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四十五章 真命天子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感谢哦投影机的打赏,雨雨春雪的月票,求订阅

    第四四十五章真命天子

    “你是真命天子这话是她说的,可是她却从不曾说过,真命天子就必须是建立王朝的那个人。也可以通过别的途径成为天子,比如……”

    达溪长儒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因为他知道李闲已经到了爆的边缘。

    “没有比如!”

    李闲怒声咆哮道:“扯淡吗???这世间还有比这个扯淡的事吗?到了现我才知道,那个什么扯淡的预言,只不过是个骗死人不偿命的谎言罢了!”

    就达溪长儒说出那句话之后,李闲瞬间就明白了那老尼的居心到底是什么。他曾经以为,她或许真的是个有些法力的人,否则怎么会看出自己的不凡之处?他还以为自己才来到这个时代,就遇到了一个能看穿他躯壳灵魂与众不同的法师。现他终于明白,什么狗扯的法师,不过是个绝顶聪明的大骗子罢了。

    不光自己被利用了,达溪长儒,张仲坚,甚至远河东太原的李渊都被利用了,至于还有多少人陷进了那老尼临死前布置下的惊天大局,李闲不知道,也推测不到,而那个老尼到底和杨坚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竟然处心积虑的布置下这样天大一个骗局,李闲不知道。

    达溪长儒和张仲坚也不知道,到底当初大隋开国皇帝高祖杨坚答应了那老尼什么事,他为什么又食言没有去帮助那老尼完成心愿。他们两个不知道,李闲就不会知道。而到了现,整个大隋或许都没有人知道那老尼和杨坚之间到底有过怎么样的一个约定,以至于因为杨坚的背弃,那老尼竟然耗心力布置了这样一个局试图将大隋颠覆。

    不管是不是她布局成功了,但毫无疑问的是大隋真的就要被颠覆了。

    李闲不知道,很多很多人包括达溪长儒和张仲坚都不知道,那老尼虽然没有离开过长安城,但却曾经进入过唐公李渊的府邸。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那一天老尼到底说过什么样的话,以至于让李渊做出了那样一个疯狂的决定。

    那老尼进入李家大宅的同年,一个风雪漫天的日子有个还襁褓的婴儿被人丢弃尼姑庵门前,也不知道是故意为之,还是随手丢弃。没有人看到当时是谁将那孩子丢了,甚至没有人看到丢弃了孩子的那人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因为那一天风雪实太大了些,整个长安城大街小巷都难以看到人迹。

    这个风雪日之后两年冬天一个极寒冷的日子,唐公李渊长安的府邸门前站着两个孩子。天空同样飘着鹅毛大雪,天气冷的根本就抽不出来手。风雪,大门口,唐公世子李建成拉着妹妹李慧宁的手,看着老管家抱着另一个还襁褓的孩子,步履蹒跚的走出了唐公府的大门,一直走到街口钻进了一辆早就等那里的马车,然后消失兄妹两个人的视线。那一天,那一刻,兄妹两个人握一起的手都那么冰冷。

    才五岁的李慧宁抬起头,看着大哥李建成冻得有些白的脸问道:“大哥,还会回来吗?”

    沉默了很长一会儿,当时还是个少年郎的李建成说了一句让李慧宁至今都没有理解的话?;蛐硪院蟮哪骋惶?,当真相大白的时候李慧宁才会理解李建成话里的意思,才会明白李建成那个时候心里的恐惧和不安。

    “会回来的,不管是该回来的还是不该回来的,都会回来的。有些人,会因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而付出代价!”

    这句话李慧宁听不懂,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却被李建成吓了一跳。李建成说的有些人是谁?代价又是什么?

    李建成攥着妹妹冰冷僵的小手问道:“冷吗?”

    李慧宁点了点头哆嗦了一下说:“冷”

    李建成嗯了一声说道:“我也冷,心里冷?!?br />
    他说:“有人说十二年是一个小轮回,五个小轮回是一个大轮回,我不知道为什么是十二年,为什么是十年,可我现忽然觉得,也许不需要十年的一个大轮回那么久,一个小轮回后,该回来的或许都会回来?!?br />
    “回来的是什么?”

    李慧宁昂着小下颌问。

    “李家的荣耀!”

    李建成想了想,又补充了几个字:“或许还有李家的灾难?!?br />
    这番话,李慧宁记忆犹。

    如今早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但李建成担心着的事没有回来。十几年后的这一天,还没有出正月,才刚刚下了一场大雪的东平郡巨野泽内,李闲不知道十几年前到底生了多少隐秘的事,但他却如顿悟一般骤然明白了许多事。

    所以他愤怒,从来没有过的巨大的愤怒。

    ……

    ……

    李闲转过身,看了看达溪长儒,又看了看张仲坚。

    “难道现你们还没明白,我,还有你们两个都不过是那老尼姑安排下来的一个棋子?什么狗屎一样让人恶心的真命天子,不过是她想出来的一个吸引人注意的噱头罢了。我现甚至怀疑,那桃李子的谶言是不是就是她胡编乱造出来的?”

    “是!”

    张仲坚点了点头道:“那童谣,是她想出来的?!?br />
    “哈哈!”

    李闲疯狂的笑了起来:“你们知道这么多事,难道真的没有想明白那个老尼姑到底想干的是什么?难道还没想明白,所有人不过都是她复仇的工具?”

