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一十七章 松林镇 (四)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一十七章松林镇

    一夜秋风残叶落,将大地铺满了一层焦黄色,若是盛世,说不得会有人墨客观此情此景心便会想出几句妙词来。太平时期,便是看着一地残叶,也能想出不少花团锦簇的诗词歌赋??扇缃翊笏逭馓煜缕瓢艹闪苏飧鲅?,谁还有心情看着一地破落秋叶吟诗作对?即便想出几个词,只怕也是萧肃杀之意浓些。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迫于生计不得不拿起刀枪跟着各路义军造反,握笔的手改成了握刀,墨汁涂抹宣纸,变作了血液涂抹皮甲。人再大才,也要吃饱肚子,肚子里没东西,只怕绞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幸福美好的词汇来。

    大隋以武立国,但高祖皇帝却知道治国还是以为主才是正道。只是那时天下尚未大统,武将的地位还高于官。到了大业皇帝杨广继位之后,天下承平,人的地位越的高了起来。杨广开科举增朝廷取士之道,是赢得了寒门书生们的一致赞美。

    可以说杨广是个有雄才大略的人,他登基之初制定的几个国策都极英明正确。他是个伟大的理论家,却绝不是个伟大的实践家。

    没几年,他的雄心壮志就埋葬游山玩水的好心情。

    登基之前他为了博取高祖杨坚的赏识信任,所以刻意做出一副简朴爱民的样子来。穿身上的不是绫罗绸缎,而是打了补丁的旧衣。吃的吃粗茶淡饭,便是比起一般富户还不如许多。

    或许是那个时候装的太狠了,所以登基之后他变本加厉的都找了回来。出则数万乃至数十万大军同行,日常生活是奢华到了极致。再后来陆地上巡游已经难以满足他的**,于是下旨建造龙舟,巡游必有上万船只随行。他甚至想过,有朝一日定要遨游大海,去看看海外是否真有仙山,仙山上是不是真有不死药?

    大隋初立国时候便如春日枝头上的绿,每日都能看到树叶生长,只一个春天便绿满枝头,看起来茁壮青翠的古今少有。大隋之衰败,如秋风扫过这棵参天巨树,一夜之间,便吹落了一地残叶。

    松林湖边南侧的官道上却看不到有多少落叶,原因无他,风自西北吹来,落叶自然不能再向北边飘?;蛐碚饧改昀此闪趾隙济挥腥搜痰脑倒?,所以密林的落叶也不知道有多厚,人踩上面软的如同踏棉花团上一般柔软舒适。

    燕云寨辎重营的车队缓缓经过,趴大树上监视着车队的瓦岗寨斥候却被之前两天便埋伏此的密谍清理了个干净。按理说密谍应该留此处监视瓦岗寨那一万伏兵的才对,也不知道怎么了,杀了人之后的密谍们便悄悄退出了密林,甚至都没有回望一眼,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密林深处埋伏着一支上万人的敌军。

    上名密谍撤出之后不久,李闲亲自领队的军便也到了松林湖畔。

    官道居,北侧便是日渐收缩的松林湖,因为是一池死水,经历了也不知道几十上年,湖水看起来一池碧绿景色不俗,可若是离着近了,便能闻到湖水散出来的腥臭气味。幸好已经到了深秋,若是盛夏时候,也不知道这臭味会随风飘出去多少里。

    官道南侧便是密林,本来这密林是紧挨着松林湖的,开皇年间开出这条官道的时候,将沿湖畔而生的树木皆砍了,砍下来的树木太多,弃之于荒野也没什么用处,恰有一个自北方渔阳不堪突厥南下战乱之苦而搬迁南下的家族途经此处,见那么多木材丢了没用,于是便此处停了下来,以砍伐丢弃的树木建了一片小小村落。

    或许是自渔阳而来,还念着北寒之地的翠柏苍松,所以老族长便将村名定为松林镇,这便是松林镇松林湖名字的由来。

    如今二十几年过去,松林镇里再也看不到了一个姓。

    只余下松林湖西侧那一片已经破败了的房屋,残垣断壁,看起来格外的凄凉,如那一地的枯枝败叶一样让人有些心酸。

    此时的李闲,便站这座破败村子的外面高坡上,看着不远处的密林微微有些出神。这片林子方圆几十里,其也不知道有多少参天古树,生长了几年,两三个人合抱也不一定能抱得过来。

