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二十三章 松林镇(十)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感谢逆火枫,huiada的月票,感谢我的日光雨,妖月打赏,求订阅支持。

    第四二十三章松林镇

    四千精骑,数万大军的围堵往来冲杀,追随那一骑黑马后面,杀了个酣畅淋漓。先诛瓦岗寨前军五千人马,又杀入李德仁阵,于敌军千军万马的?;?,将主将李德仁阵斩,然后大军转出一道弯月般漂亮的大弧线,出其不意的将瓦岗寨右军将军胡驴儿阵斩,然后再扑向孟让军,吓得孟让竟然连战都不敢战掉头就跑。

    再之后三千余骑兵将围堵的瓦岗军杀穿,迅雷不及掩耳的又杀入白社的军,李闲的大黑马跃然出现白社面前,毫无招架之功的贼被李闲一刀割了脑袋去。当李闲带着余下精骑和秦琼汇合之后,那些奉命围堵李闲的瓦岗军被他这一支骑兵杀了个溃不成军,李闲是一口气斩了瓦岗寨四员战将,校尉旅率这样的低级将领,是杀了不计其数。

    千军万马避黑骑,李闲这一战打的士气如虹。

    杀张迁,李德仁,胡驴儿,白社,就如同李密脸上抽了四个响亮的耳光,抽的李密不但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是如堵了一块巨石般,憋得他想大喊大叫,想杀人,想把李闲撕成碎片。

    李密的脸色阴沉,嘴角还微微的抽搐着。

    “将孟让给我找来!”

    李密沉声说道,声音冷的就好像塞北青牛湖里的浮冰。

    孟让本来是他极看重的一员大将,此人不同于胡驴儿,黑社,白社,李相等人,也不是张迁这样虽然读过一些书却也是寒门出身的人,孟让乃是真正的世家大户出身,有着绝对高于一般人的见识,自幼饱读兵书,而且还能做的一手好章。李密曾经说过,孟让武双全,出将入相之才。

    可就是这样被他看重寄予厚望的一个人,却连打都没敢打直接弃了自己的兵马,带着亲兵转身逃了,这让李密心如何能不气?

    孟让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红着脸垂着头到了李密的身前。他不敢直视李密的眼睛,只抬起头看了一眼便迅速的将头又垂了下去。他心忐忑恐惧,深怕李密治他临阵脱逃的重罪。军法无情,就算平日里李密对他再看重,可阵前无父子,触犯了军律,按着李密的性子孟让真怕李密一声令下将自己斩了。

    “密公……末将……”

    他张了张嘴,想解释,却根本不就知道该如何开口。

    “不怪你!”

    李密微笑着说道。

    这三个字传进孟让的耳朵里,倒是惊雷一样吓了他一跳。他猛的抬起头,却见李密脸上没有一丝怒容。

    “胡驴儿的人马溃败,冲击了你的军阵,那燕云贼李闲又太狡猾,没能困住他,罪不你?!?br />
    李密温和的笑道:“英雄不计一时之长短,不论一战之胜负,孟让,你可有信心,打好下一战?”

    “有!”

    孟让觉得心里一暖,眼圈忍不住红了起来。他单膝跪倒行了一个大礼,然后郑重说道:“密公放心,末将下次定将那燕云贼李闲阵斩!末将若是再负密公重托,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好好好!”

    李密微笑着将孟让扶起来,拉着他的手说道:“我欲将李德仁,白社,胡驴儿三人的兵马都交给你,再加上你本部人马,近两万精兵,你可敢去打头阵?就算李贼冲了出去又有何妨?他全军不过三万不足的人马,还要分兵?;り⒅赜?,这一战,咱们瓦岗寨依然占着成胜算,你可敢建这杀李贼的第一功?”

    “末将遵命!”

    孟让猛的站起来抱拳道:“密公只等我的好消息便是!”

    说完,孟让转身就往阵前而去。

    李密看着孟让的背影微微笑了笑,这笑意冷的让人心寒。

    ……

    ……

    孟让整合各部残兵,挥军向前直奔燕云寨这边的军阵杀了过去。李闲端坐大黑马上,看着面前远处潮水一般杀过来的瓦岗军。他眉头挑了挑,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眼圈红肿着的裴行俨。

    “秦大哥!”

    李闲收回自己的视线,看向秦琼说道:“贼兵虽众,却不堪一击,尤其是他们刚刚经了一场败仗,其心必怯,你率所有骑兵,将来攻的贼兵从切开,将敌杀散之后便撤回,引李密自己率军来攻!”

    “属下遵命!”

    秦琼应了一声,刚要往前走,李闲又将其叫住说道:“贼兵的战力虽然不堪,秦大哥也不要轻敌,切记,只需能将李密引过来就好,若是贼兵顽抗,秦大哥也不必死战,将其逼退便可。十个李密,我眼也不及秦大哥一根头金贵?!?br />
    李闲笑了笑道:“我把所有的骑兵都交给你,千万小心?!?br />
    “主公!”

    秦琼心一暖,连忙抱拳道:“属下只带本部三千骑兵即可,留下三千骑兵策应,而且之前的血战,主公亲率那三千余弟兄也该歇一歇。主公放心,对付那几万土鸡瓦狗,三千精骑足矣!”

    李闲点头豪迈一笑道:“也好,三千精骑,将瓦岗寨那第一波攻势的人马捅几个血窟窿出来,让他们尝尝秦大哥四尺槊锋的味道如何?!?br />
    秦琼抱拳道:“主公放心,属下定然全力以赴?!?br />
    “分力即可……”

    李闲笑道:“也别太看得起瓦岗寨那些兵将?!?br />
    秦琼哈哈大笑,刚要转身离开,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喊道:“等一下!”

