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六十二章 攻长安(二)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四十二章攻长安

    武贲郎将卫孝节守金光门,昨夜一夜他都没睡踏实,早上天还没亮他就起来城墙上巡视了一遍,检查了守城的器械箭矢。前日时候李渊的叛军到了长安城外,他登上城墙之后就再没回过家。说实话,大隋为官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都城长安会有一天被围困。他看来,这天下间安稳坚固的地方莫过于长安和洛阳,以大隋之国力,以大隋兵威之盛,怎么可能会有被围攻都城的时候?

    看着城外黑压压的叛军,连绵不的营帐,卫孝节的心里就好想堵上了一块千斤巨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曾经强大无匹的大隋,曾经天下至强的府兵,曾经让姓们为之骄傲的国家,如今已经面目全非。

    但是他却从没想过投降,因为他是大隋的将军。

    他是职责是守护都城,他必须履行一个军人的职责!

    当听到城外的叛军阵营传出一声一声号角之声,卫孝节紧了紧拳头。他站两个垛口之间,缓缓的将手放了刀柄上。

    长安城的城防即便不能称为当世坚固第一,也只有东都洛阳可以媲美。城墙足有五丈高,城墙上可以二十名士兵并排行进!每隔三十米就布置了一架弩车,这是守城的第一利器。箭楼,马脸,一应俱全,每三个垛口之间便设置了一个狼牙拍,能轻易将站城墙下的叛军砸成肉泥!

    所以卫孝节心里并没有多少担心,有的只是悲凉。

    他不能接受的,是国都被围困。

    看着城外的叛军已经开始提速,他攥着刀柄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弩车!”

    当城外叛军的盾牌手护着弓箭手进入了弩车的射程之后,卫孝节猛的将横刀抽了出来向城外一指大声喊道:“放!”

    弩车盘搅动的声音听着令人牙酸,那种声音就如同硬生生的撅断骨头的碎裂声。弩车上的巨弩已经装填完毕,长丈余,精钢为锋,薄铁为羽,小腿粗细的巨弩能轻而易举将战马轰成两截。这种床子弩的射程超过三米,一旦射入人群,能一口气将十几个人穿成肉串!

    随着卫孝节的一声令下,几十支巨弩轰的一声同时射了出去。就如同从城墙上劈下来几十条黑色的闪电一样,迅疾无比的砸进了李家军的阵型。

    举着盾牌的士兵听到城墙上盘骤然松开的声音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然后心里祈求自己千万不要被那该死的巨弩盯上。巨弩面前,人力简直不堪一击。

    砰地一声!

    一支巨弩直接撞一面步兵盾上,包裹了两层牛皮的步兵盾能轻易挡住狼牙箭,却挡不住炮弹一样砸过来的巨弩,弩箭轻而易举的将盾牌撞裂,精钢打造的箭锋紧接着撞盾牌手的脑袋上,那士兵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的头颅就好像被铁锤砸碎的西瓜一样爆开,巨弩轰碎了他的脑袋后又穿进他身后弓箭手的胸膛里。

    弓箭手的胸口上轰开一个巨大狰狞的血洞,巨弩好不停顿的又撞第三个人的身上,将第三个人的半边肩膀轰碎之后找上第四个人,从第四个人的胸口里钻进去后依然威势不减,接二连三的撞上第五个人,第个人,第七个人,第八个人。

    四五具尸体挂巨弩上终于让它的速缓了下来,将第个人的小腹破开一个血洞之后,巨弩停止了自己的旅程,带走了个人的生命。

    一轮巨弩攻击过后,李家军阵型被画出来几条血线,每一条血线都是一小块空旷,这条血线上再无一个活人。

    “往前冲,加速!往前冲,到了城下巨弩就没用了!”

    李彪大声的喊着,一边喊一边用横刀奋力的敲打着自己手里的盾牌,以此来引起士兵的注意力。

    并不是每一支巨弩都造成了杀伤,几十支巨弩齐射后,李家军的损失也不过二余人,可这种攻击的威慑力足够大。不少人直接被吓得尿了裤子,哭着蹲地上再也不敢站起来。

    “往前冲,笨蛋!”

    老兵们拉着吓傻了兵往前跑,一边跑一边骂:“白痴才会停下来!站着不动就是敌人弓箭手的靶子!”

    盾牌手们顶着盾牌疯了一样的往前冲,他们夹杂着的弓箭手同样如此。床子弩射远不射近,到了城墙近处,床子弩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

    “弓箭手!”

    卫孝节再次举起横刀,大声呼喊道:“抛射!”

    ……

    ……

    四轮羽箭之后,城外的李家军弓箭手终于冲到了射程之内。他们盾阵的掩护下开始疯狂的对城墙上的守军还击,米宽的战线上,羽箭密集的程令人咋舌。城墙上的守军居高临下占据着优势,但他们只要探出去身子就有可能被羽箭射死。

    “攒射!压制弩车!”

    李彪大声的喊着,然后回头咒骂道:“攻城锤怎么还没上来!云梯,把云梯架上去!”

    十几个人抬着一架云梯冲到城下,士兵们咬着牙脸憋的通红将云梯竖了起来,弓箭手立刻从盾牌后面站起来对城墙上的守军猛的射了一阵,密集的羽箭覆盖下,城墙上的隋军被压的不敢抬头。攻城的士兵趁机将云梯搭了城墙上,而趁着城下弓箭手换箭的空当,隋军立刻站起来朝着城下一顿乱射。顷刻间,城下的李家军就倒下了一层。

    “上去!”

