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六十二章 攻长安(三)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三十二章攻长安

    卫孝节看着缓缓退下去的李家军松了口气,转身吩咐手下人清点伤员,修缮城防。这次李家军的进攻并不算太凶狠,只坚持了不到一个时辰,估算着李家军城墙下少丢下了近两千具尸体,卫孝节推测应该是李渊心疼伤亡太大所以下令鸣金的。

    他吩咐完了之后,靠着城墙坐下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等着手下人去统计伤亡,然后他还要赶去皇宫向代王杨侑汇报。能轻易的将李渊叛军的第一次攻势击退,这对于城军民来说无疑是一件极鼓舞士气的事。李渊大军自太原远来,一路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尤其是霍邑一举击杀了宋老生之后,李渊叛军的士气达到了顶点。

    宋老生霍邑,屈通突潼关,两个人互为支援,本来应该能将李渊牢牢挡住,可就因为宋老生的贪功,以至于防线满盘皆溃。东都败于李密之手后,屈通突被调往潼关驻守,麾下有兵马数万,铁钳一样制约着太原。

    宋老生一败,长安被困,屈通突只能带兵出潼关往长安方向驰援,失去了潼关之险,隋军平原和李家军交战优势也就丧失殆。李家军兵力足有二十万,屈通突除去留守潼关的人马之外,能带出来的兵力不过两三万人,杯水车薪,想解长安之围也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但他带兵出潼关,还是威胁到了李渊军的侧翼。

    第一次攻城失利之后,李渊担心屈通突从侧翼袭扰,所以命刘静为主将,段志玄为副将,领兵万迎战屈通突。

    大帐上,李渊下达完了这条军令之后,缓缓的将视线转到殷开山的脸上,目光没有什么责备的意思,相反,倒是安慰的成分居多。这样的目光是让殷开山心愧疚自责,他出列垂道:“主公,末将作战不利,请主公责罚?!?br />
    “没有你的事?!?br />
    李渊摆了摆手道:“是我太大意了些,这段日子连战连胜,连我都变得有些轻狂浮躁,没能正确估计长安城防之坚固,损失了这么多人马,其罪责我而不你。你手下士兵作战用命,没有过错,反而值得褒奖。你阵前指挥也没有什么疏漏,只是长安城的防御太稳固,城墙上的床子弩也太犀利?!?br />
    “主公”

    殷开山道:“末将战失利,其罪难逃,军法公正,若是不加以责罚的话,只怕难以服众,末将请主公处置?!?br />
    “也罢”

    李渊想了想说道:“将你左领军将军的官职将一级,降为武贲郎将,仍令本部兵马,罚饷银半年,你可有怨言?”

    “末将诚服!”

    殷开山抱拳难道。

    事实上,这所谓的责罚其实轻的几乎像挠痒痒一样。降一级,过一阵子再升回来就是了,罚饷银半年,多赏赐一些也就弥补了。死了的两千士兵还是白死,殷开山一点影响都没有受到。

    “嗯……之前肇仁提出的造楼车之法,你们觉着怎么样?”

    肇仁,是刘静的表字。他殷开山率军进攻的时候想到了楼车之法,曾经大隋进攻南陈都城的时候用过这种办法,效果极好。楼车高比城墙还要高一些,上面有平台,可站三四十弓箭手,楼车推进,上面的弓箭手就可以压制城墙上的守军。弓箭手所站立的平台下面可藏兵数十,内存木板,靠近城墙之后以木板搭城墙上做独木桥,士兵踩独木桥上城。

    虽然造楼车所需时日很久,但这法子显然是个稳妥的。只是刘静只想着这法子好使,却忽略了陈兵和大隋府兵的差距,当初南陈的士兵看似精锐实则不堪一击,可长安城的守军可是实打实的大隋精锐。

    “天长日久……恐生变故?!?br />
    二公子李世民想了想说道:“楼车庞大,不是短日内能造得出来的,而且数量少了起不到压制城上隋军的作用,数量多了,耗时太久,若是等个三五月待楼车造好之后再进攻,一来,咱们军粮草也会有所不济,到时候已经进了冬季,进攻上的掣肘大。再者,据闻东都杨侗已经招降了瓦岗寨李密,若是所耗的时间久了,难保东都洛阳那边的隋军不会赶来支援。另外别忘了,咱们后面还有一个屈通突!”

    “二公子言之有理!”

    刘静脸色惭愧道:“是我想当然了,考虑不周?!?br />
    “世民,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李渊侧头看着李世民问道。

    李世民沉吟了一会儿说道:“父亲,咱们军的府兵加起来不下五万人!其还有一万五千本来就是驻守长安的士兵,对长安很熟悉!”

    李渊听到这番话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了笑说道:“你是想诈开城门?”

    李世民点头道:“可以派一得力将军,率两万府兵装作东都来驰援的隋军,赚开长安城门,大军蜂拥而入便立刻控制城防,长安可得?!?br />
    “倒是可以试试”

    李渊点了点头道:“此事谁可为将?”

    “孩儿愿意一试!”

    李世民躬身说道。

    李渊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有意无意的看了李建成一眼。李建成立刻就明白了李渊的意思,连忙出列躬身道:“父亲,二弟连番恶战也累了,孩儿所部兵马养精蓄锐多日,可堪一用,这一战,孩儿也愿意为父亲分忧?!?br />
    “也好!”

    李渊微笑着说道:“这一战,便由你和弘基两个人去打。世民一路征战也确实该休息几天,这样,世民,你这段日子就负责督造楼车抛车以备不时之需,也能恢复些精力?!?br />
    “遵命……”

    李世民微笑着垂说道,只是低下头的那一刻,他咬了咬嘴唇,眼神一片阴霾。

    父亲这是要把弘基兄从我身边拉走!

