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不一般的夜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燕云寨的将领们私底下商议的事李闲不是不知道,只是他却并没有如何意。他看来,底下人商议谏言让他晋位称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这些人跟着自己就是为了谋一个好前程,虽然大部分都和他有着极好的关系,但毫无疑问,没有人是纯粹的无私的跟着他只为了求一个快活。

    这个乱世,李闲聚集身边一群讲义气的汉子这已经殊为不易,再指望着手下人全都无欲无求,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如今李闲麾下的大将,除了十几个死心塌地跟着他的之外,大部分都是觉着跟着他有前途,而且前途光明。李闲给予他们的也丰厚,各义军,可以说燕云寨的饷银待遇是好的??赦靡俜岷?,也渐渐的难以满足他们。他们要的如果仅仅是银子,完全可以自己拉一支队伍乱世劫掠谋生,所得肯定比燕云寨得到的还要丰厚。

    但那是贼,被人不齿的贼。

    他们要的是正大光明的地位,光明远大的前程。

    李闲很清楚的知道手下人想要的是什么,但他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底下人商议的事一时没提出来,李闲自然不能主动去劝阻他们说你们别议论这件事了,我还没这打算。现提出来了,李闲倒是没有理由没有借口去阻止他们。

    李闲自建立燕云寨自称将军,那个时候燕云寨不过千余人的队伍,他自称将军没有什么不妥,手下分派几个校尉就能将人马管理过来??上值难嘣普郾?,若是面临生死之战,将各地屯田的田丁召集起来就是一个恐怖的数字。他手下的将军也已经有几十个,他自己若还是个将军,这已经极为不妥。

    将军麾下还是将军,不管怎么说都有些乱了尊卑。

    李闲看了看面前众人,沉吟了一会儿缓缓摇了摇头道:“非是我故作姿态不肯应承你们,只是称王之事确实太草率了些。寨子里很多事还没有理顺,军务上也好,民治上也好,都还没有彻底稳定踏实下来?!?br />
    “主公”

    杜如晦躬身道:“主公称王之事,不是我们一时冲动的想法。主公您想想,如今天下各路义军哪个没有名号?规模小的义军都已经被吞并,或是被灭,如今北方几路义军都已经站稳了自己的脚跟,各拥有数郡之地。而要治理领地,自然不能没有规矩章程。若是主公晋位,三郡姓以您为尊便是天经地义?!?br />
    “河北窦建德,已经晋位夏王,瓦岗寨李密自称魏公,杜伏威自称高邮公,大总管,徐元朗自号逍遥公。所谓名正才言顺,有了名号,属地的姓才会有归属之感,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主公。姓归心,方是成就大事的根本?!?br />
    “请主公三思?!?br />
    他垂道。

    李闲点了点头,他明白杜如晦的意思。杜如晦代表的是人的观点,也是军那些世家子弟的观点。他知道若是自己再不立个名号,那些世家子弟看不到希望,自然不会再留燕云寨浪费时间。一个没有野心的主公,不值得他们去辅佐。若是真的称王,只怕立刻就会有不少世家之人主动来接触。

    对于燕云寨来说,这是大有裨益的。

    可李闲还是觉着草率了些,按照燕云寨现的实力,就算他称王也不为过,只是一旦称王,确实能引来不少人投靠,同时也会招来其他人的妒恨。燕云寨只要再稳固一二年,等各郡屯田的粮食囤积起来,粮仓满了,民心顺了,兵甲强盛,到时候再有称王的举动,就算有敌人来攻也不必担心什么。

    他是个有野心的人,称王这种事对他来说也不是没有丝毫的诱惑,恰恰相反,名字前面贯上一个王字,这无疑是对人生的一种肯定,也是一个男人成功的标志,是一种荣耀和骄傲。

    他只是太冷静,先想到的不是称王的好处,而是称王之后有可能带来的反面影响,燕云寨为了个名号而面对有可能到来的血战值不值得。

    “安之”

    达溪长儒和张仲坚笑呵呵的从众人后面走了出来,燕云寨的将领们分开通道为他们两个闪开一条路。

    李闲看见他们两个随即叹了口气,心说竟然连这两个老家伙都被说服了来做说客。

    “安之,人心不可逆,你若是再犹豫下去,军心不稳?!?br />
    达溪长儒道。

    张仲坚笑了笑道:“其实就算他们不说,本来我和律臣也打算和你提一下这件事的。今天他们来找我和律臣,可以说我们是不谋而合?!?br />
    “如今你麾下的将军们已经有几十个了,若是不晋位,你如何统御属下?如何布军令?”

    “这样……”

    李闲想了想说道:“派人去黄河南岸大营,命刘满暂代将军之职,将雄阔海召回来。再派人去历城,让裴操之暂代职务,将懋功和咬金都召回来。你们拟一个章程,待懋功他们都回来之后一块商议一下。懋功行事稳妥谨慎,你们也需要听听他的建议?!?br />
    众人本来也知道不可能一次就让李闲答应他们的请求,李闲能点头郑重考虑他们的建议这就是不错的消息。起码说明主公还是有意晋位的,没有直接绝了他们的希望。

    “我这就派人去南岸大营,派人去历城?!?br />
    达溪长儒笑了笑,很畅然。

    ……

    ……

    瓦岗寨

    李密坐椅子上安静的看着书,手里面拿着的是一册兵法,上面圈点出不少语句,由此可见他读的十分认真仔细?;蛐硎亲氖奔渚昧?,李密觉得身子有些麻于是直起身子舒展了一下,因为坐直,恰好看到了铜镜的自己。

