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零四章 替死鬼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或许是长生天真的遗弃了突厥人,才到十一月中旬竟然飘起了的大雪,对于中原人马来说这大雪是个好消息,但对于突厥人来说这可是致命的,阿史那咄吉世的突厥大军在已经在太原受阻了一个多月,本来草原上连续两年的天灾**就已经让很多牧民吃不饱肚子,这次阿史那咄吉世倾巢南下,草原上能调集起来的的牛羊辎重差不多全都带了过来,对于他来说,这是背水一战。

    阿史那咄吉世发动这次战争也是无奈之举,如果想要让草原上的牧民们安然度过这个冬天,就必须靠掠夺大量的物资运回去解燃眉之急,李渊起兵反隋,一口气打到了长安,这让阿史那咄吉世看到了机会,他认为如今的大隋看起来虽然依然像是一头巨象,但这头巨象已经病入膏肓了。

    南下之前,他派人认真仔细的打探了如今大隋的局势,曾经让他畏惧的大隋皇帝杨广被困在江都,帝命甚至不出百里,皇帝已经成了一个在一城之地中幻想着清平盛世的可怜人,在草原人眼中原本高高在上的天可汗变成了一个懦夫小丑,他们也就失去了曾经深深的敬畏。

    越王杨侗以监国的身份留守东都,可东都已经被瓦岗寨的义军围了个水泄不通,自封大司马的王世充把持朝政,监国形同虚设,杨侗在王世充面前只能唯唯诺诺,杨家天子的威仪早就被践踏的体无完肤。而王世充忙着应付瓦岗寨,刚刚把东都中反对他的大臣杀干净,内乱还没有彻底平息,应付起瓦岗寨来也是力不从心,屡战屡败,兵力越来越少,只能龟缩在东都城内,仗着东都城墙高大坚固勉强抵抗。

    在长安,李渊拥立代王杨侑为帝,改年号为义宁,尊在江都的杨广为太上皇。李渊自封大丞相,唐王,总领全**马事,大权独揽。在东都的杨侗和在长安的杨侑都成了傀儡,日子过的一般的艰辛苦楚。这两个少年其实都是极聪慧英明之人,奈何生不逢时,若是换了太平天下,无论他们两个谁继承了杨广的帝位说不得都是一代明君??上?,长安有李渊,东都有王世充,他们兄弟都成了时代的配角。

    幽州罗艺的触角不断的扩充,整个涿郡,渔阳,博陵这大片的疆土都成了他的私产,此时的罗艺早已经不是原本那道令人望而生畏的大隋长城,这样的乱世中他已经从大隋的守护者变成了大隋的掘墓人。窦建德虽然在黄河南边和燕云寨的交战中处处落了下风,如今正和徐世绩在缠斗,但河北洺州的根基尚在,不容小觑。

    薛举起兵十万,时刻?;爬钤ǖ纳砗?,李渊抽调了大量人马北上抵御突厥人南下,剩下的兵力只能保证暂且固守,无力再向外扩充领地。

    大隋已经糜烂成了这样,阿史那咄吉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他本以为凭借着狼骑的战力,再加上大隋孱弱,此次南下纵然不能饮马长江,打下大隋半壁江山也不会有太大的阻碍??稍谔蛔璧擦艘桓龆嘣轮?,阿史那咄吉世在愁苦烦恼中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这让他更加的痛苦。

    他想明白了为什么会在这样,答案让他似乎掉进了一个冰窟窿中几乎窒息。

    大隋确实糜烂了,各地都是义军在互相征伐。

    看起来是可乘之机,可阿史那咄吉世南下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错了,错的离谱。那些他原本认为只会自相残杀的孱弱汉人,互相敌对,恨不得将彼此碎尸万段,可当突厥人南下的时候,这些敌对的势力竟然表现出了让人震惊的团结,可怕的团结。

    斥候探听回来的消息让阿史那咄吉世恨不得指天大骂,奈何虽然他越来越觉得长生天遗弃了他们突厥人,可他依然不敢指责长生天什么。

    进了十一月之后,从各地赶来支援李渊军守太原的人马越来越多。突厥人的斥候发现打着各色旗号的人马陆续到来,其中除了北方各路义军派来的援兵之外,甚至远在黄河南边的燕云寨,更远的杜伏威都派了人马赶来。最让阿史那咄吉世感到绝望的是,幽州罗艺的精骑出燕山进入草原,然后绕了一个圈子入关,堵住了他的退路。

    阿史那咄吉世骤然发现,自己掉进了一口深井中。而那些该死的中原人手持着弓箭站在井沿上,已经将冷幽幽的箭簇瞄准了他。

    ……

    ……

    雪从昨天傍晚的时候下起来,一开始只是能轻易钻进人衣领子里的雪沫子,到了掌灯的时候雪花越来越大,地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到了第二天早晨李闲走出军帐的时候,大雪已经有一尺厚了。

    披了一件珍贵的纯黑色貂绒大氅,李闲顺直的黑发随意的束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极爽朗俊逸,还带着些让人看起来很舒服的随和。

    伸出手接了一片雪花,李闲看着那漂亮的雪花在手心中慢慢融化。

    不知不觉间,他嘴角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怎么,大清早的就想到了什么开心事?!?br />
    很悦耳的女声在李闲对面响起,这声音并不是小女生的那种清脆的悦耳,稍微有一点沙哑,可听在耳朵里却带着别有风味的成熟味道。

    李闲抬起头,看着已经走到自己身前的倩丽身影笑了笑。

    “怎么起的这么早?”

