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一十四章 透阵而来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慧宁缓步走上城楼,大声的鼓舞着娘子军士兵们的士气,知道援军已经到了突厥人的身后,守关的娘子军士兵们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城内最后五百人的预备队也已经上了城,凡是还能拉得开弓的伤兵也都被调集了上来。

    李慧宁刻意将自己心里的担忧隐藏起来,脸上也挂着和士兵们一样激动的笑容。

    突厥人的攻势终于被压了下去,在敌人下一波的攻势压上来之前,李慧宁在城门楼的柱子边靠着坐下来,她拔开水袋的塞子喝了一口,冰冷的水顺着她的下颌流下来将胸甲上的血迹冲淡了一些,正值腊月,冷水喝进肚子里让她心里也变得冷静下来一些。

    之前她用千里眼看到了突厥人的军阵后面确实有人在猛攻,也看到了那让她心头巨震的旗帜颜色。所以她心里才会有深深的担忧,还有深深的愤怒。

    李顺在她身边蹲下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低声道:“突厥人虽然暂时被压了下去,但下一次的攻势只怕会更猛。大小姐,虽然咱们手里的羽箭还足够用,但算上伤兵城墙上最多还有一千三百人,恐怕……如果实在守不住,我让李春年护着您先走,我带人断后?!?br />
    “没有恐怕?!?br />
    李慧宁摆了摆手轻声道:“我不会下城去,士兵们在城墙上厮杀我却逃走,这样的事我做不出来。从长安到苇泽关,他们没有一个人弃我而去,我怎么能丢下他们不管?”

    “大小姐!”

    李顺叹了口气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娘子军在雁门和马邑还有五六万大军,只要您招呼一声,弟兄们都会赶过来,我们战死了,您可以带着弟兄们给我们报仇,您若是出一点意外,我们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那就一块战死在这!”

    李慧宁攥了攥拳头,眼神中的愤怒越发的强烈起来。

    “大小姐,您也看得出来,援军不多?!?br />
    李顺坐下来喘着气说道:“如果是大队人马杀过来的话,阿史那埃利佛根本就腾不出人手这么猛的攻城!他既然能分兵,一边攻城一边阻挡后面的援军,就说明援军的数量根本不足以让阿史那埃利佛惧怕。依我看,来的人马不会超过一万人?!?br />
    “不会超过五千?!?br />
    李慧宁摇了摇头道:“而且都是骑兵?!?br />
    “都是骑兵?”

    李顺心里一震,随即脸色变得惨白起来:“是二公子的人?咱们李家军中最好的骑兵就是二公子手里的秦字营精骑,可骑兵就算再精锐,五千人能又什么用?阿史那埃利佛手里最不缺的就是骑兵,二公子的骑兵就算再精锐,最多只是纠缠着突厥人的后队,别说突厥人的军阵厚度太大根本就杀不过来,就算杀过来五千精骑还剩下多少人?”

    他有一句话没说,但他知道李慧宁早就想到了。

    五千骑兵,这不过是扰敌而已。估摸着即便是二公子派来的,也不过是摆个样子罢了。五千人想杀散十六七万突厥狼骑这无异于痴人说梦,二公子不过是不想被人抓着见死不救的把柄而已。派五千骑兵骚扰一下突厥人的后队,对于苇泽关来说根本就于事无补。李顺是李家的家将,李慧宁还小的时候他就已经随着李渊出征了。现在看来,最不像是李家人的反而是面前这个倔强的女子。

    他转头看了看不远处一脸兴奋的士兵们叹了口气,心说如果娘子军的士兵们知道了真相只怕士气立刻就会彻底崩溃。所以他才会被自己想到的事吓得白了脸色,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只能说明苇泽关已经被李家放弃了,同时被放弃的还有他们这些浴血厮杀了五日的娘子军。

    “不是世民的人?!?br />
    李慧宁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是燕云精骑?!?br />
    这四个字,让李顺骤然睁大了眼睛。

