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五十一章 二十个郡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五十一章二十个郡

    二月底的时候北方又下了一场大雪,飘飘洒洒的下了一日一夜,整个北方都被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纯白色棉被,毫无疑问,等到春暖时候冰雪融化,地里的小麦就会饱饱的饮一场融水,有了这开春的第一场水,只待阳光稍微温暖些小麦就会疯了一样长起来。若是今夏之前再来两场豪雨的话,那么夏粮丰收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如今大隋看起来虽然混乱不堪,但乱的是大局,各路义军或是门阀割据的地方,单独来看都很稳定安宁。姓有田种有衣穿,这个寒冷的冬天冻死的人已经比往年少了一倍不止,官道两侧水沟里的饿殍和枯骨少了许多,一场豪雪下来是将大地上所有疮痍都藏了起来,看起来官道两侧的雪景美的让人目眩。

    远处传来的马蹄声踏碎了宁静,也踏碎了官道平整如镜子面一般的落雪。马蹄翻飞,碎雪被荡起来挺高远远的甩身后。这是一队二十几个人的骑士,看他们坐下的战马都很雄骏,人却并未穿甲,看样子倒像是某个大户的人带着仆从出行看雪,只是看他们行色匆匆哪里有一点赏雪的样子。再看这些人每一个骑术都十分精湛,纵马飞驰间身子好像稳固了马鞍上一样,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些人绝不是普通人。

    为的是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男子,面长须,不像是个武夫,而事实上这一行人马身手弱的正是他。只有他脸上的痛苦之色浓重,显然是极不适应这种长途奔行。紧紧握着缰绳的手冻得有些青,看他手指关节并不粗大就说明他不经常习武。他紧皱着的双眉暴露出了他内心的焦急,眼神还有一丝刻意隐藏起来的担忧恐惧。

    “大人,不必太心急?!?br />
    紧紧跟他身后的一个粗犷汉子劝道:“天降大雪,一马平川,如果有埋伏一眼就能看出来,咱们已经进了关,再往前五十里就能进城?!?br />
    “不能不小心!”

    人摸样的领一边纵马一边欠了欠已经磨破了皮的屁股,却感觉不到什么疼痛。连续赶路,屁股都已经颠簸的麻木就连痛觉都变得很模糊。

    “咱们是唐公派出来的第四批人,前三批人连点音讯都没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沿途查询只知道他们先后出关后就凭空消失。咱们好不容易出了关打探了这么要紧的一件事,若是不急着赶回去恐耽误了唐公的大事!想来此时唐公大军已经即将开拔离开太原,咱们不赶回去唐公莫或许就上了贼人的当!这次咱们虽然没能到突厥王庭见着阿史那咄吉世,但却打听到了那个阿史那朵朵的底细,这对唐公有大用处!”

    他一边骑马一边说话,风灌进嘴里显得有些口齿不清。

    此人正是唐公门下的幕僚李正申,奉了李渊的命令往塞北突厥王庭去联络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世,只是出了关没多久就了埋伏,随行七十人杀出重围只剩下二十几个。伏杀他们的看样子是草原人,只是不知道是哪个部族。

    杀出重围藏身一个草原小部落的时候,他们却意外打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秘密。原来草原东部的那个突厥部族,并不是突厥可汗派去的,而是一支叛军!唐公已经派了人往那里去联络草原圣女格桑梅朵,若是联络成功的话被突厥可汗知道,只怕立刻就会激怒阿史那咄吉世!唐公联络突厥人的事没能做到,反而招惹来突厥人的报复那对于太原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

    一旦后方不稳,唐公如何安心南下?

    所以李正申不敢耽搁,性也不再冒险去突厥王庭,转身回到关内,昼夜兼程的往太原赶路。

    “我想起来了!”

    那个护卫忽然想到一件事,大声说道:“大人,我知道咱们出关的时候被围攻,那些草原人是哪个部族的了,属下早年曾做过行商往塞北贩茶,只走了一趟所以对那些草原人的话并不是记得太清楚。刚才忽然想起来,那些人说话像极了西拉木伦河南边居住的契丹人!”

    “契丹人?”

    李正申一怔,随即猛然心里一亮。

    “那个什么圣女的部落,就和契丹人紧邻!”

    他觉得自己现了一个极大的秘密,这是有人故意挖出了一个大坑让唐公往里跳!那些契丹人截杀了唐公派去突厥王庭的使者,就是为了让唐公转而和那个格桑梅朵联络。而那个格桑梅朵虽然是阿史那咄吉世的女儿,是草原圣女,可她却是叛出突厥王庭的人,一旦和她联盟,阿史那咄吉世必然暴跳如雷!

    这是一个陷阱!

    李正申想到了这一点,他忽然感觉浑身凉,心里一股不安和恐惧无法抑制的蔓延出来,他不由自主的又使劲打了几下马,试图让战马跑得再快一些。这种不安来自于他的推测,他忽然想到,这个设局的人竟然能将手伸到草原上去,那么他将强大到什么地步?

    想到这里,李正申的心就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

    有人要颠覆李家!

    终推测到这个的李正申,哪里还能体会到身体上的疲劳痛苦,哪里还能体会到正月里刀子一样的冷风,他心里的冷,比天气的冷要强烈一万倍。

    “马歇人不歇!”

    李正申大声喊了一句:“快赶回太原!”

