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二十七章 皇帝的眼泪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二十七章皇帝的眼泪

    将明作者:知白

    时间]212-9-419:2:18字数]3629

    第四二十七章皇帝的眼泪

    说起朝廷左御卫大将军,涿郡通守薛世雄拒马河了埋伏,血战一日一夜,却被人将退路封死,两万多人马死的死逃的逃近乎全灭。嘉儿不解,为什么情报上说是窦建德派人设伏,可李闲和叶怀袖偏偏都说定然不会是他。

    嘉儿虽然心思剔透灵敏,可对朝廷那些勾心斗角的事自然不会理解。

    叶怀袖问道:“若是朝廷真的封了窦建德为洺州大总管,承认他的地位,对谁的威胁大?窦建德一旦摇身一变成了朝廷官员,那么谁会觉得这是扎他心口上的一柄刀子?断了他的财路,也断了他的前途?”

    “是罗艺!”

    嘉儿恍然大悟,眼神也变得明亮起来。

    她想了想分析道:“朝廷若是承认了窦建德的地位,那罗艺就没有办法再打涿郡以南那些郡县的主意,他手里养着五千虎贲重甲,光凭涿郡根本就养不起!而且薛世雄是涿郡通守,是他的掣肘!若是朝廷再封窦建德为洺州大总管,那罗艺就被死死的困幽州!”

    李闲赞赏的看了嘉儿一眼,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了,薛老将军对我还有帮助之情,却成了罗艺算计窦建德的一个棋子。无论如何,就算明知道是罗艺下的手,朝廷也不会承认的,自从薛世雄将军南下,大半个涿郡,再加上博陵郡一部分都被罗艺占了,他强行将朝廷委派的官员驱逐,截留各郡县的税赋?!?br />
    “朝廷就算明知道罗艺有反心,就算明知道已经无法控制他,可却根本没办法去管,杨广蜗居江都,朝廷政令出不去一里就没了作用,又怎么可能有办法对罗艺怎么样?所以,朝廷只能揣这明白装糊涂,薛世雄大将军的死,终也会不了了之?!?br />
    嘉儿叹了口气道:“现的朝廷,哪里还算什么朝廷?杨广江都窝着,根本就不想回东都去?!?br />
    叶怀袖笑了笑道:“杨广或许是不想回东都,可即便他想回去也根本就回不去了。江都与东都之间的通路,无论水路还是陆路都被各路义军封了,就算让大隋水师开路也进不去东都城。杨广让越王杨侗坐镇洛阳,可杨侗根本就不懂怎么处置朝政!”

    “东都的权利,根本就不越王杨侗手里,而是把持光禄大夫段达,太府卿元都手里,那两个家伙自以为权倾朝野,可偏偏手里没有兵!还不得不看着屈通突的脸色行事,说起来,若是屈通突想,现随时能废了越王?;褂芯褪?,前阵子将军打了杨广几个耳光后,杨广也算吃一堑长一智,将东莱练兵的水师大将军来护儿调至江都,我只是没想到,来护儿竟然真的去了?!?br />
    李闲笑了笑道:“你以为他是忠君?”

    叶怀袖摇头道:“他和屈通突一样,要是真有忠心,几个月前杨广下旨调他们两个人的兵马进攻咱们燕云寨,他们俩岂会不约而同的拒不承认接到了圣旨?屈通突想割据东都自立,又怕被天下人骂死。来护儿何尝不也一样?他奉旨去江都,只怕根本就没安好心,倒是打算割据江南的野心大一些?!?br />
    “来护儿自以为现他去了江都,杨广必然仰仗他,离不开他,他就可以学学曹孟德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一套??伤赐?,江都还有一个宇述!”

    李闲笑了笑道:“来护儿和宇述斗,什么时候赢过?”

    嘉儿眨了眨眼,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可是宇述不是已经重病卧床不起了吗?他的大儿子宇化及和三儿子宇智及当初雁门被困的时候,竟然将城内的军粮卖给突厥人,还打算放突厥人进雁门关,被人告后杨广已经将他们两个贬为庶民,永世不得录用。宇家现就一个宇士及手里还有兵权……可宇士及还咱们燕云寨!”

    “宇士及是个外应罢了!”

    李闲微微一笑道:“你以为他真是诚心实意的投靠我?这只不过都是宇述那个老狐狸的算计而已。宇士及外面,不受君命,将来万一宇家江都有什么举动,宇士及就是援兵!你可千万不要以为,宇述病了就变成了白痴,那个老狐狸,就算身子都烂了,只要脑袋还就能想出数不清的阴毒主意来?!?br />
    “???”

    “既然将军你明知道宇士及不是真心来投靠的,为什么还要留下他?万一将来宇家江都造反,他岂不是要挥兵响应?这个人留咱们燕云寨,简直……简直就是一个大祸害!”

    嘉儿攥了攥拳头说道。

    “不一定!”

    叶怀袖笑了笑道:“如果宇士及是个聪明人,选择权他手里,若是他觉得宇家能够成事,说不得将来真的会叛出燕云寨??扇羰撬床坏接罴业南M?,他怎么肯还按照宇述的吩咐做事?”

    “小姐的意思是,宇士及不会听他爹宇述的?”

    “宇士及这个人大的优点就是,他看大局看的极清楚透彻。他就好像是一柄青锋剑,剑有双刃,用的好了就是杀人的利器,用不好了才会刺到自己的手。至于我能不能用好他……这一点将来就看清楚了?!?br />
    李闲微笑着说道。

    “可宇家现江都毫无权势,宇家还能争什么?”

    “权势?”