    “他是想让我知道他来了,告诉我不要放弃?!?br />
    这句话李慧宁没有说出口,因为她知道李顺无法理解。想到这里的时候李慧宁忽然忍不住笑了笑,心说总算还有一个靠得住的弟弟??闪约憾疾辉炀?,她嘴角上的笑意有多苦楚辛酸。

    ……

    ……

    不出李慧宁的预料,突厥人第二次的攻势异乎寻常的猛烈。那些似乎嗅到了末日味道的突厥人疯狂的往城墙上爬,根本就不在乎暴雨一样从城墙上倾泻来下的羽箭,每个人似乎都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嗷嗷的叫着,如嗅到了血腥味的饿狼。

    李慧宁一刀将刚从城墙边露出头的突厥狼骑砍下去,刀子削去了那狼骑士兵的半边脑壳,血和脑浆噗的一下子喷出来,溅了李慧宁一脸。就在她抬手擦拭眼睛的时候,第二个登上城墙的狼骑士兵将嘴里叼着的刀子取下来,一刀捅向李慧宁心口!

    噗的一声!

    锋利的刀子如切开豆腐一样轻易的切开胸前皮甲,然后切开了心脏,尖锐的刀尖在背后捅了出来……

    刚刚爬上城墙的突厥士兵哀嚎着掉了下去,往下落的时候心口里的血依然瀑布一样往外喷着。死里逃生的李慧宁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副元帅季春雷脸色惨白的站在她身后,季春雷手里横刀上还在往下滴着血珠。

    “你怎么上来了!回去!”

    李慧宁大声喊了一句,一刀将爬上来的狼骑士兵戳死。她和几个士兵合力将云梯推到,斜着倒下去的云梯又砸在旁边另一架云梯上,两架梯子撞在一起后缓缓的倒了下去,梯子上的狼骑士兵们吓得嗷嗷叫着往下跳,不少人都摔断了腿。

    季春雷看了看自己的左边肩膀,随即摇了摇头:“大家都上来了,我怎么能踏踏实实的在下面坐的???”

    他左边的胳膊已经没了,断口在肩膀上。

    左肩上包着白布,血依然渗了出来显得猩红一片。他的左臂是在两天前被一个突厥叶护一刀砍掉的,齐刷刷的从肩膀处被砍断。叶护是突厥官位的称呼,地位极高,领兵万人以上,说起来和中原大将军差不多。突厥可汗的兄弟一般称为设,特勤,特勤之下便是叶护,埃斤,官员名称有些混乱,便是常年走塞北的行商也搞不清楚。

    砍伤季春雷的叶护是突厥一个统兵大将,武艺非凡,若不是季春雷反应够快断的就不是他的左臂,而是他的脖子。季春雷虽然是个大胖子,但武艺也不是稀松平常之辈。当初在辽东怀远镇的时候他是李渊麾下的明典参军,便是因为他身手足够好行事足够狠辣,后来追随李慧宁之后战功卓著,被李渊封为武贲郎将。

    “小姐,情况不太对??!”

    季春雷左臂断口处依然在冒血,他的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说话的时候喘着粗气还有忍不住发出的呻吟:“突厥人的攻势怎么突然间就这么猛了。是不是咱们的援军到了?”

    李慧宁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季春雷不懂什么意思又不好追问,李慧宁先扶着他在石墩子上坐下来,这才将事情解释了一遍。季春雷听完了之后微微皱眉,忍不住抱怨道:“燕云军的李大将军也算是个有情义的汉子了,咱们李家各路人马都没到倒是让人家外人先到了,可他有些冒失,如果不贸然进攻的话突厥人不会这么发狠的攻苇泽关?!?br />
    “安之就算不来,突厥人的攻势也不会弱一点?!?br />
    李慧宁叹了口气道:“如果你是阿史那埃利佛,你还能沉得住气?”

