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三十四章 机缘巧合好杀人(一)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三十四章机缘巧合好杀人

    酒桌上一派和气热烈,燕云寨众将表现的极热情好客。起码没吝啬于几坛子陈年老酒,这些酒都是当年张金称的时候埋地窖,之前也不知道陈了几年,李闲占据巨野泽之后这酒也没怎么动,其年份久远的几坛酒,已经粘稠的几乎能拉出丝线来。

    正因为酒太醇厚了些,所以长孙无忌知道自己必须快点醉才好。今天是大年三十,是个喜庆吉祥的日子,可长孙无忌却一肚子懊恼愤恨,懊恼于李闲的无耻,愤恨于燕云寨诸将加的无耻。

    这哪里是什么接风宴,分明是想灌死他。

    所以长孙无忌知道自己若是不醉的快一些,只怕今天就会被人给灌成一只大腹便便的醉猪。他是奉了唐公李渊的命令来试探李闲心意的,来的时候他设想了很多种见面的方式,也想过几个切入话题的方式,可实没想到,燕云寨的人只用了一种方式就将自己所有设想好的方式憋住。燕云寨众人用的这种简单有效的方式,叫做耍无赖。

    他趴桌子上装作呼呼大睡,站他一边的清秀随从却似乎一点儿也不心急,反而脸上带着些许笑意,眼神明亮如星辰,嘴角微微上翘。谁都没有看到,醉倒了的长孙无忌桌子下面比划了一个手势,然后这清秀随从眼睛里的笑意变得浓了些。

    “张老当家,达溪将军!”

    那随从抱了抱拳道:“我家先生实吃不了许多酒,河东太原的时候每次宴席也都会烂醉如泥。所以河东唐公府里的人都知道先生不善饮,只是没想到今天燕云寨也如此失礼,还望老当家和达溪将军莫怪?!?br />
    “怎么会怪罪长孙公子?!?br />
    张仲坚笑了笑道:“我们寨子里都是一群军武出身粗糙汉子,倒是忘了人怎么可能像我们这样喝酒如牛饮?是我失礼了才对,长孙公子已经醉了,而且你们远来劳顿,这样,我派人将长孙公子送到卧房休息,房间已经打扫出来了,被褥也换了的?!?br />
    “多谢老当家!”

    长孙无忌的随从抱拳道谢,然后想将长孙无忌搀扶起来。只是看他身子清瘦单薄,似乎力有不逮,竟然拉不起来长孙无忌。所以这随从讪讪的笑了笑道:“还请老当家派人帮个忙搭把手,这个……我扶不住他?!?br />
    趁人不注意,他长孙无忌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

    这一下狠了些,长孙无忌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怕被人怀疑,他啊的喊完之后立刻又醉眼朦胧的大声说了几句:“好酒!谁愿陪我大醉三千场,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管他冬去春来,唯一醉才是畅快的大事!”

    喊完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之后他扑通一声又趴桌子上,脸朝下掩藏住表情,疼的咧着嘴直吸凉气。

    “唉……”

    裴行俨大步走过去道:“长孙公子是个人,随身也不带个甲士随从,带着你这小书童能做什么?看你这清秀俊俏的模样,估计着也就是铺床叠被的差事还干的来,我家主公怎么说来着?喔,对了,你这小书童平日里是不是只是给你家公子暖床用的?”

    隋末时男风也颇浓,世家子弟身边往往都有几个清秀俊美的书童,说是书童,其实便是男妾。

    这随从骨架很小,看起来清俊可人,所以裴行俨才会有此一说,倒是让那随从一下子红了脸。

    裴行俨哈哈笑了笑道:“你倒是女子性情的人,模样也周正,若是生做女子的话,只怕也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br />
    一边说他一把将长孙无忌拉起来,双手一抄就将长孙无忌扛了肩膀上。这一下硌了长孙无忌的肚子,肚子里的酒一下子翻腾起来。长孙无忌本想忍着,转念一想何必要忍着?所以他张嘴一口就吐裴行俨身上。他本想恶心裴行俨一下,谁知裴行俨却根本不意,大步朝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畅笑道:“书生无用这话主公说不对,但书生酒桌上当真比不得军人,确实无用!”

    等回到了张仲坚安排好的房间,见众人都已经离去,长孙无忌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酸的眉头低声咒骂道:“必然是李闲安排好了的,也不知道他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如此无耻!”

    那清秀书童将头上帽子摘下来,露出一头顺滑青丝。

    她椅子上坐了,笑起来一双眼睛如弯月一般迷人可爱:“难道哥哥就不无耻,你那一口吐的有七分假?!?br />
    “十成十的真!”

    长孙无忌懊恼道:“还有,你干嘛拧我?”

    “谁叫你不起来?”

    “我装醉,能起来吗?”

    “我不管,拧了怎么样?”

    “拧了就……拧了?!?br />
    长孙无忌揉着眉头叹道:“这次你又跟着我偷跑出来,叔叔已经和唐公商议你与二公子的婚期了,你却非要跟着我来东平郡,看回去之后叔叔怎么骂你!到时候可别说我没劝过你,有你好受的?!?br />
    “我为什么非得嫁给二公子?”

    这随从,正是长孙无忌的妹妹,长孙无垢。

    “就算你不想嫁,何必跟我受罪来走这一趟?”

