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三十二章 将军喜欢安静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只带了四五个随从而来,扮作普通姓到了东平郡的正是长孙无忌,上次他来东平郡的时候,恰逢李闲击败瓦岗寨。那次他担心路上不安全,足足带了千余精骑。而这次长孙无忌来,恰好又是李闲才击败瓦岗寨没多少日子。只是这次,他身边却只有四五人而已。

    并不是长孙无忌的胆子大了,也不是他心性比原来加成熟,而是大隋如今的格局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由大乱变为乱却有秩序。

    上次长孙无忌来东平郡的时候,不带着一千精骑,走到哪儿都不会觉着踏实,到处都是劫匪,到处都大大小小的叛军,莫说骑马上路,便是骑一头猪也会被人抢了去。各路叛军为了展,都不断的掠夺和破坏,所过之处如蝗虫过境,草都留不下一根。如果要将叛乱分成几个阶段的话,上次长孙无忌来的时候便是第一阶段,掠夺破坏。

    为了扩充兵员,抢夺粮草钱财,各路叛军都大肆的破坏着社会秩序,能用暴力解决的事绝不会用斯的手段。他们如野狼一样,将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撕扯个干干净净。十村空,良田废弃,姓或从贼或被杀,便是这个阶段大的成就。

    而现则不同,已经到了叛乱的第二个阶段,大浪淘沙,小一些的叛军要么被官军屠灭,要么被实力庞大的义军吞并,现的义军,都是实力极强大的,占据了大片的领地,划分出了属于自己的地盘,于是叛军变成了义军,他们屯田养民,?;ぷ约旱牡嘏?。

    义军控制的地区,比朝廷控制的地区还要安宁。不必担心那些劫道杀人的小伙贼人,因为他们要么被灭,要么已经摇身一变从劫掠者变成了执法者。义军的领们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地盘还有人为非作歹,所以道路上变得平安起来。

    这才是长孙无忌带着几个随从就敢上路的缘故,各路义军的领已经将占领的地盘视为自己的私产,不再破坏。

    他一路颇有兴致的观看了各路义军治下的地区,基本上姓差不多都已经恢复了正常生活。他们向义军缴纳税赋,种田的种田,经商的经商,社会秩序出现病态的安定。破坏者成了维持秩序的人,因为他们不想被淘汰。

    这让长孙无忌颇为感慨,他此行并不是单纯的来见李闲。而是奉了唐国公李渊的命令,沿途勘察各路义军的实力。所以他自太原到东平郡巨野泽,绕了很大一个圈子。三个月前他便启程,一路走一路看。

    到了东平郡之后,给他印象深的便是河北窦建德和河南李闲。

    这两个地方的姓生活安宁富庶,虽然或许还比不上大业初年的时候,可这样的乱世,能让姓吃饱饭穿暖衣有余粮余钱,这已经殊为不易了。便是河东唐公治下,姓的日子比起这两个地方来似乎还显得略有不如。

    长孙无忌走了一路想了一路,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之所以唐公治下看起来还不如叛军治下安宁太平,其根本原因就于,唐公虽然已经有了起兵之心,但他却还是朝廷官员,有些东西根深蒂固很难改变,而义军则不同,只要能展,能稳定,义军的领无所顾忌。

    而唐公需要顾虑的太多,所以反而不如义军领做的彻底。

    这一路上,让长孙无忌明白了许多事。

    他之所以推崇窦建德和李闲,反而对实力为强大的瓦岗寨不屑一顾,其根本原因便是瓦岗寨民治上做的极不好,只顾着扩充地盘和军队,姓们的生活依然困苦。其强大,完全是因为李密这个人,因为这个人被很多人认定为真命天子。

    军队再强大,民治不好,也就是没有根基,早晚有土崩瓦解的一天。所以,对于世人所吹嘘推崇的李密,长孙无忌一点儿也不觉得他是个能治天下的君主。和唐公比起来,李密相差的不是一丝一毫。

    长孙无忌自东郡渡过河北上,绕了一个大圈子特意去看了窦建德的地盘。然后他得出一个结论,李密其人,甚至不如窦建德多矣。

    这一路上记下来的东西,都是为日后唐公起兵做的准备。

    而到了终目的东平郡巨野泽,长孙无忌也将心的一丝倦怠散漫收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要见的人,或许将会影响自己的一生。

    到了东平郡之后,他记得加认真仔细。燕云寨李闲治下的一切一切,他都铭记心。

    当第二次到了巨野泽的时候,他心里忽然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惶恐来。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安,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怕的是什么。是怕李闲,还是怕李闲影响了自己的前程?这种对未来的不可预知不可掌控,让他觉得很不踏实。

    ……

    ……

    马车坐着的长孙无忌一直没有休息,他看着窗外,似乎是想将沿途的景色民情都看一个清清楚楚,看着官道两侧大片大片整齐的绿油油的小麦苗,长孙入境的心竟然有一丝嫉妒和艳羡。

    这大片的粮食,到了明年夏天小麦成熟,将会灌满多少粮仓?将能养活多少姓,多少军队?

