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八十三章 升官发财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那几个夏军的奸细在临死前都很愤怒,愤怒于那个身穿儒衫的年轻男子骗了他们。他们确实被松了绑,确实有人特意准备了几大桶温热的水,他们泡进去,然后就有几个军士走进来给他们按摩推拿四肢,随着血脉逐渐恢复,他们浑身上下开始疼的根本就忍不住。

    “痛苦吗?”

    站在门口的军稽卫团率问。

    几个哀嚎着的人使劲的点头,他们表情痛苦的不住的哀求着。

    “我帮你们来解除痛苦,很快?!?br />
    军稽卫团率走过去,抽出横刀捅进一个奸细的心口里,不多时,不再挣扎的人变成了一具尸体,木桶中的温水变成了一桶血水。

    “之所以在杀你们之前,给你们活血推拿,是因为这是你们应得的待遇。本来我是不想这么麻烦的,可之前下令给你们活血的那个人说,男人就要信守承诺,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他的话我必须遵从,虽然在临死前给你们活血其实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br />
    “他是谁!他答应过不杀我们的!”

    一个夏军的奸细大声的嘶吼着。

    “什么时候答应过不杀你们?只是答应保住你们的四肢啊?!?br />
    军稽卫的团率摇了摇头道:“我记得在一年前,我在燕云寨演武院学习的时候,他曾经讲过一个关于信手承诺的故事,叫做晏子杀猪,虽然和现在不怎么应景,但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来。只是在我看来,你们不是那个因为不哭闹而应该得到奖励的孩子,而是那头注定了被杀的猪?!?br />
    在提到那个儒衫男子的时候,军稽处的团率语气中充满了尊敬。

    “至于他是谁,你们不认识他,但肯定听说过他的名字,他叫徐世绩?!?br />
    军稽卫团率骄傲的昂起下颌说道:“我们燕云寨的军师?!?br />
    几个夏军的奸细一瞬间同时闭上了嘴,眼神中都是不可思议。徐世绩!怎么可能是徐世绩?!

    他不是远在数百里之外的济北郡吗,他不是不久前才亲自率军将知世郎王薄的人马杀了一个七零八落吗?他不是率军威胁着夏王大军的侧翼吗,怎么能,怎么可能到了郓城?

    “人都说,死也不能做个糊涂鬼?!?br />
    军稽卫的团率将刀子在军靴上蹭了蹭,然后缓步走向下一个奸细。

    “在济北郡将王薄的人马近乎杀绝的是伍云召将军,他是我们燕云寨演武院最早的一批学生,也算得上是军师的弟子,军师安排他去将王薄的人马击溃,伍将军就去做了,就这么简单?!?br />
    “燕王在北上之前就早已经算到,窦建德必然会率军南下,所以调军师回东平郡指挥大军,明知道窦建德要来,燕王怎么可能不做安排?有军师做窦建德的对手,他也应该感到骄傲自豪了?!?br />
    “现在你们也都明白了,我来帮你们结束痛苦?!?br />
    他一刀切开一个奸细的咽喉,再一刀将另一个人的心口刺穿。只片刻功夫,四肢剧痛根本就无法动弹的几个奸细都被杀尽。他将横刀归鞘,摆了摆手示意手下军稽卫将尸体拖出去掩埋。

    擦了擦手上血迹,想起之前和那几个奸细们提到的伍云召将军,他笑了笑,在心里说堂兄,我一定会追上你的,你是演武院出来的,我也是演武院出来的,你曾经听过军师亲自讲演的兵法,我也听过。你如今独领一军作战,将来,我也一定会独领一军,纵横沙场。

    刚想到这里,忽然有个军稽卫急匆匆的跑进小院,对他抱了抱拳说道:“团率,军师请您立刻过去?!?br />
    “什么事?”

    军稽卫的团率一边走一边问道。

    “属下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军师要将您从军稽处调出去,到军中任职!”

    “???”

    他忍不住惊喜的低呼了一声,随即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

    ……

    徐世绩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面前这个难掩激动的年轻团率,他是个高大魁梧的汉子,和他堂兄伍云召比起来,他要显得强壮很多。伍云召人称小子龙,乃是一等一的标志男子,虽然没正经读过书,但身上带着一种斯文气质。而他则是那种粗犷豪迈的人,当然,这仅仅是论长相来说。

    “伍天锡,我记得你”

    徐世绩微笑着说道:“去年演武院学生考核的时候,武艺比试你是所有学生中的第一。文考,你也考进了前五。如此优秀的学生,当时我就想把你带走到齐郡去,在我麾下任职,你堂兄伍云召也在齐郡,如今已经升为了武贲郎将?!?br />
    “不过,你性子太急了些?!?br />
    徐世绩道:“我特意关注过你,对你还算了解,所以当时没有急着将你要走,便是其他几个想抢你的将军也被我请求燕王出面拦住。你的性子急躁,这一点不好,在战场上,为将者需要时刻保持冷静,你易冲动,需要沉淀稳定?!?br />
    “所以我建议你先到军稽处里历练一段日子,军稽处中的环境会影响你,让你变得沉稳踏实下来,叶大家为这事还和我争过,她说你若是进了军稽处就别想再出去,早晚有你一个档头的位置??上?,如今叶大家可不在郓城里,所以你的去留还是我说了算的。大不了回巨野泽的时候,我给叶大家赔礼就是了?!?br />
    “让你去军稽处历练一年,你不会怪我吧?!?br />
    徐世绩笑道。

    “怎么会!”

