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五十二章 称王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五十二章称王

    大隋大业十三年二月十三这天天气极好,晴空万里,无风,天空飘着的几朵白云似乎是被镶嵌那里一样,一动不动。二月,已经有勇敢的小草顶开了压头上的小石块,依然带着几分冷冽的清晨使劲伸展开身躯。

    这一天的巨野泽显得格外热闹,清晨的时候吊桥就放了下来,城门大开,站城门两侧的士兵也显得比往日精神不少,一个个昂挺胸的站着,还有人不住的偷偷往道路远处张望。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有很多平日里见不到的人多要回来。

    一个甲士侧头看了看见队正没注意自己,他小声问身边袍泽:“你知道今天都是哪些人要回来么?”

    “废话,达溪长儒老将军和咱们张老当家召集将领回来商议咱们大当家晋位的事,当然是有身份的人都要回来!”

    “雄阔海将军也要回来?”

    “那是自然!”

    “嘿!”

    当值的甲士幅很小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唯恐被队正看到自己的小动作:“你不知道,当初我参军的时候就想到雄阔海将军重甲营,雄将军可我是心的英雄,那身形,还有那柄大陌刀,看着就是威风八面啊??上Я?,我当初考核没合格,进不了重甲营?!?br />
    “怎么会不合格?你小子够壮实的了?!?br />
    “还是不够壮实!”

    他叹了口气道:“一五十斤的石锁我能轻易提起来,却不能舞动。你不知道重甲营的招募兵的条件有多苛刻,到现重甲营也不超过四千人,你想想就知道,从咱们燕云寨十几万士兵,三郡数万姓才挑出四千人,啧……”

    “嘘……来了来了!”

    道路远处扬起一股尘烟,一杆烈红色的大旗队伍前面随着战马的跃动而飘摆。那士兵眼尖,一眼看见前面那匹雄骏的特勒骠上,载着的那魁梧汉子正是雄阔海。这燕云寨再也找不到另一人比雄阔?;挂圩晨?,那本来十分高大的特勒骠雄阔海坐下,也显得极为憋屈。

    李闲一直想着什么时候寻一头日行千里的老黄牛,骑马,不管是多棒的战马被雄阔海骑了都会失去往日的风采??上У氖?,大隋虽然地大物博,可要找一头比特勒骠跑得快的牛真有点难。于是李闲将目标改为猪,后来觉着猪不靠谱……

    城门口的守军啪的一声肃立,单手横于胸前行了一个军礼。

    雄阔海摆了摆手,到了门口跃马而下,那特勒骠忍不住出一声喜悦的叫声,也不知道这一路上它到底忍受了多大的痛苦。

    一身黑色锦衣的李闲亲自等门口,他身后是秦琼,裴行俨,宇士及,侯君集,杜如晦等人。

    “属下雄阔海,见过主公!”

    雄阔海肃立,然后行了极标准的军礼。

    “黄河岸边风有多大?太阳有多狠?竟然把你晒的这么黑了?!?br />
    李闲感慨了一声笑道。

    雄阔海嘿嘿笑了笑道:“主公可知道黄河对岸苏定方的人怎么说我的?他们说面由心生,心黑则脸黑。前阵子属下诱敌过来吞了他一千二水军,沉了他十几艘船,苏定方骂我黑脸鬼,可他就是打不赢,哈哈?!?br />
    “心黑则脸黑……”

    李闲笑道:“要是让罗士信听到你这句话,小心他跟你没完?!?br />
    雄阔海哈哈大笑,压低声音问道:“那黑脸小子也来了?”

    李闲摇了摇头道:“他回了幽州,罗艺怎么肯轻易放他出来?”

    “那我怕什么!”

    雄阔海骄傲的笑了笑,一脸的得意。

    他笑着和秦琼等人见礼,已经一年多不见,众人有的是话要说,正说着的时候,官道上又一队人马来了,正是坐镇齐鲁两郡的燕云寨军师徐世绩,还有马军将军程知节,已经升为郎将的伍云召。

    徐世绩穿了一身儒衫显得风不凡,离着很远就下马步行,快步走到李闲跟前,深深一揖道:“属下徐世绩,拜见主公?!?br />
    “属下程知节,拜见主公?!?br />
    “属下伍云召,拜见主公?!?br />
    李闲笑着将他们扶起来,笑着说道:“怎么都这么多规矩,当初郓城的时候咱们都是兄弟相称,这样拜来拜去看着就别扭?!?br />
    徐世绩道:“今时不同往日,尊卑有别,属下等岂敢忘了规矩?!?br />
    “无趣!”

    李闲笑道:“走,先回寨子里再说?!?br />
    众人应了一声,跟李闲身后进了城门。那甲士艳羡的看了那些将军们一眼,小声嘀咕道:“早晚有一天,我也要立下不世战功,到时候说不得主公也会门前亲自等我得胜归来!聚义厅,与主公把酒言欢!功名但马上取,男子汉大丈夫岂能碌碌无为甘心做个小卒?”

    这样的乱世,凡手能握刀的汉子,哪个心里没有几分野心?

    ……

    ……

    二月十三这天,燕云寨几乎所有重将皆归来,商议李闲晋位称王之事,聚义大厅议事的三十人,无一人反对。

    李闲也知道此时再拒绝,非但显得有些矫情还会寒了不少人的心。所以他也只是推说晋位东平公,却不肯称王。众将两次拜倒恳求,李闲这才答应下来。坐大当家那张铺了一张白虎皮的宽大座椅上,看着下面躬身肃立的手下众将,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起白脸曹操来。然后有些懊恼的想着,自己的脸似乎也很白。

    曹操称魏王当日,是不是也与眼前的场景相差不多?

