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一十八章 吴不善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程名振是个脸色微黑但带着一股书卷气的人,他年纪并不大,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因为在地牢中没有王伏宝的待遇所以显得有些狼狈落魄。身上的衣服一直没换过,不但脏还散发着一股霉味??杉幢闳绱?,他的衣服依然显得很整齐显然经常整理。

    他也是官宦出身,父亲曾经做到过鹰扬郎将,也是大隋立国之初颇有名气的军中将领,可惜,因为贺若弼案受到了牵连,他父亲因为是贺若弼的亲信而一同被斩,他和老娘被虽然没有被问死罪,但因为宅子被查封只能做了难民。前些年去馆陶县投亲戚,那亲戚施舍了几个钱就再也不问他们母子死活。

    母子二人在馆陶城里租了个破旧的小院住下,程名振便在运河边上做苦力谋生。后来巨野泽大贼张金称打到了馆陶县,城破之后他们母子都被迫从了贼。因为程名振从小读过不少兵书,他父亲也没少手把手的教他,武艺不俗,还懂兵法,渐渐的在巨野泽军中就越发的凸显出来,得到了张金称的重用。

    张金称手下的二当家见他年轻有为,就把女儿许配给他做了老婆。没多久,他就成了巨野泽里排名最末的当家的,他麾下人马最少,但训练最精战力最强。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被燕云铁骑两次碾压之后他还能活下来。在岱山下,他眼睁睁的看着几千燕云精骑砍瓜切菜一样把巨野泽的人马废了,大当家张金称生死不明,他带着几百人杀出重围一路逃到了黄河北岸,连头都没敢回。

    派人将老娘和妻子接到了北岸之后,他就在洺州落草。后来与官军打了几次都大获全胜,名号越来越响,来投靠他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洺州就成了他的地盘。他在洺州屯田养民,老百姓的日子过的极好,虽然手下兵力只有几千人,但在绿林道上也有了自己的名号。再后来,窦建德势力越来越大,他知道无法抗衡,为了给手下人谋一个好前程,索性投靠了窦建德。

    窦建德从他手里得了洺州如虎添翼,对其也颇信任,后来窦建德占据河北之地,封他做了魏州郡守。

    因为王伏宝的事受到牵连,他也被窦建德下到了洺州府大牢。说起来,如果不是王伏宝有窦红线照应着顺便也偶尔看看他,说不得他也是在地牢中暴病身亡的一个。

    “见过大将军!”

    虽然看起来落魄,但程名振却没少了一点礼数。

    王伏宝连忙过去扶着他,不肯受他的拜:“你我患难兄弟,怎么还这么多繁文缛节?你若是再这样就回去吧,我可不待见穷酸书生!我就纳闷,明明你是个军伍出身的,怎么一身的酸腐书卷气!”

    “你赶我也不回去?!?br />
    程名振笑了笑道:“没进门就闻着陈年老酒香,还有城中孙记老店的酱香肘子,我口水都忍不住往外流了,怎么可能走?”

    王伏宝拉着他的手在桌案边坐下,亲自给他慢了一杯酒笑道:“你这鼻子还是贼灵,离着这么远都能闻出味道来?!?br />
    他看了一眼程名振身上又脏又破的衣服微微皱眉道:“我让红线也给你带了几件衣服进来,你怎么就不肯换换?”

    “我跟大哥你可不一样!”

    程名振夹了一口菜送进嘴里,又喝了一口酒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大哥你在这里无论做什么都没事?!?br />
    他指了指外面不远处站着的吴不善道:“就算给那货十几个嘴巴子,甚至一刀捅了他都没事??晌胰羰窃谡饫锾叛?,只怕别想再到大哥你这里来蹭酒喝?!?br />
    “委屈了你!”

    王伏宝叹了口气道:“若不是因为我,你也没有这牢狱之灾?!?br />
    “大哥你怎么尽说胡话,你明明知道,就算你出事我躲得远远的做缩头乌龟,难道夏王就能放过我?”

    “这里是洺州?!?br />
    程名振将酒饮尽,也不客气自己又到了一杯:“我自投靠夏王那天开始就在担心自己没个好下场,但后来夏王重用我的疑虑也就渐渐的消了。现在看起来我才知道自己多无知幼稚,这是必然要有的事怎么可能躲得过去?”

    “是啊……”

    王伏宝叹了口气道:“这里是洺州?!?br />
    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没有说出口:这里曾经是你的洺州,就因为这个,夏王万万也不可能容得下你。

    “说起来我也是运气?!?br />
    程名振像是饿坏了,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道:“若不是和大哥你一块进了这地方,我怎么可能有这待遇?偶尔有酒喝有肉吃,身边还有个能说话的朋友。所以大哥你也别自责,我可不是因为你的事才进来的,相反,我应该感谢你才是?!?br />
    “咱们兄弟不说这个!”

