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八十六章 千斤闸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城墙上下厮杀超过三个时辰的时候,负手站在郓城内某个农家小院中的徐世绩脸色欣喜着闭目说了两个字,杀人近乎耗尽了力气的洛傅靠在城墙上喘气中说了两个字,在郓城城外三里高坡上看着厮杀的苏定方舒展开眉头说了两个字。

    成了。

    燕云军的主将,夏军的先锋大将,两个敌对势力的将领几乎在同一时间看着同一个战局说了同样的两个字,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三个人看起来都近乎相同,释然,开心,还有一丝如释重负。

    也就在这个时候,作为双方主将的徐世绩和苏定方同时下了命令。苏定方的亲信苏磊带着一队人马杀上城墙支援杜理,苏定方则亲自率领大队人马猛攻城门。徐世绩亲自带着一队援兵杀上城墙,怪异的是,除了杀上城墙救援洛傅的人马之外,燕云军在郓城内的伏兵竟然还是没有动作。

    而就在徐世绩一槊将苏磊的咽喉割开,再一槊将杜理挑起来甩落城下的时候,夏军中却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这欢呼声之大完全压过了杜理坠落城下的惨呼,而猛攻了大半日的夏军因为太激动疯狂,甚至没有人注意到城墙上落下来的是谁。而杜理的尸体从不足两丈高的城墙上落下之后,立刻被疯狂往前拥挤的夏军士兵踩成了肉泥。

    城门破了!

    这便是夏军欢呼的缘故。

    郓城的城门破的恰到好处,疯狂的夏军士兵们因为这个,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城墙上,燕云军已经反扑将所有杀上了城墙的夏军全部屠戮殆尽。而几乎脱力的洛傅在夏军士兵的欢呼声中,缓缓的解下来腰畔的酒囊狠狠的灌了一口。

    说了一声痛快。

    可惜,苏定方不可能听到这一声痛快。

    城门被撞开,夏军士兵洪水倒灌一样疯狂的涌进了郓城内,城门洞里的士兵拥挤的几乎密不通风,士兵们肩膀挤着肩膀往里冲,也不知道冲进城内的时候,有多少人被后面的同袍踩丢了鞋子,更不知道有没有人不慎跌倒就再也爬不起来。

    夏军士兵们就好像一群饥渴的旅者在沙漠中看到了绿洲一样,每个人的脸色都因为兴奋而变得通红。

    “屠城!”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随即不断往城内涌进的夏军士兵们爆发出一声一声的呼喊,惊涛骇浪一般。

    “屠城!”

    “屠城!”

    “屠城!”

    苏定方听着这一声一声杀意浓烈的呼喊,嘴角微微挑起。他知道自己手下的士兵需要发泄,强攻了大半日,夏军损失的兵力超过两千人,燕云军的损失同样巨大,在他估算,守城的燕云军士兵如果真的不足两千人的话,那现在最多还有不足一千人负隅顽抗,而且还分散在四门!等他的大军进了城,这不到一千燕云军士兵很快就会被他手下的士兵们撕成碎片。

    苏定方没有急着进城,当涌进城内的士兵超过两千人的时候,他才催动坐骑,在亲兵们的?;は禄夯和敲欧较蜃呷?。

    率先冲进城内的士兵们一部分顺着街道往里冲,杀红眼的士兵则转了个弯顺着马道往城墙上冲。城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看到,但城墙上还有燕云军守军,那些杀死他们不少同袍的守军,那些现在已经强弩之末拼尽了力气的守军,那些等待着他们去收割生命的守军。

    数百名身穿红色战衣的夏军士兵顺着马道往城墙上跑,就好像一大团火焰渐渐的升高要烧上城头一样。

    就在带队的旅率狼一样的呼喊声中,数百名士兵跟在他身后往上冲,眼看着就要冲上城墙的那一刻,这旅率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不知道什么时候,几排身穿黑甲的燕云军弓箭手整整齐齐的站在前面,将马道登城的口子堵死。这些身穿黑色皮甲的弓箭手已经拉开了弓弦,在阳光的照耀下,箭簇反射出一种冷幽幽的寒芒。

    “放!”

    弓箭手校尉大声的喊了一个字。

    一百多名弓箭手整齐的松开了弓弦,密集的羽箭形成了一只巨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往上挤着的夏军士兵身上,一瞬间,最前面的夏军士兵身体上就被羽箭插满,包括那名旅率在内,前几排的夏军士兵被放倒的麦子一样,一层一层的倒了下去。尸体倒地,阻挡住了后面袍泽继续向前的脚步,曾经的袍泽成了后面人向前的阻碍,顺着马道往下滚的尸体绊倒了一群人。

    “攒射!放!”