    曹白脸以兵威强权震慑汉末朝臣,朝臣不敢不服。挟天子以令诸侯,晋位魏王的时候曹白脸是不是也如自己现这样意气风?只是李白脸此时的成就,还远不能和曹操相提并论。

    自大业年出塞至今,七年过去,如今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基业,李闲纵然再冷静如何能不得意?所以他微笑,没有任何其他含义的纯粹的微笑。他知道自己已经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从当初那个为了保住自己性命不得不亡命天涯的小小少年郎,已经蜕变成为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豪。

    野心这种东西,总是随着地位不断的攀高而不断变大。

    李闲从不否认自己有野心,只是他的野心足够冷静。

    称王

    这是这乱世多少男人只敢心里偷偷幻想一下的事,偶然梦自己成了挥洒自如指点江山的豪杰,醒来的时候也会回味无穷甚至恼恨自己为什么梦醒的这般快,那种站权利上面的感觉会让人迷醉。只是绝大部分人只能幻想,只能艳羡别人的成功。但李闲做到了,用了七年,说起来并不太快,可每一步都扎实稳定。

    回忆起当初张仲坚带着人?;ぷ抛约荷背龃笮顺堑氖焙?,回忆起河北霸州的一个小村子里隐居的时候,想起渔阳初遇达溪长儒说前辈好刀法的时候,想起塞北草原无名小山苦练刀法苦读兵书的时候,想起回到原第一战就几乎让铁浮屠和血骑拼的时候,想起只带着十七个人赴辽东的时候,想起辽水河畔夺回麦铁杖尸体的时候,想起萨水撤军的时候带着两万府兵一路杀回辽水西岸的时候,想起燕山起兵南下诛杀张金称的时候,想起两战将知世郎王薄打残了的时候,想起张须陀将齐郡鲁郡交给自己的时候,想起和瓦岗寨接连大战的时候,想起江都返回时候狠狠揍了杨广一顿的时候,这七年来,往事历历目。

    李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告诉自己,今后我要称孤了,我已经是王!

    大隋的各路反王,有了李闲一个席位!

    “下面是不是该商议一下,主公的名号?”

    裴行俨急切的说道。

    他是个急性子,见李闲应承下来立刻提出第二个议题。

    “窦建德称夏王,李密称魏王……依属下愚见,咱们燕云寨本寨东平郡,主公称东王如何?”

    程知节想了想说道:“我是个粗人,觉得东王这称号够气势?!?br />
    秦琼道:“那为什么不能是齐王?”

    宇士及笑了笑道:“我倒是觉着,取燕云寨的第一个字好,主公就称燕王,难道气势上就比东王弱了么?”

    “燕王不错!”

    受邀来参加今日会议的长孙无忌本来还觉着有些懊恼,心说你称王何必非把我也找来,心里将李闲狠狠骂了一遍,只是聚义大厅坐了一会儿也被眼前的场面感染,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燕王之名能代表燕云寨,李将军当初辽东的时候还曾化名燕云,所以无论怎么想,还是燕王好?!?br />
    “燕王?”

    李闲不由自主的想起另一个大名鼎鼎的燕王来,只是却后世很久才会出现,带着八奴仆举事,竟然打败了万朝廷大军终成就大业。

    “燕王……是个好兆头,就燕王?!?br />
    李闲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下面人一阵诧异,不明白好兆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

    ……

    燕云寨披红挂彩,士兵们知道李闲称燕王都很兴奋,主公正式确立了名号,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这让所有人对自己的前程看的都明朗了一些,他们前进的方向也变得明朗起来。

    且不说燕云寨喜气冲天,被扣燕云寨的长孙无忌回到自己居住的那小院的时候却还是一脸的恼火。离开聚义大厅的时候他才骤然醒悟,为什么燕云寨众将商议李闲称王的事偏偏也把自己这个外人拉过去。

    “可恶!可耻!”

    进了门之后长孙无忌一屁股坐椅子上骂道:“我本来已经觉着李闲很无赖无耻了,今日我才现他的无耻我现的还远远不够!”

    “哥哥这是怎么了?”

    长孙无垢倒了一杯茶递给长孙无忌问道。

    “我才明白燕云寨的人为什么非要我去做什么,他称王之日,我也参与其,这件事若是传到唐公耳朵里,我岂不成了无耻小人?我岂不成了叛徒?李闲这是故意把我逼到了墙角里,他就是要看我的笑话?!?br />
    “唐公不会怀疑的,再说有叔叔,哥哥不必太担心,这是一个小伎俩罢了,唐公何等智慧岂会看不出来?”

    “你倒是乐得自?!?br />
    长孙无忌懊恼道:“咱们回不去太原,你怎么一点也不心急?”

    “我才不心急?!?br />
    长孙无垢蝴蝶一样转了个圈笑道:“这里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也不会有危险,而且不必每日去看叔叔那张老脸,我为什么要心急?”

    一想到长孙顺德那张布满皱纹的脸,长孙无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要是让叔叔知道了,还不撕了你的嘴?!?br />
    “不回去,也就不必嫁给二公子?!?br />
    长孙无垢笑了笑,嘴角溢出得意。

    “二公子到底怎么了,你这么不喜欢他?”

    “哥哥,女子嫁人,哪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又有几个嫁给了自己喜欢的?还不是父母家族安排嫁给谁就嫁给谁?只是我不想嫁给他,难道哥哥不知道其的缘故?”

    长孙无忌一怔,随即苦笑道:“唐公家事,不说也罢?!?/div>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