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零七章 爷叫伏虎奴 出身铁浮屠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突厥人兵败如山倒,溃兵如绝了堤的洪水一样一泻千里。阿史那咄吉世在金帐狼骑的护卫下且战且退,他是在亲卫的帮助下才爬上马背的,看到自己麾下曾经战无不胜的狼骑哀嚎着被一个接着一个砍翻在地,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瞬间被抽空了力气。

    他知道完了,不仅仅是这场战争完了,突厥人的强势也完了,这一战之后最少十年突厥人都别想恢复元气,两年多前他率军将杨广围在雁门的那一战,他本以为可以实现自己饮马长江的夙愿。但那一战,突厥狼骑损失了超过十五万。这次大举南下之前,他觉得长生天还在眷顾着突厥人,不然怎么会让大隋内乱倾覆?

    但是这次,他知道真的完了。三十万精锐的狼骑最少有一大半葬送在这场战争中,但这还没结束,后路被堵住,剩下的狼骑就算能回到草原,十几万人马只怕连三成也剩不下。没了强大的军力,突厥人在草原上的霸主地位也将终结。被突厥人驱赶到了草原最北面的铁勒人,甚至那些胆小如鼠的霫人,草原最深处的室韦人,就连已经元气大伤的契丹人都会立刻翻脸,曾经辉煌的突厥人这次真的元气大伤。

    刘武周的人马溃退的比突厥人还要快,从李世民率先发动攻击开始,预料到突厥人必败的刘武周就下令大军撤退,突厥狼骑还在奋力抵抗中原联军进攻的时候,刘武周的人马已经撤出了战团。

    刘武周是个极狡猾的人,他知道苇泽关被李渊的女儿李慧宁守住,李慧宁手下有娘子军近十万人,虽然调走了一大部分并入李建成的队伍中,但守关的人马依然有数万人,要想突破苇泽关极为艰难,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走苇泽关,而是准备突围回他发家的马邑郡。

    当初他本为马邑郡郡守王仁恭的亲兵队正,王仁恭曾经是大隋左武卫将军,大隋第一次东征时候是随宇文述率领三十万府兵进攻平壤的九大将军之一,因为兵败,被杨广免去职务后又启用,任命为马邑郡郡守。自东征失败之后,王仁恭便没了往日的锐气,堕落沉沦,只顾着享受美酒佳人。

    刘武周是王仁恭的亲兵队正,却和王仁恭的一个小妾私通,大业十二年的时候,他担心自己和王仁恭小妾私通的事暴露,于是和手下人商议之后决定做一番大事。他是亲兵队正,想要杀王仁恭简直易如反掌。

    杀了王仁恭之后,刘武周自封为马邑太守,开仓赈济灾民赢得了人心,兵力发展到了万余人。马邑郡和雁门郡近在咫尺,刘武周造反,雁门郡立刻出兵征讨,刘武周不敌,于是派人向突厥称臣,尊突厥始毕可汗为父可汗,自称儿皇帝。始毕可汗大喜,封其为定杨可汗,帮助刘武周击败了雁门郡的隋军。

    自此之后,在突厥人直接出兵帮助下,刘武周的实力越来越大,渐渐的控制了马邑,楼烦等郡,攻破杨广的行宫汾阳宫之后,将抓到的上千宫女都送给了始毕可汗,始毕可汗则送给了他五千匹战马,刘武周实力更上一层楼。

    这次随始毕可汗来攻打太原,刘武周本以为会势如破竹一般顺利。但没想到,李家的人竟然这么难对付。那个李元吉不必说了,一开始李家军连战连败,他能守着太原一直等到李建成率领的援军赶到实属运气。

    刘武周在大隋第一次征辽的时候便是王仁恭的亲兵,当时李建成随从李渊在怀远镇督粮,刘武周对这个唐公世子有一些了解,知道他是个处理政务的人才,却没想到在领兵作战上李建成也算得上出类拔萃,他率兵到了太原之后并没有立刻进城和李元吉汇合,反而在太原城外安营与太原城互为犄角,这样牵制了大量的突厥人马,太原的压力立刻大减。紧跟着,李渊的次子李世民率军赶到,到了这个时候刘武周其实就已经没了攻克太原的信心。

    等到燕云军和杜伏威的人马赶到,刘武周彻底死了南下的心。

    各路义军反攻开始,刘武周带着人马往西北方向突围而出,而阿史那咄吉世在其弟阿史那埃里佛率领金帐狼骑的护卫下往东北方向突围,一个奔马邑,一个奔雁门。

    刘武周见唐军大部分人马都去追赶阿史那咄吉世,心中窃喜。

    才带着四五万残兵杀出重围还没来得及缓一口气,忽然听到后队一阵大乱,待回头时,发现竟然有一支七八千人左右的骑兵箭矢一样从后面追了上来,紧紧的咬住了他的后队。

    “是谁!”

    刘武周大声问身边亲兵,那亲兵立刻回去查看,不多时回来禀报:“是李世民!”

    与此同时,阿史那咄吉世看着后面紧追不舍的一队黑甲骑兵皱紧了眉头,他一边纵马一边问道:“埃里佛,后面追着的队伍是谁的人马?”

    “可汗,打的是燕云寨的旗号,是李闲!”

    ……

    ……

    “阿史那虎臣!”

    阿史那埃里佛回身大声命令道:“带一个万人队把后面的追兵挡??!”

    一直紧跟在始毕可汗身边的金帐将军阿史那虎臣顿了一下战马,下意识的看向阿史那咄吉世。阿史那咄吉世点了点头,他这才拨转战马杀了回去??吹桨⑹纺腔⒊颊飧龆?,阿史那埃里佛才猛然醒悟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金帐将军只尊可汗一人号令,而他刚才却在情急之中对阿史那虎臣下令,这若是放在以往,只怕阿史那咄吉世因为此事就会起疑心!