    伍天锡难掩心中激动的说道:“卑职也知道自己性子太直接暴躁,这一年多在军稽处收获极大,若不是军师如此安排,即便我上了战场说不得也会冲动误事?!?br />
    “让人变得沉稳,这世间再也没有比军稽处更合适的地方了?!?br />
    徐世绩语气淡然的问道:“如今我要将你调入军中,你可愿意?”

    “卑职愿意!”

    伍天锡肃立道:“卑职从小就有志向,功名但在马上??!”

    “好,功名但在马上取?!?br />
    徐世绩点了点头道:“我先将你调入军中,暂时就先做一个校尉你可愿意?军中校尉的俸禄,还不如你做军稽处团率高,你要想好?!?br />
    “愿意!”

    伍天锡使劲点头道:“军稽处再好,还是不如战场上杀敌来的痛快。就算俸禄少,卑职也愿意?!?br />
    徐世绩嗯了一声道:“眼前就有大战,若是你立了功劳,我也有提拔你的理由,我可不会吝啬赏赐,燕王曾经说过,郎将以下的官职我有权任免。城外有两万夏军都是给你建功立业用的,能立多大功劳,我就给你多大的荣耀。若是功劳大到我都不能给你的,燕王自然也会一点不少的给你?!?br />
    “军师有什么吩咐,末将定然全力以赴!”

    “嗯”

    徐世绩点了点头道:“等了这些日子,夏军那几个细作终于将空城的消息送了出去,不出意外的话,苏定方今日便会攻城,我给你两千人,有件事需一猛将方可做成。程知节若在,我无忧,雄阔海若在,我无忧,裴行俨在,我无忧,伍云召在,我亦无忧,今日你在,希望你不要让我忧心?!?br />
    几句话,将伍天锡心里的血性立刻激了出来。他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一股火在烧,还有一股不服气在烧。诚然,程知节,雄阔海,裴行俨,伍云召,这几个人都是燕云寨中一等一的猛将,徐世绩点出这几个人,就是让伍天锡不服气。

    “军师放心,若是末将完不成军师的布置,属下自裁以谢罪?!?br />
    “若你不成,自裁也谢不了罪,只怕需要在燕王面前谢罪的是我?!?br />
    徐世绩淡淡道。

    这句话更刺激了伍天锡的自尊,他昂首道:“是何事?军师且吩咐下来,末将倒是不信,别人做得末将就做不得!”

    “好!”

    徐世绩点了点头,低声说了几句。伍天锡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自信的神情:“偏是这艰难的事做起来才有意思,军师且看我如何杀敌就是!”

    ……

    ……

    太阳才升起的时候,夏军先锋营的士兵就开始集结,郎将任东成的五千精兵已经早早的吃过了饭,在大营中空地上密密麻麻的站好。在士兵们面前,就是昨日才搭建起来的高台,高台上,一身银甲的苏定方站在中间,苏磊,任东成,杜维,杜理等将佐站在他的两侧。

    “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

    苏定方忽然大声的喊了一句。

    下面的五千士兵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有人高呼道:“大夏士兵!”

    任东成见手下回答的参差不齐,大声喊道:“你们都他娘的没吃饭吗!给老子喊整齐点!”

    “大夏士兵!”

    五千人整齐划一的又喊了一遍。

    “我再问你们,你们南下是来干什么的?!”

    苏定方问道。

    下面一片混乱,有人喊是报效夏王,有人喊是为了建功立业,还有人喊是为了发财。苏定方皱眉,大声呼喊道:“错了!”

    他朗声道:“你们是大夏的士兵,你们这次南下进攻燕云寨,就是来杀人的!你们刚才有人说是报效夏王,这没错!有人说是为了建功立业!这没错!有人喊是为了发财,这也没错!可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是兵!你们的使命就是上战??!你们生存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

    他拍了拍胸甲喊道:“杀死敌人,自己活下来!只有杀死敌人你们才能报效夏王!才能升官发财!”

    苏定方指了指郓城的方向大声喊道:“可城中只有两千燕云军!按照大夏的赏赐制度,割五颗人头才立功一级!你们都想立功发财,可敌人就那么一点!按照大夏的军规,你们得到赏赐的机会不多!但今天我告诉你们,只要你杀一个燕云军,我苏定方自己掏银子奖励你们肉好十贯!杀五人者升官一级,杀十人者,升官两级!若是击杀敌将者,就算你是个普通士兵,我也升你做校尉!赏白银二百两,勋田一百亩!”

    “想不要想升官发财!”

    “想!”

    五千士兵这次回答的极整齐干脆,声震云天!

    “那好!”

    苏定方指着郓城的方向大声喊道:“去杀人吧!”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