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二十二章 松林镇(九)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自古征战,死者无数,每个人脚下站立之处,说不得以前就有一具枯骨。人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么历史长河流淌这么多年,有多少名将辈出,又有多少残骸遍野?

    以前的战争死了多少人,已经不可知。以后的战争会死多少人,亦不可知。

    但是今日一战,李闲亲率的四千精骑,付出了近五骑的伤亡下,却将张迁的五千瓦岗寨前军杀了个尸横遍野。马蹄踏动,必然踩到一具尸体。瓦岗寨前军的士兵们悲哀的现,无论是向前还是向后,他们都只有一条死路可以走。

    李德仁的督战队杀人比燕云寨的精骑杀人还要狠,根本就不给前军的士兵留一点生路。只要有人后退,立刻就是一阵箭雨射过去。侥幸逃过箭雨覆盖冲回去的人,也难逃被督战队乱刀分尸的下场。

    眼看着张迁的部众已经死的所剩无几,李德仁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虽然他没有亲自动手杀死一个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忽然感觉,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袍泽鲜红的血液。他攥了攥拳头,甚至错觉手心被血液黏住。

    虽然他对张迁赴死的举动有些不屑,骂了一句白痴,可心难免还是有所震动,他从不曾想过,还会有人愿意为别人陪葬。何况,张迁已经是密公封的四品明威将军,何必为了那些喽啰去死?

    可他却不由自主的想到,若是换了自己那样做了,是不是心便没有了一丝负疚,会死的踏实自?

    想到这里李德仁呸的啐了一口吐沫,心说晦气,老子活得好好的,何必去想死不死的这样没道理的事?

    看着又有余名前军溃兵哀嚎着乞求着往回逃了过来,李德仁无奈的挥了挥手,然后一阵箭雨自他身边射了出去,那多个前军溃兵接二连三的被射翻地。

    一个了箭的溃兵艰难的往前爬着,爬到李德仁的脚边一把攥住。满是鲜血的手,将李德仁干净的靴子涂抹出几道血红。

    低头看着被射要害的那士兵,知道对方已经必死无疑,所以李德仁觉得自己应该表现的仁义一些,所以他蹲下来,看着那士兵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放心,我会请求密公,厚葬你们前军战死的兄弟,你安心去?!?br />
    “啐!”

    那满脸是血的士兵猛的一口带着血丝的浓痰啐李德仁脸上,随即疯狂的哈哈大笑起来,只笑了几声,忽然喷了几口血,然后身子一软趴了地上就此死去。

    李德仁吓了一跳,抹了一把脸上的浓痰狠狠的踢了那尸体几脚骂道:“妈的,不知好歹的东西,死了也他娘的活该。你们前军的人都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张迁也是个白痴,死了也他娘的投胎做狗!”

    正骂着,他的亲兵校尉咳嗽了几声,低声说道:“将军……别踢了?!?br />
    李德仁抬起头看了看,却见自己手下的弓箭手都看着他,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愤怒,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泪痕,他竟然没有现,自己手下的士兵,竟然都是一边哭着一边箭,一边低声说着对不起一边箭。每个人都哭红了眼睛,有人是闭着眼睛胡乱的射出羽箭,根本就不敢去看那些逃回来的前军兄弟。

    他尴尬的笑了笑,想解释几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这个时候,忽然有传令兵飞骑而至,将手的一面令旗递给李德仁,大声说道:“密公军令,前军战没,李德仁所部递补上去!就算战至随后一兵一卒也决不可退后,否则杀无赦!”

    李德仁下意识回头去看,却见济阴郡大贼罗炳仁带着人马已经顶了他麾下人马的屁股后面,冷森森的箭簇就瞄准着他们的后背。

    “不!”

    李德仁哀呼一声,疯狂的吼道:“你一定是假传军令,我要去见密公!”

    “不必!”

    传令兵冷冷的说道:“密公说了,若是此战灭杀燕云贼,李将军功不可没,当官封冠军大将军?!?br />
    “**-你-妈的冠军大将军!”

    李德仁忍不住大声骂了一句,满嘴都是苦涩。

    ……

    ……

    李闲杀得瓦岗寨前军的人马哭爹喊娘,胆子小的瓦岗军士兵跪地上嚎啕大哭,鼻涕眼泪齐流,裤裆里屎尿都不可抑制的挤了出来。只是损失了数同伴的燕云寨精骑没有人会生出怜悯之心,下手杀人依然冷厉,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李闲让轻骑分作无数小队,耙子一样来回梳理,将被撕扯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瓦岗军士兵数碾成碎片。前军五千近乎于全灭,但李闲依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损失了数骑兵,这让他心憋了口气。

    看到远处又有大队的瓦岗寨人马往前顶了上来,李闲再回头看了看,两翼各有一支瓦岗军合围,明显是要将自己困死阵,还能看到不少人马已经绕路到了后面,想将松林湖北岸封住。

    李闲撇了撇嘴,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他停住大黑马,然后让亲兵挥舞旗帜。散出去剿杀瓦岗寨溃兵的精骑立刻返身回来,迅速的那杆烈红色的大旗下集结。

    李闲将面甲推上去,看了看身后远处瓦岗军的兵马逐渐合围,即将关闭的缝隙看过去,能看到视线极处自己麾下的大队人马已经松林湖北岸和王启年的辎重营汇合。他笑了笑,眼睛格外的明亮迷人。

    “瓦岗寨的人正合围!”

