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三十六章 机缘巧合好杀人(三)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三十章机缘巧合好杀人

    李闲坐堡寨校场的点将高台上,看着下面跪着的一排士兵脸色依然还有些愠怒。他靠椅子上,支着下颌,眼神有些迷离飘忽,似乎并没有盯那些士兵的脸上。垂目沉思,也不知道他此时想些什么。

    “五十军杖是不是太多了些?”

    叶怀袖站他身边用极轻的声音说道,她知道到了现,或许能求情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伏虎奴和带来的两个队的铁浮屠骑兵都是燕云精骑精锐的士兵,他们眼里违反了军纪自然就要惩罚,这没有什么好辩解的,他们绝不会同情这些堡寨士兵,当然,若是有一天他们自己触犯了军律,他们也不会奢求有人来同情自己。

    李闲给军人定的军饷和奖励都极高,不说比一般绿林人马定的都要高,甚至比起大隋朝廷来也不是高了一星半点。大隋朝廷府兵的军饷其实很丰厚,只是到了后来,由上而下一层一层截留,后能落到士兵们手里的肉好也就没了几个。燕云寨的士兵拿着全天下高的饷银,享受着丰厚的奖励,相应的,燕云寨的军纪也是各绿林队伍严苛的。

    违法犯纪,自然要受到处罚。

    李闲向来以公正公平治军,有功则赏有过则罚。

    所以他虽然明知道叶怀袖也是好意,但依然微微摇了摇头道:“国法军纪,不是菜市场买菜,你要三我还价两卖不卖。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功劳就是功劳,过错就是过错?!?br />
    叶怀袖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她看了那些跪着的士兵一眼,心说也不知道有几个人能挨过那五十军棍,有多少人不等五十军棍打完就会一命呜呼。即便硬撑着活下来的人也会被剥了军籍,日后便是这堡寨的平民姓,他们是犯过大错的人,甚至比起那些定居此处的难民姓还要不如。

    对于军人来说,这是比杀了他们还要难以忍受的事。

    李闲沉思了一会儿,看着跪高台下面的队正问道:“你是哪里人,家可还有什么亲人?如果有你说出来,我会安排人帮你照顾家小?!?br />
    “属下东平郡本地人,家父母还有一个妹妹都被张金称杀了。我孤身一个,再无亲人。若是真要说起来,属下手下五十个兄弟便都是我的亲人。所以……”

    那队正恭敬肃然的磕了三个头,嘭嘭嘭的声音如人心里敲响了的闷鼓,只三下,他额头上就已经见了血,他抬起头来看着李闲郑重的说道:“请主公开恩,他们都是真正的士兵,将来上了战场他们能砍翻任何敌人。因为属下被连累,属下心不安。属下不敢求主公免了他们的罪过,只求主公开恩,五十军棍打过之后,若是他们还没死,求主公留下他们的军籍,让他们还能军效力?!?br />
    “他们不是坏人!”

    这时,围观的姓有人高声喊了一句:“他们只是犯了这一次错,平时对我们挺好的,从来不曾刁难,还帮着我们下田干活!”

    “主公!留下他们,让他们种田就可惜他们那一身杀人的本事,留下他们,让他们守护着东平郡,守护着堡寨,守护着我们!”

    “求主公留下他们!”

    便是那被抢了女儿的老汉也躬身说道:“主公留下他们,自始至终,他们也没有动过手打过人,草民知道陈队正为什么不甘,是草民的过错,偏偏将女人嫁给了河北窦贼的手下,草民请主公开恩放了他们?!?br />
    叶怀袖微微笑了笑,心说这倒是个会做人的。

    这老汉求情,其实绝不是真的心没有一丝怨气,而是此人知道深浅好歹。若是自己一言不的话,姓们原本同情他,可现或许就变成了同情那些士兵,到后自己还要被人鄙视。都是难民,士兵们平日里没少照顾他们,他可不想日后这里过不下去日子。而且之前李闲说过,要将他们一家送回河北窦建德处,若是真的话他自然高兴,毕竟苏定方如今洺州军已经做到了将军。

    可他们一家要去河北道路漫漫,若是护送的燕云寨士兵起了报复的心里一口气将他们全家都斩了,那就太冤枉了。

    民不与官斗,胳膊拧不过大腿。

    姓们都求情,李闲的脸色也略微缓和了一些。

    “五十军棍一下都不能少,你们若能挨得住,我留下你们的军籍?!?br />
    “谢主公!”

    那队正带着士兵们一起叩!

    陈队正回头看着那些士兵们大声喝道:“你们能挨得住五十军棍吗?挨不住的,就自己找地方撞死去,别说是我陈克敌手下的兵,老子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丢不起这个人?!?br />
    “能!”

    几十个士兵昂挺胸,没有一个人面露惧色。

    叶怀袖心不由得叹了口气,心说着陈克敌也是个人物了,如此死了,当真可惜了些。

    “伏虎奴!”

    李闲高声道:“你亲自去监斩,押着去他去堡寨外面处斩,然后就地埋葬,不用再带回来人头验身了?!?br />
    “喏!”

    伏虎奴应了一声,带几个亲兵押着陈克敌走向堡寨外面。

    ……

    ……“你叫什么名字”

    李闲俯身看着那女子问道。

    “我……我叫邱春娇?!?br />
    “你夫君便是河北窦建德麾下大将苏定方?”

    “我不知道他如今何处,也是昨日才听陈队正说他如今河北洺州?!颐侨姨幽鸭改?,他杀了兵曹之后便也逃亡去了别处,几年没有音讯,我实不知道他如今已经做了窦建德手下的将军?!?br />
    李闲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不管这些,若是我派人把你送过河北去,你可愿意?还是想留此处?”

