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六十五章 攻长安(五)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长安城里的隋军和百姓们在等,等东都的援军赶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渠道传过来的消息,李渊围城整一个月的时候,据说越王杨侗派了十万大军赶来救援长安。长安城虽然被围,但李渊留下了一个城门没有堵死,所以这消息是不是突围出去往东都求援的信使带回来的,谁都不清楚。

    但不管这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城军民一片沸腾。

    朝廷的人没有出来辟谣,于是这消息风一样在长安城内卷过,吹遍了大街小巷,全城的人很快就全都听说了这件事。兴高采烈的百姓们情不自禁的跑到大街上欢呼庆祝,还有富户拿出自己家里的存粮分发给穷苦百姓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喜悦。

    因为挖了李渊祖坟这件事,长安城内的百姓们都很恐惧。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长安守不住,万一李渊的叛军杀进城内,到时候倒霉遭殃的只怕还是百姓,至于那些世家出身的朝廷大员,他们什么时候担心过长安被攻破之后会受到牵连?

    君不可降,但臣可降。

    再说,那些世家之人从来就没有将身家性命全都押在大隋这一个赌注上。说不定城外的李渊叛军,就有城高官们派过去辅佐李渊的家族子弟。

    对于这个传言的真实性,朝廷肯定是不会派人站出来说是假的。虽然朝廷的人都不知道这消息的真假,但毫无疑问的是,即便是假的朝廷也不会说是假的。要想守住长安,军民的士气尤为重要。这样一个消息散布出来,无疑给满城军民都打了一针兴奋剂。

    负责镇守金光门的将军卫孝节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下过城墙了,每天早晨天还没亮他就开始在城墙上巡视,检查守城的器械箭矢,检查当值的士兵有没有懈怠偷懒。坚守了一个月,卫孝节觉得自己距离胜利已经越来越近。

    李渊在城外有二十万大军,每天的粮草消耗就是一笔惊人的数字。已经过了一个月,李渊还能坚持多久?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李渊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强攻,看到这几日逐渐在城墙上安装起来的投车,他停下脚步驻足在一架投车前仔细看了看,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这些东西,就是为了对付李渊叛军的楼车而准备的。投车并不大,只能将三二十斤的东西抛出去百步左右,不过已经足够用了。

    每一架投车的旁边都放着不少已经装进皮囊的菜油,守城的弓箭手也特意准备了满满一个箭壶的包了油布的羽箭。只要李渊叛军的楼车推上来,到不了城前就会被烧的坍塌下去。

    卫孝节又抬头看了看视线极远处,那里已经有不少高大的楼车耸立。他皱了皱眉头,知道再用不了多久,李渊就会发动强攻了,楼车的数量一旦达到一定规模,李渊就会迫不及待的下达进攻的命令。

    不过这没关系,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卫孝节看着极远处的那些楼车,心不禁有些得意的想到,李渊的叛军费劲力气将那些庞然大物推上来,结果还没有派上用处就被烧成灰烬,楼车上的叛军弓箭手嗷嗷叫着掉下去葬身火海,然后脸色惨白的李渊眼神逐渐变得绝望无助。这些画面在卫孝节脑海里浮现,他越想越得意。

    走到垛口前,他站在那里眺望城外。

    “大隋有上天庇护!”

    卫孝节喃喃道:“若非如此,怎么会在这最危急的时候,让李药师出现在长安城?冥冥之,一切早有注定。由此可见大隋还远没到崩塌的地步,还有的救……”

    他喃喃自语的时候,没注意到李靖已经走到他身后不远处。

    “这么早就来巡视?”

    李靖轻笑着问道。

    卫孝节吓了一跳,回身见是李靖连忙施礼道:“自从李渊叛军到了城外,我就没有下过城墙?!?br />
    “卫将军忠义!”

    李靖由衷的赞叹道。

    “只是不想我的名字被后人提起来的时候,前面加上罪人这两个字?!?br />
    卫孝节叹了口气道:“大隋的都城若是丧在我手里,只怕百姓的口水也能把我淹死!”

    李靖摇头道:“怎么会,李渊才是罪人?!?br />
    他拍了拍垛口认真道:“谁毁了这座雄城,谁才是罪人?!?br />
    卫孝节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忽然表情猛的一僵。他抬起手指向城外李渊大营,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那是……李渊要进攻了?”

    ……

    ……

    李靖顺着卫孝节的指点看过去,只见远处李渊大营那些楼车所在的位置上忽然一片混乱,李靖的第一反应也是李渊就要进攻了,可现在已经将近傍晚,太阳已经偏西,这个时候进攻岂不是有些晚了?

    楼车行动缓慢,从李渊大营推到长安城前没有一两个时辰也办不到。

    “难道李渊打算夜攻?”

    卫孝节不确定的说了一句。

    “让士兵们准备,弓箭手全都上城墙!”

    李靖果断下令道。

    卫孝节也不管李靖下令是否越权,立刻转身吩咐了下去。他手下亲兵立刻转身跑去传令,不多时,城墙上呜呜的号角声就响了起来。

    “如果李渊真的是打算夜攻,是他自己找死!”