    尤其是靠近松林湖的地方,有一颗歪脖垂柳,其树冠之大,竟然能覆盖方圆几十米之地。

    所以,看着那片林子的李闲说了句可惜。

    他是真觉着可惜,这些古树若是移栽到别处园子里,也是一道漂亮的风景,如今李闲却不得不毁了它。

    ……

    ……

    辎重营的人马过去之后,也就是半个时辰不到,李闲亲率的军两万余人便到了松林湖畔。他站废弃了的松林镇外土坡上,喃喃的说了一句可惜。只是他脸上却没有一分可惜的神色,微微上翘的嘴角足以说明心可惜之余还有些许得意。

    然后他将右手抬起来,往下压了压。

    四千精骑立刻启动,分作两队一南一北沿着密林外围冲了出去。飞驰的骑兵到了密林外之后,便将硬弓摘了下来,然后从箭壶取出已经包裹了油布的羽箭。以火折子将羽箭点燃,四个千人队的骑兵便开始光,那是一种炙热的残忍的光,能焚烧一切。

    数千支火箭射入密林,噗噗噗的戳落叶层上。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一早北风就已经停了,可火箭射落叶上,火苗腾地一下子就窜了起来。

    这火烧起来的速快的有些怪异,即便是落叶干燥也不至于顷刻间便形成了一边火海。而且火海蔓延的速快的有些惊人,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火苗就已经蹿上了枝头。四千骑兵分作两队,从南北两侧不断的将火箭射进密林,每个人仅仅不过射出四五箭,火势竟然超过了骑兵,以至于骑兵都不得不停止箭催马疾行,冲到前面去才将火箭射出去。

    处密林深处的王君可正有些焦躁的来回踱步,不时往北看一眼。他身后,数不清的瓦岗寨弓箭手已经整装待,只待信号传来,他们便向北侧冲过去,用他们手里的羽箭将官道上燕云寨的人马数钉死地上。

    “怎么还没到?”

    王君可焦躁不安的说道:“李生不会是趴大树上睡着了?”

    “他怎么敢!”

    李相笑了笑道:“你这人什么都好,武艺一流,带兵也一流,可偏偏性子太急了些。你想想,李闲那厮行事多谨慎?这段路是凶险,他怎么可能莽撞的冲过去?估摸着,燕云寨辎重营的人马不走完,燕云寨的大人人马是不会上来的?!?br />
    “我总觉着有些不对劲??!”

    王君可想了想说道:“为什么李闲会派辎重营先走?”

    他皱眉道:“李闲也是个身经战的,不可能这么草谁才对?你也说他谨慎,谨慎用兵的人,怎么可能让辎重营先行,而且和后队主力人马相隔这么远?若是了埋伏,前面的辎重营被人一把火烧了,他大队人马赶过去救援都来不及!”

    “对??!”

    李相听王君可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哪有这样行军的?这都不算是草率,完全就是个白痴了?!?br />
    “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君可急迫道:“快派人去前面看看,是不是燕云寨的人使诈!”

    李相点了点头,转身快步走向军要派人去查看,一时间走的急了,绊一根露地面外的树根上,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趴了厚厚的落叶上。幸好落叶足够厚,这一下摔得并不重。

    “啐!”

    李相被亲兵扶起来,不住的啐着唾沫。

    “进了一嘴的土!”

    李相骂道:“真他娘的背气!”

    他一边啐着,一边用手背嘴角上抹了抹:“咦……这他娘的是土还是鸟粪,怎么这么黑!”

    只是他却没有心思再管嘴里吃进去的是尘土还是鸟粪,快步往军走去:“崔会!带几个人去官道那边看看,燕云寨的人马怎么还没上来!李生那个王八蛋到现都没派人送回来消息,总不能是被人现干掉了!”

