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四百九十五章 人生得意须尽欢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叶怀袖让阿斯纳古将信使叫到小楼里来,详细的询问了之后她们的担心才渐渐淡去。写这封信的时候李闲已经做出了急行军的决定,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会还慢慢悠悠的写上三封情书再上路。

    知道李闲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欧思青青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她看了看叶怀袖,看见她紧皱着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再看阿史那朵朵,却发现她已经转身又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平静无波的青牛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刚才她们三个人中,脸色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的就是阿史那朵朵??雌鹄?,她似乎并不怎么关心李闲是否遇险。她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欧思青青总觉得这是她在小心翼翼的隐藏着什么。这种感觉很模糊,在欧思青青眼里,阿史那朵朵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子,好像她真的是长生天派到人间的使者一样,不带一丝烟火气。

    可她又怎么会知道阿史那朵朵此时心里是如何想的?

    叶怀袖看着阿史那朵朵的背影,在椅子上坐下来陷入沉思。

    这个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李闲真的遇险了,那么欧思青青的反应是什么?

    深思熟虑之后她确定,如果李闲真的遇险出了意外,那么欧思青青十有**会立刻起身去找他。至于草原上布置的一切,欧思青青都会义无反顾的抛弃。若是确定李闲真的死了,只怕她也不会打算自己再活下去。这是一个单纯透彻到心里只能容下一个人的女子,李闲便是她的天地。若是天地没了,也就没了她活下去的理由。

    自己呢?

    她问了自己一遍,若是李闲真的死了,自己会怎么办?

    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她立刻就被自己心里的想法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回答来的那么直接简单,来的那么轻易笃定,这完全背弃了她去燕云寨之前的生存理念,这绝不是她这样一个女子应该做出的有些白痴的决定,可是心中确实如此想着,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给自己留。

    她骤然间变得恐惧害怕,心说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于是她变得理解,连自己都动了这个念头更何况是欧思青青?紧接着,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的妹妹。三个人中,或许只有她和李闲的关系最简单也最疏远,如果李闲死了,她还会如往常一样淡然如水吗?

    她找不到答案,她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如此的不了解妹妹。

    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想到这个问题的同时,手扶着窗子看着青牛湖的阿史那朵朵,心里也同时想到了这个问题。

    若是李闲死了,欧思青青只怕立刻会随他而去,姐姐呢?她在心里苦笑了一声,看姐姐的样子其实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那么自己呢?

    想到这里,阿史那朵朵不由自主的深深吸了口气。

    “不能再耽搁了”

    她摇了摇头,将自己心里所想抛到脑后。

    阿史那朵朵转过身说道:“既然李闲已经开始急行军,咱们的时间也就不富裕了。我的狼骑已经整装待发,如果命令下去的话,明日一早就能带齐了辎重出发?!?br />
    “我的人也可以!”

    欧思青青站起来说道:“我部族的三个最精锐的万人队已经做好了准备,阿斯纳古会带兵出发,我已经告诉他,出兵之后要完全听你的命令,让他看待你如看待我一样尊敬。阿斯纳古是个最出色的将领,他知道该怎么做?!?br />
    “那好”

    阿史那朵朵点了点头道:“明天一早出兵,为了稳妥,我把十二月女卫给你留下,行军打仗她们十二个人不擅长,但是?;と?,或是刺杀人,这世间没有多少人比她们强。索头奚人已经被打残了,他们的大埃斤埃里佛只怕听到狼骑的马蹄声都会颤抖着匍匐在地,他没能力再来招惹咱们。唯一的变故就是霫人的埃斤苏啜新弥,这是你要考虑的事?!?br />
    叶怀袖点了点头道:“苏啜新弥暂时还没那个胆子,最起码一个月之内他不敢乱动。毕竟青牛湖北边留守的狼骑还有一万五千人,这样规模的狼骑足够把霫人吓住。但是过了一个月之后,那只老狐狸就会忍不住想要动一动?!?br />
    “要强硬!”

    阿史那朵朵看着欧思青青的眼睛说道:“我给你唯一的建议就是,不要觉着领地里兵力空虚就表现的温和起来。苏啜新弥会忍不住试探,最初他的试探会很小心,或许是派几个人过西拉木伦河这边来看看你什么反应,如果你容忍,他就会觉得有可乘之机?!?br />
    “我知道”

    欧思青青点了点头道:“要让一个人不敢招惹你,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比他要强的多?!?br />
    出了欧思青青的木楼,叶怀袖上了战马后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

    她看了阿史那朵朵一眼,用极低的声音感慨道:“如果这件大事做成了,你会不会感谢他?”

    “谁知道呢?”

    阿史那朵朵笑着摇了摇头:“说不定将来他会后悔让我回到草原上呢?!?br />
    叶怀袖笑了笑,不置可否。

    ……

    ……

    王当仁率领十万大军在雷泽以西百里左右和燕云军对峙了一个月,这仗一开始打的他觉着迷茫不解。燕王李闲亲自率领五万精锐出雷泽,可屯兵在此之后竟然就再也没了一点举动,他派人试探着进攻了几次,燕云军的防御极为坚固,几次出击都是无功而返。后来斥候报告说黄河上的燕云军水师消失了,一夜之间就没了踪迹。再后来,李闲亲自率军在河北窦建德的地盘上连克数城,兵锋遥指洺州的消息传过来之后他才想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一切都是李闲布置下的骗局罢了。李闲从始至终就没打算对东郡瓦岗寨用兵,他是在打窦建德的主意!