    曾经俊美绝伦的蒲山公,曾经让无数闺少女为之疯狂的大隋第一才俊李密,如今半边脸就好像李闲移栽小院子里那棵山桃树的枯皮,因为挫伤的缘故,受伤的这半边脸眉毛也只剩下了半条,鼻子已经扭曲,半边塌着,恐怖的还是他的脸,那半张枯木一样的脸让人看了就不寒而栗。

    看着铜镜的自己,李密微微皱眉。

    他将手里的书册放下,站起来走向衣架附近的铜镜。坐着的时候看不出来,站起来一走他本就崩塌的形象彻底垮了下来。他瘸了,走路的时候是一条腿拉着另一条腿走,那块巨石砸碎了他的大帐,一根断裂的木头直接刺穿了他的右腿,虽然腿保住,但却再也不能正常走路。

    曾经风流倜傥的蒲山公李密,如今虽依然锦衣玉带,可哪里还有一分曾经风翩翩佳公子的气质?看起来,就好像一条断了后腿的野狼般,落魄,苍凉,却还带着些许的骄傲。他有些费力的挪到了铜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怔怔出神。

    李密缓缓的抬起手,抚摸着自己那半边枯木一样的脸,又抚摸了一下另半边光滑如玉的脸,他手上的动作很慢,眼神有一种悲伤和愤怒开始不可抑制的溢了出来。

    ??!

    李密猛的咆哮了一声,一拳打铜镜上。

    哗啦一下,铜镜翻了掉地上,衣架也倒了,他的拳头也磕破了皮,血顺着手指滴滴答答的落下来,掉地上描绘出几朵腊梅花。

    “李闲!”

    李密咬着嘴唇,猛的抬起手用力自己伤了的半边脸上搓着,似乎是想将那枯木一般的肉皮搓掉,他手指上的力很大,整个脸都被他自己搓的扭曲变形。本来就已经鬼一样难看的李密,此时看起来加的狰狞恐怖。

    “我一定会杀了你……”

    李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的恨意如刀一样戳得他自己的心都疼。

    “我要扒了你的皮,吃光你的肉?!?br />
    他咬着牙说话,声音嘶哑如野兽。

    就这个时候,他的书房外面忽然有人叫了一声:“魏公可?属下王当仁求见?!?br />
    听到有人唤自己,李密怔了一下随即俯身将铜镜捡起来,衣架扶正,然后将手藏背后:“当仁,哪里有那么多规矩,直接进来就是了。来来来,我刚好想到一件事,正要派人请你过来?!?br />
    李密让自己的脸上堆起和善的笑容,可这笑容怎么看都有些狰狞。

    王当仁进了门,回身看了一眼见没人看到自己,他快速的将书房的门关上,然后躬身低声对李密说道:“魏公,属下现了件机密的事,不敢隐瞒,特意来向魏公禀报?!?br />
    李密伸手扶了王当仁一把微笑着说道:“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了。来来来,坐下说?!?br />
    王当仁却执意不肯坐下,而是压低声音说道:“魏公,不是我搬弄是非??墒钦饧氯肥捣峭】?,若是魏公再不早作准备,说不得着了小人的算计!属下也是看着不公,心里愤怒,这才赶紧来找魏公商议?!?br />
    “到底什么事?”

    李密亲自给王当仁斟了一杯茶问道。

    王当仁连忙道谢,然后神秘兮兮的说道:“今天我和张亮巡视军营的时候,听见几个内营兵议论着什么,是单二哥手下的亲兵,我和张亮便过去问了问,他们开始还不肯说,被我叫人绑了打了一顿,立刻就说了?!?br />
    “当仁!”

    李密有些不悦道:“毕竟那是单二哥的亲兵,你怎么能这么鲁莽!走,咱们现就走,我和你一块去给单二哥赔不是?!?br />
    “魏公!”

    王当仁急道:“道什么歉??!单雄信那厮,今天翟让面前说您的坏话,说您如今已经残了,没资格再率领瓦岗寨几十万大军。他让翟让收回兵权,请翟让晋位称王。咱们外营兵马三十万,都是为了辅佐魏公您才聚拢一起的。没有您,瓦岗寨能有今日这般成就?单雄信那厮,竟然薄情至此!”

    李密顿了一下,微笑道:“我重伤未愈,确实不太适合继续领兵,况且前阵子孟让败,我也没颜面再领兵马?!?br />
    “魏公!”

    王当仁急切道:“别寒了弟兄们的心??!您不掌兵,难道让我们跟着那个单矬子?”

    “不许辱骂单二哥,当初若不是单二哥带兵接应我来瓦岗寨,说不得我这条命已经丢东都了,不能忘恩?!?br />
    “密公!”

    正这个时候,张亮跨步进了房间:“密公,弟兄们商议了一下,打算今日办一场酒席,庆贺密公伤愈,密公您看如何?”

    “替我谢谢弟兄们的好意!酒自然是要喝的,我总不能不识抬举?!?br />
    李密笑了笑道:“对了,你去请翟大哥,单二哥他们都过来,今晚一块好好聚聚,另外,内营的将军们也都请过来,不要让人家说咱们外营的人没规矩。就聚义大厅,那里宽敞,张亮,你亲自去张罗?!?br />
    “我明白!”

    张亮点了点头,随即给王当仁使了个眼色。王当仁心领神会,告了个罪,跟着张亮一块走了出去。

    等两个人的身影消失视线,李密忽然诡异的笑了笑,嘴角上的笑意阴狠而毒辣,眼神的杀意浓烈的几乎化不开。

    “今夜……会很不一般?!?/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