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五十章 突厥人的态度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五十章突厥人的态

    大业十三年正月,瓦岗寨众将设宴庆祝李密伤愈,宴前王当仁忽然请李密到蒲山公营说有要事禀告,李密到了蒲山公营之后便被数精甲武士?;て鹄?,李密大怒,怒问王当仁想要做什么,王当仁只说是为了瓦岗寨着想,亲自带着数精甲武士护送李密往聚义大厅而去。

    翟让,单雄信,王伯当,谢映登等人皆到了聚义大厅,内营外营近名将领几乎到齐,大厅摆满了桌子,酒肉俱全,只能李密到来。

    翟让兄弟二人正低声说着什么,王伯当和谢映登坐一起讨论军情,就这个时候,张亮走到翟让身边,说密公有事要晚来一会儿,翟让笑着说无妨,都是自己兄弟等等有什么关系。

    张亮应了一声,转身刚要走,突然间有人站起来大声喊了一句:“翟让不仁不义,竟然大厅外布置了伏兵要杀密公!”

    翟让大惊失色,正要怒斥。张亮骤然难一刀将他大哥翟弘的脑袋剁了去。翟让顿时吓傻了,正这功夫,几十个外营兵马的将领一拥而上,竟是乱刀将翟让分了尸。翟让武艺精湛,奈何酒被张亮下了毒,他四肢无力,难以抵抗。内营王伯当,谢映登诸人立刻抽刀往外杀,却被张亮埋伏下的伏兵拦住,十几个内营兵马将军,竟然大部分都没有杀出房门就被剁成了肉泥。

    谢映登捅翻了一个外营将领,冲出聚义大厅,回身见王伯当被围攻已经了两三刀,他一边大声呼喊自己亲兵,咬了咬牙返身又杀了回去。待救了王伯当,却被外营兵马团团围住。再看时,他和王伯当等人带来的亲兵早就被人乱箭射成了刺猬。

    单雄信是勇武却没有带兵器,抢了条板凳接连拍倒了五人就要夺门而出,却被门口数不清的外营兵马拦住,单雄信砸倒一人抢了柄横刀向外冲杀。没冲出去几步,就被数十长矛手围住,几十条长矛杂乱无章的捅过来,单雄信一个不小心就给捅穿了小腿扑通一声倒了下去。他跌坐地上,依然靠着横刀护住全身,只是他无法闪躲,很快就忙乱的护不住,又被一枪肩膀上捅穿了一个血洞。

    王伯当重伤昏迷了过去,谢映登拖着他向外冲杀,却被人一刀砍后背,他来赴宴根本就没有穿甲,这一刀几乎将他的脊椎骨劈开,身子往前一扑,和王伯当同时摔倒地。十几个外营的将领涌过来挥刀就要斩落。

    恰好李密到来,急切间大声喊道:“刀下留人!”

    他拖着一条残退,挪到大厅看着满地狼藉,看着翟让和翟弘等人被剁烂了的尸体,惊讶的脸色惨白如纸,随即抱着翟让的尸体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怒斥外营诸将:“尔等误我!将陷我于不仁不义!”

    他大声喊道:“不许再伤了王伯当和谢映登的性命,否则我也一头撞死!”

    众人不敢再动,王当仁和张亮见大事已成,内营诸将大部分被杀,尤其是翟弘和翟让兄弟已经死了,内营将领只剩下了王伯当谢映登和单雄信三个。张亮使了个眼色,示意王当仁趁着李密厅内,出去将单雄信杀了。王当仁点了点头,提刀出去欲杀单雄信。

    单雄信移动不便,转眼间又伤了几处。正被围攻的毫无还手之力,却见王当仁拎着刀走了出来。单雄信大惊失色,哪里还管什么风身份,他接连几刀逼退外营士兵,大喊了一声密公救我,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密公!求饶我一命!”

    他伏地大喊,王当仁冷笑了一声就要挥刀斩落。

    李密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大声训斥王当仁。王当仁也不好再上前杀人,只好略带着遗憾退到了一边。单雄信跪着往前挪了几步,抱着李密的那条残腿大声乞求,乞求李密饶自己一命。

    “密公莫非忘了,是单某将你从东都救回来的??!密公,单某愿意追随密公以死相报,求密公开恩!”