    季春雷一怔,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小姐,一会儿如果实在扛不住了,我带着人断后,让李顺和李春年他们两个带着李府跟过来的百战老兵护着您出去,不能往关内突围就往关外走,进了草原就绕个圈子从关外去雁门。运气好的话,兴许能碰上罗蛮子扫荡草原的虎贲骑兵!”

    “你忘了陆十三?”

    李慧宁摇了摇头道:“碰上罗艺的兵,和碰上突厥狼骑没什么区别?!?br />
    “那也不能坐以待毙!”

    季春雷站起来,将横刀抓起来说道:“只要您在,娘子军就在!”

    他刚说完这句话,前面守城的娘子军士兵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这欢呼声之大响彻云际,李慧宁刚要派亲兵去问怎么回事,就看见李春年肩膀上插着一只狼牙箭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他肩膀上的血一边往下流,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痛苦之色,相反,倒是一脸的激动兴奋:“大小姐!援军杀穿了突厥军阵已经快到城下了!”

    “我去看!”

    李慧宁一惊,立刻就往城墙那边跑了过去。

    “大小姐!别轻易开门!”

    李顺突然跑过来拦在李慧宁面前说道:“援军太少,只有几千人,如果贸然打开城门的话说不定突厥人的骑兵会跟进来!只要让突厥人上了战马,没有人比他们的速度更快!”

    李慧宁点了点头跑到城墙边上,映入眼帘的场面顿时惊得她说不出话来。城外,大概四五千黑色精甲骑兵,紧紧的跟在一面烈红色的大旗后面,锥子一样楔进突厥人庞大的军阵中,以为首的那个黑甲大将为刀尖,只几千精骑竟然将十几万突厥大军硬生生的从中间断开了一个口子。

    “燕云精骑!”

    “向前!”

    整齐而冷冽的呼喊声响彻云际,震得人耳朵一阵生疼。锥形的骑兵攻击阵列无情的撕开突厥人的阵型,凡是靠近锥形阵的狼骑士兵一层一层的倒下去。那黑骑经过的地方,血如水浪一样往两边荡开。

    “开门!”

    李慧宁一边下令一边往城下跑,哪里还去管李顺刚才的提醒。

    “能拉得开弓的都给老子站起来,一会儿援军进城就往他们身后射,绝不能放一个突厥人跟进来听到了没有!把吃奶的劲儿都给老子使出来,谁要说没吃过奶过来老子让他嘬两口!”

    独臂季春雷站在城墙边上大喝了一声,右手的横刀高高举起,在傍晚的余晖下闪出一种令人不敢逼视的光芒。

    城墙上的娘子军士兵爆发出一阵哄笑,随即抓紧了手里的硬弓。

    “喏!”

    一千来人的守军应了一声,眼神中都是对生存和胜利的渴望。

    李顺叹了口气,招呼了一声带着所有的李家老兵往城下跑了过去。李慧宁一口气顺着马道下了城,大声招呼顶着门的士兵将城门打开。下面的士兵们也知道援兵到了,立刻上来十几个人将沉重的门挡抬起来,士兵们一拥而上将城门缓缓拉开。

    城门外的突厥人趁机想往里冲,却被已经杀到城门外的燕云精骑一阵冲杀砍翻了大半,剩下的被逼进城门里,娘子军的士兵们一阵箭雨过去就全都射翻在地,紧跟着,一条黑龙一样的燕云精骑涌了进来,离着远还感觉不出他们身上的杀气,等进了城门娘子军的士兵们都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避开不敢正眼去看那些骑兵。

    不到五千精骑进了城,他们身上都好像被血泼过一样。因为天气太冷,洒在他们身上的热血还在冒着热气。

    可即便如此,他们身上冰冷刺骨的杀气还是让人觉得比这腊月的天气还要冷的多。

    谁也不知道,这一路杀穿敌阵他们到底杀了多少人。那面被血泡透了的燕云寨烈红色大旗显得更加鲜艳,举旗的士兵昂然而过,一脸的骄傲冷峻。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