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三十七章 毕竟都是父亲的孩子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也没想到,这几天愁着的事却因为出门走了一趟豁然开朗起来。他看来,揪心的便是刘黑闼。刘黑闼这个人历史上是有大成大就的,虽然是继承窦建德的产业,但没有几分本事,怎么可能那么快几乎占据整个河北?

    这些李闲倒是不怎么看重,他重视且一直戒备着的,是另外一件事,这件事如他心里堵了一块石头,若是不解决的话他会一直不安宁。

    罗士信是死刘黑闼手里的。

    当初刘黑闼出现李闲军的时候,李闲本来存了几分戒备。只是后来觉着历史已经有所改变,既然刘黑闼不窦建德处那么说不定以后也就没有了威震北方的汉东王。谁想到因为他的一念之仁,些许优柔寡断,刘黑闼伤了牛进达逃走,终究还是去了窦建德处,根据飞虎密谍的打探,窦建德对其极为看重。

    罗士信对李闲来说,是个真正的朋友。

    当初两个人萍水相逢便十分投机,那个时候李闲还不理解为什么罗士信对自己马贼的身份颇有抵触。他有心报效朝廷,有心建功立业,以至于李闲去巨野泽救贺若重山的时候,罗士信竟然没有与他同行。这件事也被罗士信引以为憾,后来谣传李闲战死,罗士信也曾誓将张金称碎尸万段。

    后来李闲才知道,原来罗士信竟然是幽州罗艺的独子,这也就难怪他为什么当初只肯为官府做事,说什么也不愿意与反贼扯上关系。这也不能怪他,当时大隋江山还算稳固,若是被朝廷别有用心的人将这件事拿出来说的话,罗艺之子勾结反贼,对于罗家来说搞不好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所以李闲从来没有怪过罗士信当时没有帮他,为了一个才初见面的朋友将自己一门老小都搭进去,这件事换做是李闲的话,只怕也不见得能做出来。

    但罗士信对他却是真情实意,岱山下为了给他报仇,单人独骑杀入张金称数万军,浑身浴血。再后来日夜奔行千里不眠不休,从齐郡历城赶到巨野泽告诉他朝廷即将兵征讨燕云寨,这些事,李闲都记心里。

    罗士信已经做的足够好,李闲知道自己绝做不到这样真心实意。

    自草原上一别,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再见。李闲也知道,罗艺早晚要反,罗士信必然要留幽州军帮他父亲,历史已经改变,罗士信虽然齐郡张须陀手下呆了几年,终却没有投靠瓦岗寨,而是返回了幽州虎贲军。

    但李闲还是不放心,他担心该生的还是会生。

    若是罗士信死刘黑闼手里,他将如何能面对自己?

    若是他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他知道!

    既然知道,他就不能允许这件事生。

    提前杀了刘黑闼,是不是会引起整个时代巨大的变化,历史会不会还按着原来的大方向滚滚前行,这些李闲根本就不乎。他才没那个觉悟去保证历史的完整性,也没有那个心思去管历史到底朝着什么方向展。至于隋之后的历史是否会彻底颠覆,管他呢,这辈子的事还操不完的心,儿孙事,儿孙自会解决。

    这样想好像有些不负责任,可李闲不觉得自己有?;な澜绫;と死嗟脑鹑?。那是裤衩穿外面的人干的,李闲不会飞。

    机缘巧合啊,今日遇到了邱春娇。

    邱春娇是苏定方订了婚的妻子,而苏定方是刘黑闼的至交。

    这让李闲有点踏破铁鞋无觅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快感,心里骤然就轻松下来一些。

    其次李闲想做的,就是彻底查查军到底还有没有是其他绿林豪杰安插进来的奸细。先是一个刘黑闼,是窦建德让他潜藏李闲身边的。然后是裴仁基,这是李密的安排。那么其他人呢,比如罗艺,比如徐元朗,比如王薄,比如……李渊。

