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零五章 别把他逼过去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和李慧宁两个人并排站在飘雪中,视线都看着北面,那里似乎有什么吸引着他们,风早就已经停了,雪花飘下来的轨迹没有多大的改变,两个人就这么站着谁都不说话,似乎全世界都变得安静下来。他们两个的目光好像能透过大雪看到他们想看的事,因为没有风声,耳朵里隐隐似乎能听到有狼的嚎叫声,极轻,几乎不可闻。

    那是狼王临死前不甘而愤怒的哀嚎,困于雪幕中久久不曾散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慧宁微微侧过头问李闲:“不担心家里?”

    李闲笑了笑道:“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从来都不怕别人主动找上来。你也应该知道,到现在为止燕云寨很少主动出东平郡去惹什么人,但凡是来惹燕云寨的一个也没落个好下场。所有人都以为燕云寨不主动攻击别人是一种小富即安的懦弱,他们却不曾想过,真到了燕云寨主动出击的时候,他们还有还手的余地么?”

    “所以我不担心,无论是谁若是主动招惹我燕云寨也不会讨了丝毫好处去?!?br />
    “无论是谁?”

    李慧宁问。

    “无论是谁!”

    李闲回答的声音很轻,但语气笃定。

    “你好像很信任你的手下?!?br />
    李慧宁微笑着说道。

    “对于值得信任的人,我从来都不吝啬信任。对于不值得信任的人,在某些时候我也不会吝啬信任?!?br />
    “比如?”

    李慧宁再问。

    “没有比如?!?br />
    李闲转头看着李慧宁说道:“千万不要乱去比如,这样就会产生怀疑。而一个人心里怀疑的事情太多了之后,难免就会变得没有什么值得去信任。比如,假设,这种事还是少想的好,说句不矫情的话,我和你们李家结盟,那就必须信任你们,这种信任是建立在有共同利益的基础上,一旦没了利益,这种结盟也就变得脆弱不堪。但是,在结盟的这个时期内,我必须选择信任你们李家,同样的,你们李家也必须选择信任我,别无他途?!?br />
    “你就不怕我把这番话告诉我父亲?”

    “我没指望你替我隐瞒什么,事实上,如果唐王看不出这一点,他也不会派人和我谈结盟的事?!?br />
    他看着李慧宁,有些挪揄的问道:“你猜,是我先背弃盟约,还是唐王?”

    “你能不能别这么尖锐?”

    李慧宁有些懊恼的说道:“我从关口连夜赶过来看你,可不是想听你说这些让人不舒服的话。我来的目的单纯的就好像这雪一样,不夹杂任何功利的东西在内。我仅仅是来看我的朋友,当然,昨夜你叫了我一声姐姐,我来看的就变成了弟弟?!?br />
    李闲笑了笑,抓起一片雪花说道:“你觉得雪纯洁么?”

    “当然!”

    李慧宁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

    “你觉得不纯洁?”

    她反问。

    李闲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本来想说雪之所以会成为雪,之所以会从天上飘落下来,是因为雪中有灰尘,看起来纯洁的雪是围绕着灰尘才形成了雪花,看起来纯洁其实内在里还是有着污点,而且还这污点还藏得最深隐藏的极好。这话他没说出口,因为他不想否定一个人心里对纯洁的定义?;蛐硎抢钕锌次侍馓渚采羁塘诵?,在他眼里这世界上所谓纯洁的东西真的不多。

    “什么时候回去?”

    李闲问。

    李慧宁抬起头看着满天飘散下来的雪花轻声道:“一会儿就走?!?br />
    “什么这么急?”<

    “我手下有十万人等着我回去,你知道我本来就不该来的。如果我守的侧翼被突厥人攻开的话,眼看着拿不下太原的突厥人就能突围回去。而一旦缺口打开阿史那咄吉世逃回草原,再想找一次这样的机会就难了。虽然我是个女子,但我从来没拿自己当个女子来看待过,尤其是在军中。我是他们的大将军,所以我得对他们负责?!?br />
    “下午回吧?!?br />
    李闲抽了抽鼻子,感觉着清冷空气钻进鼻腔中的清冷:“中午我烤肉,好么?!?br />
    “好”

    李慧宁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可不可以教我烤肉?”

    “好”

    李闲也说了一个好字。

    “什么时候再见面?”

    “或许很快,或许很久?!?br />
    李慧宁笑了笑道:“你到了李家可以视为回家,最起码在看到我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有回家的感觉,咱们都是飞将军的后人,本来就是一条根。我刚才说过了,如果你真的觉得李家是个大水坑也别担心,因为我也在水坑里?!?br />
    她第二次说这番话,李闲依然震撼莫名。

    难道她知道什么?

    这是李闲第一想到的事。

    “我一直不怎么喜欢下雪的天气?!?br />
    李慧宁忽然叹了口气道:“以前看到下雪的时候,就好像那些雪花都掉进了我心里一样,又冷又堵,或许是小时候就因为某件事极讨厌雪的缘故吧,不过今天你来了,所以今天的雪似乎并不让人觉着厌恶,在雪地里静静站着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br />
    “看来我有把丑陋的事物变美好的本事,是不是因为我长得比较顺眼所以连雪都跟着顺眼了?”