    “我只是好奇……”

    长孙无垢漂亮的大眼睛微微眯起,用一种稍微有些遗憾的语气说道:“我只是真的好奇,李闲这个当初被丢弃雪地大难不死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没想到……见面真是不如闻名,他当真无耻无聊,哪里有什么绿林大豪的风范?”

    “嘘!”

    长孙无忌连忙说道:“你就不能小声些?”

    长孙无垢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只可爱的虎牙:“怕什么?难道哥哥你还没现,燕云寨的人虽然对你没什么好感,却也没什么敌意。不然何必如此麻烦,直接将咱们撵走不就得了?”

    “撵走?”

    长孙无忌长叹一声道:“我现怕的是,李闲若是真的知道些什么,他那样一个性子的人,戏耍够了,会不会一刀砍了我?”

    “不会!”

    长孙无垢笃定道:“他又不是个生而知之的人,怎么可能知道真相?而且哥哥你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无论李闲肯不肯跟你回河东太原,无论他对和咱们唐公府合作有没有兴趣,只要唐公下定了决心起兵,难道唐公会放弃这样一个强援?只需将真相说出来,李闲就算不想合作,难道外人不忌讳?凡是和咱们唐公府敌对的人,谁还敢找他合作?”

    “妹妹……”

    长孙无忌叹道:“可惜了,你是个女儿身,不然以你的聪慧才智,必然是治世之才?!?br />
    “治乱世不如治一人?!?br />
    长孙无忌攥了攥拳头说道:“女子,还是要看自己嫁给什么人。若是嫁对了人,自然一世无忧?!?br />
    “没羞!”

    长孙无忌挪揄道。

    长孙无垢却认真道:“女子挑夫君,天经地义的事,怎么就没羞了?莫非你和叔叔随便指一个人给我,我就得嫁了?我不满意,终究谁也做不了主。逼得急了,大不了我一走了之。天大地大,难道我还找不到一处安身之地?”

    ……

    ……

    就长孙无忌兄妹房间说着婚嫁之事的时候,距离巨野泽大山二十几外的堡寨,也有一场婚嫁之事,只是这婚嫁却没有多少喜庆可言,反而有些悲哀凄凉。

    堡寨锣鼓唢呐吹得很响,围观的姓也不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除了锣鼓唢呐的声音之外便再没了别的动静,披红挂彩的堡寨,竟然没有什么欢喜热闹的声音。李闲初进门的时候心还赞了一句,心说这堡寨过年倒是过的红红火火,才看了几眼,就现有些不妥。

    堡寨宽敞的一块平地上,站着一队约三四十人的队伍,士兵皆穿披了红布,他们手里拿着锣鼓等乐器还叮叮当当的敲打吹奏,他们身前是一辆装点成了大红色的马车,车厢上还写了两个显眼喜字。

    “这是赶上哪家娶妻了?”

    叶怀袖笑了笑道:“还挺会挑日子,大年三十,正月不娶亲腊月不订亲,今儿腊月后一天,倒是显得心急了些?!?br />
    李闲眉头微微挑了挑道:“那咱们便去讨一杯喜酒喝?!?br />
    他自马车上下来,摆手示意护卫不要跟随,只和叶怀袖两个人举步往人群处走去,见围观的姓都脸色都有些愤闷不平,李闲便知道今日这喜事未必真的就是喜事。他拉着一位老人低声询问了几句,原来是这堡寨的队正看上了一户自北方流浪而来难民家的闺女,上门提亲,按理说,那户人家初来乍到,有一个燕云寨的队正撑腰,这堡寨绝对吃不了亏,应该满意才对,而且那队正还是要明媒正娶的。

    可偏偏人家那闺女已经许配了人家,只是后来与那女子有婚约的男人家乡杀了官便躲出去逃难,一直没有音讯,偏生这女子还是个从一而终的烈女,就是不肯再嫁别人,那队正气不过,性抢了亲,想生米煮成熟饭。

    听那老者说完,叶怀袖心里便一沉。

    她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李闲,心说今日这大喜的日子只怕要变作忌日了。李闲这次出来就是为了体察民情,才走出巨野泽二十几里就遇到这种事,他如何会不怒?看着李闲微微眯起来的眼睛,叶怀袖就知道李闲已经动了杀意。

    李闲对那老者抱了抱拳说了声多谢,然后分开众人缓步走了过去。

    见有人出来,正使劲往外拽着那女子的媒婆愣了一下,她本是队正请来的,收了五贯肉好的好处,所以格外卖力。娘子马车哭的梨花带雨,那媒婆一边骂一边使劲往外拉人。

    李闲走过去,看了那媒婆一眼。

    媒婆没堡寨见过这样一个人,也想不到会是李闲,所以立刻尖声喊了一句:“你丢了娘吗?看什么看?”

    李闲居然看起来一点怒气也没有,反而微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丢了娘?”

    那媒婆讥讽道:“丢了娘你去青楼妓院找啊,看老娘我干嘛?你是不是想坏了人家好事?还是你也看上了这女子……”

    她后面的话没说出来,李闲抬起手抡圆了一个耳光抽她脸上。啪的一声脆响,那媒婆竟然被打得直接飞出去足有三四米,脑袋撞地上出嘭的一声闷响,再看时,竟然断了气。

    “杀人啦!”

    也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场面顿时大乱。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