    李彪指着云梯大声喊道:“弓箭手!都站起来,别跟王八似的缩盾牌后面,压制守军,压制守军!”

    “上去!冲上去不要乱冲,护住云梯,让后续的人登城!”

    几个悍勇的士兵将横刀叼嘴里,两只手扶着颤悠悠的云梯猴子一样灵活的往上蹿,只是他们才爬到一半,几个守城的隋军冒着箭雨站起来,用挠钩顶住云梯,众人整齐的呐喊一声,随即一同用力将云梯向外推了出去。云梯慢慢的从斜靠城墙上变成垂直地面,然后逐渐加速朝着地面上拍了下去。

    爬上云梯的士兵哀嚎着跳了下来,立刻就摔断了腿,还没等他们爬起来,云梯狠狠的拍他们身上。一瞬间,血肉模糊。

    “放钉拍!”

    卫孝节城墙来回奔走,大声的下令。

    布满了狼牙钉的拍子狠狠的从城墙上砸下来,站墙跟下躲避羽箭的士兵立刻被拍碎了脑袋,当隋军士兵奋力将钉拍拉起来的时候,上面还挂着一具一具被钉子勾住的尸体。

    “砍断绳!”

    李彪嘶哑着嗓子吼着,他的眼睛已经变得一片赤红。

    侥幸躲过钉拍的士兵立刻挥舞着横刀狠狠的砍钉拍上,有不少钉拍被砍断了绳坠落下来。李彪如野兽一样咆哮,大声命令着弓箭手射击。羽箭的密集超乎想象,甚至能半空相撞。

    有箭的隋军哀嚎着从城墙上掉下来,也不管落地之后其实他已经死去,城下的李家军士兵一拥而上,十几柄横刀疯狂的剁下去,不多时,那落下城墙的隋军就变成了一堆肉泥。四处飞溅的碎肉人的脸上,但却没有人意这些。

    “射!射!”

    李彪一边催促弓箭手还击,一边组织攻城的士兵竖立起云梯。

    卫孝节看着越来越近的攻城锤,脸色变得有些凝重:“弩车,先把攻城锤打烂!绝不能让它靠过来,放!”

    七架弩车同时瞄准了巨大的攻城锤,巨弩呼啸而出,立刻就将推车的士兵放倒下一片,而城墙上的弓箭手也知道,一旦让那个大家伙靠近的话城门就算再坚固,也挡不住几十下撞击。

    密集的羽箭抛射了过去,巨弩也不断的击。短短几分钟,攻城锤附近就落下了上千支羽箭,十几支巨弩!

    几分钟,推车的李家军士兵就被清理了个干净!

    ……

    ……

    “这样不成!”

    刘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殷开山身边,皱着眉说道:“就算用人命填,你的一万人也填不到城墙那么高!”

    刘静为左领军长史,殷开山为左领军将军,知道此人多智谋,他回身问道:“刘大人有什么办法?”

    “先让士兵们撤下来,我会请求唐公下令建造楼车,比城墙略高,派弓箭手于楼车上射击压制守军,楼车上置木板,待靠近城墙,以木板搭城墙上,士兵们自楼车上踩着木板登城,可一战而胜!”

    “还不行!”

    殷开山摇了摇头道:“方才进攻便撤下来,军心定然浮动!”

    “你这样只能白白死了很多士兵!”

    “军人,自当马革裹尸!”

    殷开山不听刘静的建议,大声下令道:“王叔宝!带着你的人上去,就是用人堆,也要给我堆出一条登城的鱼梁大道来!”

    王叔宝大声答应了一声,随即带着三千士兵往前压了过去。

    因为进攻的李家军已经差不多都冲到了城下,城墙上的弩车已经停止了轰击,弓箭手则显得加忙碌起来,这个乱世,一支造价昂贵的巨弩,远比一个士兵的命要值钱。

    卫孝节城墙上来回奔走指挥,忽然瞧见城下一五十步左右,几十个盾牌手紧紧的护卫着一个将领,他立刻停下脚步,吩咐身边的弩车调转过来。几个士兵手忙脚乱的将巨弩装填好,然后奋力的绞动盘,咔嚓咔嚓的声音,巨弩缓缓的拉到了后面。

    “射死那个将领!”

    卫孝节大声喊道。

    砰地一声,巨弩如怒龙一样飞了出去。一五十步的距离,顷刻即至。

    李彪正指挥士兵们架起云梯,忽然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只来得及转过来看了一眼,那支小腿粗细的巨弩已经撞碎了两面盾牌到了他的身前。

    噗!

    巨弩狠狠地撞李彪的小腹上,一声闷响之后,他的身子便从腰部被巨弩直接轰碎,上半截身子随着巨弩飞出去两三米远摔地上,下半截身子摇晃了几下也缓缓的倒了下去。碎裂的肠子,内脏,甩了一地。就上半截身子被掀飞了血肉的肋骨下面,那颗心脏还微弱的跳动着。

    李渊站高坡上看着战局,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鸣金!”

    他从嘴里挤出这两个字,随即脸色阴沉的转身走向大营。

    就这一天,东都城外,瓦岗寨大当家魏王李密决定接受朝廷招安,接受杨侗封他的东郡大总管的职位,瓦岗寨一片哗然。

    就这一天,燕王李闲站点将台上,看着麾下数十名将领,数万精锐,他将手抬起来缓缓的指向西方喊道:“出兵!”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