    秦琼回头去看,却见是裴行俨红着眼睛叫了一声,他大步走到李闲身前,弯腰施礼道:“主公,属下不要三千精骑,给我两千人马,我去将瓦岗寨指挥进攻那主将的脑袋割下来献给主公,也用来祭奠先父天之灵!若无李密,我父亲也不会……”

    他看着李闲大声道:“请主公成全!”

    “元庆!”

    秦琼拍了拍裴行俨的肩膀安慰道:“你还是歇歇的好,这一战如何用得着你?被主公杀破了胆子的一群残匪罢了,你且看哥哥我如何破敌。你就阵为我击鼓助威如何?若是三通鼓之内,我没将瓦岗寨那些残兵击败,你再替我也不迟!”

    “不!”

    裴行俨倔强的昂起头,看着李闲郑重的声音嘶哑的说道:“请主公成全!”

    李闲沉吟了一下,还没有说话,裴行俨又说道:“属下不要三千精骑,两千即可!”

    “一千五!”

    秦琼不知道怎么了,他这样老成持重之人,今日竟然也起了好胜之心,他抱了抱拳,看着李闲大声说道:“主公给我一千五骑兵,若是不能取胜,主公可军法处置,末将没有丝毫怨言!”

    “一千!”

    裴行俨近乎于咆哮着喊了一声,然后他单膝跪了下来,眼含热泪大声道:“请主公成全!给属下一千精骑,属下去杀一个痛快,为父报仇!”

    一千……听到这两个字,便是秦琼的脸色也变了。他本意并不是想激将裴行俨,他性子忠厚,确实是想拦着裴行俨出战。只是没想到适得其反,裴行俨是铁了心要打这一仗了。进攻的敌军不下两万,一千精骑……便是秦琼也没有一丝把握。

    李闲从大黑马上跃下来,双手扶起裴行俨,拍了拍他的肩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我便给你两千精骑,切看你如何将瓦岗寨来犯之敌杀一个通透?!?br />
    “一千!”

    裴行俨咬着牙说道:“属下只要一千人马!”

    他执拗的性子上来,便是头牛也拉不回来。

    裴行俨通红的眼睛里,杀意凛然。

    ……

    ……

    李密实没有预料到,自己以恩德换来了孟让死战的决心??擅先玫恼饩鲂娜春退窒陆酵蛉寺硪豢楸谎嘣普磺Ь锷绷烁銎吡惆寺?。鼓起勇气的孟让再败,被裴行俨率领一千精骑直接掏空了孟让麾下人马的军,如一记重拳,狠狠的砸了孟让的心窝上,砸得他大口吐血喘不过来气。

    孟让吐血,是被气的,憋的,窝囊的。并不是裴行俨真的就一锤砸了他的心口上。近两万人马,竟然被人家以前精骑杀得毫无还手之力!

    恨意滔天的裴行俨带着一千天下至锐的燕云精骑,毫不花哨的直接如刀子一样刺进去,然后硬生生密密麻麻的瓦岗军杀了一个对穿,追着孟让一路厮杀。孟让只与裴行俨交手几个回合便自知不敌,立刻招呼亲兵冲过来挡住裴行俨,他自己掉头就跑。

    一个逃,一个追,将军吓破了胆子,手下士兵又怎么可能还有心思恋战?

    李密见前军又败,大怒。

    派了黑社,刘谦恭二人率领两千骑兵去救孟让,却被秦琼率领一千精骑杀得大败而回。黑社被秦琼一槊戳死,刘谦恭吓得落荒而逃,只是他的战马却没有秦琼的黄骠马快,被秦琼从后面追上,摘下金锏一锏砸碎了脑壳。瓦岗军再败,到了现为止,凡是李密亲自指挥的战争没有一次取胜,这便如不破的魔咒一般让李密气得七窍冒火。

    自大业年,他辅佐杨玄感造反开始,他若是幕后不出,还有几次胜仗可打,可若是他到了阵前亲自指挥,竟然没有一次打赢过!便是杀了张须陀那一战,也是仰仗着徐世绩训练的破阵营兵马,他站城墙上观战,并没有亲自指挥。

    李密大怒,下令将后队张亮的人马调来,起余下七万余兵马,铺天盖地一般杀了过来去。

    他将目标定燕云寨的辎重营,亲自挥军猛攻。

    可他认为的弱点,却只不过是个诱饵罢了。

    辎重营那数不清的大车上,拉的哪里是什么粮草,分明是三十架没有组装起来的抛石车,还有三架重弩!

    就李密率军杀过去的时候,王启年这边也已经准备妥当。三十架抛石车已经架了起来,三架弩车也已经将巨弩装填完毕。巨弩上都绑了一个布包,里面也不知道包的什么东西,可射出去之后狠狠的砸进瓦岗军人群,非但能穿死不少人,竟然还能爆开一大团火球,那火球的威力虽然并不如何大,却将瓦岗寨士兵的人吓破了胆子。

    三十架抛石车咆哮,三架重弩咆哮。

    瓦岗军立刻就被压了下去,看着时机成熟,李闲眉头一挑,重跃上大黑马抽出黑刀向前一指:“杀李密!”

    “杀李密!”

    两万余燕云寨精兵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爆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呼喊,各营兵马,将领的指挥下士气如虹的向前冲了出去。

    兵败如山倒,李密大惊失色,一瞬间,感觉天塌了一般。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