    他大声咒骂着,嘴里觉得特别苦。

    他手下斥候队正崔会立刻带着十几个人往林子北边冲了过去,李相看着崔会等人的背影消失树木掩映,随即叹了口气,他看着王君可问道:“你说,这次咱们再立了功,密公会不会封你我个冠军大将军?”

    “不好了!”

    王君可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崔会却带着人惶惶如丧家之犬般跑了回来。

    “火……火……着火了!”

    脸色惨白的崔会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眼神的慌乱,就跟见了鬼一样。

    ……

    ……

    燕云寨的四千骑兵绕着密林箭,如果从高空看下来的话,分作两队的骑兵就如同两支巨大的画笔,灰黄色的树林上涂抹着色彩,红色,笔锋是红色的。随着画笔的涂抹,灰黄色的树林从一侧开始变红,而且变红的速快得有些吓人,很快就蔓延了出去。

    只短短二十几分钟,火势大的就让人看了心悸。离着几十米,已经能感觉到气温高的烫。李闲站距离树林足有米左右的地方,依然觉着热浪一股一股扑脸面上。

    “吹角,让骑兵们撤回来,再不回来,浓烟滚起来就来不及了?!?br />
    李闲摆了摆手下令。

    他身后的亲兵跑出去传令,不多时,几十个传令兵便同时呜呜的吹响了号角。与此同时,王启年这边也射了一阵火箭,见火势已经大起来,他怕烧了马车,立刻下令车队往前跑。

    裴仁基的兵器已经被卸了去,双手也被捆住。

    他回头看了一眼滔天大火,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

    “这是造孽??!”

    裴仁基叹道:“以这么大一片林子,为一万人陪葬!李闲的心,也太狠毒了些!”

    王启年冷笑着说道:“你勾结瓦岗寨的人此设伏,若是得手的话死的人难道就少了?若不是主公瓦岗寨有个身居高位的内应,也想不到你竟然是个叛徒!燕云寨死几万人你不觉着狠毒,烧死一万瓦岗寨的伏兵你就觉着狠毒?”

    裴仁基被问的一愣,咬了咬牙不再说话。

    “父亲!”

    裴行俨将眼角的泪痕擦了擦,咬着嘴唇问道:“为什么?”

    裴仁基看了儿子一眼,歉疚的摇了摇头道:“元庆,你应该能想到?!?br />
    “两边下注?”

    裴仁基忽然忍不住怒火,咆哮道:“可您想过没有,如此做,将置我于何处?还是说,为了裴家,就算是我死了,父亲也不乎?!咱们父子二人都燕云寨有什么不好的,主公哪里就不如李密了!”

    裴仁基苦笑一声,忽然转头问王启年道:“能不能给我松绑?如今我已经落了个如此地步,难道你还担心我跑了?”

    王启年看了裴行俨一眼,终究心里不忍。他掏出短刀走过去,瞪着裴仁基将他手上的绳割断。

    “你说你这人,这不是害了自己也害了儿……哎呀!”

    他话还没说完,裴仁基忽然一脚将他蹬了出去。

    裴仁基将王启年踹倒地,再一拳打歪了王启年的嘴,趁着王启年没反应,他一把将王启年手里的短刀夺了过来。

    裴行俨下意识的将铜锤擎手里,看着裴仁基哀求道:“父亲,别再执迷不悟了,主公答应了我,只要你日后真心辅佐,主公不会为难……”

    他话还没说完,裴仁基已经笑着将短刀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父亲!”

    裴行俨丢掉手里的铜锤,冲过去将裴仁基扶住。他慌乱的不知所措,看着裴仁基淌血的心口吓得不住颤抖。他的双手慌乱的去堵裴仁基心口上的血洞,可是瀑布一样从伤口里涌出来的血怎么也堵不住。

    “主公答应不杀您啊”

    裴行俨嚎哭道:“您这是何苦?”

    裴仁基抬起染满了血的手,溺爱的抚摸着儿子的额头苦笑道:“傻孩子……我不死,日后你燕云寨……如何立足?”

    他眼神不舍的看着儿子的脸,有句话想说却没有说出来。

    李闲怎么可能容我?我的傻儿子,你太小瞧他了……我现才看清,李闲……李密……或许前者真的比后者要走得远。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