    李闲是个能善待别人的人,所以看不得便是背叛。

    借着这个堡寨生的事,李闲就有理由让军稽处,也就是飞虎五部的人彻查,然后将隐患消除。而正因为这样,也能将飞虎五部彻底从军队拉出去。飞虎五部掌握着大量的情报资源,还有大量的能人异士,若是和军将领们走的关系太近,才是真的不好控制。李闲可不认为自己是个神,随便说句话就比皇帝的圣旨还管用。

    恩威并施,恩前,威也不能落后。

    再之后,李闲要做的就是让官系统变得稍微强大一些,能制约住军稽处,而乱世所仰仗的必然还是武将,再以武将压制官,以军稽处牵扯住武将,三方都有矛盾,纠结一起反而会有一种平衡。

    左右手平衡,这样才能踩着钢丝走得远,才不会跌落深渊摔一个粉身碎骨。

    ……

    ……

    所以李闲其实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叶怀袖看了李闲一眼,想明白了李闲的用意之后她反而松了口气。李闲要的并不是军搞什么大清洗,而是将飞虎五部**出去。这对于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个女人坐的位置太高了,不一定就是福。

    “将刘黑闼带回来,还是有些难?!?br />
    叶怀袖将话题转移开。

    “能将他抓回来自然好,若是抓不回来,带回来人头也是好的。这样,你安排人将邱春娇一家人送到河北去,我派人将牛进达自齐郡调回来,没有人比他了解刘黑闼,这件事就让他自己去做?!?br />
    “好”

    叶怀袖应了一声问道:“陈克敌呢,他做什么?”

    “你来做主,若是可堪大用的话,你让他军稽处担起一份差事来,他已经是个死人,自然不能军做事了?!?br />
    “嗯”

    叶怀袖忽然想起自数千里外河东太原来的长孙无忌,于是笑了笑问道:“回山寨之后,你总是要见长孙无忌的?!?br />
    “本来也没打算避着他,只是对唐公府的人没有什么好感?!?br />
    “为什么?”

    叶怀袖问道。

    “日后我会告诉你?!?br />
    李闲摆了摆手道:“这是一个极大的机密,大到能影响如今大隋的格局。所以我还不能说,即便知道你会守口如瓶我还是不能说。我不说之前,李渊也不会乱说。而当他乱说的时候,只怕也就到了大隋灭亡的时候。到了那个时候,即便他乱说我也不担心什么了?!?br />
    叶怀袖微微一怔,心里有些失望。

    但她却不是那种小女子,因为这件事就和李闲吵闹什么你不信任我之类的话。那样才是真的白痴,得到的只怕绝不是李闲的加信任。

    “长孙无忌为何而来?”

    叶怀袖换了个问题。

    “难道这你还猜不到?”

    李闲笑了笑,反问。

    叶怀袖理了理额前的丝叹道:“终于轮到那些世家大户的人坐不住了,我只是没想到,连皇帝的表亲都开始准备造反,罗艺是杨广信任的大将,是他亲手将其从一个寒门子弟提拔起来的,罗艺反了。李渊和杨广还是表亲,也到了要反目成仇的地步了?!?br />
    “帝王家哪里有什么亲情?”

    李闲笑了笑说道:“且不说远的,当初魏国时候的八位柱国大将军,宇泰创府兵制,领二十四军,终宇家灭了魏国建立周国,重用杨坚,杨坚又灭了周国建立大隋。这短短几十年变迁,帝王家何曾有过亲情?姓宇的做皇帝,没少杀姓宇的人。姓杨的做皇帝,难道少杀了姓杨的?”

    叶怀袖点了点头:“李密做了檄列举杨广的罪状,其便有一条弑兄杀父,只是当初的老臣差不多都死了,这其是不是确有其事谁又知道?”

