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二十三章 收网回家(三)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或许是夜太深了些,夜风也太大了些,所以屋子里的点着的几盏油灯显得格外明亮,门紧闭着,火苗除了偶尔爆一下有些跳动之外便一直很平静??雌鹄春芷胶偷?,但屋子里的气氛却紧张的能让人窒息。有窗户外面彻底深邃的黑对比着,屋子里的光明本应该让人觉得心里温暖才对,可宋正本的心里却冷的让他忍不住颤抖,心在颤抖,所以他的身子也在颤抖。

    他跪着,头压的极低,那张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朝下,额头触在地面上,如此隆冬深夜,额头上却感觉不到石板地面的冷硬,因为此时宋正本的身子比石板还要冷还要硬,他甚至不敢动弹,或许只要他一动就能自己扭断了僵硬到近乎石化了的脖子。

    窦建德坐在椅子上,身边就是那一桌几乎没用动过的精致菜肴。在他的左手边有一只酒壶,玉质,灯火下散发着一种柔和的美好色彩,但此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玉壶之柔和只是表象,在柔和里面是能让人顷刻间死于非命的暴烈剧毒。这毒并不如何高明,比起独孤锐志的朱颜红来说要简单直接的多,中了朱颜红的毒,便是天下间最有名的神医也救不活,也看不出是什么毒。而这酒壶中的毒却只是各家药铺中都有卖的砒齤霜,可以入药,可以毒老鼠,也可以杀人。

    洺州府里的验尸仵作经验丰富,如果肯认真仔细检查的话很容易就能确定死者是中了砒齤霜之毒。这种东西太普通了些,普通到会让仵作失去继续检查的兴趣。

    但毫无疑问的是,即便王伏宝真的喝了这杯加了砒齤霜的毒酒,然后尸体被洺州府的仵作检查出来,宋正本也没有丝毫担心会被人发现什么,因为被发现的层面绝不会牵扯到他。先不说在洺州府郡守宋宝来的压力下仵作敢不敢乱说话,也不说朝中会不会有人从王伏宝的死推测到什么,只说就连宋宝来和吴不善这两个人都是他已经安排好的弃子,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就在即将被释放然后重新启用的前一天夜里,王伏宝被人毒死,或者说是暴病而亡,那么夏王窦建德会是什么反应?如果死一个小小的洺州总捕显然是不够的,不死一个洺州府郡守,窦建德怎么可能出得来这口被人算计了的气?

    他是大夏之主,他怎么可能容忍别人在他的地盘上算计他?

    所以,从一开始宋正本就没打算保住宋宝来,至于像吴不善这样的小角色,死一百个宋正本也不会感到可惜。

    原本一切都已经设计好了,他派了自己的贴身护卫鬼牙去杀王云燕,去烧了那座该死的楼子,只要摘星楼没了,知情者就有少了一个。再杀了宋宝来和吴不善,这天下间知道是他宋正本杀了王伏宝的也就剩下他自己了,他还怕什么?就算窦建德会怀疑什么,可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窦建德也不会轻易草率的拿下他这个大夏第一重臣。

    拿下他,对大夏朝廷的影响太大。而且宋正本有自信,现在的窦建德还离不开自己的辅佐。

    本来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事情也沿着预设好的轨道发展着,可谁会想到就在最关键的时候夏王窦建德会突然冒出来?

    而宋正本只看了孔德绍那副骄傲得意的嘴脸一眼,他就确定窦建德之所以会来肯定和姓孔的脱不了关系。他只是想不通,孔德绍是如何知道自己要对王伏宝下手的。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孔德绍怎么敢轻易背上一个诬陷朝廷重臣的罪名?

    寂静之中,惊恐之下,宋正本甚至还能清晰的将事情理一遍,试图将纰漏的地方找出来。

    王云燕……

    宋正本在心里叹了口气,心说这次自己真的是看走眼了。

    那个摘星楼的老板,那个看起来干瘦猥琐的家伙从一开始或许就是在算计自己。他的目的就是把自己扳倒,他或许从来洺州的第一天就带着这个目的。不……宋正本在心中苦笑,王云燕绝不是单纯的为自己而来的,他的目的就是和大夏朝廷里的重臣们接触,从而获取他所需要的情报。在必要的时候顺便扳倒一位大人物,当然也是王云燕乐见其成的事。

    他会是谁的人?

    罗艺?李密?王世充?

    都不是!

    这一刻,宋正本的心里骤然一亮!

    王云燕是燕王李闲的人!王云燕……燕云王……宋正本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自己怎么就没好好想想这名字中隐藏的意思?正是在夏王决定南征之前王云燕到了洺州,其目的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夏王率军南征,燕王李闲却带兵北上,在河北肆意猖狂的杀来杀去,能躲得过自己派去的数路援军,王云燕在其中的作用不言而喻。

    我他妈的真笨!白痴!

    他懊恼的想着,自己派出的几路人马只怕才上路,人家燕王李闲就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怎么可能还被困???

    ……

    ……

    “宋正本”

    窦建德的脸色依然阴霾,眼神中刻意压制的愤怒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他放在自己膝盖上的双手紧握成拳,泛白的关节显示出了他此时心中燃烧的怒火。他缓缓转过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宋正本问道:“想了这么久,你还没想好如何为自己脱罪?”

