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六十八章 他谁都不信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几个月前就过了黄河的密谍接到命令,早早的就在约定好的地方潜藏起来等待水师靠岸。只用不到一夜的时间,三万精兵下了船,然后在密谍的引领下一路往东北方向,出去二十里不到,就有几座连绵在一起的小山,最高处也不过百米左右,山很矮,但这几座小山占地倒是不小,方圆三五十里,藏兵三万丝毫也不勉强。

    三万人马一头钻进矮山密林中,自有秦琼等人安排士兵当值戒备。李闲下令士兵们就在密林中好好的睡一觉,整整一个白天都不会有所动作,士兵们可以敞开了睡,饿了,就吃几口自己携带的干粮。

    战马除了喂食的时候还要带着嚼子,以保证不会发出声音而泄露了行踪。

    “都安排好了?”

    李闲从大黑马上跳下来,拍了拍大黑马的脖子回头问秦琼道。

    大黑马也被带上了嚼子,不能出声这让它很不适应,不断的摇摆着脑袋,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把那让它烦恼的东西甩出去??上?,它无论怎么甩也不过是徒劳罢了。所以它转过头,有些无辜委屈的看着李闲。却发现主人根本就没有在意它,所以,大黑马的样子看起来有些落寞。

    “都安排好了,我让士兵们轮流休息戒备,倒是不用安排斥候,主公之前派过来的军稽处密谍已经在四处巡视,他们探查情况的本事比军中斥候还要强一些,不过这样也好,士兵能多休息一会儿。另外……”

    秦琼指了指那座小山的最高处说道:“山顶上我派了一队士兵过去,那里居高临下,山势也缓,若是有敌军接近的话,三十里外就藏不住行迹?!?br />
    李闲嗯了一声道:“告诉士兵们,好好睡觉,睡醒了就吃,吃饱了再睡,如果今天休息不好的话,晚上的急行军他们有的是苦吃。最初这几日都要昼伏夜行,跟他们说清楚,如果有人掉队的话……只怕没人能活着回去?!?br />
    “属下明白!”

    秦琼垂首道。

    “有军稽处的密谍已经查看好了路线,方便了许多?!?br />
    程知节插嘴道:“每日行进多少里,在哪里驻扎,这些都不必考虑,军稽处的密谍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士兵们只管埋着头赶路就行,这趟走的已经很轻松了,若是再有人掉队,只怕他们自己都会羞死?!?br />
    “这便是军稽处的用处!”

    李闲笑了笑道:“以后用兵,都会按照这个程序来,除非必要,绝不会贸然的出兵。军稽处先行打探消息,不光是地形,还有民情,敌情,一切对战争有所影响的东西,军稽处的人都要查探。等军稽处的人将行军路线之类前期的事情都准备好,大军再开拔,直奔目标,这样不但能节省时间,减少消耗,还能避免中了埋伏?!?br />
    “我虽然对军稽处的那些密谍没什么好感……”

    程知节笑了笑道:“但他们做事确实漂亮!”

    “军稽处的密谍看着阴气太重……”

    侯君集张了张嘴,随即醒悟自己说了错话:“是太冷了些,整日看不到一点笑容。不过也难怪,军稽处,负责稽查可不止是军队,还有官员违法犯纪的事,自然要冷酷一些,若是整日笑呵呵的,看着就没有什么威严,谁怕?”

    李闲听到这话回头看了侯君集一眼,这一眼让侯君集脸色不由自主的变了变。

    “以后这话,拿到明面上来说?!?br />
    李闲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即往前走去。

    这一句话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可侯君集的脸色却变得极不自然。秦琼拍了拍他的肩膀,快步跟随李闲的步伐。程知节小声说道:“就你这张嘴…..还不如直接说对军稽处不满,你难道还不了解主公的性子?”

    侯君集叹了口气,无声的苦笑。

    他确实对军稽处不满,总觉得李闲赋予军稽处的权利太大了些。不但监察百官,还监察民风,还要监察军队。其实说句心里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军稽处的不满,还是对叶怀袖的嫉妒。

    他看着李闲的背影,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

    程知节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难道你还怕军稽处查你?”

    侯君集挺了挺胸脯道:“这个自然不怕,我只是担心,军稽处权利太大不好,文官,武将,都被军稽处钳制着?!?br />
    程知节笑了笑道:“连我都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看不透主公的打算?”

    “说说!”

    侯君集有些心急的问道。

    “主公说过,要想成就大事,不止靠世家的支持,最主要的还是民心,民心所向,才是根本??纱笏骞僭钡?*已经糜烂到了根子里,百官失信于民,朝廷失信于民,皇帝也失信于民,所以大隋才会完。主公要带着燕云寨发展,自然不能让大隋的**之气污染了燕云寨的官员?!?br />
    “让百姓们看到官员都是清正廉洁的,百姓才会真心支持追随??商靶乃加?,光靠自己克制显然不够,军稽处就是为了这个而存在。这是现在必须的手段,我倒是觉着,将来主公若是成就大业了,这军稽处也不应该废除,仍然还要监察百官?!?br />
    “再说……”

    程知节压低声音道:“武将,文官,军稽处,主公这样安排,你不觉得别有深意?”

