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零九章 在雨中(二)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骑马载着青鸢一路狂奔,茫茫雨幕跑得看起来有些狼狈,可无论是李闲还是青鸢都没有觉着有什么狼狈的,反而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这种感觉有些奇怪,甚至有些傻。

    两个人纵马飞驰的时候,裴行俨带着两千多骑兵也纵马飞驰。

    裴行俨是个直性子甚至性格上有些憨傻的人,他是个打起仗来便会兴奋大吼大叫的拼命三郎,他很少用脑子仔仔细细的去想一件事,因为到现为止还不需要他去费心思想某一件事。

    没投燕云寨之前,事事做主的皆是他飞父亲裴仁基,他只需按照父亲的吩咐去做事,根本不必去想这件事应不应该做。因为他坚信的一件事就是,父亲绝不会害自己。等到了燕云寨之后,他又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大当家绝不会害自己。

    所以他才懒得去想,今天这一战打的是不是有些没必要。

    李闲告诉他,让他试探李密的虚实。李密若是不顾一切的率军出击,那就证明他心里没鬼,他没有?;ㄕ腥玫匀萌コ嘣普暮舐?,他没有拖延时间。如果李密固守不出,那么便证明李密心里有鬼,他就是拖延时间。

    所以裴行俨带着三千骑兵来了,路遇魏儿且一锤砸死了他。

    然后到了瓦岗寨大营外面,然后瓦岗寨大军汹涌而出,所以他扭头就跑,跑的干脆利落。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一次进攻是不是有些毫无意义?

    有必要做这个试探吗?有必要去探李密的虚实吗?

    何必去试探?

    瓦岗寨肯定是分兵抄向燕云寨人马的后路了,现唯一不确定的就是李密是打算抄谁的后路,是李闲这边,是陈雀儿,还是雄阔海。但这就够了,李闲只需做出应对,要么快决战将李密的队伍击溃,要么立刻回军和陈雀儿雄阔?;愫?,哪里需要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依着李闲的性子,他肯定不会无功而返,就算要撤,他也会先打一个漂亮的胜仗才会撤回去。他从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也从来都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那么他这是为什么?这次出兵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裴行俨性子直接干脆,所以他懒得去想。既然将军让他去打,那他就去打,就这么简单,没必要去想什么应该不应该。他懒惯了,之前为官军的时候,他事事都听父亲安排,现为燕云寨之人,事事都听李闲安排。

    他懒得去想,有情可原。

    可裴仁基是谁?裴仁基也是大隋赫赫有名的将军,他朝廷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一步一步爬到了郎将的位子上,用过多少心思,经过多少勾心斗角,怎么可能也不去想?是不去想,还是装作不去想?

    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次出兵毫无意义。

    李闲这次下令出征,或许只是想看看,裴仁基有没有想,怎么想。毫无疑问,李闲看到了他想看的东西。而裴仁基却还蒙鼓里,不知道李闲要看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李闲不想看什么。

    可无论如何,队伍还是撤回去了。

    所以裴仁基有些欣喜,带着三千骑兵去攻打瓦岗寨大营,即便是佯攻,他又如何能放心?虽然撤回去的有些狼狈,可终究还是不必去打这没必要打的一仗。他想到了这里,然后想到了为什么要打这一仗,再然后想到了,将军下的这个命令,到底是想试探李密,还是试探别人?

    想到这里,他脸色变得比纸还难看。

    就裴仁基心里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忽然他的一个亲兵催马追上来,上来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风大雨大,声音显得断断续续,隐隐约约似乎能听到,斥候现……动不动……

    裴仁基听完了之后眼神一变,随即用力的点了点头。

    李闲骑着大黑马冒雨前行,雨水冲刷黑甲上出叮叮当当的响声,然后雨水顺着黑甲流下去,流他前面的青鸢身上?;蛐硎鞘路莸姆缣淞诵?,秋天的雨也太冷了些,所以她有些抖。

    “很冷?” 李闲问。

    青鸢摇了摇头,没回答。

    李闲也不再问,而是催动大黑马跑得快了一些。大黑马神骏无比,虽然载着两个人但似乎一点也不觉着沉重。只是雨奔跑,地面上都是积水,所以它跑得虽然迅疾,却没了往日的平稳。

    “再坚持一会儿,很快就能回到营?!?br />
    李闲感觉怀里的青鸢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忍不住安慰了她一句。而青鸢却再次摇了摇头,然后转过脸看着李闲,雨水很凉,风很冷,可她的脸色却并没有冻的白,反而有些许看起来动人心魄的酡红。

    “我不冷?!?青鸢说完这句话之后低下头,看着怀里抱着的大黑伞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只是我从来没有被人抱过?!?br />
    李闲一怔,随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你的马太慢了,我这次带你出来,只是想问问你是打算留下还是离去,任凭你和凰鸾自主决断。顺便再看看,是不是有人瞒着我做了什么事。没有确定这件事之前,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没带随从?!?br />
    李闲拍了一下大黑马,继续解释道:“所以敌军如果真的过来,那么咱们只能跑,没有你想象的伏兵,也没有什么后手,我身边除了你之外没别人,秦琼的人马还十几里之外等着接应裴行俨,所以咱们只能跑……你的马慢,所以只好委屈你和我骑一匹马?!?br />
    他解释的很耐心,用词却有些混乱。

    青鸢点了点头轻声道:“我知道,我只是有些不适应?!?br />
    李闲想了想,然后低头说道:“那你就不适应一会儿,现也没有别的办法。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只是那样做的话你会不适应?!?br />
    青鸢好奇问道:“什么办法?”

