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章 那人来了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火药包炸起来的尘烟冲天而起,地皮为之一震然后尘烟往四周荡了出去。很快,一圈热浪便如水波一样扩散出来,二百步外,吹在王当仁和元本一脸上的风依然强烈,爆炸一瞬间在地上轰出来一个坑,碎石子弹一样乱飞激荡的到处都是。

    李闲离着更远,看见那巨大的火球升腾而起也忍不住赞叹的喊了一声。

    “够劲!”

    他笑了笑侧头对秦琼说道:“怎么样?”

    秦琼也看的呆住,他何曾见过威力如此巨大的武器?在他看来,便是雷神劈下来的闪电也不如这东西的威力大。这若是丢在人群里,只怕立刻就能炸出来一片残肢断臂。若是抛上城墙,城门楼顷刻间就会坍塌成一堆瓦砾!多来几个这样的东西,破开城门根本算不得什么难事!

    “这东西……属于人间?”

    秦琼脸色有些呆滞的说道。

    李闲笑了笑,有些得意的说道:“你若是认为它属于天上也可以,但孤却将它从天上引了下来,你可以觉得它是雷霆之怒,却比雷霆之怒还要令人心悸?!?br />
    雄阔海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脸色发白的感叹道:“在这样的东西面前,就算个人的武艺再强又有什么意义?看了这东西的威力,属下倒是觉着没必要和王当仁谈判,直接炸开黎阳的城门,大军冲进去,以咱们燕云军的战力,城中那些瓦岗寨的人马难道还能挡得???”

    “你想的太简单了些?!?br />
    李闲笑了笑说道:“这东西是军稽处二部的人秘密监制的,因为二部的人手也有限,他们制毒出彩搞这个倒也不怎么擅长,为此孤特意组建了器营,可惜,孤只能将想法跟器营人说一下,各种材料的配比孤却不知道,器营的人摸索了很久才搞出来几个试验品,这就是其中一个?!?br />
    “试验品,几个?”

    雄阔海抓住了其中的重点,有些遗憾的说道:“所以说……这个东西目前也就是吓唬吓唬王当仁?”

    “对啊”

    李闲叹了口气道:“若是孤拉一马车随军带着,孤早就在昨日刚到的时候就派人丢十几个过去了。而且,这个东西要和抛石车配合使用才能完全发挥威力,没有抛石车,谁能把这么重的东西抛上城墙去?便是靠近城门,需要付出多少人的代价才行?”

    “不过……”

    李闲看了看程知节的方向后说道:“就用这一个也够了,元本一如果能撑着没尿裤子,那就说明他还能保持冷静,既然保持冷静,他怎么敢再拒绝?”

    远处,元本一艰难的咽了口吐沫,下意识的抬起手揉了揉生疼的眉角,他回头看了王当仁一眼,却发现王大将军已经呆滞的好像一尊石像,盯着远处爆炸的地方看,身子和表情一眼的僵硬。

    “那个……”

    元本一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声音发颤的对程知节说道:“您知道的,我只不过是黎阳守军副将,这么大的事还是王当仁大将军做主,要不……我现在就回城里去再和王当仁大将军商议一下?”

    程知节强忍着心里的震撼冷笑了一声,他回身指了指燕云军军阵前面的一辆马车说道:“今天燕王准备了一车这个东西,如果你觉得我们没办法让黄河决堤,那么我倒是不介意先试试能不能破开黎阳城门?!?br />
    “程将军稍后,稍后……我这就回城去?!?br />
    元本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立刻拨马往回走。

    等进了城之后,王当仁的脸色依然难看的好像白纸似的。

    “那是什么东西?”

    他看着元本一问道。

    “那是……”

    元本一回想起那巨大的声响和能将人炸成肉泥的威力就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的嗓子里一阵发干:“如果这不是上天降下来的神威,末将实在想不出别的东西了?!?br />
    “你是说燕王李闲有神灵庇护?”

    “便是神灵,也会对那东西的威力感到惧怕吧?”

    “怎么办?”

    王当仁问。

    元本一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愤怒,这愤怒之强烈让他几乎忍不住抽王当仁一个嘴巴。明明你才是黎阳的守城主将,你现在问我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他反问。

    王当仁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让人跟全城的守军和百姓说,这件事如果有人敢张扬出去的话,立斩不赦。毕竟一战未打就认输,魏王那里不好交代。粮食……粮食你亲自监督着出仓送到城外去?!?br />
    ……

    ……

    王当仁看着桌案上的宣纸哭笑不得,心说既然你已经赢了何必再来羞辱我?得了粮草的燕云军果然守信,只在黎阳城外停留了三日便带上粮草走了,至于燕云军要去什么地方,王当仁连斥候都没敢派出去监视。走了,他也就心里踏实了,亲眼见证了磨盘大小那件东西的威力,他知道黎阳城是绝对守不住的??伤?,李闲的大军开拔之后,却又派人给他送来一幅李闲亲笔写的字。

    字体极漂亮,王当仁认为这是他此生为止见过最漂亮的书法,在瓦岗寨中以书法闻名的房言藻,只怕也写不出比这更漂亮的字??尚缴系淖?,让他怎么看都不舒服。

    识时务者为俊杰

    七个字,羞红了王当仁的脸。

    “拿出去烧了!”

