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松林镇(六)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一十章松林镇

    训练有素的大隋府兵阵型多变,骑兵的战阵有雁翎,锥形,锋矢等二十几种变化。根据不同的战场,不同的战局,久经战阵的将军会排出合适的阵型御敌。此时燕云寨的四千精骑处于荒野,一马平川,李闲下令骑兵摆了个基本的多列方阵,这样的阵型,算是各种阵型变化的基本阵型。

    若是换做重甲骑兵,这多列横排的方阵也是犀利的攻击阵型之一。轻骑兵突击,以锥形,锋矢等阵为主。重甲骑兵攻击,以这种方阵向前整齐践踏着前进为霸气。

    李闲手下没有重甲骑兵,以东平郡巨野泽如今的财力人力物力,养活近十万大军已经有些吃力,雄阔海麾下那总数四千人马的重甲陌刀手,就已经用去了很大一笔开销,李闲纵然羡慕罗艺麾下那五千虎贲重甲,现他却没有足够的钱粮来打造一支。说起来,罗艺的虎贲重甲只有五千骑兵,可整个队伍的规模却近两万人!

    重甲骑兵,必须要的是身材极雄健魁梧之人方可,对战马的要求是严格,一般的马匹,如何能驮得动总重不下三斤的重甲士兵冲闯?骑士的重甲就有三四十斤,战马披挂的全甲,也有几十斤,雄健的骑兵有一七八十斤,再加上马槊,横刀,等必备的器械,总数加起来,近三斤沉重。

    每个重甲骑兵都有少两名扈从,专门负责维护擦拭重甲骑兵的甲胄,兵器,还要精心照料战马。所以,每个重甲骑兵的扈从少也要有一匹驽马来驮载装备。再加上辎重后勤人员,这样算起来,五千虎贲,总兵力其实不下两万,战马驽马加起来甚至人数还要多。而重要的是,骑兵的重甲和战马的全甲造价还有士兵们的军饷消耗太高昂,高昂到整个大隋只能养活幽州那五千虎贲的地步。

    抛开重甲骑兵造价昂贵不说,李闲喜欢轻骑兵的来去如风。

    只等了半个小时左右,瓦岗寨黑压压的大军便尘烟滚滚汹涌而来。万大军,铺天盖地,一眼望过去看不到边际,如同一道灰色浪潮般澎湃激荡。李密将军万人马按照大隋府兵的行军惯例,分作前后左右五军。前军将军张迁,左军将军孟让,右军将军胡驴儿,后军将军郝孝德。他的亲信张亮则率军两万殿后接应。

    冲前面的是前军明威将军张迁的五千人马,张迁这五千人,都属于瓦岗寨的外营兵马,而翟让,单雄信等人率领的原来瓦岗寨的人马,则属于内营兵马。总的来说,内营兵马的战力要比外营兵马强上不少。

    李密也想将内营牢牢抓自己手里,可单雄信等人虽然对他看起来颇为敬重,却对手兵马抓的死死的不肯放手,倒是翟让对他依然言听计从,一再表示过,等打下东平郡之后,他便退居幕后,将瓦岗寨交给李密来掌管。

    所以李密虽然看不上外营兵马的战力,现却不得不倚重张迁,胡驴儿等人。这些人手下的人马虽然不善战,可人多势众。若是算上分散各地驻守的兵马,如今瓦岗寨的总兵力不下二十几万。

    驻守东郡,再加上李密派了人马往洛口仓进攻,还有一路人马分兵驻守花谷,所以这次东征燕云寨,李密调集来的人马也就是全部兵力的一半左右,还有万人马翟让亲自率领绕到李闲身后去攻打雄阔海所部。

    张迁率领五千前军人马向前急冲,忽然看到一道黑色城墙般挡前面的燕云寨骑兵,他不敢托大,立刻下令队伍停下来,他则亲自去请示李密。

    他人马才停下来,本以为燕云寨那边留下断后的几千骑兵绝不会主动进攻,可让他大吃一惊的,正是他所想的绝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李闲不等瓦岗寨的前军列阵完毕,冷冷的看了一眼对方仓促而来的大军,脸上没有丝毫的担忧神色,他将黑刀往前一指大声道:“杀过去,将瓦岗寨的前军踏平!”

    “喏!”

    精甲轻骑整齐的应了一声,随即跟着李闲的大黑马缓缓提速。

    四千精骑,跟李闲身后渐渐的将速提了起来。马蹄踏荒野上出闷雷一般的声音,着地面轰隆隆的压想瓦岗寨的前军人马。

    ……

    ……

    张迁正要赶回去去请示李密,忽然就看到燕云寨那边断后的骑兵竟然冲了过来。他立刻派亲兵去禀告李密,请李密调兵支援。

    “弓箭手!列阵!”

