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一十章 归顺个屁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建成没想到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李闲会说出这么狰狞的话,在这一刻他才忽然醒悟,面前这个看起来清秀斯文的青年手里的人命比他这个唐王世子杀过的人多十倍不止。初见李闲的时候他便轻易的相信了李闲身上的书卷气,见识过李闲那一手漂亮的书法更是赞叹不已,而现在他才惊醒李闲最真实的身份是一个杀人无算的大豪。

    远处已经传来哀嚎的声音,那是燕云军在屠杀那些已经跪地求饶的突厥狼骑士兵。

    李建成看了李闲怀里的人头一眼,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不该拦着李闲,十万突厥人也比不上一个李闲!

    “我军中有一个老仵作最善整理仪容,稍后我让他过来给这位将军将头颅缝合回身子上,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来有伤口?!?br />
    李建成换了沉重的语气说道。

    “多谢?!?br />
    李闲淡淡的说了两个字,他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丘生,依然蹲在地上用石头疯狂的砸着阿史那虎臣的尸体,哀嚎声早已经停了,阿史那虎臣的身子九成已经变成了肉泥,脸上还挂着血肉的丘生正在砸阿史那虎臣的脑袋,石头一下一下的砸下去,血水和碎肉一股一股的溅起来。

    李建成只看两眼便忍不住干呕起来,他虽然见多了战场厮杀,也早已经不是当年在辽东时候看到战场上的残肢断臂还忍不住颤抖的唐公世子,自从李渊在太原起兵南下之后,他手里杀过的人也有数十,可即便如此,看到丘生眼睛赤红的疯狂且机械的砸着阿史那虎臣的尸体,他还是难以忍受自己胃里的翻腾。

    一块碎肉黏着骨头渣滓飞过来,啪的一声贴在李建成脸上,这一下成了压垮他抵抗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再也忍受不住恶心的感觉俯身剧烈的呕吐起来。

    而这时,丘生用染满了血的手从肉泥中刨出几个还比较完整的内脏,分不清是心肝脾肺,能辨认出的只是一条血糊糊的肠子。丘生咬着牙,举起石头继续砸下去。他的脸上,身上都是黏着的碎肉,在下颌上黏着的是阿史那虎臣的一棵眼珠子,只是却不知道是左眼还是右眼。

    李闲抱着伏虎奴的头颅缓步走到他尸身所在,将人头和脖子对好后,他就在尸体边坐了下来。

    李闲的手微微颤抖着从腰畔将酒囊解了下来,先是在地上洒了一些然后灌进自己嘴里一大口。

    “麻烦建成兄请仵作早些过来,我哥哥的尸体总不能在这里停太久。尸体缝合好了之后,我还要派人把他送回巨野泽去?!?br />
    正在呕吐着李建成艰难的点了点头,回身吩咐手下亲兵把唐军中那个善缝合尸体的老仵作叫来。一直吐到胃里实在没有能吐出来的东西,啐了一口黄水的李建成缓步走到李闲身边,他尽力不在意远处那些突厥人哀嚎的声音,带着歉意的对李闲说道:“安之……抱歉,我不知道你的朋友战没了?!?br />
    “不是我的朋友?!崩钕心ㄈプ旖巧系木坪脱旌显谝黄鸬囊禾?,看着伏虎奴的尸体认真的说道:“他是我的亲人,我的亲人不多……在我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就坐在他的肩膀上亡命天涯,我小的时候一直认为虎奴哥的后背是这天下间最安全的地方。也不知道从江南逃到河北,一路上我在他肩膀上尿过多少次。有时候是憋不住,有时候是故意的?!?br />
    这不是一句笑话,所以李建成笑不出来。

    “在我还不会骑马的时候,逃命中大部分时间我都在他背上或者肩膀上。我那个便宜老爹是个酒鬼,平时也懒得陪我玩,小时候除了小鸟哥就是虎奴哥总陪在我身边,我第一次偷看村子里孙寡妇洗澡也是踩着虎奴哥的肩膀。然后他把我丢进孙寡妇家的院子里,再一砖头砸碎了窗子。你不知道,那次孙寡妇光着身子揪着我耳朵好对我屁股好一顿打,虎奴哥就站在墙头外面傻笑?!?br />
    他笑了笑,一脸的凄苦。

    “安之,人死不能复生,你已经尽杀了那些突厥人为他报仇了?!?br />
    “报仇?”

    李闲缓缓摇了摇头道:“人都死了,报仇有个屁用?报仇仅仅是活着的人心里好受点罢了,死了的终究是死了。我这个人好像一直都是因为报仇而活着,需要我为他们报仇的人太多太多,虎奴哥死了,只怕临死之前也会恨我没有帮哥哥们把仇报了??赡悴恢馈?br />
    李闲看了李建成一眼,语气悲凉的说道:“如果他能不死,让我给杀了他的那个突厥人下跪都行!”

