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五十六章 孤身误入狼穴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破败的小村子口,断了半截的土墙上长出了野草,一只无主的野狗躲断墙后面咔嚓咔嚓啃着什么,看样子像是人的手臂,只是已经啃得没了皮肉,黑乎乎的也看不仔细。听到远处传来声响,野狗猛的转头看过去,随即呲出獠牙,低沉的嘶吼了几声。

    两匹战马从官道上转下来进了村子,脚步也放的缓慢下来。

    或许是那野狗以为来的人是来抢它的骨头的,或许是吃死人吃的它已经没了对人的敬畏,野狗微微低着头,呲着暗黄色还挂着骨头残渣的獠牙,眼神凶狠的盯着那两匹战马不住的狂叫,看样子竟然还想冲过去撕咬。

    一支弩箭飞过来正钉进那野狗的眼睛里,野狗嗷嗷的咆哮起来,疼的不住的跳,脑袋砰地一声撞断墙上,第二支弩箭同样精准,噗的一下子钻进野狗的脖子里,一股血涌出来喷断墙上,染红了几棵野草。

    身穿灰色布衣的男子从马背上跳下来,牵着他的草原名种博塔乌走进村子。一棵老树下将战马拴好,根本就没理会那只依然还哀嚎的野狗。他翻身走回去,扶着同伴的手将她从战马接了下来。

    “累不累?”

    布衣男子将斗笠取下来,看着同伴柔声问道。

    他的同伴也将斗笠摘了下来,随即一头顺滑的长瀑布一样垂下来。虽然她脸色沾染了不少灰尘,可依然难以掩盖其清秀美丽的容颜。她缓缓摇了摇头道:“现这个时候,哪里还会觉着累?”

    说完这句话她微微一怔,现自己的嗓子竟然变得沙哑了不少。

    “你躺下歇歇!别嫌地上脏了,赶紧歇一会还得赶路,我去把那条野狗收拾了,今天运气不错,好歹能吃顿热乎的?!?br />
    “还是别了!”

    女子理了理额前垂下来的丝说道:“咱们没甩开追兵多远,好歹歇一会儿喝口水吃点干粮就得赶路。剥皮剔骨这都耗费时间,还要点火,万一追兵寻着烟气找过来岂不麻烦?咱们好不容易逃到了这里,总不能前功弃?!?br />
    “宁儿,我听你的?!?br />
    男子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容里总是带着一丝歉疚。

    这一对男女,正是自长安逃出来的李慧宁和柴绍夫妻二人。他们正长安城好友家做客,宫廷禁军去李家抓人的时候,宫里面一个柴绍买通的宦官冒死传出来一个消息,让他们夫妻二人不要回家直接逃出长安去。

    两个人也顾不上再回家去看一眼,那好友取了不少金银,两个人道谢告辞,没敢耽误一分钟直接冲出了城门。结果还是慢了些,禁军一直后面紧追不舍。两个人逃了四五日,后面的禁军就好像闻着香味往前冲的猎狗一样,甩都甩不掉。

    好不容易一个岔路口,两个人大胆的没有选择继续一路往北逃,而是转道往东,打算兜一个圈子再去太原。这才将追兵甩开一段,只是他们也知道那些禁军很快就会再次追上来。

    柴绍断墙下的土坡上坐下来,解下来水袋子递给李慧宁。

    “宁儿,你说咱们能回的去太原吗?”

    他掏出怀里已经硬的好像石头一样的面饼,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看着那面饼叹了口气,一直锦衣玉食的柴郡公,哪里吃过这种苦?只是到了如今也没什么选择,就算那面饼真的是石头他也必须吃下去。想要活下去,吃些苦又能算的了什么?

    “也许咱们不必往太原逃?!?br />
    李慧宁喝了口水,嗓子里火辣辣的疼变得轻了一些:“如果父亲真的已经起兵的话,消息传到长安快也得半个月。说不得如今父亲的兵马距离长安并不远了,咱们沿路多打听着,能找到父亲的大军就好了?!?br />
    “谈何容易!”

    柴绍艰难的将嘴里的面饼嚼碎咽下去:“也不知道父亲起兵是不是真的,若是朝廷的小人故意编造出来陷害咱们李家的谎话呢?!?br />
    “不会!”

    李慧宁想了想说道:“一路往北咱们也听到了一些传言,父亲的兵马已经连克十几座城池,若是谎言,不会传的如此详细?!?br />
    “也对?!?br />
    柴绍笑了笑道:“只是后面追兵狗一样,鼻子灵敏的很。也不知道咱们夫妻二人能不能逃过这次劫难?!?br />
    “别没信心!”

    李慧宁微笑着说道:“夫妻同心,没有什么难得住咱们的?!?br />
    “宁儿……”

    柴绍看了看手里的面饼,咽了口吐沫却欲言又止。李慧宁看他的表情有些怪异,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股不安来。

    “什么事?”

    她现自己问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以至于腔调也有些变了味道。

    “咱们这么逃不是办法,我长安交际太广,莫说那些朝臣,就算是禁军只要有些头面的人,都认得我这张脸。你一直家不怎么外出,倒是认识你的人不多。我想……我想,咱们一起逃,我会不会拖累你?现我倒是后悔,长安就不该结交那么多人,现倒好,这张脸走到哪儿都能被人认出来!”