    李密仰天嚎哭,大骂张亮等人,然后亲自扶起单雄信,保证不会杀他。又派人将王伯当和谢映登送去郎处治伤,厚葬今日所有死了的人。无论内营外营,一律军前战死以厚葬。单雄信跪地大哭,连声说密公仁义。

    当夜,李密授意张亮带人血洗了瓦岗寨几乎整个内营,校尉以上的官员和翟让家眷亲信等杀了四多人,翟氏兄弟竟然被灭了门。只是李密是绝不会承认自己让张亮带兵血洗内营,一时间,整个瓦岗寨人心惶惶。

    李密保下了王伯当,谢映登,单雄信三人不死,然后传令全军挂孝祭奠瓦岗寨大当家翟让。他翟让坟前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就连残存的内营领也是感慨唏嘘,竟然有人真的相信宴席上那杀局他丝毫都不之情,全是张亮和王当仁一手策划。

    只是亲自扶棺埋葬翟让的李密,却翟让等人死后第三天就接受了手下将领们的请求,晋位魏王,只用了几天,便将瓦岗寨彻底收入囊。

    ……

    ……

    太原唐公府邸

    大业十三年二月旬,李家忽然得到从长安传回来的消息,传递这消息的信使一路跑死了五匹马,人到了太原之后只说了几句话便昏死了过去。李渊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大惊失色,脸色惨白如纸。他拍案大骂,后竟然悲愤的吐血险些昏倒。

    大业十三年正月底,有人检举揭太原留守李渊聚兵造反。长安留守代王杨侑立刻吓得变了颜色,一面派人赶往江都给杨广报信,一面派禁军围了李渊长安的府邸,将李家长安的人一股脑都抓了,杨侑听从虎牙郎将宋老生的建议,将李家上口人全都砍了脑袋。

    李渊留长安的子女十几人被杀,年纪小的才不到四岁。

    只有嫡出的女儿李慧宁之前得到消息,和夫君柴绍连夜逃出长安幸免于难。

    得到这消息的李渊气得吐了血,刘静,裴寂等人趁机劝说他立刻起兵。李渊允之,当日,太原李家士兵仆从等人皆戴孝,校场数万白甲誓师出征。李渊以清君侧为名起兵,亲自率领精兵三万南下。

    他问计于长孙顺德和刘弘基,二人皆说公子李元吉可留守太原,但需要以老成持重之人辅佐,非陈寅寿不可。李渊采用他们二人的建议,命令李元吉领兵一万五千驻守太原,陈寅寿为长史辅佐元吉。

    他以刘弘基为先锋,李世民为副将,率军五千先行。以李建成为行军总管,率军五千压住后队,?;ち覆蓐⒅?。

    眼看着大军就要出征,李渊的脸上却还是阴云密布。

    李世民来辞行,见李渊面色不善连忙说道:“父亲是不是身体不适?不然就拖几日再出兵?将身子调养一阵?!?br />
    “胡说!”

    李渊道:“你也是领过兵的,当知军令如山。已经下达了大军开拔的军令,如何还能拖着?”

    “孩儿只是担心父亲……”

    李世民垂道。

    李渊见他被自己吓得有些脸色白,心又不忍:“算了,你也是一番孝心。你可是来向我辞行的?记住,弘基久经战阵,辽东时便屡立战功,你乃是副将,不要逞强,凡事要多听弘基的,他比你有经验!”

    李世民点头道:“孩儿谨记!”

    “嗯……去!”

    李渊摆了摆手道:“你乃是先锋副将,不要误了出的时辰”

    李世民应了一声就要离去,才走了一步忽然又被李渊叫住。

    “世民,长安的事,你怎么看?”

    李渊突然问了一句,让李世民心里猛的一跳。

    “孩儿誓杀宋老生,为兄弟姐妹们报仇雪恨!”

    李渊摆了摆手有些疲劳的说道:“我是问你,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而不是让你表态?!?br />
    “孩儿觉着……”

    李世民悄悄咽了口吐沫道:“必然是有小人故意为之,太原这边的事绝不可能传到长安去!”

    李渊嗯了一声道:“若是让我知道是谁散布那消息的,我便生吃其肉!”

    李世民的心猛的颤抖了一下,心里的恐惧不可抑制的蔓延了出来。

    李渊或许是伤心疲乏的过,并没有留意到李世民有些难看的表情:“还有件事令人忧心,前后派了三批人往塞北去联络始毕可汗,到了现竟然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我怀疑,是不是也走漏了风声,我派去的人已经被杀了?!?br />
    “算了”

    李渊看了李世民一眼摆了摆手道:“你去,莫让弘基等的心急”

    李世民连忙告辞离开,多一分钟都不想那书房再待下去。李渊身上的杀气太浓,浓烈到几乎将他的心都冻上。

    正这时,陈寅寿和裴寂两个人联袂而来,门口和李世民见了礼,两个人走进书房。李渊将往塞北派信使的事说了一遍,裴寂皱眉道:“此去塞北往突厥王庭,要经过刘武周的地盘,莫不是…”

    “若是没有突厥人的帮助,起兵之事只怕真的要延后了?!?br />
    “我听说,出幽州燕山往北,有个兴起的突厥人部落,其领便是始毕可汗之女,被人称为金狼圣女的阿史那朵朵,麾下有十万狼骑,似乎是替始毕可汗掌控东边的草原,距离太原比到王庭还要近些,前几天不是还派人来拜会过您,是不是可以联络一下?”

    “试试”

    李渊揉了揉酸的眉角道:“我倒是忘了这个,十万狼骑一个都不来才好,我要的只是突厥人的态?!?/div>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