    李闲笑着问。

    “跟雪无关?!?br />
    李慧宁摆了摆手道:“去烤肉吧,我饿了?!?br />
    大雪中,一队数百人的精骑护着一辆马车从长安城的南门出来,顺着铺满了白雪的官道往唐军大营的方向走,马车的速度已经很快,最起码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路况下,马车的速度已经很快了。车轮碾过积雪发出来的声音让车里坐着的李元吉有些心烦,而他更不满意的是马车的速度还是太慢了些。

    和陈寅寿谈过之后,李元吉自己在书房里想了半夜。到了天色微明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打算将自己的想法尽快去和大哥李建成说说才好。他性子里就没有慢这个字,轻狂暴躁,但他毕竟是李家嫡子,从小看得多了学的多了,在看问题的时候他并不迷糊。而事实上,看起来有些不务正业的李元吉反而是李建成最得力的助手。

    马车在官道上碾出两道深深的车辙,车辙两侧的积雪被战马的蹄子踏碎。

    到了李建成的大营之后,一个仆从打着伞走在李元吉身边替他遮挡落雪??赡苁且蛭痛拥牟椒ド晕⒙诵?,李元吉有些不耐的将伞抢过来瞪了那仆从一眼,这仆从吓了一跳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雪地里,他知道李元吉的脾气,稍有不慎就被活活打死的下人并不在少数,所以这仆从显得很惊恐不安。

    李元吉看了那仆从一眼忽然心生不忍,这是极少出现的心态。

    “滚去照料我的玉麒麟,若是让它冻伤了蹄子我就割了你的脑袋?!?br />
    他狠狠的骂了一句,那仆从立刻遵命爬起来小跑着离开。跟在李元吉身后的甲士都替那仆从觉得幸运,如果齐公不让他去照顾坐骑玉麒麟而是在这雪地里跪着的话,说不得齐公一直到回太原都不记得还有人跪着,这仆从活活冻僵在雪地里的可能比他活下去的可能要绝对大的多。

    这仆从一口气跑到马厩,然后精心的配好了草料喂给那匹通体雪白的骏马。

    一个马夫拎着一只水桶经过,仆从立刻拦住将水桶要过来给玉麒麟添了些水,等水桶回到那马夫手里的时候,马夫的手心里多了一张纸条。十分钟之后,马夫手里的纸条到了一个唐军旅率的手里,半个小时之后,这旅率亲自带着兵巡逻的时候遇到一个同乡做斥候的士兵,两个人交谈了会儿随即分开,一个时辰之后,这纸条就到了距离唐军大营二十里外的燕云军大营中。

    而就在这个纸条在李闲手里展开的时候,几个李建成军中的将校拉着?;だ钤谋鸾鹁?,谈了一会儿之后其中一个校尉告辞离去,围着大营绕了半个圈子之后,他悄悄出了大营,很快就消失在茫茫雪地中。一个时辰之后,这校尉从李元吉亲兵别将嘴里探听来的消息就进了李世民的耳朵,李世民和坐在身边的李靖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有些掩饰不住的欣喜。

    就在这个时候,唐军大营中最高大宽敞的军帐中,李建成猛的站起来,看着李元吉一字一句的问道:“元吉,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别对李闲动那个心思,你怎么就不肯听?”

    李元吉不耐的辩解道:“大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看重那个叫李闲的家伙。反正在我眼里,那李安之也不过是个草莽罢了,手里有些兵,可这样的人如今大隋的天下遍地都是,何苦非要拉拢他?我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陈老和大哥你讨论用人之道的时候,陈老说过一句话让我铭记不忘……人不为我所用,那便杀之也不能为别人所用?!?br />
    李建成微怒道:“那你记不记得我是如何回答的?”

    李元吉怔了一下,有些恼火的说道:“大哥说以恩德服人,远比用刀子服人要强得多?!?br />
    “记??!”

    李建成提高了声音说道:“人不能为我所用也不能为他人所用这一套,不适合我,你也不要再说了。元吉,我跟你说过,李闲和别人不一样,他和咱们李家有渊源?!?br />
    “那你就告诉我,他到底跟咱们李家有什么渊源!”

    李元吉站起来质问。

    李建成张了张嘴,终究只是叹了口气道:“前日夜里,世民亲自去了燕云军的大营,你觉得他是去做什么了?世民在我军中安插了不少眼线,我不闻不问,是因为他是我的弟弟,咱们是一家人,但就算我不刻意去安插眼线监视他,难道他的一举一动就瞒得过我?”

    李元吉脸色一变,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

    “别他李闲逼到世民那边去?!?br />
    李建成拍了拍李元吉的肩膀说道:“我跟你说过,刀子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br />
    李元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却冷笑了一声,刀子确实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刀子绝对是最快解决问题的办法。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