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一十四章 松林镇(一)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一十四章松林镇

    裴仁基没有等到亲信家将裴善回来,他心怀忐忑的走进李闲的大帐,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却没有现什么异常。秦琼和几个将领正低声交谈着什么,叶怀袖则站一边,面带微笑,王启年站她身边滔滔不绝的说着话,引得叶怀袖抿着嘴笑。

    看到这个场面裴仁基稍微松了口气,然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站住。秦琼等人微笑着和他打招呼,依然亲切温和,可裴仁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着秦琼等人的笑脸,他总觉得其带着点讥讽和仇视的意味。

    李闲还没有来,看着正那个还空着的座椅,裴仁基心里的紧张越来越强烈了几分,他想找些话题来说,想和其他人交谈一下来缓解自己的心情,来掩饰自己的不安,可是张了张嘴,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秦琼见他脸色有些难看,问他是不是没休息好。裴仁基连忙解释了几句,说自己惦记着战事确实一夜没怎么睡着。

    秦琼微笑着说了一句放轻松些,主公早就有所安排,瓦岗寨不足为虑。

    这句话明明没有什么,只是一句很普通的劝慰,可听裴仁基耳朵里却变了味道,他总觉着秦琼的话是不是另有所指。

    正忐忑不安的时候,李闲举步走进了大帐。二十几个别将以上的将领们立刻站直了身子,然后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李闲回了军礼,然后正的椅子上坐下来。裴仁基偷眼看了看,见李闲已经穿戴好了铠甲,脸色平静,也没有过多的看向自己。只是他心却怎么都难以平静,所以连他自己都没现,自己的右手不自觉的放了刀柄上,攥的那么紧。

    李闲扫视了众人一眼后说道:“前日傍晚时候,飞虎五部的密谍千里加急送来了消息,瓦岗寨的大当家翟让用金蝉脱壳之计绕过陈雀儿的水师,昼夜行军已经抄到了雄阔海的身后,密谍传来消息的时候,雄阔海和宇士及已经与翟让打了两仗,虽然两战皆胜,斩敌一万余人,但翟让却切断了雄阔海所部和巨野泽本寨的联系,断了雄阔海的粮道,情况很紧急?!?br />
    “所以,我打算立刻回军去救援雄阔海。这件事因为太突兀重大,我没有和你们任何人提起,怕的是影响了军心,万一士兵们知道了后方不稳,军心涣散,这一战也就不好打了?!?br />
    李闲看了裴仁基一眼说道:“裴仁基,我让你日日带兵求李密军前叫阵,为的便是迷惑李密,咱们撤军的事绝不能让李密看出来,否则大军难免会有不小的损失?!?br />
    “属下明白!”

    裴仁基俯身道。

    他心里打了个颤,但很快就又平静下来。他心说自己所做的事应该还瞒得住,不然李闲不会和自己解释什么。

    李闲又对秦琼说道:“大军必须即刻开拔撤离,断后的事则是重之重。我打算让你率军压住后队,你仔细想想可有什么所需之事,今日议事你提出来,我想办法帮你解决。无论是兵力不够,还是甲械粮草,我都会给你补齐?!?br />
    秦琼抱拳道:“主公管吩咐,属下无不遵命!”

    李闲嗯了一声道:“如今咱们燕云寨虽然已经初具规模,这两年打了不少胜仗,东平郡,齐郡,鲁郡三郡曾经的敌人都被清理干净,从无一败。所以便我有些高估了咱们自己的实力,以咱们寨子如今的力量,还不足以三线开战?!?br />
    “西面李密,北面王伏宝和翟让,东面还有一个知世郎王薄?!?br />
    李闲叹了口气道:“如今咱们燕云寨的战线拉的太长,铺的太广,分兵而战力量分散,从一开始这战略便错了。我这两日一直考虑,如何能击败所有的敌人,想来想去,还是觉着三线同时开战,试图三线同时击败来犯之敌确实有些痴心妄想。所以我打算将兵力回缩,集力量守住东平郡根基之地,然后寻找机会,再各个击破?!?br />
    “你们如果有什么异议,也可以说说?!?br />
    李闲看着手下将领们说道。

    下面的将领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事情竟然会展到这一步。燕云寨的这些将军们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的,如今听李闲说要退兵,难免心里有些难以接受??勺邢赶胍幌?,李闲说的有属实不错。三线开战,兵力太分散,无法做到对敌一战而毕全功,只能将战争天长日久的拖下去。

    拖的时间越长,对燕云寨来说其实越不利。

    李闲见众人没有什么异议,于是说道:“秦琼,你率领本部人马殿后,我再补给你两千骑兵,咱们走哪条路回巨野泽,稍后我再告诉你?!?br />
    秦琼抱拳道:“属下遵命?!?br />
    李闲嗯了一声道:“王启年,你的辎重营要先行出,不能落大队人马的后面,你想想可有什么不稳妥的地方,我一并给你解决了?!?br />
    王启年连忙出列道:“主公,所有辎重货物都已经装车,随时都可以起运,只是……只是我辎重营的兵马实太少了些,一共只有三千人,要押运大车还要分兵前后策应,确实有些力不从心?!?br />
    李闲嗯了一声,微微皱眉沉思了一会儿。

    “裴仁基!”