    侯君集一怔,随即对程知节一拜道:“多谢程将军教我!”

    程知节纳闷道:“我这大老粗都想到了,你怎么想不到这点?说实在话,你刚才这番话已经有点犯忌,若是心里没鬼,谁怕军稽处干嘛?”

    侯君集苦笑道:“是我太浮躁了?!?br />
    他心里却叹了口气,心说自己还是不够稳重。

    只是他这种性格使然,只怕很难改掉。

    ……

    ……

    秦琼走在李闲身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侯君集心直口快,主公不要往心里去。他也没有什么脏心思,只是对军稽处有权稽查军队将领有些想不通?!?br />
    “他若是心直口快孤反倒不会生气?!?br />
    李闲一边走一边说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难道孤会责怪他?”

    他见身边也没有旁人,叹了口气道:“秦大哥,你是不是对军稽处也有看法?”

    秦琼听李闲又叫自己秦大哥,心里一暖:“主公……”

    “现在没外人,不用在意什么规矩。杜如晦那张木头脸不在跟前,宇文士及也不在,秦大哥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br />
    “属下倒是不觉着军稽处有什么不好的,有军稽处在,百官战战兢兢不敢胡作非为,三郡现在的吏治比大隋开皇年间还要清明,这正是因为军稽处的存在,官员们不敢贪,百姓们自然拍手叫好。军中也是一样,没有个约束怎么行,属下说句不该说的话,大隋朝廷若有个军稽处监察着,也不至于糜烂的这么快?!?br />
    李闲缓缓摇了摇头道:“军稽处不是万能的,如果军稽处的人也**了,怎么办?”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大明朝,东厂,西厂,内厂,锦衣卫,监察百官的工具之强大,历朝之最,可大明朝官员之**,比哪个朝代只怕都没有不如,甚至还有过之。

    主公有撤销军稽处的打算?!

    秦琼心里猛的一跳。

    李闲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从古至今,想要所有的官员都不贪,这也只是个美好的希望罢了。历朝历代,哪个皇帝不想解决这个问题?可想出这种办法,贪污还是杜绝不了。为什么?是杀的人不够多,还是官员得到的不够?”

    “都不是,归根结底就四个字……人性本贪?!?br />
    李闲摆了摆手,不想在这个有些纠结的问题上继续说下去:“侯君集没有龌龊心思,这我知道。他那个性子太阴沉,若是不敲打一下早晚会钻进牛角尖里拔不出来。他是个可造之材,前提是要造?!?br />
    秦琼点头,知道李闲说的丝毫差错都没有。

    侯君集是个聪明人,正因为太聪明,有些事反而显得有些过了。

    “你也去睡一会儿吧。天黑启程?!?br />
    李闲说道。

    “属下告退!”

    虽然李闲一再强调不要太在意规矩,秦琼还是一丝不苟的按照一个臣子规矩行了礼。李闲看着秦琼背影,忽然发现,原来他比侯君集要聪明的多。

    他走到一处干净的地方,手下亲兵已经在这里手脚麻利的支起一座帐篷。青鸢和凰鸾两个人都在帐篷外站着,李闲微笑着让她们两个也去休息,然后钻进帐篷里和衣躺在床上。想起之前侯君集的话,李闲就觉得有些头疼。

    如今不过三郡之地,治理起来就如此头疼。

    他是个怕麻烦的人,可他却知道,以后麻烦的事只怕会越来越多。

    正想着,忽然听见外面青鸢低声道:“主公,来了?!?br />
    李闲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发酸的眉头说道:“进来吧?!?br />
    帐篷的帘子被撩开,进来的人竟然是牛进达。

    牛进达进门后单膝下跪,行了一个大礼。

    “属下错过主公晋位大典,请主公恕罪?!?br />
    “起来吧,你怎么也跟他们一样无趣?”

    李闲笑道。

    牛进达起身后郑重道:“主公已经晋位称王,规矩自然不同。臣不敢逾越?!?br />
    李闲也不在这些事情上矫情什么,而是略微显得有些心急的问道:“如何?”

    牛进达躬身道:“如今被囚在监牢里的,不止是窦建德曾经的心腹大将王伏宝,还有帮王伏宝说话的程名振,还有十几个王伏宝麾下的将领,窦建德曾经说过,这次南征之后回来再处置这些人?!?br />
    他抬起头,看了李闲一眼说道:“刘黑闼军,三万人马,其中骑兵四千,其他皆是步卒,手下将领,绝大部分都是苏定方的原部。属下和其中几个将领有所往来,前几日他们还说对刘黑闼不满?!?br />
    “窦建德一招臭棋?!?br />
    李闲想了想说道:“他不信刘黑闼,所以才会将苏定方所部将领都留下。他也不信苏定方,不然也不会调给他一支新兵,他谁都不信?!?br />
    窦建德这样的安排破绽太多了,而李闲只需要抓住其中一个就足够。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