    正感慨的时候,忽然听到前面有人阻拦。一路上遇到的关卡无数,长孙无忌已经习惯,他探头往外看了看,前面拦路的队伍却引起了他的好奇。

    一路上的关卡守军颇为精锐,这已经让长孙无忌对李闲刮目相看??烧庵Ю孤返亩游樗淙蝗耸欢?,但每个人都绝对是战精兵,他们身上的杀气浓烈到近乎化不开的地步,每个人都很雄健,透着一股森冷的气势。要知道燕云寨士兵以进入铁浮屠和血骑兵为荣,因为这是将军的亲卫营,是荣誉的象征。

    对于铁浮屠和血骑兵的传说,他们都清楚。

    所以他们骄傲。

    而让长孙无忌好奇的,则是那辆黑色的马车。

    是什么人,能拥有这样一支卫队?

    所以长孙无忌立刻下车,然后朗声回答伏虎奴的问话。

    伏虎奴走过来打量了一下长孙无忌,随即笑了笑抱拳道:“贵客远来,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只是此处已经距离本寨太近,不得不严查询问?!?br />
    “我理解?!?br />
    长孙无忌微笑道:“燕云寨兵强马壮,军纪严明,名不虚传?!?br />
    “长孙大人客气了?!?br />
    伏虎奴笑道:“我会派人护送大人进本寨,我还有军令身,就不能陪大人回去了,还望大人不要见怪?!?br />
    “没事”

    长孙无忌摆了摆手问道:“李将军可山寨?”

    “不知”

    伏虎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出来的时候主公还寨,只是主公太忙,也不知道这会还不本寨,长孙大人进泽之后自然会知道?!?br />
    “马车可是燕云寨的领?”

    长孙无忌抱了抱拳道:“冒昧了,请问可否为我引见?”

    “呃……”

    伏虎奴愣了一下,刚要张嘴,就听见身后有人声音温和的说道:“这位便是唐公麾下名士长孙公子么?我是燕云寨李将军麾下一闲人,姓徐,名世绩,字茂公。久仰长孙公子之名,今日一见实乃三生有幸?!?br />
    李闲自马车上下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你便是大名鼎鼎的徐世绩?”

    长孙无忌惊喜道:“今日终于得见,幸会!将军不是齐郡坐镇吗,怎么回了巨野泽?”

    “长孙公子消息倒是灵通?!?br />
    李闲笑了笑道:“回来向我家主公禀告齐郡鲁郡两地的情况,正要急着赶回去。军务身,恕我不能久留?!?br />
    ……

    ……

    “将军少留一会儿?!?br />
    长孙无忌抱拳说道:“请问将军,燕云寨之主李将军可山寨?我自河东太原而来,奉了唐公之命,特意来拜会李将军的?!?br />
    “主公就寨,长孙公子自可上山去?!?br />
    “多谢将军?!?br />
    长孙无忌真诚道谢:“不瞒将军,我一年多前曾来过巨野泽一次,只是机缘巧合,那时候李将军去了塞北,打出了赫赫威名。我巨野泽等了月余,也没能等到李将军归来。这次再来,终于能得见李将军,也算了了我心一件遗憾?!?br />
    “上次错过,我也听主公说起过,主公也说这是一件憾事,这次长孙公子再到巨野泽,一定要多住些时日?!?br />
    李闲想了想说道:“对了,主公为人喜安静,特意山寨建了一片茅屋独居,没有公务的时候,主公便会独自那里读书写字。此时想来也,你进泽之后可直接去找他,我安排人给你带路?!?br />
    “多谢!”

    长孙无忌感叹道:“想不到李将军还是一员儒将?!?br />
    “只是那里清静罢了?!?br />
    李闲摆了摆手道:“孙四,你带着长孙公子直接去找主公。就一进山门左转那片茅屋,知道了么?”

    亲兵孙四听到李闲这句话,明显诧异了一下,随即使劲点头道:“属下知道了?!?br />
    “告辞!”

    李闲抱了抱拳,随即登上马车。

    马车,叶怀袖看着李闲抿嘴而笑:“你怎么如此待客?”

    李闲认真道:“我料着他远道而来,应该去那个地方的?!?br />
    孙四带着长孙无忌直接进了燕云寨的城门,长孙无忌看着那高大坚固的城门着实赞叹了一番。进了门之后不住的打量着城建筑,越看越是心惊。不由得由衷感慨道:“如此雄关,十万兵也未见得能破开?!?br />
    孙四指着偏远处那一排茅屋道:“便是那里,公子可自去?!?br />
    长孙无忌道了声谢,随即整理了一下衣衫,吩咐随从就原地等着,他面容肃穆的走到那茅屋边上抱拳道:“唐公门客长孙无忌,求见将军?!?br />
    “这地方还需要求见?进来!”

    茅屋有人答话道。

    长孙无忌一喜,随即肃容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见一个虬髯大汉正蹲一土坑上奋力排泄,憋的满脸通红。忽然噗嚓一声,终于通畅。这大汉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抬起头看了看诧异道:“咦?看着面生,你谁???”

    长孙无忌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仰天骂道:“徐世绩,真小人!”

    齐郡府衙,正吃酒的徐世绩忽然打了个喷嚏,然后看向西方,心说今天怎么感觉有人骂我?

    长孙无忌骂完了之后忽然脸色一变,懊恼问那虬髯大汉道:“李将军可是喜欢穿一件黑色貂绒大氅,英俊非凡?”

    那虬髯大汉骄傲道:“我儿子,自然英俊非凡!”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