    王伏宝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夏王败了?!?br />
    正在往嘴里塞东西的程名振身子一僵,随即笑了笑问:“大败?”

    “大败”

    “其实这话不如不问?!?br />
    程名振擦了擦油乎乎的嘴巴,想起当年自己两次经历过的惨烈大战依然心有余悸:“燕云精骑之下,哪里有小败?!?br />
    “我就不明白,你怎么就那么推崇李闲那厮?!?br />
    王伏宝皱眉道。

    程名振叹了口气道:“有些可怕到了极致的事,经历一次就永生难忘,更何况我还经历过两次?”

    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夏王这次南下,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跳进人家挖好的大坑里,燕云寨的人拿着铁铲等着埋土呢,怎么可能不败?出兵之前我就想,怎么可能有这么便宜的事这么轻易的出现在面前,李闲绝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做傻事?现在看来,傻的好像是咱们洺州军。说起来,要是放在两年前夏王绝不可能上这个当,这些年咱们打的胜仗太多了些,人也变得轻浮?!?br />
    “别太悲观,夏王只要回来就没多大影响?!?br />
    “对谁没影响?”

    程名振忽然坐直了身子,严肃的问道:“对大哥你,还是我?”

    ……

    ……

    王伏宝看了一直站在外面不远处的吴不善,知道他一直在偷听自己和程名振的谈话,所以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声音压的很低,倒是程名振的反问让他有些心酸。他知道程名振的意思,因为自己和窦红线的关系,虽然窦建德毁了婚约,可在窦红线以死相逼之下窦建德也不敢真就急着杀了自己。

    可程名振不同,原来洺州这地方是他的,后来他为了洺州百姓和手下弟兄们着想才带兵投靠了窦建德,而窦建德自从称王之后一心还想着称帝,对谁都有疑心,程名振曾经在洺州很得民心,这个人窦建德无论如何也不会留下的。诚如程名振自己所说,就算没有王伏宝的事牵连他也逃不了这个宿命。

    “放心”

    王伏宝安慰道:“夏王在东平郡兵败,连苏定方都折了,殷秋也死了,至于曹旦就别说,活着还不如死了有用。如今夏王能用的大将不多,只要夏王还没有糊涂透他就不会难为你我。刚才吴不善说,朝廷中的武将正在暗中商议联名上奏折,将你我保出去?!?br />
    他顿了一下有些怅然的说道:“但我没打算出去?!?br />
    程名振一怔:“大哥你说的什么话,难道你打算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过一辈子?”

    “如果我出去官复原职,红线怎么办?”

    王伏宝叹了口气道:“夏王既然起了杀我的心思,就算把我放出去早晚也是一死,红红线见我出去必然高兴,可将来伤心难过也会加倍,与其这样不如就在牢狱中,我不出去,窦建德可以用抗旨的罪名杀了我,结局无非一个死而已,可我出去还要带兵厮杀……我已经过腻刀头上舔血的日子了,清清静静的死在这里对我对红线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br />
    “大哥……”

    王伏宝摇了摇头示意程名振不要劝他:“夏王对我有知遇之恩,就算他将我囚在这大牢里其实我心中也没什么怨言。当年我们兄弟跟着他才有了条活路,现在他要我们的命这也是天意,我不恨??扇绻页鋈チ?,我只要还碰兵权,所得到的只会是越来越深的猜忌,这种痛苦我受够了?!?br />
    他微笑着说道:“刚才你问我,是对谁没影响……是你,你出去之后切记一件事,夏王若是打算重新启用你为将,你切不可答应,无论他怎么说你最少要推辞三次,让他觉着你没领兵的野心最好,这样他才会放心让你带兵,待有机会离开洺州你就逃走,拉着队伍走也好,自己逃走也好,总之不要再回来了?!?br />
    “大哥!”

    程名振攥着王伏宝的手使劲的摇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你一直叫我大哥,你这兄弟我也认定了,如果你想博一个前程千万要选好投奔的人,依我看瓦岗寨李密,东都王世充都不是成大事的,倒是长安李渊已经有了根基,这天下十有**归了李家,你可以带兵去长安投他?!?br />
    “还有件事,夏王即便派你出征,你的家眷也会被扣在洺州,你出去之后去摘星楼找一个叫王云燕的,是摘星楼的主人,他这个人不一般,手段通天,和朝中那些官员关系都极密切,就连宋正本跟他都称兄道弟,有他帮你,家眷的事不难解决?!?br />
    “就算知道这么个人,贸然找上去他也未必肯帮忙。在洺州帮我逃走,得罪了夏王他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br />
    程名振苦笑着摇了摇头。

    “吴不善!”

    王伏宝忽然回头大喝一声道:“你干脆直接进来听算了!”

    吴不善微笑着走进石室,一脸得意的说道:“你们说的事我可都听见了,这件事若是告诉宋正本,你们猜……我的武阳县县令是不是唾手可得?”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