    第二轮羽箭无情的射了过来,并不宽的上城马道拥挤着太多的夏军士兵,密集攒射的羽箭根本没必要怎么瞄准,只要羽箭射过去就能命中敌人的身体。噗噗的声响不绝于耳,倒下去的夏军士兵越来越多。

    弓箭手们面无表情的持续发箭,双手机械的重复着取箭,搭弓,拉弦,放箭这几个动作。而毫无疑问的是,在这段狭窄的道路上,这样机械的动作却是最有效的杀人手段,拥挤着上城的士兵躲无可躲,只能惊恐哀嚎着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敌人射出来的羽箭穿死。

    “撤回来!”

    “都他娘的撤回来!”

    夏军别将杜维大声的喊着:“盾牌手!盾牌手全都顶上去,弓箭手攒射,把那百十个残兵全都给我射死!”

    在他的指挥下,最先冲上马道的那几百名士兵最终有不足一百人撤了下来,二百多具尸体倒在了马道上,几乎将上城的路堵死。

    举着齐人高巨盾的夏军士兵列成密集队列,擎着巨盾的士兵们脚步密集缓慢但稳定的往上压,而夏军的弓箭手则在城下朝着城墙上不断的发箭,试图将堵在马道口的一百多名燕云寨弓箭手逼回去。

    短短的不足半个小时,血已经溪流一样顺着马道流了下去。

    进了城,苏定方知道大局已定。就算城内的兵力再多一倍,已经有至少三个千人队进了城,燕云军再想翻盘已经没有机会了。更何况,在他看来,如果燕云军还有预备队的话,也就不至于让夏军攻进来。

    “攻县衙!”

    苏定方手下大将李晨一带着一个千人队迅速的往城内纵深杀进去,他没有让士兵们停留,而是不断大声催促着往县衙的方向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燕云军郓城守军的指挥部就在县衙内。

    李晨一同杜理一样,也不是苏定方的亲信,但在这个时候他心里哪里还有什么隔阂,只想着尽快将郓城拿下,将那些负隅顽抗的燕云军尽数屠戮,在他心里好像憋着一把火在烧一样,如果不多杀几个人,他知道自己心里的火肯定灭不了。

    水可灭火,血也可以。

    当涌进郓城内的夏军超过三千人的时候,苏定方才在二百多名亲兵的护卫下进了城。为了稳妥,跟在他后面的士兵都是骑兵,一旦出现意外的话,凭借骑兵的冲击力,将街道清理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攻下县衙,咱们就是头功!”

    李晨一大声的喊着:“可别忘了大将军许给你们的奖励!”

    “杀五人升官一级!”

    “杀十人升官两级!”

    “勋田二十亩!”

    “白银二百两!”

    士兵们一边往前冲,一边纷乱无章的呼喊着。他们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似的,此时眼睛看到的没有别的,除了血就是血,升官的新衣上是血,勋田里冒着血,白银上涂满了血,只有让敌人流出足够多的血,他们才会得到大将军的赏赐。大将军说的对,守军并不多,一个人杀五个敌人几乎都不可能,更何况杀十个人,所以需要拼了命的去抢,去掠夺,掠夺敌人的生命。

    被心中的戾气和升官发财的**鼓舞着的夏军士兵们,顺着街道迅速的往城内蔓延。

    就在这个时候,挣扎着站起来爬在城墙上往下看的洛傅忽然眼前一亮。

    大队的夏军骑兵涌了进来,嗒嗒的马蹄声踩在青石板的路面上声音格外的清脆??吹狡锉?,洛傅立刻伸长了脖子往下面仔细盯着看。终于,被他看到了那个穿银甲的将军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走了进来,他猛的站直了身子回头对徐世绩大喊了一声。

    “进来了!”

    “放千斤闸!”

    千斤闸!

    在这个时代,城门上还没有安装千斤闸的惯例,包括大隋的东都洛阳,西京长安,包括北方重镇幽州,包括大业皇帝杨广躲在里面不出来的江都城,都没有安装千斤闸。这个东西在之后几百年才渐渐成为一些重要城池城门上的必备之物,这这个时代,就算中原不像草原上那样铁器匮乏,可要铸造一个巨大的铁闸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但李闲来了,当初他能在松林湖畔的密林中洒上火药,自然也就能给郓城的城门上装一道千斤闸。

    哐当一声巨响!

    被斩断了盘索的千斤闸先是发出一声尖锐的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之声,随即迅速的无以阻挡的坠了下去。几个正巧走在城门下的夏军骑兵倒了霉,包括他们的坐骑在内,都被从上猛砸下来的千斤闸砸成了肉泥,有一匹战马被拦腰砸断,而骑在它身上的骑兵,身子一半被坠落的铁闸直接削了去,轰然落地的千斤闸在惯性的作用下快如钢刀!

    苏定方听到异响猛的回头,后面的几个骑兵已经粉身碎骨!

    不好!

    苏定方的脸色猛的一变,下意识的看向城墙上。

    刷拉一下子,一面烈红色的战旗迎风抖开。

    旗帜上一个斗大的徐字,随风招展!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