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枉此生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或许是披了甲有些沉重,或许是说的久了有些疲劳,王世充竟然龙椅上一屁股坐下来,然后随手将挎腰畔的横刀取下来啪的一声放身边。这一声太清脆了些,吓得越王杨侗身子猛的颤了一下。

    王世充抬起头咽了口吐沫,说的话太多所以嗓子有些干燥。再看到杨侗的眼泪,他心里忽然冒出来一股火气。

    “哭什么哭!”

    王世充怒道:“高祖皇帝,何等英雄气概?领兵作战未尝一败,所有的敌人都匍匐高祖的脚下颤抖!陛下,二十岁便统领五十万大军平灭南陈,生擒南陈皇帝陈叔宝。灭吐谷浑,北击突厥!你是陛下信任喜爱的,哭哭啼啼哪里有一点帝王家的风气概!”

    “哦……”

    杨侗颤抖着身子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他抹去脸上的泪痕,抬起头说道:“王将军教训的是,孤是大隋之主杨家的人,孤也要有所担当,不能丢了陛下和高祖的脸?!?br />
    王世充点了点头道:“这就对了,若是被几个贼人就吓破了胆子,将来如何能掌舵大隋?臣刚才不是说了吗,东都城外的贼人再多也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有臣东都,就别想有人能威胁到殿下的安危。待臣将瓦岗寨李密剿灭,便去江都将陛下接回来。然后臣还要兵东平郡,灭了燕云寨李闲,再领兵向北,荡平窦建德?;挂糇勇抟丈艽奖菹卵矍?,以臣之力,誓保大隋无忧?!?br />
    “王将军乃国家柱石!”

    杨侗道:“刚才将军说,要进兵瓦岗寨?”

    “那是自然!”

    王世充见太府卿元都一直对自己使眼色,装作舒展了一下身子站起来离开龙椅,缓步走到台阶下面,现横刀忘了拿又走回去,拿起横刀的那一刻,也不知道他是想起了什么,还是心冒出一种别样的情绪。他伸手龙椅上摸了摸,动作很缓慢,眼神留恋,充满了不舍。

    他缓缓的叹了口气,走回到大殿站群臣前面。对于他的猖狂悖逆,东都的朝臣们也是敢怒不敢言。毕竟东都如今王世充手里攥着,这样的乱世,手里有兵权才是硬道理。而主掌朝权的太府卿元都又与王世充乃是一丘之貉,所以朝臣谁敢去招惹他们引来杀身之祸。

    偏偏这个时候,抱病多日没有上朝的尚书右侍郎卢楚殿外求见。

    听到卢楚来了,越王杨侗立刻松了口气,嘴角忍不住勾出一抹笑意,可看了看王世充不悦的脸色,他立刻又垂下了头??醋抛约旱慕偶?,杨侗甚至能听到自己嘭嘭嘭的心跳声。而王世充听说卢楚来了,脸色却立刻变得有些难看。

    卢楚为尚书右侍郎,是个从来都不会笑的人。此人极刚正,朝臣稍微有逾越礼制的举动,他立刻大声训斥。别说那些官位不及他的人,便是官位比他高的人也对他颇为忌惮。此人忠君,极力维护君王的威仪。杨广东都的时候,对此人也觉得没有什么办法,很是头疼,但也知道他虽然说话直接不听,可对大隋的忠心却少有人及。

    朝堂上,被此人训斥过的大臣也不知道有多少。让人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宇述朝堂上听旨,因为身披甲胄为没有行跪拜礼,被卢楚好一顿奚落责备?;故茄罟阄钍鲅傲烁黾纂猩聿恍写罄竦慕杩?,这才让卢楚不再揪着不放。后来宇述说起卢楚的时候,曾经赞叹说此人真乃纯臣也。

    王世充是个狂傲不羁的性子,对于卢楚自然没有一点好印象。同样的,不管是对屈突通还是王世充,卢楚也都没有一点尊敬。

    “卢侍郎,你不是身子不适吗,大前日的时候孤还派人去问了,说你还不能下床行走,怎么今日就上朝来了?”

    杨侗有些激动的问道。

    卢楚先是对杨侗行了君臣之礼,然后颤抖着身子挺直腰板说道:“臣听说有人不尊王法礼纪带刀上殿,所以臣不敢病榻上缠绵,只好让下人背着臣赶来,臣奉了陛下之命专查朝臣不尊礼纪,不敢不来?!?br />
    他虽然病重,但语气依然强硬如钢。

    “是谁!”

    王世充大声问道:“是谁如此放肆!竟然敢藐视天威?你们谁看见了?是谁?站出来让本将军看看,本将军第一个不答应!”

    太府卿元都和光禄大夫段达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摇头叹气。

    卢楚看着王世充轻蔑的笑了笑,然后抱了抱拳道:“别人我倒是没看到愉悦了礼制,我倒是瞧见王将军腰畔挂了一柄刀。怎么,难道是王将军忘了上殿之前是要卸去兵器的?还是说王将军是故意视而不见?!”