    “没事,咱们不是已经出了长安足有三里了么,再跑出去二里,就算安全了?!?br />
    “我就怕拖累了你,如果连累你被抓,就算我死了也无法心安?!?br />
    柴绍痛苦的说道。

    “不如……咱们分开逃?我还能将追兵帮你引开,这样你还能安全些。等你先找到父亲的大军,再带兵来接我?”

    柴绍说话的时候,声音颤抖的比李慧宁还要厉害。他艰难的咽下一口苦涩的吐沫,垂着头,看着手里的面饼,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此时已经充满了血丝,脸上的肌肉隐隐跳动,嘴角抽搐的样子显得格外狰狞。只是他却心告诉自己,只要宁儿拒绝自己就绝不再提这件事,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走下去,就算死也要死一起。

    “好??!”

    李慧宁笑了笑,眼睛里有泪水打转。

    “就这么定了,分开走?!?br />
    她站起来,拍打了几下身上的尘土将水袋子递给柴绍道:“一路保重?!?br />
    说完,她转身跃上桃花驹,轻叱一声,打马而去。

    带着骄傲,一骑绝尘。

    柴绍张了张嘴,终没有挽留。等李慧宁的背影消失视线,柴绍忽然啪的一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懦夫!”

    他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跃上博塔乌朝着李慧宁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只是,李慧宁就像是骑着桃花驹飞走了一样,他再也找不到了。

    ……

    ……

    李慧宁骑着桃花驹一路飞驰,她咬着嘴唇告诉自己绝不能哭,如果自己哭了,那就输了。她一直是个要强的女子,她也从不认为女子比男人差什么,男人能做到的事,女子也一定能做到。

    她性子开朗豪迈,胸襟比男子还要开阔。只是再开阔,她也容不得背叛。尤其是,自己丈夫的背叛。

    她其实早就察觉到了柴绍的怪异,从长安逃出来第一天开始,柴绍就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李慧宁何等聪慧,柴绍的举动隐晦的意思,她早已经看的一清二楚。只是一路上她一直没有点破,她甚至期盼着,期盼着柴绍不要说出来,夫妻一场,她不想看到两个人后走向那个她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但柴绍终究还是说了,虽然说的时候,李慧宁能感觉到他心里也是痛苦的,也是懊恼的,也是歉疚的,甚至李慧宁知道,只要自己说一句不同意不答应,柴绍绝不会再提这件事??伤凰?,什么都没说。

    有了裂痕就是有了,就算弥补也弥补不了。

    她是骄傲的,骄傲不容许有人玷污她心对感情的纯洁。已经变了味道的感情,她宁愿不要也不要委屈的维系。

    没什么!

    飞驰,她眼角的泪珠儿被远远的甩身后。

    没什么!

    她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可值得伤心的。

    桃花驹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境,它昂起头啾啾的叫了两声,叫声透着一股悲愤不平,或许就连它都为主人的形单影只而感到委屈。

    桃花驹一座山下经过,踩着小溪飞驰,激荡起来的水花阳光下反射出七彩光芒,水滴,或许还有几滴无法分辨出来的泪滴。李慧宁一直没有回身去看,倔强的样子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疼。她故意从官道上下来走了一条田间小路,然后一头钻进了一座大山。她猜到柴绍或许会后悔,或许会追过来,但她不想停下等,无论任何人。

    或许是力狂奔的时间太久了,桃花驹踩着石子晃了一下险些摔倒。李慧宁连忙勒住缰绳,从马背上跃下来,检查了一下见心爱的战马没有伤了腿,她拍了拍桃花驹的脖子舒了口气,桃花驹依赖的靠她身边摩挲着出几声低低的叫声。

    “我还有你,不是吗”

    李慧宁笑了笑,俯身小溪捧起水喂给桃花驹。

    就这个时候,她的身子忽然僵硬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松开手,还没喂到桃花驹嘴边的清水哗啦一下子掉了下去。她是手扶着腰畔的长剑,猛的一转身。

    她身后的密林,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出来数十名山贼。

    他们衣衫很杂乱,少数人身上穿着已经破旧的皮甲。这几十人手里拿着的兵器也是五花八门,甚至还有人手里拎着的是削尖了的白蜡杆。这些人眼神火热贪婪的盯着李慧宁的身子,因为被水浸湿了衣服,她的身材展露无遗,显得格外妖娆婀娜。

    “居然是个标志的雌儿!”

    有人嘿嘿笑了笑,一脸的淫-邪。

    “多久没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子了?看着心里真他娘的痒痒??!”

    一个山贼啧啧的赞叹着,眼睛一直盯着李慧宁那两条格外修长笔直的腿。

    “还等什么?!”

    为的山贼大声的笑了笑,大声道:“老子第一个,你们谁跟我抢我就阉了他!看她那双腿,简直能缠死人!”

    几十个山贼一阵哄笑,他们晃动着手里的兵器围向李慧宁,越来越近。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