    李闲忽然叫了一声。

    裴仁基一惊,心里猛的跳了一下。他连忙出列,抱拳躬身道:“属下?!?br />
    李闲下令道:“我打算将你本部骑兵调拨给秦琼,补充兵力为大军殿后?!?br />
    裴仁基听到这句话,心才压制住的恐惧又不可抑制的钻了出来。他的手再次下意识的摸着刀柄,垂着头,掩饰着自己脸上惊恐不安的神色。他麾下有两千多骑兵,都是真正的精锐之士,这两千多骑兵一下子都被李闲剥夺了去,他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这是不是李闲要对自己下手的信号。

    正想着,听到李闲继续说道:“我从兵营拨两千人马给你,你带兵?;り⒅赜刃谐吠?,切不可出一点纰漏,明白了吗?”

    “???”

    裴仁基诧异了一下,又立刻垂抱拳道:“属下遵命!”

    哈哈!

    裴仁基心里乐开了花,心说李闲你今天这军令下的怎么如此白痴?让我去?;り⒅赜刃谐防?,好好好,这差事简直好到了极点!

    ……

    ……

    裴仁基亲自到兵营挑了两千人马,这些人虽然巨野泽本寨训练了不下一年,却还是第一次上战场,到了雷泽之后一直没有决战,所以兵营这不到一万人根本就没有捞到上阵厮杀的机会。

    不能上阵杀敌,有人颓丧有人高兴,颓丧者觉得自己少了个建功立业的机会,高兴者庆幸于不必去厮杀,也就还能踏踏实实安安稳稳的多活一段日子。兵就算训练的再好,若是不真正的经历几次血战厮杀,手上不带着几条人命,眼睛里没多看看死亡,终究还是不能蜕变为真正的精锐。

    裴仁基的部众两千多人被李闲调走补给了秦琼,裴仁基按理说应该颓丧愤怒才对,但他却没有表现出一点不开心的模样。

    因为裴仁基真的没有不开心,相反,他开心到了极致。

    他麾下两千多骑兵,都是原来燕云寨的老兵,这些人对于李闲忠心耿耿,他就算再施以恩惠也不可能数收买过来。为将者,指挥自己手下的军队不能做到如臂使指,对于为将者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兵则不同,他们没上过战场,没见过死人,手上也没染过血,所以他们对将领会格外的依赖,裴仁基高兴就高兴这些兵好控制。

    兵们没有经验,不知道战场上的复杂险恶,裴仁基只需将自己的亲兵都分派下去做旅率,校尉这样的低级军官,那么很快,这支队伍就能被他牢牢抓手里。有一支绝对效忠自己的军队,这乱世无疑是令人开心的一件事了。两千人,说多不多,可日后若是离开燕云寨的话,也算是手里有些资本。

    所以他忙活着挑选了两千兵之后,这才忽然想起裴善还没有回来。

    他吩咐自己的一个亲信旅率,带几个人往那边树林处一下,只是人还没走,李闲便派人来催促他上路。辎重营的人马已经陆续开拔,他这个任的护粮兵将军怎么还能赖着不走?

    无奈之下,裴仁基一边安排人去找裴善,一边下令军队开拔。

    等辎重营的马车车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大营之后,裴仁基率领两千兵走车队的前面。经过一处树林的时候,他借口让士兵们进去以防有人埋伏,派了几个亲兵趁乱离开了队伍,偷偷往瓦岗寨那边去了。

    虽然裴善没有赶回来这让他心稍有不安,但李闲的信任还是让他踏实了不少。他知道李闲是个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人,若是查到有人反叛,只怕会直截了当的一刀斩了,李闲既然让自己率领人马?;ぶ匾年⒅赜?,这就说明他还没对自己起疑心。

    他派出去的几个亲兵藏身树林,等大队人马开过去之后,立刻骑马出了树林往瓦岗寨那边跑去。

    而就这个时候,李密大营的兵马已经集结完毕。

    李密亲自率领人马出击,因为王伯当重伤,他下令派人将其送回瓦岗寨休养,所以他派了王君可和李相为先锋,率军一万先行,他自带万大军为军,分作前后左右五军,前后左右四军皆为五千人马,军四万。前军将军张迁,左军将军孟让,右军将军胡驴儿,后军将军郝孝德。他的亲信张亮则率军两万殿后接应。

    李密坐点将台上,不断有斥候返回将燕云寨那边的消息传递回来。他只等着李闲大军起,然后便立刻率军追过去。他之所以没急着立刻去追击,是因为他等着重要的人送回来重要的消息。

    就燕云寨这边秦琼率领的后队人马离开了大营之后,裴仁基派去见李密的亲兵也赶到了瓦岗寨大营。

    李密听那几个亲兵说完,看了看铺面前的舆图点了点头。

    “松林镇,有一段十几里的路适合不过,裴仁基很会选地方啊。这段路一侧为松林湖,另一侧为一片密林,裴仁基若是前面断了路,燕云寨后队的人马根本就过不去!李闲竟然派裴仁基护着辎重营,天助我也!松林镇……是个好地方,是个好沙场,是个好坟墓?!?br />
    他站起来,以羽扇指了指前面大声下令道:“出!”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