    他愤怒的咆哮了一声,门外的亲兵连忙跑进来将那幅字拿了出去。

    李闲,你真狠!

    他颓然的坐在椅子上,似乎一下子就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身上的冷汗已经湿了衣服,黏在身上格外的不舒服??纱耸?,他哪里还有心思在意这些?他满脑子都是该如何跟魏王李密解释,送了李闲十万石粮草,李闲送他一幅字,看起来礼尚往来多和谐,魏王若是不觉着他和李闲勾结,那脑袋一定是被猪拱了。

    “大将军,这幅字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br />
    坐在一边的元本一提醒了一句,他此时也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在他和王当仁眼里,那幅字和那个能爆炸的东西一样可怕。

    “王泽!”

    王当仁站起来喊了一声,他的亲兵校尉王泽立刻走了进来。

    “知道这幅字的有多少人?”

    “没多少,不超过五个,都是您的亲兵?!?br />
    “你…知道该怎么办?”

    王当仁语气阴寒的问道。

    王泽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属下知道?!?br />
    “临泽兄”

    王当仁等王泽出去后站起来,郑重对元本一作了一揖道:“请临泽兄救我,这一次,魏王那里真的不好交代了。你我同守黎阳,还望临泽兄不要藏私?!?br />
    元本一连忙起身还礼道:“大将军这说的什么话,咱们同守黎阳,若是大将军您出了事,难道我能跑得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事能压下去最好,若是压不下去……魏王最信任的莫过于房言藻和王伯当二人,大将军可派亲信送去厚礼。这只是其一,若想安稳,大将军还需再做别的打算?!?br />
    “还要如何做?”

    “唐王李渊如今兵马雄壮,已经占了长安拥立代王为帝,也算是大隋正统,世家之人多往他处投奔辅佐,我看唐王早晚都要称帝……”

    “这……”

    王当仁愣了一下,随即一咬牙道:“此事天知地知!”

    元本一连忙说道:“你知我知,再不入第三人耳!”

    燕云军三万大军开拔,虽然王当仁怕将李闲再招惹回来没敢派出斥候跟踪,但大军依然兜了个圈子才继续往西北方向进发,昼伏夜行,行军近一个月将夏军和瓦岗军都甩在身后,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太原城外

    唐王世子李建成亲自带着李世民,刘弘基,长孙无忌,长孙顺德,刘文静,李道宗,屈突通等人出大营十里,他就站在官道上举目远眺,也不在马车中休息,脸色带着些欣喜也带着些焦急,不时低声和身边的李世民等人交谈几句。他们一行众人皆没有穿甲,而是穿了朝服以示隆重。

    李世民恭恭敬敬的站在李建成身后,看着李建成郑重的脸色心里有些想笑。

    他在心里喃喃的念着一个名字,心说想不到大哥竟然对此人如此看重,以唐王世子之尊,竟然亲自出大营十里来迎接那人的到来。他回头看了李靖一眼,却见李靖的脸色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极为难看。

    “药师,怎么了?”

    李世民退后一小步低声问道。

    李靖艰难的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不舒服?!?br />
    “既然不舒服何苦跟来?也不是行军打仗非要你在不可,你且先回去休息,昨夜你参详军务整整一夜没睡,趁着今日没有战事,你回去睡一觉?!?br />
    “那属下就告罪了?!?br />
    李靖垂首道:“确实有些坚持不住,头昏昏沉沉的?!?br />
    “去吧”

    李世民摆了摆手,有些歉然的看了李靖一眼。对于这个他最得力信任的手下,李世民确实有些歉意。当初若不是李靖,唐军没那么快攻克长安??梢舱蛭饧?,父王李渊勃然大怒,若不是李世民苦求,只怕李靖在长安就被砍了脑袋。

    无论如何,李靖教唆待杨侑挖了李渊祖坟这件事瞒不住。虽然李靖一再解释都是为了大军攻城才不得已而为之,但李渊显然不想容他。最后还是李世民将自己的军功全都抵了出去,换了李靖一命。以至于李靖到了现在依然没有什么功名,身份不过是李世民府里的幕僚而已。而因为保李靖,李世民甚至没有被封公!

    “大哥”

    李世民低声对李建成说道:“若是累了,就到马车上先休息一会吧,看样子,那人一时半会儿的还来不了?!?br />
    “不成”

    李建成摇了摇头道:“这个人,我必须亲自迎接。他能来,咱们李家的大业就算完成了一半!”

    “大哥是不是太高估此人了?”

    李世民不解道:“就算此人是个名将,还占着三郡富庶之地,可终究不过是个寒门出身的人,大哥屈尊降贵接他也太看重了些?!?br />
    “你晓得什么!”

    让李世民有些惊诧的是,因为自己这句话李建成竟然有些发怒。

    “这个人和咱们李家的关系绝不似你想的那么简单!以后……父王或许会让你就知道,但我必须告诉你,世民,对他,你要如尊重我一样尊重,别问为什么,一切都是为了咱们李家!”

    “我明白了大哥”

    李世民颔首应了一声,心中对那人更加好奇起来,隐隐的,心里还有一种不易觉察的嫉妒。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