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四十六章 龙椅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四十章龙椅

    善恶只一念间,这句话被很多人引为至理名言。但善人和恶人只一念间区分,显然就有些轻易草率。人太复杂,无论什么样的判断都有可能出现错误,有时候你觉得某人是个坏人,看长相就凶恶丑陋让人觉着恶心恐惧??删矶嗍轮蟛畔衷慈思沂歉龃蟠壬萍?。有时候你觉得某个慈善的人某个慈善的地方真的为姓做了很多好事,等有一天你忽然现这一切都不过是表象罢了,善人用的钱是别人给他让他行善的,而他却还侵吞了一部分饱私囊。这个时候,感觉自己被欺骗了的你会不会愤怒?

    有人会有人不会。

    那么再换一个方式来说,如果说一个被丢弃了的不健全的孩子嗷嗷大哭,这时候一个善人出现将其带走,并且誓治好孩子的残疾然后给他一个美好的生活??墒堑鄙迫舜挪屑埠⒆酉е谌耸酉咧?,第一件事就打断了孩子的四肢割去了孩子的舌头,然后带着这个看起来加凄凉的孩子走街串巷的表演,把那孩子当狗,当猴,当畜生耍来赚钱的时候,那个孩子的心里会不会有怨恨愤怒?

    而不知道这真相的人们,尤其是那善人带走孩子那个地方的人们,只怕还颂扬着那善人的善举,然后反思自己并且惭愧的心埋怨自己。

    世间善恶美丑,往往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实的。

    所以李闲的愤怒很正常,若是他不愤怒才是不正常。

    而李闲的不寻常之处于,他愤怒的时候也不会丧失理智。即便怒吼,咆哮,挥刀斩树,但他的脑子里的思路却越来越清晰顺畅。以至于到他平静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将所有事差不多理了一个大概。

    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事,都不会如他这么快冷静下来。

    所以有时候,李闲很讨厌自己的冷静。

    他将收入鞘的黑刀随手放石桌上,然后对达溪长儒和张仲坚歉然的笑了笑。

    “师父,阿爷,不好意思,一时有些激动?!?br />
    他的笑容已经没了苦涩,眼神恢复了往日的明亮。

    这变化让达溪长儒和张仲坚都吃了一惊,他们本以为李闲会狂,甚至会破口大骂自己隐瞒了真相,甚至会因为这件事和自己产生了隔阂。本以为以后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将会出现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可他们却骤然现,原来李闲的愤怒,李闲的怨恨,他们面前都只是孩子般的泄。

    因为他是他们的孩子,若是换了别人面前,李闲又怎么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你……”

    达溪长儒咽了口苦涩,有些艰难的说道:“其实你推测的也差不多了,大致上和我跟你阿爷推测的差不多。而我们,也是上次长孙无忌来过之后才骤然惊醒。你能想到这么多,真的很不容易?!?br />
    “也就是说,你们还是瞒了我一年多?!?br />
    李闲笑了笑说道。

    “如果你自己推测不出来……”

    张仲坚叹了口气道:“我们打算瞒你一辈子?!?br />
    达溪长儒嗯了一声道:“这种被人出卖的感觉并不好,我们两个老东西都几乎忍不住想去长安挖了那老尼的坟,何况是你?”

    “我们劝你与李渊联盟,已经和老尼姑没有一点关系?!?br />
    张仲坚解释道。

    “我知道?!?br />
    李闲将躺椅上的残枝扫到地上,躺下来,伸手将石桌上没有被碰洒了的酒壶拿起来喝了一口。酒虽然没洒,但温酒的热水却洒了。所以酒很冷冽,灌进肚子里就好像吃了一大口冰块直接咽下去一样。

    “现看来,和李渊结盟肯定是有很大好处的?!?br />
    李闲闭上眼,将自己心里想咆哮出来的那句话忍住。他告诉自己,没有必要为了以前的事而没玩没了的烦扰。虽然那个疑问才是他恼火不安的,但眼前的人和事值得珍惜。至于自己的身世到底是什么,就埋心里?;蛐泶锵と搴驼胖偌嶂勒嫦?,可他们知道的真相,未必就是真相。

    而李闲自己猜测的真相,却显得加薄凉恐怖。

    所以他关键处打住,不再说那些让人不开心的话题。

    “李渊是想让咱们燕云寨牵制住李密和王世充,可他若是南下,其实也是为了咱们燕云寨牵扯住王世充和李密。说起来,他占到的便宜,咱们也占到了?!?br />
    李闲笑了笑说道:“对于占便宜的事,我向来不抵触?!?br />
    他紧接着话锋一转,有些骄傲的说道:“可我没必要去和李渊结盟,现是他求我,而不是我求他。当然,或许以后我都不会求得到他,但他却会忍不住来求我?!?br />
    “因为他才是那个人,所以他想得到的比较多?!?br />
    李闲又喝了一口酒,抹了抹嘴角说道:“想得到的多,所以求人之处也会很多。等到他不得不求我的时候,我得到的也会多?!?br />
    李闲想了想那三封信,知道自己安排的事用不了多久就会起作用。所以,他又何必急着和目前实力远不如自己的李渊去结盟?

