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二十九章先洞房吧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二十章先洞房

    李闲负手站山坡的一块巨石上,黑色的貂绒大氅被风吹的飘起,看着初升的太阳,李闲的脸色平静淡然。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零点看书眼睛直视着红彤彤的太阳缓缓的从东方升起来,李闲的就好像融入进风景的风景,那么自然。

    严冬冷冽的风刀子一样吹过,可李闲却似乎也不意。

    昨夜聚义大厅和手下众将饮酒直至凌晨,他看似醉的一塌糊涂,还是被嘉儿和叶怀袖两个人搀扶着回到后堂休息的,惹得将领们一阵貌似不满实则起哄的大呼小叫。昨夜聚义大厅的那些疯子,也不知道饮空了多少酒坛,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肉,不知道说了多少胡言乱语。

    昨夜开怀畅饮,那些平日里战场上杀人无数豪气冲天的将领们,也不知道有几人认了怂,醉倒酒桌下呼呼大睡。

    所以就那样睡聚义大厅的人们,谁也没有看到,昨夜明明已经醉的人事不知的大当家,清晨一早就梳洗衣,带着几个亲兵,拎着几坛陈年老酒,抬着一大筐食物,纸钱,香烛,迎着冷冽的山风到了半山腰。

    等亲兵们布置好,面向朝阳的李闲转过身,看着山坡上那密密麻麻的坟头笑了笑,轻声说了三个字。

    “过年好?!?br />
    他微笑着走过去,一如往年般亲手每座坟前都敬了三杯老酒,摆上美食,然后烧一大捧纸钱。

    “今儿个大年三十,明天就是大业十三年了?!?br />
    李闲笑着说道。

    他摆了摆手,示意亲兵们离开。

    直到山腰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才盘膝那些坟头对面的大青石上坐下来,喝了一口酒,看着那些空坟语气平淡的说道:“我还记得自己许过的事,我知道你们也没忘。当年你们护着我从长安城杀出来,我早晚将你们带回长安城去,就城内起一片陵园,让你们舒舒服服的睡那里?!?br />
    李闲笑了笑,眼神格外的明亮,哪里像是一个喝醉了的人,也绝不像是胡言乱语。

    “我出生长安,也被丢弃长安,多谢了那个讨厌的老尼姑喂了一碗稀粥喝,虽然那粥难喝的很,稀的能数出来里面有几粒米,而且还烫了我的舌头,但我却知道如果没有那个面目可憎的老尼姑,没有那一碗稀粥,说不得我已经饿死铺了一层雪的长安小巷子里?!?br />
    “再然后那个大胡子张仲坚,也就是我那便宜老子来了,带着你们,硬生生从大隋的都城杀出一条血路将我带走。当时我心很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将被带向何处,那个时候我还想,跟着你们这样一群糙老爷们走,好像还不如那尼姑庵里生活。若是那老尼不是大限将至,再多活个十年二十年,我必然建议她多收几个漂亮的女弟子,那样的话没事调戏调戏小尼姑想来也是一件极开心快活的事……”

    “可惜啊……貌若桃花的小尼姑没有,马贼倒是有一群?!?br />
    李闲笑了笑,笑容清澈干净。

    “不过我真的很快活,哪怕跟着你们整日逃命,我依然觉着很快活,虽然你们都喜欢欺负我,喜欢扒我的裤子弹小-鸡-鸡,但我不恨你们,一点儿也不恨?!?br />
    “我爱你们”

    李闲微笑着说道:“或许你们也不曾想到,今天的我已经是这句话的时候我脸不红,也没觉着是吹-牛-逼。如果真的有天之灵的话,我相信是你们护佑着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说实话,我自己都觉着自己运气好的掉渣,掉的还是金灿灿的元宝渣?!?br />
    “别急,再给我几年时间,我一定让你们长安城里安家?!?br />
    “有件事,我只能对你们说,别人我从来都不肯跟他们提起,因为你们都死了……是啊,你们都死了,听不到我说什么,也一定想不到其实我是个心思阴暗狠毒的人。只是我之狠毒有着底线,而现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已经没了底线?!?br />
    “我一直想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为什么那么个能冻死人的天气将我丢长安小巷的尼姑庵前面,是有所图,还是慌不择路?我也一直想,如果找到我的亲生父母,我是该乖巧可爱的叫他们一声爹娘,还是每人抽一个耳光然后扬长而去?”

    “现我才想明白,无论是抽一个耳光,还是叫一生爹娘,都略微显得有些做作,如同演戏。我又不是真的对他们恨之入骨,也从不曾对他们有过什么思念,哪里会有什么激动的情绪?”

    “我只是想……如果当初他们丢弃了我,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他们自己?不过显然,他们要说是为了我才丢了我的话,我真的会抽几个大耳光过去?!?br />
    李闲看了看山腰下小路上,有个娇小婀娜的身影轻巧灵活的往上走,看起来就好像一只可爱的燕子冬季飞来,带着一股令人感觉很舒服的春意。

    “就知道不会有人让我自顾自这里和你们说话?!?br />
    李闲笑了笑道:“后告诉你们,我知道丢了我的人是谁了。当初那两人丢了我想冻死我是为了保证他家里平安无事,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回去,搞他一个家破人亡?”