    他伸手猛的的将戳进青石板的黑刀拔了出来,然后骤然一刀将那棵没有开花的梅树斩断。树断,歪歪斜斜的晃了晃然后轰然倒了下去。

    “她哪里是什么能看到未来的法师?她哪里是什么令人尊敬的长者?”

    李闲一刀一刀斩梅树上,不多时那棵梅树就被斩成了一地碎屑。残枝木屑纷飞,就好像院子里忽然卷起了一股飓风。

    “她一切都是为了给她自己报仇,都是为了报复杨坚而已。我现想,她救了名满天下的达溪长儒将军,又救了同样名满天下的大马贼张仲坚,只不过都是她计划的一部分罢了。她救了你们两个,是因为她知道你们都是知恩图报的人。也知道,救命恩人临死前的哀求嘱托你们一定不会违背?!?br />
    “所以才有了这些年你们与我的不离不弃,别急着否认,诚然,你们两个对我都是真心的呵护喜爱,如父对子那样的呵护喜爱。但是初时候,你们救下我帮助我,不过都只是为了报恩?!?br />
    “看起来我她的布局是很重要的一环,但谁是我却并不重要?!?br />
    这句话有些诡异,只是达溪长儒和张仲坚都明白其的意思。

    “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孩子,然后给这个孩子一个真命天子的身份。因为她造就了一个开国皇帝,所以没有人会怀疑她的话。这个孩子无论是谁的孩子,无论之前姓什么,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这个孩子必须姓李!”

    “因为她之前编造了一个桃李子的童谣,因为很久之前她就为姓李的布局!”

    “这个姓李的孩子成了真命天子,然后姓杨的皇帝自然不能容他。所以才有了铁浮屠浴血杀出长安城,才有了浪迹天涯,才有了后来达溪将军的出现,才有了塞北苦练刀法的那个小白痴。这个白痴还曾经为了自己被人称为真命天子而沾沾自喜,还白痴的以为自己注定不是个普通人?!?br />
    “或许她都没有想到,她安排的这个孩子竟然有一天真的能有大成大就。但是如果她知道了肯定不会懊恼后悔,只怕反而会阴曹地府笑的合不拢嘴!你们,包括很多人都帮她,帮她完成那个巨大的布局。现可以肯定的是,除了你们之外,接触过那个老尼姑的还有罗艺,否则也就不会有罗艺故意的放纵!”

    “但是很可惜的是,罗艺比你们都聪明,他虽然被瞒住了,但天下大乱开始的时候他却明白了过来,所以他开始为自己布局,而不是再为别人做嫁衣?!?br />
    “我!”

    李闲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说道:“说来说去,不过是一个挡箭牌罢了?!?br />
    ……

    ……

    斩碎了一棵梅树,说了很多话,李闲激动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脸上怨恨愤怒的表情也渐渐淡去,或许是泄过心里变得清明,所以他的眼睛也慢慢恢复了明亮。他平静下来,所以他想通了多的事。

    “她要报复杨坚,而对付一个帝王,还有什么是比亲手布局毁去他的帝国狠毒彻底的呢?她不是什么法师,也没有什么法力,但不得不承认她是个智者,她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事,她能看穿大隋这个庞大帝国貌似稳固根基的蚁穴,她要做的,就是让那些啃食大隋根基的蚂蚁变得疯狂一些,然后整个大隋就会轰的一声崩塌下来?!?br />
    “她看出了大隋的不安定,是因为她了解杨家。现我想,杨广登基背后是不是也有她的影子作怪。她不是什么神仙,但我不得不钦佩她看人的眼光之准。她看出了杨广的劣性,也看出了某人卑躬屈膝小心谨慎下掩藏着的野心?!?br />
    “于是,她给了我一个身份,然后转移了杨坚的注意。杨坚杀了不少姓李的,有一天忽然有个姓李的孩子被那老尼预言为真命天子,对那老尼的话信奉如神旨的杨坚自然不会再去怀疑别人,只需要追杀我就行了。于是有了铁浮屠和血骑近乎全灭,于是有了那么多血淋淋的仇恨!”

    “而我成功帮助某人将注意移开的时候,那个人开始慢慢的积累实力。等到他崛起的那一天,若是我还活着的话,有你们这么多人的帮助我就算真的是个白痴只怕也已经积攒了一定的实力,然后,等那个人需要我帮助的那天,再有个人突然出现我面前,讲出所谓……没错,就是所谓的真相?!?br />
    “然后拿走属于我的一切,去帮助那个人完成他必须完成的事。从一开始,那老尼姑的布局他才是大的那颗棋子!而我手里的一切,都是为了别人儿准备的嫁衣裳?!?br />
    “从一开始,我只不过是个陪衬!”

    “一切的算计,布局,都是老尼姑为了她自己而已?!?br />
    “说来说去,到了后她报了仇,而那个姓李的,才是大的赢家。杨家的天下没了,李家的天下有了,世人再想起那个老尼姑的时候,会充满了尊敬?!?br />
    李闲深深的吸了口气,将黑刀缓缓入鞘。

    “从一开始,这骗局的主角就不是我,我只不过是个陪衬,是块垫脚石,是面挡箭牌,真正的主角……是李渊?!?br />
    李闲看着达溪长儒和张仲坚问道:“我说的对吗?”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