    就他喊完了这句话之后,忽然从官道两侧的沟里冒出来至少五十名身披白色大氅的武士,这些人皆是白衣,白披风,带着雪白色的毡帽,趴沟里一动不动根本就看不出来!

    这些人一出现,立刻扣动了手连弩的机括。

    暴雨一样的连弩倾泻-出来,片刻间唐公府的人就跌落下来大半!紧跟着官道上埋雪里的绊马被拉了起来,来不及勒马的唐公府护卫摔倒了七个,后面的人来不及收马,踩摔倒的战马上失去平衡又摔倒了不少。

    那些白衣人的连弩不断扣动,只几分钟的时间,二十几个唐公府的护卫竟然全都被乱怒射翻,受伤没死的人来不及站起来,就被那些白衣武士逐个砍死。

    为的白衣武士走过来,抬脚将了箭倒地还呻吟的李正申踹得翻转过来,他缓缓的将脸上蒙着的白巾拉下来,露出一张微黑的脸。

    “塞北的人怎么会这么草率!竟然还漏了人逃回来?!?br />
    他看都不看李正申哀求的眼神,一刀戳进了李正申的脖子里。横刀一拧,切断了李正申的喉管和大动脉。动脉冒出来的热血泼雪地上,很快就融化出来一洼血水。

    正这时,官道上一队五十人的骑士追了上来,为的骑士跳下马跑到那脸色微黑的领前面,行了个军礼后歉然道:“罗将军,我们没想到李渊如此谨慎,竟然一连派了四批人出关,所以有些大意了,幸好有您?!?br />
    “别跟我解释?!?br />
    被称为罗将军的年轻男子摆了摆手道:“你应该知道,你家主公谋一件多大的事,若是因为你一时疏忽坏了他的布局,解释什么也没用?!?br />
    说完之后,他转头往南方看了看,眼神钦佩。

    安之……你下的好大一盘棋。

    ……

    ……

    大业十三年三月初,李渊派去塞北联络突厥王庭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前后四批人就好像被北方的大雪盖了地下似的,接连失去了音讯。这让李渊的心头蒙上了一层迷雾般的不安,这不得不让他推迟了大军南下的时间。虽然他教导李世民的时候说过军令如山,令出必行的道理,可北边没有消息他如何能安心出兵?

    所以,李世民和刘弘基的先锋已经到了二里之外,他的军还太原,实没有办法只好派人追上先锋队伍让刘弘基带着人马就地休整。

    李渊眉头锁的很深,想着到底是谁和自己过不去,先后四批人都全军覆没,这绝不是什么巧合。陈寅寿怀疑是燕山马贼刘季真下的手,可他却并不这么认为,刘季真凶悍野蛮不假,但这个人主要针对的是突厥人而不是汉人。刘季真是匈奴后裔,一直以来都想重回草原再现匈奴民族的辉煌。所以这几年,刘季真杀的大部分都是突厥人。

    他怀疑的是罗艺,去年的时候他和罗艺闹出了矛盾,两个人先后上了奏折送到江都参劾对方,杨广性不闻不问,李渊知道罗艺是个阴损记仇的性子,上次的事他不会这么快就忘了。

    可是罗艺怎么会知道自己派人去联络突厥人的?

    莫非府里有罗艺的人?

    想到这里,李渊的眉头皱的紧了些。

    正要叫来陈寅寿和裴寂等人商议,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带着兴奋的语气喊道:“唐公!回来了!回来了!”

    李渊心里一惊,大步走出了书房。

    长孙顺德和陈寅寿这两个老对头竟然联袂而来,脸色都很兴奋激动。

    “唐公,派去塞北联络金狼圣女的人回来了!”

    陈寅寿大笑着说道。

    “人哪儿?”

    李渊急切问道。

    长孙顺德道:“人累坏了,跑死了几匹马一进门就昏了过去,我让人抬着他们门房休息,喂了些水人才缓过来一口气,详细问清楚了之后我们两个便赶了过来,派去塞北的人一时半会儿站都站不起来?;姑欧啃菹??!?br />
    “好消息!”

    陈寅寿笑道:“那个圣女格桑梅朵,答应派人去王庭去和阿史那咄吉世说。她愿意先从东部突厥人的部落抽调两个狼骑万人队来辅佐唐公南下,而且还愿意给咱们提供战马!”

    “条件呢?”

    李渊急着问道。

    “条件……”

    陈寅寿道:“第一,您要对突厥王庭称臣,若是您成就大业,依然还是突厥王庭的臣子。第二,您必须登基称帝,格桑梅朵说突厥人和大隋是世仇,绝不会和大隋的臣子联手,若是您将来称帝,那么联盟则成,不称帝,只是清君侧的话,她不会答应联盟。第三,您若称帝,突厥人要二十个郡?!?br />
    “二十个郡?”

    李渊怒道:“她疯了么!”

    “唐公!”

    陈寅寿道:“这个时候,莫说二十个郡,便是三十个郡也可以答应了她?!?br />
    李渊愣住,随即明白过来。

    “两万人太多了!”

    李渊想了想说道:“她的条件我可以都答应,但她派来的狼骑绝不可以超过五千人,我要的是联盟,不是她的狼骑!”

    “二十个郡……”

    李渊冷笑道:“这个女人还真是个疯婆子!如果我手里有二十个郡,何必还要去求你们突厥人?!”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