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零八章 是我的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伏虎奴临死前昂着下颌说爷叫伏虎奴,出身铁浮屠,他脸上的得意和骄傲让人心生感触,明明已经要死了,明明被人一刀剖开了肚子肠子流了一地,明明敌人的脚已经踏在了他喷血的胸膛上,可他为什么脸上还是那么得意自豪?

    因为三个字,铁浮屠。

    当年他们兄弟百余人跟着张仲坚下山浪迹天涯,从他们离开那座山寨踏上风尘路开始他们就是骄傲的,他们因为自己身为铁浮屠一员而自豪着。无论是在江南还是在塞北,哪怕是在燕山上血骑和铁浮屠近乎全军覆没的时候,他们依然是骄傲的。他们是铁浮屠骑兵,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骑兵。

    他们身上背着一个贼字,但他们无一不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伏虎奴从不曾想过自己能终老此生,他的兄弟们在另一个世界等他,他知道自己早晚会踏上那条被人称为黄泉的路,走过那座被人称为奈何的桥,看桥对面的彼岸花,寻找铁浮屠兄弟们的身影。

    伏虎奴曾经不止一次和李闲说过,如果奈何桥上真的有一个叫孟婆的人端着一碗**汤等他,那他就一脚将那孟婆踹到河里去,哪怕被鬼差投入畜生道也绝不会喝那碗让人遗忘前世的孟婆汤。就算投胎做了猪牛狗马,也绝不能忘了兄弟们的模样,也绝不能忘了兄弟们的情义。

    他说活着的时候自己身边有割舍不下的兄弟,如果死了也有一群割舍不下的兄弟,所以对于他来说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其实都一样,活着是和活着的人团聚,死了是和死了的人团聚。

    他从来没有说过怕死两个字,大家也都知道他真的不怕死。

    当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伏虎奴心里还是没有怕这个字。他只是有些遗憾,去年过年的时候在山腰那些空坟前,他和张仲坚等人给铁浮屠和血骑的兄弟们上香敬酒的时候说过:兄弟们别急,不是老子不想你们,而是老子得看着安之将杨家的天下捅出几个大窟窿,看着安之在长安城给兄弟们修一座陵园的时候,老子就去找你们喝酒。

    他遗憾的是,没能看到安之捅翻了杨家的江山,没能看到安之在长安城里修一座巨大的陵园。

    他是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而不是惧怕。

    阿史那虎臣在一脚踏在伏虎奴胸膛上的时候就忍不住有些愤怒,因为在这个胸膛被剖开了的敌人眼睛里没有一点恐惧,他曾经杀过无数人,他是突厥四大金帐将军中杀人最多的一个,也是四大金帐将军中武艺最好的,所以他看惯了别人匍匐在他脚下哭泣求饶,看惯了别人狗一样摇尾乞怜。

    兵败之前,他也杀了不少汉人。从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眼神在临死前竟然那么平淡,从没有一个人临死前还会一脸的得意骄傲。

    所以,他割下了伏虎奴的头颅啐了一口吐沫,啐完了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和一个死人计较这些,其实还是输了,落了下乘。敌人已经死了,死的时候没有惧怕慌张,而自己侮辱一颗人头真的说不上是什么磊落光明的举动。

    就在他有些懊恼自己不应该表现那么小气的时候,一杆长槊从斜刺里戳了过来。

    阿史那虎臣身子猛的向后一仰,手里的弯刀向上一磕将长槊荡了出去。他直起身子向一侧闪开,抓住战马的缰绳翻身跃了上去。才坐好,那长槊如影随形一般又刺了过来,槊锋上还挂着血珠,显然,之前有不少人死在这条长槊的槊锋之下。

    阿史那虎臣身子侧开,弯刀顺着槊杆切下去。弯刀在槊杆上摩擦出一连串的火星,瞬间,那刀子就到了握着槊杆的手掌不远处。

    持槊的正是铁獠狼,真真切切看到了伏虎奴战死,铁獠狼感觉斩在伏虎奴身上的那一刀也捅进了他自己的心里,撕裂般的疼痛中他的心在不住的颤抖。那是他的虎奴兄弟,那是与他生死与共的虎奴兄弟!

    虽然铁獠狼不是铁浮屠出身,但自从燕山上一战之后,血骑的人和铁浮屠的人早就已经融为了一个整体,血骑和铁浮屠被燕山上的血粘在一起撕都撕不开。

    看到伏虎奴的头颅被人抛出去的那一刻,铁獠狼的双目骤然变得赤红!

    弯刀擦着槊杆斩落,铁獠狼眼睛立刻就睁圆了。若是换了别人,只怕握着槊杆的手已经被弯刀斩落,但这种贴着槊杆压刀切下的刀法,铁獠狼早就见识过!所以他立刻松手,侧身,闪过刀锋之后手一探将落下去的长槊又抓在手里,然后槊杆横扫铁棍一样砸向那突厥将领的脖子。

    见对方竟然避开了自己的刀子,阿史那虎臣眼前一亮。

    “来的好!”