    他笑得那么自然,自然带着一股雷电般的冷酷。

    “想我死……终究是要付出些代价的?!?br />
    ……

    ……

    穿了一身衣的嘉儿看起来清丽秀美,山间小路上往上走的步伐轻灵飘逸。长风舞动,就好像一曲跳跃着的音符。

    因为跑的有些急,等到了半山腰找到李闲的时候她的笑脸红扑扑的,额头上还有一层细密的汗珠,那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沾了一层晨露的初开桃花,或许是清晨的山看人本来就透着几分灵气,再加上她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又或许是李闲一早就又喝了半壶酒,眼的嘉儿看起来格外的迷人。

    “就知道将军这里?!?br />
    嘉儿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有些埋怨的说道:“说好了一起上山来的,结果将军你又是一个人悄悄的上来了。早晨醒了,小姐见你不房就猜到你必然是来了这里,我紧赶慢赶还是来的晚了?!?br />
    “他们都是我的长辈……”

    李闲笑了笑说道:“过年了,总得来看看他们?!?br />
    “可将军昨夜说好了带我一起上山的???”

    嘉儿略带不满的说道:“说话不算话,怎么做的大将军?”

    李闲揉了揉眉头诧异问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了你的?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

    嘉儿一怔,脸色变得有些白。

    “昨夜将军说过的话,难道都忘了?”

    也不知道怎么了,之前还红扑扑的脸变得白,眼神有一丝悲伤和惊恐想掩饰都掩饰不住,此刻她的眼神就好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似的,无助,惊惧。她就那么站树下山风,衣裙飞摆,眼睛里竟然有晶莹的泪珠儿打着转,只怕下一秒就能夺眶而出。

    “你知道的?!?br />
    李闲摊了摊说道:“昨夜我好像喝醉了,我连自己喝了多少酒,怎么回的房间都不知道,哪里还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话?看你这样子这么委屈,是不是我许了你什么愿望?来来来,趁着这里没有别人,你把愿望再说一遍,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全都答应就是了?!?br />
    他忽然拍了一下脑门道:“噢……我好像想起一点,你是不是说想嫁人了?好啊,咱们山寨里有的是青年才俊,你看了谁只管告诉我好了。我保证一道军令下去,哪个也不敢拒绝了你?!?br />
    嘉儿见李闲还自顾自说着,眼泪断了线珠子一样落下来。

    “早知道……我便不来寻将军,昨夜的话将军既然忘了,那便忘了?!?br />
    她看着李闲凄婉的说道:“是我自己傻?!?br />
    她转身就往山下跑,脚步竟然有些踉跄。

    昨夜喝醉了的李闲说的话,依然她的脑海里不断的响着。那声音昨夜让她兴奋幸福的睡不着,虽然因为喝多了酒脑袋沉沉的,而且因为幸福让她的醉意加重了几分,眩晕的她几乎栽倒??杉幢阏庋?,她却直到清晨才睡着。

    她躺床上,看着房顶傻笑。

    “嘉儿”

    “嗯?”

    “你好像比我还大一岁,是?”

    “嗯”

    “也该找个婆家了……只顾着忙寨子里的事,今天打仗明天打仗,倒是耽误了你。告诉我有没有意人?你告诉我,我来帮你?!?br />
    “有……”

    “哈哈……是哪个臭小子有这么好的运气,竟然能得到嘉儿的青睐。我都好嫉妒,若不是怕委屈了你,我就一直把你留我身边?!?br />
    看着醉的一塌糊涂的李闲,嘉儿鼓起勇气红着脸郑重认真的说道:“我喜欢的就是将军你?!?br />
    “???”

    李闲看着嘉儿,惊讶的张了张嘴问道:“你说真的?”

    “真的!自然是真的!”

    豁出去的嘉儿攥着李闲的手说道:“小姐已经嫁给了将军,我……我自然也是将军的人,何况,何况我也喜欢将军,心里再也容不下旁人?!?br />
    “那好!”

    躺床上醉眼朦胧的李闲挥舞了一下大手,咧嘴笑了笑说道:“明天我就去和你家小姐说,让你跟着我!”

    嘉儿惊喜的抬起头,却见李闲竟然一翻身睡着了。

    ……

    ……

    昨夜的他的话还耳边回响,今天他却忘了个干干净净。嘉儿转身往山下跑,泪水飘洒了一路。

    眼泪被她甩身后,一个声音她脑海里逐渐放大,将昨夜李闲说过的话全都压了下去,那声音刀子一样戳着她的心。

    “他根本心里就没你!你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这声音让她窒息,几乎喘不过来气。

    跑得太急,她的脚绊一块山石上,身子失去平衡猛的往前栽倒了下去,嘉儿忍不住出一声惊呼。

    “??!”

    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环抱住她的纤细腰肢,就好像擒住一只小白兔一样将她抱了起来。嘉儿惊恐回头,于是看到了某人似笑非笑的可恶脸庞。

    “你怎么不等我说完?”

    李闲笑了笑,很坏。

    “我昨夜好像把你许给了一个叫李闲的可恶家伙,今天正打算把他绑了送到你面前去,只是不知道,你心是否有他?!?br />
    “没……”

    嘉儿刚要说没有,樱桃小口却被某人蛮横的堵住。某人的舌头强硬的顶开她的牙关,然后找到她的丁香小蛇缠绕一起。少女嘴的甜津让他痴迷,柔软的唇瓣让他不舍。

    占了便宜的某人一直吻到少女近乎窒息才有些不舍的离开她的唇,然后瞪起眼睛恶狠狠的威胁道:“你若是敢说没有,我就把你嫁到山下去,给砍柴的樵夫做老婆!”

    不等少女说话,某人低下头,一点一点的将她脸上的泪痕吻净。

    “跟着我有肉吃,有酒喝,你跟不跟?”

    “嗯!”

    “跟着我整天奔波,辛苦操劳,担惊受怕,面对无的危险,你跟不跟?!?br />
    “嗯!”

    “你真傻了么?好处不多,坏处多多你也跟?”

    “嗯!”

    “那还等什么呢,先洞房……”

    “???”

    “哈哈!”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