    想到这里,阿史那埃里佛立刻冒出了一身的冷寒。

    “伟大的可汗,臣只是一时心急?!?br />
    阿史那埃里佛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解释道。

    “没什么”

    阿史那咄吉世有些疲倦的摆了摆手,他看了阿史那埃里佛一眼,一只手抓着缰绳,另一只手下意识的在自己头顶的金盔上摩挲了几下:“埃里佛,有件事我想现在是到了告诉你的时候了?!?br />
    阿史那咄吉世忽然勒住战马,因为动作有些大再加上激动他剧烈的咳嗽起来。这次他没有掩饰什么,发黑的血都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

    “埃里佛!”

    阿史那咄吉世抹去嘴角上的血,苦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你现在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大汗的位子传给你!”

    “可汗!”

    阿史那埃里佛吓了一跳,他以为阿史那咄吉世又在试探自己:“伟大的可汗,您只是身体稍微有些小问题,回到草原上调养几天就会好起来。继承您汗位的人肯定是阿史那结社率,我会好好辅佐他的?!?br />
    “不!”

    阿史那咄吉世又咳嗽起来,血止不住的从他嘴里往外溢。

    “阿史那结社率还小,如果把汗位交给他的话,突厥人的统治地位就会变得飘摇,就好像被风吹断了根的牧草一样,早晚会枯萎。我们是狼神的子孙,我们永远不会也不能失去至高无上的地位!为了突厥人依然能统治草原,我必须把汗位交给你,但你必须答应我,等你老去的那一天,你必须将汗位传给我的儿子,阿史那结社率!”

    “我答应您伟大的可汗!”

    看到阿史那咄吉世嘴里的泉水一样冒出来的血,阿史那埃里佛也被触动了心里的亲情。他慌乱的伸手去擦,可那血一股一股的冒出来擦都擦不干净。

    “突厥人!不能亡于我的手里!”

    阿史那咄吉世仰天发出一声犹如老狼临死前的哀呼,一大股黑血从他嘴里溢出来,这个统治了草原很久的老狼王身子摇晃了一下,随即从马背上狠狠的摔了下来。

    “不!”

    阿史那埃里佛发出一声哀嚎,从战马上跳下来抱着阿史那咄吉世的身子放声大哭。围在他们周围的金帐狼骑全体下马缓缓的跪了下来,就连战马似乎都感受到了悲伤发出一声一声的嘶鸣。

    “回草原去!回家!”

    这是从阿史那咄吉世嘴里挤出来的最后几个字,说完之后狼王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阿史那虎臣带着一个万人队的狼骑已经转身回去,隐隐中似乎听到了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天空中竟然落下了豆大的雨点。这可是冬季,怎么可能会打雷?是长生天在发怒吗?那闪电,是要惩罚谁?

    阿史那虎臣心里一紧,握着弯刀的手抖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队燕云精骑从斜刺里杀了过来,为首的是一员身材极魁梧雄健的大将,身穿铁甲,手里用一柄沉重而锋利的斩马刀。

    看到那闪电,那冬雨,阿史那虎臣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的眼睛里瞬间就布满了血丝。

    “杀!”

    阿史那虎臣大喊了一声:“杀光那些追兵,咱们回家!”

    没有什么豪言壮语来鼓舞士气,回家两个字让所有的突厥狼骑心中的斗志全都爆发了出来。

    伏虎奴一马当先杀了过来,离着还远就看到了那个身穿铁甲的突厥将领。已经杀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伏虎奴兴奋的吼了一声,挥舞斩马刀带人冲了上去。

    “回来!”

    在他身后二百米左右紧紧跟着的铁獠狼看到杀红了眼的伏虎奴竟然只带着几百骑兵就冲了过去,他心里骤然一紧,大声的呼喊了一声随即带兵追上去支援伏虎奴。但他实在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伏虎奴雄武的背影。

    阿史那虎臣的弯刀,可怕的弯刀。

    只一个回合,本已经消耗了大部分体力的伏虎奴竟然被阿史那虎臣一刀斩落马下。那弯刀太快了些,一刀斜着自下而上劈了过去,在伏虎奴才举起斩马刀的时候就割开了他的胸甲,血瀑布一样从他的胸腔里喷出来,涂满了阿史那虎臣的脸。

    伏虎奴魁梧的身子从战马上掉了下去,如一座高山忽然崩塌一样,轰然落地。阿史那虎臣也跟着跳下战马,他一脚踏在伏虎奴还冒血的胸膛上,弯刀指着伏虎奴的咽喉问道:“你的名字,我想知道死在我手里的是谁?!?br />
    “啐!”

    伏虎奴一口血喷在阿史那虎臣的脸上,他看到自己的内脏已经从伤口里挤出来,血糊糊的一大团挂在破开的肚子上,可这个时候他竟然没有一点恐惧,只是心里有些不甘的想到,陈雀儿挨了七刀都没死,怎么我挨了一刀就要死了?

    要死了么?

    兄弟们,我来了!

    “爷叫伏虎奴!出身铁浮屠!”

    他大声喊了一句,声音嘶哑。

    “你叫虎奴,我叫虎臣,但是很显然,你的虎不如我的虎凶猛?!?br />
    阿史那虎臣摇了摇头,缓缓抹去伏虎奴喷在他脸上的血水,然后一刀斩落,俯身将那颗还怒目圆睁的头颅拎了起来。他将人头提起来看着那双带着怒意的眼睛,就算是已经死了,那张脸上依然写满了骄傲。

    “铁浮屠是什么东西?”

    啐!

    阿史那虎臣也往伏虎奴脸上啐了一口吐沫,然后将人头狠狠的甩了出去。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