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零六章论伞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大业十二年深秋的风似乎比往年都要多一些,也要狂躁猛烈一些,才进入十月份,西北风就已经刮出了几分寒冬腊月的味道来。天空漫卷而过的草灰,就如同被污染了的雪花飞舞,看起来非但没有丝毫美感,甚至让人觉着厌恶。

    两天三夜的大火将方圆几十里内的荒草烧了个干干净净,其还有一片面积不算太大的树林,大火过后,草变成了灰,树被烧焦变成了光秃秃的死物,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个丑陋不堪的孤魂野鬼。若是晚上来看的话,那些烧得没了枝叶的树木真如张牙舞爪的恶鬼一样,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漫天飘荡的草灰似乎吹不一样,一阵风刮过就从地皮上掀起来一层,再一阵风刮过,还能掀起来一层,看起来好像无休无止,也不知道还要多少时日大风才能将草灰吹,又或是等着一场秋雨,将草灰变成泥土的一部分。

    风吹灰尘起,即便没有战争也带着一股肃杀之气。

    何况,漫天尘烟灰烬,战争来了。

    燕云寨探路的斥候经验丰富,他们知道如何力降低自己被敌人现的可能性,这个基础上,又该如何做才能提高现敌人的可能性。魏儿带着巡视的骑兵队伍稀稀拉拉放羊一样,千余人的骑兵前后脱节甩出去几里路,而且这个鬼天气下,魏儿烦躁厌恶的甚至忘记了派出游骑两翼。

    燕云寨的斥候现魏儿的队伍后立刻撤了回去,他们身上只有一件轻便棉甲护体,武器只有一张连弩一柄横刀,为了追求速他们将自身的重量降低到低,除了必要的装备之外其他东西一概抛弃。

    顺着风往回跑的斥候甚至超越了风,他们感觉不到背后烈风的呼啸,跃马纵驰间,扑面的风依然打的脸都生疼。

    斥候带回来了敌人的消息,只有一千人,所以裴行俨立刻就忘记父亲裴仁基不到一分钟之前的忠告教导,狠狠的一拍马屁股率先向前冲了出去。前阵子才刚刚挨了二十军棍的屁股还不敢马鞍上坐的太实,所以纵马间他翘起来的屁股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前面只有一千骑兵,跟我杀过去,一个也别放走!”

    裴行俨极嚣张跋扈的喊了一声,看样子似乎一点也没将瓦岗寨那千余人的骑兵队伍放眼里。

    听他的口气,吃掉瓦岗寨一个千人队的骑兵,就好像饿狼吃掉一只小白兔,狮子吃掉一头小羚羊一样简单轻易。他看来这就好像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瓦岗寨那一千骑兵他眼里似乎只是一群自己头上插了草标自卖自身的难民。裴仁基的教导和训斥早就被他一股脑丢了屁股后面,当然,他屁股后面的还有他的父亲。

    逆着风狂奔的骑兵飞驰渐渐凝结成一个锥形阵,为了保证锥子尖端足够锋利,裴行俨冲了队伍的前面,他紧了紧手那一对铜锤,还没有杀人似乎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训练有素的骑兵高速奔驰自的组成了攻击阵型,裴行俨身后一左一右是两名亲兵,再后面三人,再后面四人,越是后面锥形阵就越厚重。

    瓦岗寨骑兵那边响起来的号角声顺着风飘过来,真真切切的传进了裴行俨的耳朵里。只是他却根本就去意,因为他知道,即便是顺风,当号角声能传进进攻一方骑兵耳朵里的时候,只能说明防守的一方大意到了死了都不冤枉的地步。

    以骑兵的速,这点距离只不过七息之内就能冲过去。

    “准备放箭!”