    李闲尴尬的笑了笑道:“你坐后面,我坐前面。这样就不是我抱着你了,而是你抱着我……”

    青鸢怔住,脸红的加透彻起来。

    李闲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便有些懊恼,因为这句话多多少少有些暧昧,他可不想这个时候撩拨一个少女,只是他性子本就如此,这句话说出来的自然而然,说出来之后他才醒悟有些过分。

    果然,青鸢听到这句话之后便陷入了沉默,也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觉得加尴尬??刹恢牢裁?,李闲忽然觉得自己怀里坐着的身躯,似乎生了一些变化,或许仅仅是一种错觉,他感觉青鸢的身子变得比之前软了不少。之前因为尴尬的缘故,青鸢坐他怀里身子绷得很紧,所以难免有些僵硬,可现不知道为什么,僵硬忽然没了……

    李闲也不好再说什么,抬起头看着前方力不去想之前说的那句话。自从他麾下的人马越来越多,其实他已经力克制自己,平时表现的威严一些,肃穆一些,或许是今日只有他和青鸢两个人,所以说话便有些没有顾忌。

    李闲懊恼着自己的失误,心说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正这个时候,他的眉头忽然挑了挑,然后视线投向雨幕深处,微皱的眉头,一股怒意和杀气不可抑制的溢了出来。

    雨幕太大便如幽林,幽林深处之事不可见,而今日风大雨大,天色逐渐变暗,到了此时已经黑的有些怕人,虽然不是如深夜般那种漆黑如墨,可依然让人觉着心悸,前面几十米外便什么都看不清楚。

    李闲却皱眉看向前面雨幕深处,然后手缓缓的放了腰畔的黑刀刀柄上。

    感觉到怀抱一松,青鸢下意识的抬起头看着李闲,只一眼,她的身子就又猛的僵硬了一下。然后她坐直了身子将大黑伞缚背后,再然后双手按住李闲的肩膀,身子猛的一用力翻了起来,半空转了一下,她便坐了李闲的身后。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李闲的脸上感觉到了杀气。

    所以她立刻翻到了李闲背后,因为她知道自己坐前面的话,李闲拔刀会变得慢一些,而且也会多了不少顾忌。

    李闲没有阻止青鸢,相反很满意这个女子的心思剔透。

    他握住黑刀的刀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

    忽然,几只弩箭穿破了雨幕迅疾的飞了过来,因为雨太大,天又黑,所以那弩箭到了很近的时候才被觉。来的突兀,来的迅疾,但李闲似乎依然没有现一样,根本没有理会。

    就这个时候,打开了一半的大黑伞挡李闲身前,弩箭虽迅疾,却穿不破坚固的黑伞。挡住弩箭之后,青鸢迅速的将黑伞收了回来,她怕黑伞收回来的慢了,会影响李闲看清前面的情况。

    弩箭只有几支,显然对方也是才现李闲所以仓促射间扣动了机括。只这么片刻,双方就出现对方面前。

    雨幕突然冲出来几十匹战马,马背上的骑士穿着蓑衣,带着斗笠,还用黑布蒙住了脸,前面的那个骑士看见李闲后随手将连弩丢地上,然后从后背上将横刀抽了出来。他猛的喊了一声,一刀斩向李闲的头顶,只是他的横刀才举起来,他的胳膊就已经被切掉和刀一起飞上了半空。

    李闲的黑刀骤然出手,一刀将那蓑衣刀客的右臂卸了去,两马交错而过,第二个人的横刀也劈了下来,李闲的黑刀切开雨幕挡住了这一刀,锋利的黑刀先是斩断了对方的横刀,然后刀锋顺着那人的手臂砍过去,噗的一声将对方的半边肩膀整齐的切掉。

    第三个人被李闲一刀削掉了脑袋,第四个人趁着机会一刀砍向李闲咽喉。然后他就看到李闲身后忽然伸出来一柄古剑,轻而易举的刺穿了自己的胸甲,也刺穿了自己的心脏,古剑一闪即逝,如鬼魅一样缩回李闲身后。

    “漂亮”李闲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然后催马向前冲了出去。

    前面的几十个刀客勒住战马挡李闲前面,围成半圈将前路堵住。李闲勒住大黑马,停下来冷冷的看着那些拦路的刀客。

    他没问你们是什么人这样没用的话,他只是缓缓的将黑刀平伸指向对方。

    雨点敲打黑刀上,出一声一声清脆的声响。那声音就好像黑刀杀人后出的欢快笑声,透着一股比秋风秋雨还要冷无数倍的杀意。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