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五十七章 落草的明典参军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五十七章落草的明典参军

    李慧宁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白,握着腰畔长剑剑柄的手因为用力关节也变得白,几十个装备简陋但绝对凶悍的山贼缓步逼近,这种场面是李慧宁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但是很快,她的脸色便恢复了平静,而且嘴角上还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诡异笑意,让人看不出,这笑意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为的山贼名叫胡三包,本来是个走街串巷卖些小东西的货郎,前年的时候走到这大山下被劫道的山贼抢了货物,为了活命他性也加入了山贼的队伍。过了一年多,也就是今年才到正月的时候,忽然有一大伙反抗大隋的义军到了这里,据说是东都附近被官军击败的人马,义军的领季春雷心疼手下兵马损失太大,于是撤出东都战场带着万把人的队伍一路往西撤,结果沿路一直没找到合适屯兵的地方,就一直走到了这里。

    季春雷带着人马攻山,将原来占据着这座大山的山贼击溃,领诛杀,余者都招降。原来山贼的领被杀了个干净,胡三包这样的小喽啰反倒活了下来。因为对这里地形也算熟悉,所以被任命了个旅率的职务,手下居然也掌管着十号人。

    今天他本来是无聊赖的下山来打猎,却没想到会猎到这样一个国色天香娇滴滴的美人儿。

    胡三包心想,这样的美人若是活捉了带上山去,只怕后也成了某个寨主的压寨夫人,自己是万万享受不到的。于是心里一狠,性打算就这密林将那美人儿强占了,然后剁碎了扔掉,这样自己还能享受一番艳福。

    打定了这个主意,胡三包立刻带人围了上去。

    “今儿这事谁他娘的也不许说出去,不说出去你们还能每人轮到一次,若是说出去,你们谁也碰不到这样的美人儿!”

    “我们省得!”

    他手下喽啰们喊了一声,如何会不明白胡三包的意思?

    “旅率,你管享受,弟兄们给你把风,只是旅率可别只顾着自己舒服,也得给这美人儿留下点劲头让弟兄们快活一把啊?!?br />
    “放心!”

    胡三包淫-邪的笑了笑道:“有我的,自然就有你们的,你们瞧瞧这美人儿那一双长腿,只怕三五个人还满足不了她呢!大伙一起上擒下她,老子可不介意你们帮我推屁股!”

    “哈哈!”

    山贼们爆出一阵大笑,晃动着手里的兵器一步一步逼近过来。

    李慧宁眉头挑了挑,嘴角上的笑意渐渐隐去,眼神一种不属于女人的神采飞扬出来,她将长剑刷的一声抽了出来,竟然迎着那些山贼大步走了过去。见她这样凛然无惧,那些山贼加觉得刺激。

    “抓着她??!”

    一个小喽啰挥舞着木棒冲了过去。

    “你他娘的小心点,弄破她的摸样,老子先宰了你!”

    胡三包大声喊道。

    “旅率放心,我保证扒光了她跟小白羊一样一点都伤不着!”

    这喽啰喊了一声,扬起手里的木棒朝着李慧宁的肩膀砸了下去,他这一下乃是虚张声势,他看来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怎么看也不想是个练家子,而且真正会杀人的,谁会用剑?剑不过是个装饰品罢了,杀人还是直刀来得痛快爽利。所以他根本就没意,他甚至觉着这一棍吓都能将美人儿手里的长剑吓掉。

    掉是掉了,却不是长剑。

    李慧宁跨步向前,长剑向上一撩,噗的一声轻响,那喽啰抡动木棒的右臂齐刷刷肩膀处被卸了下来,不等他喊出来,李慧宁一剑刺进那喽啰的咽喉里,长剑一拧,喉管和动脉同时被切开。

    血喷泉一样喷了出来,温热的血液溅了李慧宁一脸。

    她看到没看这个喽啰,挺剑继续向前。

    胡三包吓了一跳,看着那倒下去的喽啰喷血的脖子,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嗓子里也疼的要命,就好像那一剑也刺了自己咽喉上似的。不过这两年的山贼生活也早已将他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野兽,早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善良的小货郎。

    “打断了她的胳膊!”

    胡三包大声喊道:“妈的,今天老子要干-死你!”

    三四个喽啰挥舞着兵器冲了上去,虽然他们也被吓了一跳,可却不认为一个女人真有什么本事,他们看来,被刺死了的同伴不过是一时大意罢了??墒墙酉吕瓷氖?,让侥幸活下来的人一辈子也不能忘记。有人幸运的活了下来,并且亲眼见证了大隋的覆灭和的强大帝国的崛起。余生的某个夜晚,他们还会半夜被噩梦惊醒。深夜噩梦,那个浑身是血披头散的女人就如同恶鬼一样,想忘都忘不掉。

    他们永远想也不通,那一天那一个女子,怎么会如此凶悍狠戾。

    ……

    ……

    李慧宁躲开一条打向自己胳膊的木棒,她手里的长剑毒蛇一样刺出去,噗的一声将咽喉刺穿后长剑又蛇一样缩了回来,再一剑从一个喽啰的左眼刺了进去,长剑将那喽啰的眼珠子切开,剑锋继续向前,又从他的后脑壳穿透而出。顺着剑尖,血珠缓缓的滴落下去。

    一个喽啰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骤然现面前的羊羔原来是一只了狠的雌狼。

    胡三包脸色变了一下,随即大声下令道:“甩套,抓着她!”

