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三十章 心苦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三十一章心苦

    过年这天,李闲的心情极好,起码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他嘴角勾勒出的弧比往日似乎都要迷人了些。男人的心情好与坏,和女人有着极大的区别。女子可以无缘无故的心情好也可以不好,但男人心情好就必然是有好事。

    李闲告诉自己,今天确实值得开心。且不说前阵子一鼓作气抢了那么多地盘来,迁入三郡的姓又能开出不少荒地。也不说嘉儿鼓起勇气对他表白,抱得美人归。只说今日他空坟前肆无忌惮的说了那番话,心便觉得极畅快。

    李闲心情好,心里也却也有点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般的感觉,忙忙碌碌,不知不觉间,自己到了这个时代已经十八年。总会有一些别样的感觉心萦绕,尤其是一个有着两世经历的人,回想从前会觉得如梦似幻,即便十八年后,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十八年岁月一晃而过,若是心气放的低一些,现的他也算的上功成名就,坐拥三郡之地,数万姓,十万雄兵,便是比起现的大业皇帝杨广来,他的权利似乎还要大些,毕竟再想让杨广调动万民夫十万大军已经是一件极难的事,而东平,齐,鲁,这三郡,李闲受到的尊敬爱戴无人可比。

    虽然看起来-经历了连番恶战,但三郡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这几战看起来都是李闲被动而行,处于防御,却偏偏得了数不清的好处。从东郡,济阴郡,济北郡迁过来的姓足够多,再开出万顷荒田并不是什么难事,开春的时候撒上一些成熟期短的种子,到了夏天就能收获满仓的粮食。

    姓们的要求本就极低,能吃饱饭,穿暖衣,有房住,有余钱,便会幸福的觉得世间处处皆美好。而乱世,姓们的要求就变得低了些,只要能吃饱饭,他们便觉得满足庆幸。

    而事实上,大业十二年的时候,义军控制地区姓的生活,远比朝廷还能控制地区姓的生活要好很多。本来江南战乱较少,杨广蜗居江都每天生活一群谗臣虚构出来的太平盛世,明知道自己的江山已经岌岌可危,可他宁愿相信谎言也不愿意面对现实。江都的日子让他越颓废,他甚至想过,江北半壁江山丢了也就丢了,只要自己还有江南之地,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可江南并没有太平多久,大贼杜伏威举旗造反,短短半年间就招募了十几万人马,接连攻克几个郡县,如今兵锋已经直逼江淮,杨广江都的踏实日子也快过到了头。

    长江以北,朝廷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而姓们也已经渐渐适应了这种局面,处于那路义军的领地,他们便自然而然的觉得义军的领便是皇帝一般的人物。

    东平郡的姓比其他地方的姓都要富庶幸福,李闲是各路义军早实行屯田养民制的义军领。经营数年,东平郡的姓们早已经安居,且乐业。

    从半山腰回到山寨,李闲决定出去走走。他打算今天奢侈一些,不去看舆图,不去分析敌情,不练功,大年三十就彻底让自己放松一下。只是,看起来的放松,或许并不是真的。

    而出门之前,李闲写了三封信。

    第一封,给幽州罗士信。

    第二封,给塞北草原上的欧思青青。

    第三封,给同样塞北草原上的阿史那朵朵。

    每一封信都不是很长,只有寥寥十几言而已。但李闲写下这些词句的时候却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斟酌,似乎生怕写错了一个字的小学生般郑重认真。短信三封,李闲却些了足足半个时辰,然后用火漆封好,交给飞虎五部专门专递消息的人,让他们快送出去。而此之前的近两个月,李闲曾经分别给欧思青青和阿史那朵朵写过一封信。

    只是往塞北路途遥远,道路也不太平,燕云寨即便强大也远没到震慑北方的地步。所以信件往来极为不便。已经快两个月,李闲还没有收到她们的回信。但李闲却并不担心她们两个的安全,现的草原上除了突厥王庭之外没人能威胁到青牛湖,而始毕可汗病重,他的弟弟们正忙着夺权,哪里有心思去管契丹人那边的事。

    写完三封信之后,李闲出了房门,叶怀袖为他将黑色的貂绒大氅披好,看了看外面摇晃着的松枝,有些不解和关心的说道:“今天难得放松下来,怎么不好好的休息下,昨夜你喝了那么多酒,今日风还这么大,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怎么非得出去?”

    “确实没什么要紧的事?!?br />
    李闲笑了笑道:“我就是随便去外面转转,看看泽外姓今天的餐桌上都摆了些什么菜肴。若是遇到好客的人家,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告诉那些酒鬼疯子们,晚上我再陪他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br />
    “你是想?”