    平衡之道!

    李世民心冷笑道:“我军功大了,超过了大哥,就要压一压我,抬一抬他,再将弘基兄从我身边分走,父亲,你倒是好算计!说什么我连番恶战劳乏,难道弘基兄就不是一样的么?世子……这便是世子!”

    或许是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过分,李渊站起来走到李世民身边说道:“世民,你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将来好好辅佐你大哥,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br />
    李世民抬起头,脸上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

    “父亲放心!孩儿必当竭全力!”

    ……

    ……

    大业十三年七月,东平郡内巨野泽,燕云寨五万精兵集结,燕王李闲亲自领兵出征,出巨野泽后一路往西,三日后到了雷泽县,大军雷泽县停留了五日之后,继续往西北方向前行,眼看着再三五日便要进入东郡。

    李闲大军行进的速并不快,一路阵列而行,看样子是要稳扎稳打,不求突袭。

    瓦岗寨的将领们得到这个消息立刻就炸了窝,众将本来就为李密接受朝廷招安的事吵得不可开交,李闲如今亲自率领五万精兵出巨野泽陈兵雷泽以西,这无疑是想趁着瓦岗寨内部不稳浑水摸鱼来了。

    李密刚杀了翟让,瓦岗寨确立了自己的领导地位。本来还不甚稳固,他又答应了朝廷的招安,瓦岗寨内部确实乱的一塌糊涂,可是李闲率军而来这事传到李密耳朵里的时候,他却非但没有烦心生气,反而极开心的笑了笑。

    王伯当本来是瓦岗寨内营将领,是翟让的亲信??墒亲岳蠲苌绷说匀眯值苤?,对他却倍加推崇。王伯当渐渐的也就认了命,他心安慰自己,跟着翟让那样胸无大志的,瓦岗寨难免也会落得个分崩离析的下场。李密是真命天子,跟着他,自己也能有个好前程。将来李密登基称帝之后,自己封侯拜将也不是什么难以企及的事。

    乱世,谋的不就是个似锦前程吗。

    所以他自伤愈之后便收起了其他的心思,一心一意想辅佐李密成就大事。

    而瓦岗寨内营仅剩下的几个将领,他被李密提拔做了怀化大将军,加郡公,光禄大夫,蒲山营左军将军,谢映登被提拔为冠军大将军,郡公,光禄大夫,哨探总管,两个人瓦岗寨地位都极高,甚至比李密的亲信房言藻,王当仁还要高。

    李闲率军逼近东郡这个消息,就是谢映登第一个知道的,他却不肯来见李密,而是将这军报交给王伯当让他去说。王伯当知道谢映登心里还有解不开的结,劝了几句也就作罢拿着军报急匆匆的去找李密。

    李密看了看手的军报之后反而笑了笑,脸色竟然带着几分得意。

    “魏王何故笑?”

    王伯当不解道。

    李密笑了笑说道:“伯当,如此良机到来,我如何能不笑?”

    他笑的时候抽动半边枯木一样的脸,显得说不出的诡异难看。他站起来,走到门口吸了一口门外的清空气,同时将这几日心里的憋闷吐了出去。走路的时候,他的一条腿拖着,样子还是显得有些狼狈。

    “军士气不稳,因为……朝廷招安的事,将领们的一见极不统一,正这个时候李闲来攻,魏王怎么说是良机?”

    王伯当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伯当!”

    李密微笑道:“你也是急糊涂了,怎么这么大的好事你却看不透?”

    他顿了一下说道:“李闲这哪里是来恶心我的,分明是来帮我的。如今军不稳,若是没个泄的口子,下面的将领们难免会有忍不住的时候,可如今李闲来了,军将领必然把主意都转到燕云寨来犯之敌的身上,哪里还有时间精力招安的事上纠结?等击退了李闲之后,招安的事木已成舟,这不是一件大好事?”

    王伯当一怔,随即也笑了起来:“魏王好谋略!”

    心却对李密执意要接受招安的事不如何赞同,只是他却不敢肯定,这是不是李密想出来对付王世充的什么策略。

    “谁对招安的意见大就让谁去打李闲,打输了孤也不怪他!”

    李密摆了摆手,云淡风轻。

    瓦岗寨这边对李闲的到来反应激烈,河北窦建德处,反应同样很激烈。如今黄河两岸的局面已经僵持了很长一阵子,洺州窦建德,瓦岗寨李密,燕云寨李闲三足鼎立,谁也奈何不了谁。前阵子徐元朗率军归顺瓦岗寨之后,这三强对立的态势便加明朗。三个人互相牵制,谁也不敢先动手。

    窦建德是个有大志气的,怎么可能满足于自己只河北立足?

    李密为了暂时稳定瓦岗寨,不会主动挑起争端。窦建德手兵精粮足,却早就憋着一口气想大展拳脚。他只是一直犹豫,是向北进攻涿郡,逼走罗艺,还是向南进攻燕云寨的领地,如今李闲率军进击瓦岗寨,他看来也是个极好的机会。

    窦建德召集手下将领议事,众人都觉着可以趁这个机会,将洺州军的地盘扩充到黄河以南去,毕竟涿郡这几年被罗艺刮的太狠了些,姓疲敝,田地荒芜,比不得河南诸郡的富庶繁华。

    众人皆无异议,窦建德便下令调集十万大军,亲自挂帅,以苏定方为先锋大将,殷秋为副将,准备南征。

    一时间,三强之间的火药味顿时浓烈了起来。

    只是看客们都有些搞不懂,明明很狡猾精明的燕王李闲,这次怎么会下了这样一招混棋?要知道这样冒险,一个不小心,燕云寨就会被瓦岗寨和洺州军分而吞之!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