    山贼们打劫路人,甩套将人从马背上套下来也算得上是拿手好戏。几个人把腰后面的绳摘了下来,论起来朝着李慧宁套了过去。李慧宁猛的往前一扑就地一滚,滚动间一剑斩断了一条小腿,她也不站起来,只地上来回滚动,那些套竟然套不住她。

    一个不乎脸上被血涂满的女子,又怎么会乎地上的尘土草屑。

    她滚动一剑刺进一个喽啰的小腹,手腕一扭,长剑立刻将那喽啰的小腹捅出来一个血洞,随着长剑抽出来的那一刹那,一条血糊糊的肠子哧溜一下子挤出来,一开始是一条,到了后来一大团血糊糊的东西扑哧一声钻了出来,那一大团血糊糊肉-虫子似的的肠子挂肚子上,那喽啰啊的一声惨叫随即向后倒了下去。

    他跌坐地上,脸色吓得比纸还要白。

    看着小腹上的血洞,看着挂肚子外面的肠子,他的眼睛因为惊恐而变得特别大:“娘??!救救我啊娘!爹!救我啊,爹!娘!”

    他双手胡乱的将肠子往回塞,可随着他的动作,肚子里的东西还不断的往外挤,他越是着急越是塞不进去。到后来也不知道是被长剑捅穿,还是被他自己急切间抓破了肠子,黑乎乎的粪便散着一股恶臭翻了出来,他抓了一手,腻呼呼的粘手指间。

    几条绳落空,李慧宁站起来猛的向前一跃。

    她的衣裙已经被血液染红,有血珠顺着裙子的下摆不住的滴落。半空,她如一只血燕般凌空扑向胡三包。

    李慧宁性格豪爽,自幼便不喜女红偏偏喜欢舞刀弄枪,她十五岁的时候,唐公府里的老兵和家将就很少有人一对一打赢她。虽然这其有照顾她的缘故内,可由此也能推测出她的武艺极为精湛。

    这些山贼也算倒霉,正遇上李慧宁心情极差的时候。

    此时的杀人,反而成了她泄悲愤的手段。

    胡三包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竟然下意识的将手里的横刀掷了出去试图阻挡那个女疯子。李慧宁半空一剑将横刀挑飞,落地之后一剑刺向胡三包的咽喉。胡三包手里已经没了兵器,他只好往后跑。

    那些山贼已经被吓傻了,根本没人想起来去救胡三包。

    李慧宁自后面追上胡三包,一脚踹他的后腰上,胡三包身子失去平衡向前扑倒地,李慧宁一剑刺胡三包的后腰上,一股血噗的一下子喷出来,她手上的动作极快,长剑就好像连弩击一样迅速的抽出,再刺入。

    这一刻,时间似乎都定格住,那些山贼的眼,只看到那个血人一样的女子疯狂的一剑一剑刺胡三包的后背上,胡三包一边哀嚎着一边往前爬,李慧宁一步一步往前走着,一剑一剑刺下去。

    这一刻,所有的山贼都变得呆若木鸡。

    李慧宁缓缓的走到胡三包身边,然后蹲下来左手抓着胡三包的头将他的头颅提了起来。她蹲那里,一手抓着胡三包被血黏糊糊粘一起的头,然后右手的长剑伸到了胡三包的脖子前面。长?;夯旱那锌馄?,拉锯一样来回割着。

    一下,两下,三下……

    也不知道长剑来回拉扯了多少次,终于,那颗血糊糊的人头被她割了下来。

    李慧宁缓缓站起来,提着人头。

    ……

    ……

    “逃??!”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余下的二十几个喽啰竟然不敢再去看李慧宁的样子,他们转身就跑,哪里还有一丝勇气留这里。其实从初交手到李慧宁割了胡三包的脑袋,前后也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烧馐捶种佣杂谀切┥皆衾此?,简直如坠入地狱一般难熬。

    谁也不曾想到过,不曾看到过,一个女子杀人,竟然杀的这般狠辣。

    就这个时候,忽然顺着山道又下来一队人马,不下余人,为的是个看起来胖的有些离谱的男子。此人身材臃肿,脚步也略微显得有些虚浮,所以一眼就能看出他并不是个习武的高手,但他走人群却带着一股威严。

    他就是季春雷,这个山寨的大当家。

    若是只听其名不看其人,谁也不会想到季春雷竟然会是这样一个摸样。

    他阴沉着脸走下来,看着地上倒下的几具尸体嘴角忍不住挑了挑。

    “废物!”

    季春雷骂了一句,随即下令手下人将那二十几个拦住李慧宁的喽啰拿下。他一脚将一个喽啰踹翻地大骂道:“老子说过多少次,不许奸-淫-女子,你们当老子的话是放屁?他娘的难道忘了老子的军令?你们这些混账东西,当初打下这里的时候老子就想宰光了你们,烂人!你们或许不知道,老子做明典参军的时候,执行军法什么时候手软过?”

    他骂够了,打够了,转身看向李慧宁抱了抱拳道:“这位……女侠,我手下的人拦着你不对,我会明正军法??墒悄闵绷宋业娜?,也得给我个交代?!?br />
    李慧宁拎着胡三包的人头缓缓转身,眼神冰冷的盯着季春雷。

    就这一刻,季春雷肥肥胖胖的身子竟然猛的一颤。

    “小姐?”

    他不敢肯定的问道:“你可是唐公府的惠宁小姐?”

    “你是谁?”

    李慧宁一怔,心的杀意也淡去了不少。

    “真的是小姐啊,我是季春雷啊,当初辽西怀远镇的时候,我是唐公护粮军的明典参军,小姐难道忘了,咱们一块辽水边上给麦铁杖老将军助威呐喊过!当初还有世子,还有唐公他老人家也!”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