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九十三章 织网 套圈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将酒囊里的酒倒在两个碗里,递给青鸢和凰鸾一人一碗。她们两个刚才见李闲喝得津津有味甚至有些陶醉,所以两个人对这酒都有一些期待。青鸢还好些,抿了一口随即皱起了眉头,凰鸾一口喝了半碗,立刻就吐出了漂亮的小舌头。

    “这酒怎么样?”

    李闲笑着问道。

    “怎么会这么烈?”

    凰鸾忍不住打了个嗝,小脸立刻变得有些发红。这一口酒让她错觉自己的肚子里着了火,她立刻将酒碗放下,抓起水袋子灌了一大口,似乎是觉着这一口水灭不了胸腹里那升腾的火焰,索性一口气将水袋子的水喝了一大半。

    “这哪里是酒,和直接往嘴里吞火也没有什么区别了?!?br />
    青鸢看了酒碗一眼,也放在一边。

    李闲笑了笑,将她们两个碗里剩下的酒都喝了:“这是酒头,最浓烈的酒,好东西啊,不能浪费了?!?br />
    “人都说喝酒误事?!?br />
    李闲似乎是回味了一下那种火辣浓烈,笑了笑说道:“可在有些时候,总是要喝些酒才能静下心来想问题。遇到想不通的事,就更要喝些酒。若是喝了酒还是想不通,至少喝醉了能美美的睡一觉。醉了,就不会再纠结不解,而睡觉绝不仅仅是睡觉那么简单。也许很多想不通猜不透的事,一觉睡醒之后自然有了解决的办法?!?br />
    “主公的意思是说,喝酒是好事?”

    凰鸾诧异问道。

    “喝酒自然不是好事?!?br />
    李闲摇头道:“和尚是怎么说的来着?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酒色,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墒窃谀腥搜劾?,偏偏这两样最有吸引力?!?br />
    他站起来,看了看天空中皎洁的月色道:“如果有可能的话,酒还是一口不喝的好。当然,对我来说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br />
    他说些话有些莫名其妙,青鸢和凰鸾都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墒且膊恢涝趺戳?,明明是听不懂他的话,可两个人心里都有些微微疼痛,就好像是心里某些最柔软的东西被李闲的话碰到,那种疼,让她们两个都有些不自在?;蛐硎窃谘嘣普械氖奔渚昧?,忘记了之前种种阴霾不快,她们两个性格变了不少,快活了不少,开朗了不少,这种感觉让她们迷恋不舍。而带给她们这种感觉的人,便是面前这个已经转身走向远处的男子。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的背影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正在这个时候,这次北上之前达溪长儒特意派来寸步不离?;だ钕械奶怖潜ё乓痪碚碧鹤吖?,凰鸾打了一个酒嗝,跑上去拦住铁獠狼问道:“铁大哥,今天主公好像有些不一样,你看出来了吗?”

    “哪儿不一样?”

    铁獠狼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今天……”

    凰鸾顿了一下,感觉胸腹中有些憋,虽然喝了不少水,可那一口酒对她的刺激还是大的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今天主公喝的酒特别烈,以前主公也这么喜欢喝烈酒的吗?”

    她问。

    铁獠狼怔了一下,笑了笑道:“以前?以前主公喝酒连小狄都比不过?!彼噶酥富损绞掷锘鼓米诺木仆胨档溃骸罢庋木仆?,在主公十三岁之前如果喝过两碗的话,说不得就是骑着马也能睡着。莫说烈酒,便是最没有力度的果子酒,他喝得稍微多一些就会倒下呼呼大睡?!?br />
    “也就是说,主公喝酒越来越烈了?!?br />
    青鸢脸色有些担忧的说道。

    “没办法?!?br />
    铁獠狼耸了耸肩膀,抱着毡毯往李闲的方向走去。走出去几步之后又停住,苦笑了一声回身说道:“考虑的事情多了,就会睡不着,可睡眠是必须要保证的,睡不着就要想办法来解决,所以就会喝酒,睡不着的时候越来越多了,那喝的酒自然越来越烈?!?br />
    听到这番话,青鸢和凰鸾都知道自己心疼的缘故是什么了。

    “主公……从什么时候开始睡不着的?”

    青鸢轻声问道。

    “从……”

    铁獠狼想了想,笑了笑却将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他其实并不知道,今天他说给青鸢和凰鸾的解释错了。他以为自己看到了事情的真相,其实他还是没有想的太深。而当他回到李闲的军帐中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李闲微笑着说了一句话他才知道,自己猜的非但错了,简直是背道而驰。

    “主公,你酒喝的越来越烈了?!?br />
    铁獠狼将毡毯放下,看了李闲一眼说道:“刚才青鸢和凰鸾拦住我问,问您从什么时候开始睡不着,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越来越烈的酒?!?br />
    李闲微微一怔,看着舆图的视线转过来看向铁獠狼。

    他笑了笑道:“铁哥,难道你还不了解我?我的酒量什么时候好过?从四岁开始阿爷便往我嘴里灌酒,到了现在酒量比四岁的时候也没大多少,那个时候没被那个不负责任的大胡子烧坏了我的脑子,倒是也没把酒量练出来。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为情,这么多年倒是辜负了阿爷对我酒量上超越他的期待?!?br />
    “之所以这段日子我一直在寻找烈酒喝,不是因为我睡不着需要酒来麻醉?!?br />
    他拍了拍桌案上的酒囊微笑着说道:“是因为烈酒可以让我的头脑更加清醒,连我都奇怪这到底是为什么。这段日子差不多每天都在急行军,我几乎躺下就能睡着何必喝酒来助眠?喝烈酒,会烧得我睡不着?!?br />
    他有些感慨的说道:“对于我来说,现在的时间越来越不够用了。少睡一会儿,我便能多想一会儿?!?br />
    铁獠狼怔住,心里莫名的震动。

    ……

    时间越来越少了,铁獠狼不是很理解李闲这句话里的意思。但他却能体会到李闲的辛劳,他仔细想了想,发现有段日子不曾听到李闲说那些奇怪的话,讲那些奇怪的笑话,每天都没心没肺的笑了。

    是??!

