么?”

    “元庆!”

    裴仁基皱眉怒道:“你挨了二十军棍,怎么一点记性都没涨!今天你若是再冲动,休怪父亲无情,下令将你绑了!”

    “别!”

    裴行俨连忙摆手道:“您绑了我,还怎么打?我答应您还不成,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行了?”

    “今日之战,你要听我的!”

    裴仁基肃然道。

    “听!”

    裴行俨嬉皮笑脸的说道:“听老子的话,天经地义?!?br />
    裴仁基点了点头,刚露出一分笑容忽然就听见前面斥候大喊道:“前方五里有敌军骑兵!人数大概一千人上下!”

    “一千人?”

    裴行俨嘿嘿笑了笑道:“那还等什么,跟我冲过去杀他个屁滚尿流??!”

    他猛的一打马朝前冲了出去,裴仁基伸手去拉却慢了半拍。他看着儿子纵马而出的背影,心里忽然生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慌来。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