    李闲问。

    “昨夜喝多了酒反而睡不着了,你那酒头真的很不错有些力度,我也是第一次喝这么有劲儿的就,烧了整整一夜,天将明的时候才缓和下去,用冷水洗了脸,喝了杯暖茶,这会儿倒是精神的很?!?br />
    她微笑着说道,只是从眉宇间淡淡的疲倦还是看得出来她昨晚确实没睡好。

    李闲想起她昨日傍晚风雪中带着几十个女兵驰骋而来的时候,自己真是吃了一惊。虽然在见李建成的时候他便听李建成说过,李慧宁知道李闲要来所以从关口连夜赶了过来,可李闲并没有在意,他以为那不过是李建成的客气话罢了。毕竟他和李慧宁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在鄱阳湖边,一次是在郓城,他可不觉得世家大户出身的人会真心交朋友。

    可李慧宁显然和她的家人不一样,这个女子性格上的豪爽比起李建成李世民都要浓。

    昨夜到了燕云寨大营之后李闲设宴款待,那一壶最烈的酒头竟然被她自己喝了个干干净净,最后似乎还意犹未尽,脸色酡红略带慵懒的说李闲小气,有如此好酒当初在鄱阳湖的时候怎么不拿出来,那日的烤鱼若是配了这烈酒才是真的完美。

    明明昨夜喝了那么多酒,换做李闲的话估计也起不来,可她雍容缓步走到李闲面前的时候,脸上的疲倦淡的几乎看不出来。

    “你应该叫我姐姐?!?br />
    李慧宁没回答李闲的话,也没介意李闲没回答她的话。

    她微笑着说道:“咱们同出李家都是飞将军的后人,我比你还大两岁,无论如何你叫我一声姐姐也不吃亏??銮?,昨夜你可是叫过了的?!?br />
    “昨夜我叫你姐姐?”

    李闲微微皱眉,却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回事。

    “你忘了?”

    李慧宁笑得让人迷醉:“看来昨夜你比我醉的还厉害,做过什么说过什么竟然都忘了。不过我可没忘,既然昨夜你叫了我一声姐姐,那么从昨夜开始算起你就是我弟弟,这谁也改变不了了?!?br />
    李闲苦笑问道:“你确定不是你喝多了?”

    李慧宁摇了摇头道:“自从从长安逃出来到现在,我一次都没有醉过,说来也怪了,无论喝多少酒就是醉不了,身子麻木不听使唤可心里依然明白的很。我是断然不会记错的,你也不用考虑是我在做梦,因为我根本就没睡着哪里来的梦?”

    她歪头看了李闲一眼问道:“怎么,有我这样一个姐姐你觉得亏了?”

    “不是亏了!”

    李闲摇头道:“是亏大了?!?br />
    李慧宁笑了出来问道:“给我个你亏大了的理由?!?br />
    李闲想了想认真的说道:“我暂时可不想和你们李家扯上什么关系,你们李家的水深的能淹死人,我这样的小人物如果掉进去连个水花都荡不起来,困在水里想投胎转世都不能,还得等着下一个溺水下来的人做替死鬼?!?br />
    “没你想那么深,再说你不是来了?”

    李慧宁问。

    李闲道:“我来了,却不是因为你们李家,虽然我答应了和你们李家联盟,但我也不想被你父亲一口吞进去渣滓都不剩。不过是互相利用,这一点你应该也很清楚。我这么说可能有点伤人,但毫无疑问没有说错。如果我是不燕云寨之主,唐王也不会认我这个族侄?;痪浠八?,如果他不是唐王,难道我会让他认我做侄子?”

    “很功利直接!”

    李慧宁点了点头道:“但是实话,而且我不生气?!?br />
    她看着李闲说道:“无论如何,昨夜你叫了我一声姐姐。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陷进李家的水坑里挣扎不出来的时候,我也跳进去做你的替死鬼好了?!?br />
    这话出口的自然而然丝毫不做作,所以李闲很震撼。

    可就在他诧异震惊甚至不知所措的时候,李慧宁却主动终止了这个话题:“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大清早的就笑的这么得意?”

    她比划了一下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笑容看起来有些……阴险?”

    “呃……”

    李闲笑了笑道:“下雪了?!?br />
    他转头看向北方,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下雪了,阿史那咄吉世在哭,我自然要笑,说句不做作不虚伪的话,这次我来太原支援你们李家倒是其次,我更想看到的是阿史那咄吉世死?!?br />
    李慧宁走到李闲身边也看向北方,透过漫天飘洒的雪花轻声道:“你会看到的,弟弟?!?/div>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