    他大声喊了一句,然后刀子一旋割向铁獠狼的咽喉。

    两个人距离已经拉的很近,所以用长槊的铁獠狼反而落了下风。他的长槊变招和弯刀相比要慢上不少,他知道自己这一槊在砸中那突厥人之前,敌人的弯刀一定会捅穿自己的脖子。

    可他没打算躲,也没打算变招。

    从对方出刀他就看得出来,自己的武艺和对方相比差了不止一筹。如果拼着自己被刺死也能砸断对方脖子的话,他愿意这样去做。

    “疯子!”

    阿史那虎臣低声骂了一句,身子向前一趴躲过槊杆,他手里的弯刀毒蛇一样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刺过去,中途突然变招斜着一撩将铁獠狼的胸前切开,一股血瀑布一样喷了出来,铁獠狼的铁甲竟然挡不住阿史那虎臣的弯刀!

    是陨铁!

    铁獠狼心里骤然一紧。

    ……

    ……

    刀子切豆腐一样将铁獠狼的胸甲切开,留下了一道狭长的巨大的伤口。草原人之所以喜欢使用弯刀,是因为弯刀在马战的时候,借助战马冲击的惯性在敌人身上留下的伤口更大,刀子有弧度,和敌人身体的接触时间变长,从切入到抽出远比横刀割出来的伤口要长,这样的伤口即便不是一刀致命的,也会因为止不住血而让人丧命。在这个时代,这样的重伤比直接死亡更可怕。

    若不是铁獠狼的反应绝对够快,这一刀势必能如切开伏虎奴的胸腹一样将他的肚子剖开。

    两马交错之后,铁獠狼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

    足有一尺长,肉翻在铁甲外面,狰狞的口子里血一股一股的冒出来,若是再深两分内脏就会流出来。

    他身子猛的一颤,握着长槊的双手开始变得无力。

    强撑着将对面冲过来的狼骑士兵戳死,铁獠狼勒住战马调转过来,却发现自己身后的四五个亲兵已经被那突厥将领砍翻,他将长槊挂在得胜勾上,将战裙撕下来一块勒住伤口,然后将横刀从腰畔抽了出来。

    和对方近战,长槊反而吃亏。

    他策马冲过去的时候,阿史那虎臣也转身冲了回来。两马交错的一瞬间,横刀和弯刀撞在一起,当的一声,铁獠狼手里的百炼钢刀竟然被轻而易举的斩断,弯刀又顺势在他的肩膀上抹了过去。肩甲被切开,伤口深可见骨。

    铁獠狼的手臂失去力气,横刀落地。

    他冲过去之后立刻被自己的亲兵护住,亲兵队正手忙脚乱的帮他包裹伤口的时候,阿史那虎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弯刀,当他发现弯刀上被崩出来一小块缺口的时候立刻皱紧了眉头。

    “该死!”

    他低声咒骂了一句,表情变得越发狰狞起来。

    百炼的横刀还是足够坚硬的,竟然伤到了他的陨铁弯刀。

    阿史那虎臣因为弯刀受损而变得暴怒,催马冲过去直奔铁獠狼。铁獠狼麾下的几个亲兵上前阻拦却没人挡得住,只片刻间就又有三四个亲兵被阿史那虎臣砍翻落马。铁獠狼咬了咬牙,从身边亲兵的手里将横刀夺了过来催马冲了过去。

    两个人的第三次交手顷刻间结束,双马交错而过,没有金属相撞的脆响只有一声极轻微的声音,铁獠狼手里的横刀再一次掉落了下去,随着横刀掉在地上的还有一根拇指。没了拇指,他无论如何也握不住了刀柄。

    铁獠狼勒住战马,咬着牙将连弩从腰畔取了下来,瞄准了阿史那虎臣的背影扣动了机括,几支短弩接二连三的激射而出。听到了机括声,阿史那虎臣立刻俯身躲过了弩箭,他暴怒的转身,催马又冲向铁獠狼。

    铁獠狼连续扣动机括,十二支短弩全都倾泻-了出去。

    阿史那虎臣挥刀将所有的弩箭斩落,然后一刀斩向铁獠狼的脖子,而这个时候,射空了弩匣的铁獠狼还没来得及将长槊取下来。眼看着那刀子就要斩在铁獠狼咽喉上的时候,一支破甲锥嗖的一声飞了过来瞬息而至!

    阿史那虎臣眼神一凛,用此生以来最快的速度转身劈刀。当的一声脆响,那激射而至的破甲锥竟然被他一刀斩落!

    他转身往远处看去,只见一个黑甲将军眼神阴冷的看着他。

    在那黑甲将军的手里擎着一张铁胎弓,而在他身边的亲兵则双手捧着一颗血淋淋沾满了尘土的人头。那黑甲将军阿史那虎臣不认得,他却认得那颗人头正是不久之前自己刚刚割下来的。

    “铁大哥回来!”

    李闲将铁胎弓交给身边的亲兵,然后缓缓的将腰畔那柄巨大而狭长的黑刀摘了下来。

    “侯君集!”

    “雄阔海!”

    李闲冷声道:“各领一军左右绕过去将突厥人的万人队后路截断?!?br />
    “秦琼!”

    “你带人把突厥人的军阵给我切开?!?br />
    他将黑刀缓缓举起指着阿史那虎臣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杀尽那些突厥人,这个人…是我的?!?/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