    李闲笑了笑,淡淡道:“你看着,江都宇府里病榻上躺着已经没几日能活的老狐狸宇述,临死前若是不江都翻腾出些浪花来,他这辈子岂不白混了?莫要忘了,杨广能登基继位,他居功至伟!”

    嘉儿看着李闲淡然的脸,心想到,小姐说的对……这个男人,真的太出色了,出色到,需要紧紧的跟他身后没命的追着跑,不然……早晚会被他丢半路上,再也看不到他的背影。

    想到这里,嘉儿心暗暗誓,白皙修长的小手悄悄攥紧,似乎是为自己鼓劲。

    ……

    ……

    江都

    大业皇帝杨广前阵子感染了风寒,御医开了一副方子调理,其有一味是产自辽东的野山参??赊限蔚氖?,江都行宫里,别说辽东参,连参须都没有一根。已经不知道有多久,辽东那边税贡都没有送到江都了。

    这件事说起来不大,可是对于一个帝王来说是莫大的耻辱。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可自己的国家里,皇帝病了需要辽东参熬汤调理,居然想吃都吃不到,还有什么比这让人心酸的?

    这件事御医不敢隐瞒,找到了裴矩和虞世基,两个江都左右朝政的大人物也犯了难,后来还是裴矩想起,前阵子罗艺派人送密函检举李渊意图谋反的时候,派人送来了一筐,自己一直没怎么意,想来应该还能找到。

    他连忙回到自己府里,翻来翻去,终于翻到了小半筐,至于大部分去了哪儿,他也懒得追究。

    将剩下的辽东参给了御医,裴矩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心说总算又能搪塞过去一次,不然陛下问起,自己粉饰出来的天下太平岂不漏了馅。

    参汤熬好之后送进了杨广的寝宫,萧皇后看了看躺床上午睡的皇帝微微摇了摇头,宫女将参汤放下之后就退了出去。

    萧皇后端着参汤床边坐下来,看着脸朝着里面睡觉的丈夫,心里忽然生出几分悲凉,她怎么会不知道,宫里面肯定是没有辽东参的??烧獠翁兰热凰屠戳?,她也不想再去管什么。到了现,她唯一想的就是能和皇帝安安稳稳的江都住下去,没人来打扰,永远不要有人来打扰。

    “陛下,先把参汤喝了再睡?”

    萧皇后轻声问道。

    杨广翻了翻身子,趁机将眼角的几滴老泪抹了去。他根本就没有睡着,也不知道怎么脑子里就想起了第一次东征高句丽的时候,辽水畔,自己站高台上,穿着金甲面对着数万府兵精锐大声讲话的场面。想起自己指着辽水东面问,哪里是什么地方。接受他检阅的三万府兵精锐整齐的高呼,是辽东!

    杨广又问:“朕要将辽东拿回来,你们准备怎么去做!”

    “战!”

    “战!”

    “战!”

    那一声声士气如虹的呼喊声,杨广的脑子里来回飘荡,久久不曾散去。

    他又想起征辽第一战的时候,左屯卫大当家麦铁杖被困辽水东岸,须皆白的老将军手持镔铁棍,悍不畏死的带着几左屯卫府兵朝着高句丽数万大军动了进攻。

    “左屯卫”

    “向前!”

    那血淋淋的场面清晰的杨广脑子里浮现,麦铁杖被高句丽人乱矛戳死的时候,临死前挣扎着扭身面向辽水西岸自己所的高台,跪倒叩的样子如今想起来就好像刀子一样戳杨广心里。

    朕的好儿郎,朕的好将军!

    杨广落泪,湿了枕巾。

    他悄悄擦去泪水,坐起来对萧皇后笑了笑,然后摇头示意不用她喂自己:“朕还没有老到连个碗都端不动,真要是到了那天,你再喂我好了?!?br />
    萧皇后笑着垂,掩饰住自己眼神的悲凉。

    杨广端起参汤喝了一口,忽然脸色一变。

    “辽东参?”

    他猛的坐直了身子,一脸狂喜的问道:“朕派了薛世雄为涿郡通守,难道他已经打通了渔阳郡?收复了辽西,朕太高兴了!”

    “陛下……”

    萧皇后张了张嘴,终却没有解释什么。

    “快传裴矩进宫,朕要问问,薛世雄是如何打胜的,渔阳郡打通,朕明年就能第四次东征高句丽,这次定要将高句丽灭国!高元小丑,朕倒是要看看,还怎么阻挡朕的万雄兵!”

    萧皇后鼻子一酸,实不忍欺骗杨广:“陛下……昨天裴矩大人才呈了一份奏折上来……”

    杨广一怔,随即脸色猛的变得极难看:“是啊……薛世雄拒马河战没了,朕的左御卫大将军,竟然被河北窦建德那个草寇杀了?!?br />
    喃喃着说了一句,杨广的脸色猛然又变了,他站起来,看着手里那碗参汤,眼睛里的愤怒越来越浓烈,浓烈到化不开的地步。

    啪的一声,他竟然将那参汤摔了地上,碗被摔了个粉身碎骨,参汤溅得到处都是。

    “罗艺!”

    “这辽东参是不是罗艺送来的!这个反贼!朕待他如何,他竟然做出这般大逆不道事,难道以为朕是三岁孩子那么好骗的?窦建德,傻子才信是窦建德杀了薛世雄!来人,来人!取朕的金甲来!朕要亲征幽州!朕……朕要杀了罗艺!朕要杀了他……”

    皇帝咆哮的声音越来越小,泪水顺着脸颊啪嗒啪嗒的落地上,那声音极轻,却重锤一样敲打场每个人的心里,敲的人窒息,难以平静。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