    李闲大声喊了一句,然后扫视了一遍麾下精骑。

    “咱们若是现杀出去还不晚,辎重营那边已经汇合,拖住瓦岗军的目的也已经达到,只是咱们这里折了近五兄弟,你们心里可有不甘?!是现就杀出去,还是为弟兄们报了仇再杀出去?!”

    “报仇!”

    骑兵们毫不犹豫的喊了一句,丝毫都不意身后的瓦岗军已经合围。

    李闲笑着点了点头,心说王启年那边准备还需要一些时间。他眼神凛然的看着麾下精骑士兵,大声说道:“杀我兄弟一人,必十倍讨还!咱们战没了近五兄弟,那就用十倍敌人的生命来为死了弟兄们陪葬!这还不够,你们可敢陪我斩断五杆将旗?”

    斩五杆将旗,掷地有声。

    其的意思不言而喻,李闲是要杀五个瓦岗寨将军为死去的兄弟们陪葬。

    “你们可敢陪我,斩断五杆将旗?”

    “斩五旗!”

    骑兵们轰然喊了一声,有人率先用横刀敲打着自己胸前的皮甲,出啪啪的声响,随即越来越多的士兵也随着他的动作敲响胸甲,三千多骑兵,整齐的敲打着胸甲,声音如战歌,霸气凛然。

    “斩五旗!”

    李闲喝了一声,黑刀指了指压过来瓦岗寨人马,然后缓缓将面甲拉了下来,催动大黑马朝着那边跑了出去,大黑马缓缓提速,高昂着头,速越来越快。三千多骑兵踏着战歌,跟李闲身后,士气如虹!

    ……

    ……

    第一面被斩断的将旗便是张迁,第二个是李德仁,李闲没有如刚才剿杀瓦岗寨前军那样,将人马诛,而是直截了当的杀向李德仁所,一刀将其割了脑袋,然后立刻带着骑兵杀了出来。

    之前之所以与瓦岗寨的前军缠斗,只是为了给王启年那边两军汇合拖延时间。此时杀人,虽然依然是为了给王启年争取时间,但已经没必要缠斗,恋战下去伤亡会变得越来越大。斩了李德仁,李闲立刻率军杀向后面合围的瓦岗军,先是冲向右翼,万军一刀将右翼敌将胡驴儿斩落马下,然后便率军向前猛攻。

    李闲的亲兵跳下战马,手脚麻利的将第三颗敌将的人头捡起来,拎着头绑马鞍上,看了看胡驴儿死不瞑目的样子,这亲兵嘿嘿笑了笑道,你瞪什么瞪,谁叫你不知死来和我家将军交战?

    他看来,谁和将军为敌,谁就要死,便是如此简单。

    简单的毫无道理。

    李闲带着骑兵奋力向前,眼看着杀的胡驴儿的人马节节败退,不等李密调集过来的援兵赶来,却忽然带兵兜了一个圈子绕了回去,狠狠的撞进左翼孟让的军,大贼孟让本身武艺非凡,可他竟然不敢和李闲交手,带着亲兵躲开了李闲的锋芒。李闲哈哈大笑,黑刀泼出一条血路,一鼓作气将孟让军杀了一个窟窿,带着三千余骑兵扬长而去。

    站高处观战的李密气得白了脸,恨不得亲手剁了孟让的脑袋。

    李闲杀出围困,然后又迅雷不及掩耳的杀进负责堵截燕云寨援兵的黑社白社军,此时秦琼已经带着人马另一侧猛攻,黑社白社两面受敌不能抵挡,阻止不住溃兵奔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琼率军接应了李闲,本以为李闲会撤回本阵,谁想燕云寨的精骑竟然翻身又杀了回来,一个措手不及,白社就被李闲割了脑袋去。黑社带着几个亲兵狼狈逃走,竟是不敢回头看一眼,惶惶如丧家之犬般逃了。

    一身浴血的李闲回到军的时候,血水已经将他的头都染成了红色。血水顺着他的下颌不住的滴落,而他身上的血水是流成条条小溪一般??戳丝辞妆掷锪嘧诺乃目湃送?,李闲缓缓摇头,轻声道:“可惜了,还差一颗人头来祭奠死去的兄弟们?!?br />
    他抬起头看向远处瓦岗寨军位置,自信道:“莫急,我早晚必割了李密的头,让他去阴曹地府给你们跪地认罪……”

    燕云寨的骑兵,他们心所想极为简单,谁和他们的李将军敌对,那么杀了便是。

    李闲心所想也极简单,杀了我的人,就得以命偿命,至于我杀了你多少人何必意?杀了便杀了,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