    “我愿去河北!”

    邱春娇抬起头大声说道。

    “好”

    李闲应了一声,然后侧头对叶怀袖说道:“安排人将他们一家送到河北去,这件事你亲自盯着,切不可出了什么纰漏,你知道,我不能失信于人?!?br />
    李闲看了叶怀袖一眼,眼神的意思叶怀袖自然明白。

    李闲确实不能失信于人,但他不想失信的是牛进达。当日李闲曾经说过,必然将刘黑闼抓了押回来让他亲自处置。这次机会突然来了,李闲自然不会放过。自从刘黑闼窦建德军公开露面之后,他行事便加小心谨慎,密谍的人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想要将其从窦建德军杀了已然极难,抓回来,是难上加难。

    而洺州军,刘黑闼和窦建德麾下的将领们大部分关系一般,曹旦,王伏宝等人甚至对他还有些敌视,唯独苏定方与他关系极好,两个人已经拜了兄弟。

    “遵命”

    叶怀袖点头应道。

    “另外,从飞虎五部调得力的人手,查三郡所有屯田堡寨,若是现有人违纪犯法的,一经坐实,恶必杀?!?br />
    “遵命”

    “还有,堡寨的姓们若是受了欺压,可以直接到飞虎五部的衙门去告状。校尉以下的军官,飞虎五部有权不请示直接拿办。从五品以下,你签的手令可以直接拿人,从五品以上的必须跟我说过之后才能拿办。从今天开始,五部就改名叫军稽处,五部职责不变,增加第部,专管稽查军枉法之人?!?br />
    “遵命”

    叶怀袖的心里一紧,猛然间觉着自己似乎又抓住了什么。她稍微沉思了一会儿脸色就骤然一变,明白过来李闲因为今天堡寨的事,绝不仅仅是要对付刘黑闼这么简单!现看来,起码李闲这是一石三鸟!

    第一,肃正军法。

    第二,李闲看起来是要彻查军纪,只怕其还有一层可怕的意思。

    第三,是要抓刘黑闼。

    一瞬间,叶怀袖后背上就冒出了一层冷汗。她心叹息一声,看来裴仁基反叛的事,终究还是要引出一些波澜的,至于这波澜有多大,叶怀袖不知道,她只是隐约间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很浓。

    裴仁基反叛之后,李闲一直没有说什么。一来是为了安抚裴行俨,二来时他不想大战期间影响了军心。如今没有战事,他下一次大举动之前,他必须对军的隐患进行一次清洗。

    这次堡寨之行,给了他一个理由。

    屠刀一举,叶怀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住。

    ……

    ……

    李闲吩咐人回巨野泽本寨,调来二名士兵驻扎这堡寨,至于那些犯了错的士兵,军法之后也都留下休养,伤好之后依然还此处留守。因为这件事,这堡寨原本的驻军由五十人增加到了二多人。

    李闲处理完了之后似乎没有兴趣继续走下去,叶怀袖便下令队伍返回巨野泽本寨。

    “还不开心?”

    叶怀袖为李闲倒了一杯茶问道。

    “不开心?”

    李闲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哪里有什么不开心的,只要有官员的地方必然有人贪财枉法,这种事并不是肯下手杀人便能制止的住。说实话,没查到陈克敌有其他枉法的事,已经让我有些意外了。从此人对手下五十名士兵掌控来看,他是个能重用的人?!?br />
    “如果……”

    叶怀袖整理了一下措辞后劝道:“这样彻查军纪枉法之事,会不会引起军将领们的反感?毕竟,若是仔细去查的话只怕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干净的。到时候万一查的范围太大了些,我怕控制不住?!?br />
    “嗯,我知道?!?br />
    李闲点了点头道:“我并不是想搞什么清洗?!?br />
    李闲微笑道:“我只是借着这件事,让手下人都知道我的态。所以局面你来控制,不要太小,也不要太大?!?br />
    叶怀袖点了点头:“有些难?!?br />
    李闲笑了笑:“所以,这个黑锅得你飞虎五部来背,这件事之后,你们飞虎五部的人和军将领们只怕别想走的太近了?!?br />
    第四个!

    叶怀袖心里算计了一下,哪里是什么一石三鸟,这已经是李闲借着这一件小事而做的第四件事。那就是让飞虎五部和军方彻底分家,除了军情上的合作之外,将领们变得仇视飞虎五部。这样一来,就减少了军将领和飞虎五部的人合谋造反的可能性,毕竟如果军将领和某个飞虎五部的档头若是联手的话,只怕影响远比一个裴仁基反叛要大的多。

    这推测到的事,让她心的恐惧也越来越大。

    李闲,变得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五部权利太大,制约军将领和官。军将,官,飞虎官员,三个势力互相牵扯仇视,我倒是比较放心?!?br />
    李闲笑了笑,并没有隐瞒自己心的想法。

    他看了叶怀袖一眼,抿了一口茶问道:“去河北的事,你来亲自安排,陈克敌也交给你,历练一下,说不得日后你会多一个得力的帮手?!?br />
    叶怀袖嗯了一声,脑子里却还都是飞虎五部,军将,官这三个施礼互相制约的场面。

    马车后面跟着的护卫,姓们都不曾注意到多了一个人。来的时候是十二个飞虎护卫,现却是十三个人。

    伏虎奴看着身边穿黑色长袍黑巾蒙面的护卫得意的笑了笑说道:“小子,你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br />
    那人将黑巾往上拉了拉,只露出一双眼睛。

    “主公看重,以死相报?!?br />
    “屁!”

    伏虎奴骂了一句道:“主公要个死人有个屁用?留下你,自然是让你好好活着,你好好活着,才能为主公多做事,明白吗?”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