    “当初杨广又不是没想过要杀李渊,李渊反了大隋也不是什么惊奇的事?!?br />
    “他是来拉拢你的?!?br />
    叶怀袖想了想说道:“李渊是想让你牵制李密?”

    她微微皱眉分析道:“李渊河东兵南下,极有可能直接打向西都长安,若是拿下长安,他下一步要打的就是东都洛阳,而李密的瓦岗寨就成了他大的阻碍。他是想让咱们燕云寨瓦岗寨背后扯住李密,打下西都,东都,李家就真的能化家为国了?!?br />
    “总之没有什么好心?!?br />
    李闲笑了笑道:“所以,我何必对他派来的人客气?”

    ……

    ……

    河东太原唐公府

    李渊坐书房里看着手里的几分密函笑了笑,将密函丢给陈寅寿说道:“皇帝对罗艺看来真的恨之入骨了?!?br />
    这密函是朝重臣裴矩写的,这样的书信,每个月都会有两封通过特殊的渠道从江都传到太原。裴矩那里李渊使足了钱,给足了好处,裴矩也想着为今后多铺一条路,所以这内应做的也极用心。

    “罗艺占了整个涿郡还满足不了贪心,阴死了薛世雄,将渔阳,博陵等郡都抓自己手里,这已经是明目张胆的反了。他是皇帝一手提拔起来的,皇帝如何会不恨?”

    陈寅寿笑了笑,将书信递给身边的裴寂。

    裴寂好歹看了几眼,又递给身边的长孙顺德。

    “罗艺要养活虎贲重甲,没有朝廷给的补给光凭着一个幽州就算刮地三尺他也养不起。就算加上涿郡,还是养不起??伤故歉鲇湃峁讯系男宰?,不敢真的举起反旗。往南又有窦建德制约着他,所以此人不足为虑?!?br />
    刘静笑了笑道:“罗艺,一匹夫尔。倒是瓦岗寨的李密真是个人物,不得不早作提防”

    “主公?!?br />
    长孙顺德想了想说道:“无忌奉了主公的命令去勘察河北河南各路豪杰,送回来的书信说已经到了河北窦建德的地盘,估摸着也快进东平郡了。要不要派人知会他,让他回来的时候绕路将长安的公子小姐们都接回来?”

    李渊想了想道:“也好,他们长安毕竟不是什么安稳的事。之前是为了安杨广的心,现杨广都被困江都出不来,也该让他们回来了。无忌远东平郡,绕路长安太慢了些。宁儿和柴绍都长安,我也不放心他们的安危。这样,你派个得力的人手去长安,找机会将他们都接回来?!?br />
    “遵命”

    长孙顺德躬身道,低头的时候,他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刘静和陈寅寿对视了一眼,心里都不由得骂了一句这个老狐狸,倒是真会讨巧,好人都被他做了去。

    而就此时,唐公府邸的一个独院。

    李世民坐椅子上看着桌案上的舆图,皱眉道:“父亲还是不肯下决心,再这样拖下去,天下群雄并起,李家起步已经晚了!”

    李靖看了李世民一眼,叹了口气道:“其实想让唐公起兵,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

    “只是什么?”

    李世民好奇的问道。

    “只是难免要死些人,我怕唐公知道了,对二公子您不利……”

    “直接说!”

    李世民皱眉道。

    李靖垂道:“是……只需派人西京散布些留言,就说唐公已经打算起兵。西京留守代王杨侑不过是个孩子,他能有什么主见?若是他慌张之下,派人抓了唐公长安的子嗣……唐公还能忍得下去?”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虽然没有见过面,虽然他们不过都是庶出的子女,可毕竟都是父亲的孩子,况且……慧宁姐姐和姐夫柴绍也长安?!?br />
    “就当属下胡言乱语?!?br />
    李靖偷偷看了李世民一眼,垂,嘴角微微上扬。

    李世民眉头紧皱,拳头不知不觉间也攥了起来。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