    窦建德知道李闲率军攻瓦岗寨,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南下攻打东平郡巨野泽,前几天哨探营送来的消息说,夏军先锋营在郓城外大败,两万先锋营被燕云寨军师徐世绩一口气吞了,就连窦建德手下大将苏定方也战死,窦建德这次算是断了一条臂膀。

    徐世绩出现在郓城,这更坐实了李闲是想图谋河北之地的意图。现在分析起来,条理就逐渐清晰透彻。李闲先是假意带兵攻瓦岗寨,引窦建德南下,然后埋伏了徐世绩在郓城,斩断了窦建德的臂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便顺理成章,窦建德仓皇北撤,徐世绩在后面咬着不放,李闲带着过了河的兵马和燕云寨水师堵住窦建德的归路,就算窦建德不死也会元气大伤!想明白了这些事王当仁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不用和李闲正面交锋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坏事。

    就在王当仁赞叹李闲好算计的时候,魏王李密却亲自到了军中。哨探营的消息传到瓦岗寨之后,李密第一时间就推测出了李闲的打算。他命王伯当率军在西线布防,挡住王世充这段日子以来越来越密集的攻势。然后亲自到了王当仁大营中,宣布了一条让王当仁有些不解的命令。

    接下来,李密将亲自指挥这十万大军与燕云军交战,而王当仁则被调到黎阳任通守,领兵两万镇守黎阳仓。

    这军令太急,李密甚至没和他解释什么就让他立刻启程。

    在路上想了整整一天,王当仁才想明白李密怎么突然变了主意。

    魏王是要趁着李闲和窦建德厮杀,杀进东平郡!如今战局已经变了,王世充和段达在东都骤然发难,将元文都,卢楚几个支持越王杨侗招降李密的官员都宰了,王世充自封太尉,已经彻底掌控了东都。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让王世充有了杀越王杨侗的心思。

    其实说起来,王世充虽然嚣张跋扈,但他之前却没敢打杀了越王杨侗的算盘,一来,是他对于大隋杨氏其实心里还存了一些敬畏,杨广不死,他不敢太放肆。再者就是,段达是东都禁军将军,手里的兵马比王世充并不少太多。有段达的禁军在,王世充没把握能杀得了越王。

    段达虽然一直和他走的很近,但对于这个人王世充实在不敢太相信。万一他是越王杨侗派到王世充身边来的,王世充怎么敢和他分享秘密?

    但是现在,王世充的担忧已经没了。

    因为越王坚持招降李密,原本和王世充穿一条裤子的元文都也支持这件事,再加上还有一个老顽固卢楚,这几个文人的决定彻底伤透了东都守军的心。东都兵马和李密打了这么久,死了那么多人,一转眼李密从仇人就变成了自己人,军方的人如何能受得了?士兵们对于这件事的怨气很大,这其中也包括以段达为首的禁军。

    王世充率军逼宫的时候,段达下令禁军撤出宫城,王世充一口气将元文都,卢楚为代表的招降派官员斩尽杀绝,段达也就等于上了王世充的贼船,再想下来为时已晚。

    李密本来已经答应了招降,可王世充杀了元文都,逼迫越王收回命令,李密也只能死了心。当得知李闲在河北之后,他立刻就知道机会来了。

    王世充的攻势虽然密集,但不过是摆摆样子罢了。东都杀了那么多人,王世充派兵进攻瓦岗寨只是做出的假象,他不过是不想让李密趁机进攻东都而已,李密这样的人精,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一点?

    所以,他派王伯当在西线挡住王世充,亲自到了东线王当仁的大军中,因为在他看来,现在真正空虚的反而是燕云寨!

    ……

    ……

    王当仁想通了所有事,心里变得更加轻松起来。守黎阳,在现在看来绝对是个清闲的差事。李闲的燕云寨打算将窦建德南下的十万大军吞了,而魏王打算趁机从燕云寨身上撕几块肉下来,王伯当当着王世充,他在黎阳就相当于远离了战火。这就好比一个燃烧着战火的大车轮,转动起来看着绝对惊心动魄,可黎阳离着这车轮远,还隔着一条大河,他丝毫都不在意那车轮上的战火烧得再旺一些。

    到了黎阳的第二天,王当仁就将城内最红的青楼女子都召到了他府里取乐。

    靠在宽大的座椅里,看着面前的莺莺燕燕,王当仁心里说不出的畅快,想起自己在雷泽大营的时候,一个月也碰不到女人他就感慨万分。在军营中的时候,看着一块猪肉都觉得很美好,到了黎阳,还是白花花的美人身子看着顺眼提神。

    下面那些貌美如花的女子,今天他随便玩,想怎么玩怎么玩,桌案上还有美酒佳肴,这才是生活,这才是当初起兵造反的目的。

    “你们都打去吧”

    王当仁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有些得意的想到:你们打去吧,老子可要在黎阳过几天舒服日子了,黎阳仓里有的是粮食,足够老子这两万人吃十几二十年的,城中还有如花似玉的美人,王八蛋才想整天刀口上过日子。有兵有粮有钱有女人,皇帝在江都只怕日子过的也没自己滋润快活。

    一口将杯中美酒饮尽,王当仁不无感慨的想着,人生得意须尽欢,这样***的乱世,谁知道哪天大祸临头?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