    “噢……”

    王世充一拍脑门说道:“多谢卢大人提醒,你若是不说我险些忘了?!?br />
    他将横刀取下来,单膝跪倒双手平举大声道:“臣前阵子剿灭了瓦岗寨反贼孟让的人马,杀敌四万余,俘虏四万余,只是没能阵斩了孟让那草寇,但臣却缴获了大贼孟让的兵器。臣今日,正是要将这孟让所佩横刀献给殿下!”

    他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杨侗。

    杨侗下意识的看向卢楚,又看向自己以前依仗的段达和元都。

    “王将军建立不世之功,臣以为殿下应当重赏!”

    元都率先出列大声道。

    “臣附议!”

    段达也走了出来躬身说了三个字。

    王世充得意的笑了笑,看着杨侗等着他的回答。

    卢楚气得脸色白,身子摇晃了几下想要火,可却听到了越王杨侗带着恐惧的稚嫩的声音:“王将军功社稷,力保东都,剿灭反贼十余万人,实乃不世之功业。孤……孤打算晋封王将军为上柱国,东都兵马大总管,先行行事职权,待……待孤派人往江都奏请了陛下再实授印信?!?br />
    “殿下不可!”

    卢楚大声说道。

    “就这样!”

    杨侗摆了摆手颓然道:“孤累了,孤要回宫去休息?!?br />
    ……

    ……

    王世充回到自己的将军府里,气的一脚将矮几踹翻后破口大骂道:“卢楚匹夫,竟然敢众臣面前不给我留一丝颜面,我早晚割了他的脑袋做酒壶!气死我了!真他娘的气死我了!若不是看越王殿下的面子上,我岂能如此轻易的饶了他?!”

    与他一同到了将军府的光禄大夫,东都皇宫禁军将军段达笑了笑劝道:“将军何必和一个穷酸人置气?卢楚那厮不过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丑罢了,小人物而已。将军如高飞云巅的雄鹰,卢楚不过一只爬行地上的蚂蚁,因为这样的人窝火,将军岂不是自降了身份?”

    王世充看了段达一眼,想了想说道:“你说的对,我何必跟那样一个小人计较?终究会有一天,我让他跪我面前磕头求饶?!?br />
    “这才对!”

    段达笑着说道:“将军前阵子才大胜一阵,我本来打算奏请越王殿下为将军庆功,奈何出了这事,不如今日我请将军到古仙楼去?古仙楼的醉鱼当真做的一绝,我为将军把盏,您也消消气?!?br />
    “到了我府上,何必再出去吃酒?”

    王世充大笑道:“东都满朝武,我与你相投。今日既然你到了我府里,我岂能那么小气让你破费?不就是古仙楼的醉鱼么,也没必要非得去古仙楼不成,来人!”

    王世充大声喊了一句:“去将古仙楼的厨子给我请来,就说本将军宴客,让他来我府里做一道醉鱼,做的好了重重有赏。做的不好,一刀躲了喂狗!”

    “那我就叨扰了!”

    段达抱了抱拳道。

    古仙楼的老板哪里敢得罪王世充,立刻让厨子带齐了东西赶到王世充的府上,非但做了一道拿手的醉鱼,还满满当当的安排了一大桌子酒菜。王世充不喜有人打扰,席间只有他和段达两个人,便是仆人和丫鬟都被撵了出去。

    王世充喝了一杯酒,有些感慨的说道:“我江都,被陛下赏识重用,陛下也知道我忠义,封我为江都通守。东都有急,薛世雄大将军奉旨南下,却被窦建德阴死了拒马河,陛下不以我资历浅薄,以我为各路兵马总管救东都之危。我为了救东都而来,为了报答陛下之恩而来,谁想到朝竟然还有几个小人嫉妒陛下对我的赏识,总说些狗屎一样恶心的话,我想着就心烦!”

    “将军理他们做什么,看着不喜欢不看就是了?!?br />
    段达道:“来,我敬将军一杯,祝贺将军大胜之功!”

    王世充端起酒杯一饮而,笑了笑道:“朝众臣,唯独你和元都还算有眼界,看的出形势深浅?!?br />
    “元都?”

    段达冷笑道:“也不过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罢了,将军以后且小心些,此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说不得他越王殿下面前说将军什么坏话!”

    “他敢?”

    王世充轻蔑道:“如今东都,谁敢轻视于我?若不是陛下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又岂会对一个黄口小儿卑躬屈膝?”

    “将军醉了!”

    段达一慌,生怕王世充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

    “我哪里醉了?”

    王世充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道:“男子汉大丈夫,既然来人世走了这一遭,自然不能庸庸碌碌,不能浑浑噩噩日,谁想做一辈子凡俗?我看来哪怕只坐一天皇帝,也不枉此生!”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