    “臣……”

    宋正本抬起头看了窦建德一眼又快速的低了下去:“臣,罪该万死?!?br />
    “孤没兴趣杀你一万次,一次就够了,但你如果不将事情说清楚,你绝不会死的简单轻易?!?br />
    窦建德看了孔德绍一眼,后者立刻从怀里取出几张薄纸递给他。窦建德随手将那几张纸甩在宋正本身前,冷声叱道:“自己看看,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

    宋正本拿起地上的薄纸看了几眼,身子猛的一颤。

    纸上记录着他历次到摘星楼的经过,每次都只是寥寥几句,但他做过的事和说过的最关键的话都记录的清清楚楚,其中涉及到的不止是他派兵围困李闲的兵马人数和路线,甚至还记录着他对窦建德的抱怨和对孔德绍等人的愤怒谩骂,这些话都只有一个听众,那就是摘星楼那个可恶可恨的老板王云燕。当然,在这张纸上的听众变成了另一个人,是个来自燕云寨的奸细,至于是谁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人绝不能是王云燕。

    “你不但想杀孤之肱骨重臣,还勾结燕云贼李闲想谋夺孤的江山。宋正本,孤只是想不明白一件事,孤已经给了你位极人臣的地位,李闲用了什么让你变节成了一个让孤恶心的叛徒?”

    “臣冤枉!”

    宋正本叩首泣道:“臣确实说过这些话,但绝不会也绝没有勾结燕云贼李闲。臣想杀王伏宝也只是出于私心,绝不是勾结燕云贼李闲要对主上您不利。臣死罪,但臣却不是通敌叛国的死罪?!?br />
    “没什么关系了?!?br />
    窦建德摆了摆手,忽然长长的一声叹息。他的脸色也随之缓和了一些,就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奈悲哀。

    “你犯的是什么样的死罪孤不打算追究,你是大夏第一重臣,孤看重你,尊敬你,给了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但你却只想着自己的私利,仅仅是这一点,孤就没有必要再留着你。孤现在的愤怒不是因为你出卖了孤,而是因为孤没办法将你碎尸万段以出气。因为你是大夏重臣,如果你是因为通敌而被处死的,那么百姓们会如何议论孤?会如何质疑孤?孤之强敌,又会如何拍手称快?”

    “孤愤怒,是因为杀人都不能杀得解了气?!?br />
    他摆了摆手道:“自己种下的因,自己来完成这果。桌子上的毒酒你自己享用吧,孤给你留个全尸,明天你暴病身亡的讣告就会贴出去,孤说不得还会给你追封个厚爵,还要给你家里人一些赏赐……不过你放心,他们很快就会去阴曹地府找你团聚?!?br />
    “臣……”

    宋正本张了张嘴,却再也说不出什么。他知道一切的解释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从窦建德的眼神中他看到了决绝的杀意。他颤抖着站起来,还掸了掸长袍上的尘土,花白的头发从他的两鬓垂下来,就好像挂在枯木上的残雪一样让人觉着苍凉。

    “窦建德”

    他忽然笑了笑,看着窦建德的眼睛说道:“你这个人绝不会有称霸天下的那一天,你已经不是刚刚起兵反抗暴隋时候的窦建德了,现在的你是个自私,贪婪,刚愎,疑心,一无是处的莽夫,坐着春秋大梦的白痴而已。为了除掉王伏宝,你让我坚持主张将其拿下入狱。而现在你要用到王伏宝了,所以我就必须该死了对不对?我很高兴死在你前面,因为我实在不想看到你被人猪一样捆了剁成肉泥喂狗,会很恶心?!?br />
    他放肆的大笑起来,转身指着孔德绍的鼻子说道:“你我不容,我早就想过,你我之间绝无缓和的时候,不是我杀了你,便是你杀了我?!?br />
    “我倒是从没这么想过,我一直在想你这样的无耻之徒会怎么死?!?br />
    孔德绍昂着下颌说道:“你辱骂主上,我现在恨不得撕了你的皮?!?br />
    宋正本冷笑道:“你还装什么?我只是骂了你想骂而不敢骂的话而已,你也不用如此骄傲得意,你的下场绝对比我要凄凉悲惨的多,我会在阴曹地府里看着你,看看你是荣华富贵终老,还是死无葬身之地!”

    “杀了他!”

    被宋正本骂得面无血色,窦建德吩咐了一句甩手走了出去。

    宋正本看着窦建德的背影,忽然叹了口气道:“这样还没有丧失理智让人乱刀剁了我,夏王还有的救??椎律?,你这个人是个奸佞小人,但也有些才能,如果你不是只会溜须拍马,尽心辅佐的话夏王还有机会逐鹿天下?!?br />
    “不劳你操心?!?br />
    孔德绍指了指桌案上的毒酒微笑道:“要不要我帮你把酒温一下,再换几个热菜?”

    “谢了”

    “你要看着我死?”

    他问孔德绍。

    孔德绍点了点头道:“这是最让我期待的一件事,幸好让我做到了?!?br />
    宋正本点了点头,然后语气平淡的问道:“我能不能等天亮了再死?你我可以坐下来喝一杯,当然,毒酒要留给我最后喝,你我敌对仇视了这么久,倒是从没有好好聊过,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肚量?!?br />
    “无所谓……”

    孔德绍在椅子上坐下来,翘起腿微笑道:“我不急,已经到了这会儿我还急什么?我满足你的要求,总不能让你临死前的遗愿也完成不了。其实我这个人心很善,尤其是对死人?!?/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