    李靖冷声说道:“今日我便在金光门这边,卫将军不必在意我,只管如往常一般指挥,至于操作投车的士兵就交给我。若是楼车一旦靠近,我会立刻下令将菜油投过去,弓箭手由卫将军来指挥!”

    “好!”

    卫孝节大声答应了一声,随即转身往城门楼方向走去。只是他才走了几步,忽然又顿住,抬起手指向城外,声音有些颤抖带着不可思议的强调说道:“那是……怎么回事?”

    李靖也注意到了李渊大营的变化,眼睛瞬间睁得溜圆。

    “有人突袭李渊大营!”

    李靖看着远处的营地立刻做出了判断。

    “是东都的援兵!”

    卫孝节顺着李靖的思路追加了一句。

    才看见李渊大营有所混乱,不多时李渊大营已经冒出了火光。没多久,火光便冒起来挺高。远远的都能听见大营人嘶马鸣的声音,隐隐似乎还有喊杀之声传来,似乎是有人带兵杀入李渊大营,正在和李家军激战。这变故来的太突兀,突兀到卫孝节和李靖都有些茫然,他们两个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看到了难以置信。

    “难道真的是东都来的援兵?”

    李靖犹豫了一下说道:“会不会有诈?”

    “小半边的大营都烧起来了!”

    卫孝节指着远处兴奋的喊道:“李渊怎么可能下这么大的本钱!”

    李靖点头道:“那也不能冲动,静观其变!”

    “嗯”

    卫孝节嗯了一声道:“是不是让士兵集结,万一真的是东都来的援兵,到时候还可以出城迎接一下,里应外合,说不得今日就能大破李贼!”

    “好!”

    李靖大声道:“卫将军去集结兵马,我在城墙上坚守?!?br />
    “要不要派人禀报代王殿下?”

    卫孝节跑了几步后又停下来问道。

    李靖道:“事发突然,我派亲兵去向代王禀报,将军可自去整顿兵马,还要严防是李贼使诈!我在城墙上观察,若是没有我的信号,卫将军切不可开门出去!”

    “我省的!”

    卫孝节应了一声,急匆匆的去城下整顿人马。

    李靖看着对面李渊大营烧的越来越旺的大火,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衣袖里的双手已经攥的很紧。

    ……

    ……

    卫孝节迅速集结了五千左右的人马,为了稳妥,他还是派人迅速进宫去禀告代王殿下,告诉代王或许是东都的援兵到了。然后他亲自带着人马在金光门内等候,只等着城墙上李靖发出信号。这种等待才是最煎熬的过程,只短短的半个小时,卫孝节却感觉自己等了十年那般长久。

    实在有些等不及,他下了马又跑上城墙自己去看。

    等他到了城墙上的时候,见李靖正神色紧张的盯着城外。

    “李将军,情况怎么样?”

    卫孝节问道。

    “有人马杀过来了!”

    李靖指着外面说道。

    卫孝节仔细往外面看去,只见一对人马自李渊的大营杀了出来,已经能看清军阵迎风招展的烈红色大隋战旗,在这队人马的后面,是黑压压的叛军追过来。

    “看人数不会超过两万!”

    李靖皱眉道:“若是东都派来的人马,怎么会只有这么少?”

    “难道是屈突通?”

    卫孝节猜测道。

    “屈突通没这么快!他被李渊的兵挡住,杀过来谈何容易?”

    “莫非是东都援兵派过来进城支援城防的?”

    卫孝节又猜了一个可能。

    李靖摆手道:“谨慎一些,先不要开城门?!?br />
    卫孝节张了张嘴,最终忍住什么都没有说。他紧紧的攥着自己的马槊,目不转睛的盯着城外的情况。小半个时辰之后,那队打着大隋战旗的队伍终于冲到了城门外,在他们后面几百米外就是数不清的追杀过来的李渊叛军。

    “快开城门!”

    城门外的隋军大声呼喊道:“我们自东都来,快开城门!”

    “快开城门!我们烧了李贼的连营!”

    “开城门!”

    卫孝节看了李靖一眼,后者却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李将军……”

    卫孝节刚说了三个字,李靖忽然回身吩咐自己的随从道:“赵二!你坐吊篮下城,若是东都来的救兵应该有印信,查清楚了向我喊话。若是李贼使诈……我会照顾你家的老母!”

    “喏!”

    李靖的随从应了一声,卫孝节立刻安排士兵将吊篮放了下去。赵二下了城墙跑到那隋军大将面前说了几句话,那大将从随身的包裹里取出一件东西递给赵二。赵二看了看之后立刻回身对城墙上高呼:“真的是东都来的援兵!是王世充将军派来先进城支援的兵马!”

    卫孝节哈哈大笑,不等李靖说话转身就跑下了城墙。他到了城下大声喊道:“快开城门,你们随我出去迎接东都的援兵!”

    金光门随即缓缓的打开,卫孝节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是哪位将军来救长安?!”

    他纵马冲到那隋将面前大声问道。

    “唐公麾下刘弘基!”

    那隋将装扮的人大声喊了一句,随即手起一槊将卫孝节戳死。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