    叶怀袖何等聪慧灵秀,立刻就明白了李闲的想法。

    “大隋的官吏短短三十年就变得**不堪,我就怕我派下去的官员用不了三年就开始变得如朝廷官吏一样。寨子里领们商议出来的政策都是好的,姓们也必然极欢喜支持??扇羰窍旅娴墓僭崩炼?,这些政令根本就会变得毫无意义。虽然我用的人大多出身寒门,不少参加过朝廷的科举,他们懂姓疾苦,可难免有人一朝得了些小权利,便会忘了根本?!?br />
    李闲笑了笑说道:“只看巨野泽附近的姓,就可以推测出再远地方姓的生活。巨野泽是我根基之地,我就这里,若是依然还有一些弊端,其他地方只怕要恶劣上十倍?!?br />
    李闲两世为人,对这些事的注重深。

    叶怀袖帮李闲紧了紧大氅,柔声问道:“要不要我陪你?”

    “也好,就坐你的马车,舒服些?!?br />
    叶怀袖笑了笑,看着李闲的眼神特别明亮。

    ……

    ……

    宽敞舒适的马车点了暖炉,车厢的温和外面相差悬殊。李闲斜靠车厢上闭目休息,叶怀袖则坐一侧看着暖炉的炭火怔怔出神。他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她想他心里想些什么。

    “要不给你暖一壶酒?”

    她侧头看了看李闲轻声问道。

    “不喝酒了,煮些茶?!?br />
    李闲睁开眼笑了笑,看着炭火映红了的叶怀袖的脸颊轻声道:“好久没有静下心看你煮茶了,难得今天没别的事做?!?br />
    “嗯……只是车行煮茶,难免会有些不足?!?br />
    “只有你我,哪里讲那么多规矩?!?br />
    叶怀袖理了理额前垂下来的丝,找出煮茶的工具,便车为李闲烹茶,李闲看着她的精致漂亮的侧面,看着她手上轻柔舒缓的动作,眼神柔和,似乎心情也极宁静。只是不经意间,似乎还有一丝暴戾一闪即逝。

    “看了这许久了,还有什么可看的?”

    “看多久也有的可看?!?br />
    李闲叹了口气道:“你生成这个摸样,也不知道会让多少女子嫉妒的心痛。都是父母生养,为什么你就如此漂亮?这不公平,很不公平?!?br />
    叶怀袖轻笑道:“你生成这个摸样,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嫉妒的心痛。都是父母生养,你一个男子为什么要生的如此漂亮?这才是不公平,真正的不公平?!?br />
    李闲笑了笑道:“我也一直很骄傲的想,男人比我漂亮的不多,女人比我漂亮的还是不多,你说是不是当初就因为我生的太漂亮,才会被人丢弃雪地?”

    “哪有父母嫌弃自己孩子漂亮的?越是漂亮越欢喜才对?!?br />
    叶怀袖听到李闲说道被遗弃的事,心里没来由的一紧。

    “生的漂亮不算什么,活的漂亮才是重要的?!?br />
    李闲笑了笑说道:“而且我出生的时候未必就很漂亮,说不得还会让某些人看着恶心。尤其是,当我的存威胁到了他们安全的时候,所以我被丢弃也就成了一件再正常简单不过的事??煞泶痰氖恰?br />
    李闲看着已经煮沸的茶说道:“现觉得我活的足够漂亮,想我死的人又跑来拉拢我。你说,我是该狠狠的打,还是该装作不知道?”

    叶怀袖一怔,微微叹息道:“你若是真的想装作不知道,只怕比狠狠的打过去一耳光还要血腥的多。?!?br />
    “哈哈”

    李闲笑了笑,伸手将叶怀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揽着她的纤细腰肢吻了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叶怀袖觉得李闲今天的心跳格外的快。便是两个人第一次做那事的时候,他的心跳也不曾像今天这般快过。所以她知道,李闲的心境绝不似看起来这样波澜不惊。就她想问问李闲是不是心苦楚的时候,一只魔手却攀上了她胸前饱满的山峰。

    叶怀袖忽然想起,两个人的第一次也是这辆马车上。这让她的脸立刻就变得酡红如花,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李闲伸手将叶怀袖的头解开,那如瀑丝便流水一般垂了下来。

    他有些疯狂的将叶怀袖的衣衫褪去,然后将叶怀袖的身子搬转过来,让她趴着翘起如雪般晶莹的翘臀,然后有些粗鲁野蛮的挺了进去。那纤腰太细,那翘臀又圆润丰满,自背后征服的感觉,让李闲如痴如醉。雪一样白的身子,完美圆润的弧线,吹弹欲破的肌肤,暖暖车厢透着一股强烈的魅惑。

    叶怀袖咬着嘴唇承受着李闲的撞击,承受着如潮水般涌上来的感觉,可她心却想到……知道他心苦,却不曾想到,他会如此之苦,而憋心里说不出来的苦楚,或许才是真切悲凉的苦。

    她身后的李闲,嗓子里出一声声嘶哑的低吼,就好像一头低声咆哮着的洪荒猛兽,便是他的眼神,也带着一丝血红。

    马车摇晃,赤条条卷一起的两个人撞翻了矮桌,啪嗒一声,煮的茶倒了,水洒车厢底板上,茶香四溢。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