    他在心里感慨,这才几年,安之已经从一个青涩的毛头小子成长起来了,他所经历的事,便是一个迟暮老人或许也从未体会过。才十八岁的年纪,却比八十岁的人看的更多,经历的更多。

    虽然安之嘴角的笑容每天都还挂着,可怎么看都少了几分轻松。

    这就是地位越来越高的代价么?

    铁獠狼忍不住想到,若是安之此时还是那个在草原上没命练刀的少年郎,又或是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不问江湖事,不问天下事,是不是所有的快乐就会一分不少的都保留下来?

    不对!

    铁獠狼的眼神骤然一亮。

    安之从来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甚至怀疑,安之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面临怎么样的人生,否则怎么会如妖孽一样拼了命的去修炼学习?

    “我现在就好像一只蜘蛛?!?br />
    李闲看着舆图上那些蜿蜒曲折的线条笑了笑说道,那些线条勾勒出来的不仅仅是大隋的疆土,还包括燕山北面辽阔无垠的草原,还包括辽水东边那大片隋军先后数次征伐也没能打下来的地方,甚至还有大片比草原看起来还辽阔的海洋,在海洋上还有不少圈点出来的岛屿。

    铁獠狼看着那些线条,忽然想到一件事。

    这便是安之心里装下的东西。

    有的人心里装着的是明天的一日三餐,有的人心里装着的是妻子儿女。铁獠狼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但肯定装不下这张李闲亲手画出来的地图。对于铁獠狼来说,这地图太大了些。

    李闲的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圆,铁獠狼没看清那个圆有多大。

    “我在这些地方不停的织网,织的太多了,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考虑接下来该往哪儿织。等我将这些地方全都用网罩住,那个时候估计喝烈酒就不会越喝越精神了。有个词叫一网打尽,我可没有那个本事,我这只蜘蛛太小了些,织不出那样大的一张网,所以我只能辛苦一点,多织几张,越多越好,这些小网早晚会连成一片,变成一张很大很大的网?!?br />
    他说完自后自己愣了一下,随即恼火的说道:“看来还是喝多了?!?br />
    铁獠狼问道:“不舒服?”

    李闲懊恼道:“若不是喝多了,怎么会这么多屁话?这些话完全没有意义,若是做不到的话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我记得我以前好像很低调,在做事之前从来不吹牛-逼的?!?br />
    “你记错了?!?br />
    铁獠狼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发誓?!?br />
    “真的?”

    李闲眼睛眯起来问道:“我以前经常吹牛-逼的么?”

    铁獠狼走过去,在地图上也画了个圈说道:“没有今天这么大?!?br />
    铁獠狼笑了笑说道:“今天这牛-逼吹得特别霸气?!?br />
    李闲哈哈大笑道:“铁哥,你今天特别可爱?!?br />
    铁獠狼笑着说道:“你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开怀大笑过了?!?br />
    李闲撇了撇嘴,好像他在以前经?;嶙龀稣飧霰砬椋骸捌涫邓稻湫睦锘?,铁哥,你知道的,现在到了这个位置,笑也不能太放肆猖狂。好多时候我都想肆无忌惮的大笑,可若是被杜如晦那样的家伙看到,你猜我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所以大部分时候,我想笑的时候都是在被窝里偷偷的笑。不过话说回来,在被窝里偷偷摸摸的笑,和在被窝里偷偷摸摸的放屁都一样,一点都不爽快?!?br />
    铁獠狼听完这句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么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就和肆无忌惮的放屁一样爽快么?想了想,若是在人群中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放几个响屁,好像也确实有点成就感。想到这里,他发现自己想的远的有些离谱。

    又想到杜如晦那张千年不变的面无表情的脸,就连铁獠狼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杜大人,其实是个不错的臣?!?br />
    “所以我得装得比他还正经?!?br />
    “刚才你画的圆,在哪儿?”

    铁獠狼忽然问道。

    李闲之前手指在地图上画得太快,快到铁獠狼根本就没有看清。只是根据这地图的比例来看,这个圈好像比东平郡要大,甚至再加上齐郡鲁郡也没有那么大,所以铁獠狼很好奇也很震惊,震惊于李闲这次织的网怎么会这么大。

    “这里”

    李闲的手指这次缓慢的在地图上画出一个圈,将一大片辽阔的地方都圈了进去。

    “确实很大?!?br />
    铁獠狼叹道:“我只是没想到,这网居然在这个地方。我一开始以为这圈应该套在李密身上,后来我以为套的是窦建德,队伍向西之后,我知道自己错了,我觉得这圈是要套到李渊那里去,现在我才知道,竟然套的不是人?!?br />
    “套的不是人?!?br />
    李闲微笑道:“但如果套中了,你说会不会很吓人?”

    “能吓死人!”

    铁獠狼笃定道,然后不由自主的抓起桌案上的酒囊灌了一大口洒,感受着火一路烧进肚子里,他擦了擦嘴角忍不住赞叹道:“看这样的圈,果然还是要喝烈酒来得痛快些?!?/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