    ……

    ……

    达溪长儒和张仲坚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李闲再冷静,他对自己的身世还是乎的,而他们不明白的是,李闲想的和他们以为的有极大的出入。刖临死之前曾经说过,他等着一出父与子反目成仇的好戏。罗艺自己的书房里开怀畅笑,他说他将看到李渊郁闷难受的样子,所以他很开心。

    刖以为知道真相的人很少,可看起来知道真相的人并不少。只是有一件事李闲藏心里对谁暂时都不会说起,因为他推测出来的真相和众人知道的真相有着极大的不同。而这个不同,或许将来能影响很多人,包括李闲自己。

    所以他不说,他必须去求证自己的推测是不是事实。

    之前他愤怒的咆哮,其实他已经说出了一些自己心所想的真相。只是达溪长儒和张仲坚都没有听出来,也没有意。他们看来李闲的愤怒是因为自己被欺骗,还是被亲近的人欺骗。但他们又怎么可能想到,李闲的愤怒是因为老天爷或许和他开了一个很扯淡的玩笑。

    而李闲之所以平静下来的那么快,也是因为他忽然想到了这个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的愤怒也就没了依据,也就是说,没有了愤怒不甘的理由。

    他拒绝了立刻和李渊结盟的事,并不是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和那个人牵扯上关系,也不是怕自己来之不易的一切或许会被人取走,不是因为矫情于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有恨这样无聊的事。诚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一个冷静的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耻可恨的人,又怎么可能因为情绪而影响了燕云寨的展?

    他不结盟,是因为利益还不够。

    李闲曾经说过,足够的利益面前恨或许会变成爱,爱也可能变成恨,忠贞变成背叛,亲人变成仇人。

    达溪长儒和张仲坚现才真正的看清,原来他们眼里的那个青涩的孩子,早已经成长到了已经不经意间超越了他们的地步,这就和父母看孩子一样,孩子成长快成就再大,父母眼里孩子始终是孩子。

    “咱们是该放开手脚的时候了……咱们早就该放开手脚了?!?br />
    达溪长儒叹了口气,然后笑了起来。

    张仲坚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道:“我闭上眼回想从前的时候,想到的还是那个我拉屎的时候往茅坑里丢石头的小兔崽子。想到的那个对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尊敬,但却会真心实意叫我一声阿爷的孩子?!?br />
    他张开手臂,如同敞开了一扇大门:“放开手脚,无论你的身世是什么,你始终是我张仲坚的儿子,以后我跟人吹牛-逼的时候自然也不会说别人的儿子如何如何,而是说我张仲坚的儿子牛-逼的一塌糊涂。所以,别被所谓的身世困惑,你就是李闲?!?br />
    他笑了笑,得意的说道:“当然,我也不介意你改姓张?!?br />
    李闲撇了撇嘴道:“现才说,不觉得晚了吗?”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脑子里再次想到那老尼姑一勺一勺喂自己喝米汤时候的苍老样子,心说到底还是应该感谢你的,无论你打算利用我什么,无论你救我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当所有的阴谋诡计和我的生命相比较的时候,当然还是生命重要。

    忽然想到,其实要想查出自己到底是不是谁,还是谁都不是或许并不难,关键于,派谁去查。然后他自然而然想到了长孙无忌,想起这个人对自己的态,想起他的反常,李闲忽然明白为什么长孙无忌敢开出那么大的价码了。

    长孙无忌一定知道什么。

    ……

    ……

    就李闲小院斩了一株梅树的时候,远数千里外的大隋东都洛阳城,取代屈突通地位的王世充正意气风的站越王杨侗面前分析敌情,就东都的皇宫大殿上,披甲带刀的王世充不可一世。

    他之所以如此骄傲,敢越王杨侗面前带刀态蛮横,是因为他刚刚打了一场大胜仗,是因为皇帝困江都根本就出不来,所以他不觉得自己应该对皇帝的孙子有什么太多的尊重。因为现东都依仗他,皇帝的孙子也指望着他来?;?。

    王世充,一胡人尔。

    他本姓支,西域胡人,其母改嫁到了霸城王家,为了不被人讥笑自己是个胡人,他便随了后爹的姓。此人卷,紫瞳,即便姓王也还是个胡人。

    前阵子李密败于李闲之手,为了巩固自己的瓦岗寨的地位,他知道自己需要一场胜利,所以他重伤之际下令瓦岗寨外营将军孟让率军十万攻东都,结果他又信错了人,孟让没让他失望,与燕云寨对敌的时候孟让就连战连败,这次依然很辉煌的败给了王世充。

    王世充杀散孟让十万大军,俘虏数万人。

    这一战之后,王世充东都的地位无人可及。麾下兵马超过十万,说话做事的底气自然很足。

    他站大殿上,一开始还态恭谦的和越王杨侗说着战事,越说越是兴奋激动,竟然一屁股坐下来,然后指着舆图说道:“东都附近有贼兵数十万,不过殿下可以放心,李密之流算得了什么?我早晚杀他一个片甲不留。东都有我王世充,便如有定海神针!”

    越王杨侗吓得变了脸色,颤抖着手想说些什么,可终究没敢说出扣,这个才八岁的孩子看着王世充,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他被吓哭了,不是因为王世充说的有什么不妥。

    而是因为王世充坐的不妥,也不知道他是无意还是故意,看似说的累了,竟然一屁股坐了龙椅上。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