    李建成一怔,心里一声长叹。

    “虎奴哥爱热闹?!?br />
    李闲站起来,缓步走向远处的屠杀场。他的背影有些萧索,让李建成心里一酸。

    “所以我得多杀些人给虎奴哥陪葬,让那些突厥人下去给他坐奴隶。他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一个狼骑万人队给他陪葬不够!虎奴哥最想要的,一定是阿史那咄吉世下去给他做牛做马?!?br />
    声音远远的飘过来,震的李建成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

    李世民率领一万骑兵渐渐的脱离了主战场,在他前面是数不清的刘武周溃军。他的眼睛只盯着最前面那面写着刘字的大旗,自始至终他的目光就没有转移过。刘武周带着残兵往马邑方向溃走,马邑是刘武周的根基之地,当初刘武周就是在马邑杀了王仁恭后举兵起事,如果让他逃回去的话再想铲除就难了。

    而且,李世民心里一直堵着一口气。

    他麾下有大将李靖,段志玄,韩世鄂,刘弘基,还有前阵子北上时候剿灭了一伙小山匪而收服的隋将魏文通。再加上上万精骑,数万劲卒,而且还是率先向突厥人发动进攻的,可他将突厥人的军阵杀了一个对穿的时候,李闲的燕云精骑已经第三次杀入敌阵,心高气傲的李世民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这种挫败感。

    所以,他决心用一场大胜来证明自己不输于李闲。

    刘武周是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世册封的定杨可汗,也就是百姓们口中说的儿皇帝。对于这种人,中原百姓的对其之恨尤甚于恨突厥人。从大业十二年刘武周起兵开始,他就不断的引突厥狼骑入关,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也不知道有多少中原百姓死于狼骑的铁蹄之下,更不知道有多少纯洁女子被掠入草原做了猪狗不如的奴隶。

    李世民确定,只要自己杀了刘武周,那自己的声望绝对能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唐军中的威望除了他父亲李渊之外再也无人可及。

    所以,李世民只盯着那面刘字大旗,被他超过去的那些溃兵他看都不看一眼。万余轻骑跟在他身后也不理会那些吓坏了的残兵败将,那些溃兵自然有后面的大队唐军步兵来收拾。

    刘武周不住的回头张望,眼见着唐军的大旗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吓得他面无血色。他在心里不住的懊恼后悔,心说如果跟着突厥人的大队人马一块退走也不至于会被李世民那个黄口小儿追的如此狼狈。

    如今他手下能用的士兵不足五千,大部分士兵都已经仓皇逃走,有的人知道大势已去甚至连逃走都不敢,直接跪倒在官道两侧举着兵器求饶。

    刘武周愤恨不已,心说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唐军的骑兵速度极快而且乘胜而来,只追了半个时辰李世民便撵上了刘武周的骑兵后队。士气旺盛的唐军骑兵刀子一样从后面将刘武周军切开,李世民为刀尖,他左边是刘弘基,右边是魏文通,三个人武力都极勇猛,砍瓜切菜一样将前面挡着的刘武周军骑兵放翻落马。

    尤其是魏文通更是憋着一股气,他本是大隋雁门关守将虎贲郎将王智辩麾下的别将,刘武周在马邑杀王仁恭造反,他随雁门郡丞陈孝意和虎贲郎将王智辩率军进剿,刘武周根本就不是隋军的对手,可刘武周却恬不知耻的向突厥人称臣,引狼骑入关,隋军被围魏文通寡不敌众只得败走。他知道自己回朝廷也难逃一死,索性从了贼造反,后来随军加入瓦岗寨,瓦岗寨与燕云寨激战兵败后他又假死逃走,带着一批人跑到了河东落草为寇,他本想去投奔河东守将屈突通,可屈突通却败在刘文静和李慧宁的手里,他只好再次遁走藏了起来。

    恰好李世民率军北上驰援太原,沿途经过魏文通的山寨便顺手剿了。魏文通知道李渊已经攻克长安尊杨侑为帝,知道大隋气数已尽,他索性又投靠了李世民,因为武艺精湛少有人敌被李世民封为先锋大将。

    今日一战,他一看到刘武周的旗子心里的火就腾的一下窜了起来。

    当初若不是刘武周引狼骑入关,他又怎么会有后来落草为寇的狼狈经历?李世民想杀刘武周立威,他更想杀了刘武周复仇!

    所以今日这一战,魏文通格外的卖力。眼看着就要追上刘武周的战马,魏文通大喊一声挥刀加速,竟然超越了李世民直奔刘武周杀了过去。刘武周听到喊声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就被吓出了一声的冷汗。当初他在马邑,魏文通在雁门,两个人近在咫尺又怎么会不知道魏文通的武艺?

    刘武周叫了一声我命休矣,回身用马槊胡乱的捅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旁边杀来一员大将,一槊将魏文通的大刀磕开怒吼道:“无耻小儿,休伤我主!”

    刘武周惊慌失措中看了一眼立刻大喜,来人正是他手下第一勇将尉迟恭!

    魏文通被尉迟恭拦住大怒,挥刀砍落,尉迟恭挺槊与他战在一处,刘武周抽了机会催马就跑,连头都不敢回。

    李世民被尉迟恭手下的骑兵拦住,杀散敌兵之后哪里还能看到刘武周的影子。他勒住战马观战,见刘武周手下那员大将竟然将魏文通逼的连连后退。这让他心里一震,要知道魏文通可是他麾下第一猛将,竟然抵不住那贼将的一条长槊!

    “问清楚那人姓名,不要放箭,我要生擒此人!”

    李世民大声吩咐道。

    他手下亲兵立刻高声呼喊道:“我家大将军问好汉姓名!”

    尉迟恭一槊逼退魏文通,昂首道:“问那么多做什么,有本事你们赢了爷爷手里这条长槊!”

    李世民朗声道:“刘武周已败再无回天之力,他弃你而去,你何必还要做困兽之斗,你可愿归顺于我?”

    “归顺个屁!我尉迟恭岂是不忠不义之人!”

    他怒喝一声,竟然挺槊杀向李世民!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