    张迁大声的喊着。

    他手下的人马虽然装备并不精良,也远不如瓦岗寨内营兵马训练有素,可也经历过无数次大战,比起一般的绿林草寇还是要强上不少。他自认为麾下兵马的战力,起码要比黑社,白社手下那些拼凑起来的农夫难民要善战的多。

    他有心李密面前表现一番,所以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指挥。

    “长矛手,三矢之后列枪阵!”

    他一边军阵前骑马奔驰,一边大声的下令。

    “燕云寨断后的骑兵只有几千人,咱们有十万大军!”

    他大声的给手下士兵们鼓着劲:“今日便是燕云寨被覆灭之日!他日密公大业有成,你们都有从龙之功,将来的前程一片锦绣!好男儿谁不想衣锦还乡?谁不想封侯拜将?!将士们!踏着敌人的累累白骨,成就你们的功名前程!”

    张迁读过几年书,也做的一手章,所以鼓舞士气远比胡驴儿等人要雅几分,并不是只会单调喊几声杀啊冲啊之类的话。他也曾参加过朝廷的科举,只是因为没钱送礼,虽然章做的不错,骈四俪颇为工整,奈何远不如一包银子漂亮。他不出意外的落榜,而同村富户不学无术的儿子却了,张迁一怒之下就跟着族叔做了跑塞北的行商,这无疑外人眼里就是自甘堕落。

    大业元年,科举制建立,人的地位显著提高,县学读书的少年郎也被姓尊重,家里人是断然不肯让他们干活的,便是动手劈柴也觉得对不起读书人的名头。张迁主动断了学业,跑去做了让人看不起的行商,由此可以想象当时他心的愤闷有多浓烈。

    大隋的社会等级士农工商,商人是被人看不起的。

    只是张迁的运气差,第一次走塞北,他带了些蜀锦和茶砖,本打算换回两匹劣马再卖了换银子,谁想到正赶上大隋东征高句丽,他贩买来的驽马被强行征收军用,而且一个肉好都没给他,张迁也是个有火气的,联络了几个人,当夜杀了那法曹,然后遁入荒山落草为寇,谁想到短短几年功夫,他竟然成了拥兵上万人的绿林大豪。

    他比一般的叛军的领多了几分见识,落草后也读过几本兵书,所以对练兵也有一些心得,尤其觉得大隋府兵的训练之法为上乘。正因为读过书,所以他知道天下不可能久乱不平,早晚有分久必合的时候,而他这个人大的有点就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绝不可能争霸天下的游戏有所成就,所以他决定找一个能有大成就的人辅佐。

    他是大隋众多坚信李密便是真命天子的人之一,所以他坚信自己走对了路。

    燕云寨的精甲轻骑已经到了两步外,张迁看着那些精锐的黑甲骑兵,不由得心里由衷的赞了一句。

    人都说燕云寨大当家李闲善用骑兵,今日只见阵型,就知道这些骑兵都是真正的战老兵,绝不可小觑。

    “抛射!”

    张迁大声的喊道。

    嗡的一声,一片羽箭飞上了天空。数名弓箭手几乎同时松开了弓弦,羽箭先是逐渐拔高升上半空,当升至高处时又加速冲了下来。紧接着密集的羽箭就如冰雹一般砸进了燕云寨的骑兵队列,随即便有几十名骑兵落马。

    羽箭对于骑兵的伤害力,远小于对步兵的伤害。高速疾驰的战马往往能将羽箭甩后面,而且面对骑兵,弓箭手射出羽箭的时间也变得极为仓促。从进入射程到射出力所能及的后一箭,往往只有七息的时间。

    第二轮第三轮羽箭又将十名骑兵射翻,弓箭手就不得不快速的撤回到了军阵后面。

    “枪阵!”

    张迁大声下令道:“顶上去!”

    此时燕云寨的骑兵距离军阵不足五十步,再不变阵就真的来不及了。随着他的命令,一千多名长矛手涌了上来,列了数排枪阵。

    眼看着燕云寨的骑兵再有五十步就要撞上枪阵,前面的那匹大黑马却忽然转向一边,硬生生的改变了方向,跟着那大黑马,数千骑兵竟然完成了一个看起来绝不可能完成的转弯,兜出来一道极漂亮的大弧线,拐了一个十的弯,由直面瓦岗寨军阵,变成了与军阵平行急冲。

    “弩!”

    李闲高呼一声,随即率先将连弩取了下来,朝着转弯后拉近到了不足二十步外的瓦岗寨长矛手扣动了机括。

    一瞬间,弩箭如暴雨临头。

    平行着滑过瓦岗寨军阵的精甲骑兵,情的将弩匣的弩箭倾泻-了出去,弩箭密集的程令人咋舌,顷刻间,那三排枪阵就如被烈风吹倒的稻草一样,一层一层的倒了下去。几乎没有防御力的长矛手,这个距离面对如此密集的弩箭甚至连跑都跑不了。

    一瞬间,张迁就变了脸色,心痛欲裂。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