    魏儿毕竟是打过大仗的人,虽然骤然现敌军来袭,虽然他已经带着人深山里躲了一年,但这么多年的经验还,他还知道正确的时间下达准确的命令。

    他们顺风而行,燕云寨来袭的人马逆风。魏儿知道这就是优势,敌人的骑弓原本能射出一二十步的羽箭,这种天气下莫说连七十步也射不出去,只怕出手之后羽箭飞不了多远就会被风吹偏。而瓦岗寨的骑兵则不同,他们射出去的羽箭顺着烈风射出去,虽然会影响精准程,但却将射程增加了近三分之一。

    数支羽箭射过去,风运行的轨迹有些扭曲变形,但却疾,虽然精准要差了不少,但射程足够远。这种天气下,临阵不过三矢的惯例可以变一变,他们少有机会射出四支羽箭。

    风声盖住了弓弦震动的声音,天空飘荡的草灰如雾气一样,也让射出去的羽箭多了几分诡异,这种逆着风的鬼天气下,想看清楚对面射过来的羽箭难如登天。

    裴行俨张了张嘴下令躲避,一大口草灰被烈风灌进嘴里,他感觉肚子里猛的一胀,嗓子里出几个单调的音节,声音嘶哑弱小的让他格外懊恼。他连着喊了两次,除了他身边紧紧相随的亲兵之外,后面的骑兵谁都没听清他喊什么,不过,他们听不到,却看得到。

    随着羽箭的到来,裴行俨第一个将身子侧挂战马身上。这种姿势向前疾驰,对骑手的本事要求的极严格,不过毫无疑问的是,这种蹬里藏身的手段对于躲避羽箭来说有着绝对好的效果。

    第一轮羽箭只射翻了十几个燕云寨的骑兵,第二轮箭雨带走的生命也没有再多几个,三轮羽箭之后,燕云寨这边落马的人都不足八十。由此可见,魏儿过高的估算了他们这边顺风的优势。

    四轮羽箭之后,燕云寨的骑兵已经冲到了五十步之内,身手好射艺精湛的士兵还能再射一箭,但肯定躲不开冲过来那些敌人手里的长槊。

    “张再兴!”

    魏儿大声的喊了一句:“挡住他们!”

    张再兴咽了一口带着草灰的苦味吐沫,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他手下二多人向前冲了出去。

    “其他人分作两队,往两边闪,别集,从两侧冲到燕云寨骑兵的后面去!”

    常年作战的经验,给了魏儿一个冷静的头脑。

    ……

    ……

    燕云寨的骑兵想撞,偏偏就要让他们撞不上!然后分开的队伍从燕云寨骑兵的两侧擦肩冲过去,冲到敌人的后队再咬住不放。

    这就是魏儿的策略,但是麾下的骑兵分作两队不是上嘴唇碰下嘴唇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完成的事。所以他需要一些人来挡住燕云寨的骑兵,张再兴是他的亲信,所以自然逃脱不了当挡箭牌的苦差事。

    “燕云精骑!”

    裴行俨用大的力气喊了一声,声音被风吹着飘出去很远也很散。

    “向前!”

    他身边的骑兵们喊了一声,虽然烈风显得不如何整齐,但依然充满了杀气。这就是李闲带出来的兵,只要上了战场就不再是人,而是一群嗜血的狼。都说将乃兵之胆,李闲这为将者,教会了手下士兵们战场上必须掌握的一个生存准则。

    简单之极,那就是杀死敌人,自己活下来。如果非死不可,也不能亏了本。

    张再兴的二多骑人马组成的单薄堤坝,只一下就被燕云寨骑兵的洪流撞开,碎裂的堤坝洪水若隐若现,沉沉浮浮了几次之后就再也看不到踪迹。二多名骑兵先是被巨大的锥形阵从间切开,然后那道血淋淋的口子被撕开的越来越大。

    张再兴眯着眼睛左右拼杀,一刀将一名燕云寨的骑兵斩落之后,他就看到了那个使铜锤比王君可还要骁勇的武将,他知道对方的铜锤沉重,所以他打算先下手为强。铜锤舞动毕竟要比舞动一柄刀子慢上许多,以快打慢,张再兴选择的策略也是正确的。

    可惜,一个三岁孩子舞刀再快,也快不过一个壮汉舞锤。

    刀子即将切裴行俨面门上的时候,铜锤后先至将横刀挡住,左手铜锤架住横刀,右手锤几乎同时朝着张再兴的脑门上砸了过去。

    张再兴猛的低头闪了过去,然后猛的一夹马从裴行俨的身边擦着冲了过去。两马相对疾冲,双方相遇的时间短的可怜。只是张再兴却没想到,裴行俨会将这短的可怜的时间运用的如此充分。

    就两马一错身的时候,裴行俨的铜锤向后一抛狠狠的砸了张再兴的后背上。张再兴只觉得眼前一黑,忍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他强忍着剧痛,力的攥紧了缰绳试图保证自己不掉下去。

    只是,他稳住了身子,却挡不住后面急速重来的燕云寨骑兵。

    第一个士兵与他擦身而过,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第二个人亦复如是,第三个人亦复如是,骑兵一个接着一个的与张再兴错马而过,一刀接着一刀斩张再兴的身上。第一刀豁开了他的胸口,第二刀削掉了他半边脑壳,第三道将他拉着缰绳的手臂卸去,第四刀他的咽喉上一扫而过,第五刀也砍了脖子上,于是他的头颅飞了。

    魏儿根本就没意张再兴是否还活着,他只顾着将手下骑兵分开躲避燕云寨骑兵的撞击。

    很显然,他成功了,他余下的八余名骑兵分作两队,分开一道口子,开门一样将燕云寨的骑兵让了过去。

    很显然,他也不算太成功,因为裴行俨一眼就现了他。

    收起回复

    三千打一千,若是连这样的战争都打不好的话,李闲留下裴行俨就真的没有任何用处了,而裴行俨绝不仅仅只是一介莽夫。他记得李闲曾经跟他说过,若是以强博弱,骑兵战术直接也狠辣的进攻方式,就是掏心战术。

    所谓掏心,便是直接冲向敌军主将军,完全不必意其两翼是否会合围,完全不必意敌人如何应对,只往军猛攻,不死不休的猛攻。

    所以,当魏儿带着一队骑兵转弯之后,裴行俨这个锥形阵的锥子尖也随即改变了方向,依然直直的冲向了魏儿所的那半支骑兵。

    战场上的厮杀才刚刚开始就掀起一阵血浪,倒是真有不少飞灰被血液粘住留地上。今年这场秋雨,是红色的。

    就两军厮杀之处数米外,就那片烧得只剩下光秃秃树干的林子里,李闲骑着大黑马安静的站那里,以黑巾蒙住了口鼻,眼睛微微眯起。

    他眯眼的时候,往往只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眯着眼睛的开心,一个是眯着眼睛的愤怒。而他愤怒的时候,往往会将眼睛眯成一条线。

    盯着战局,心想到那件可能的事,李闲心里有些怅然,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看着身边背着大黑伞的青鸢说了一句令人不解的话。

    “大黑伞很好,几乎什么都能挡得住,挡得住雨雪冰雹挡得住火焰刀枪,可是偏偏还是会被风吹歪,一旦歪了,就会左右摇摆,摇摆的厉害了,就会脱手而飞?!?br />
    青鸢知道他说的话绝对不是字面上那么简单的意思,但她却不懂李闲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个话题。

    “这世上有密不透风的伞,但终究没有不会被风吹歪的伞?!?br />
    他忽然笑了笑:“歪了,是因为手的力量不够强大。握伞的手松了,伞自然会歪。那么就从今天开始握紧一些,如果伞够强韧,握的再紧也没事,如果伞不够强韧坚固,那便握断了也不要被风吹歪?!?br />
    青鸢紧张的看了李闲一眼道:“大黑伞足够坚固强韧,肯定握不断?!?br />
    李闲目光看向战场,语气微苦的说道:“我说的不是你手里的伞,而是我手里的伞。我有很多很多伞,所以难免会有一个不够强韧坚固?!?br />
    收起回复

    顶个

    收起回复

    昨天晚上上班去了刚刚才下班所以晚了点大家见谅!

    收起回复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