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的局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程名振见到燕王李闲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虽然一路上关于燕王的事没少向王启年询问,燕王的相貌,喜好,甚至喜欢吃什么喝什么,这些都是一路上他和王启年闲谈时候的话题,可当他见到李闲的时候还是震惊于对方的年轻和俊美。

    看到他微微张开的嘴,王启年得意的笑了笑低声道:“我就说,你见了燕王会大吃一惊的,说句实在话,就燕王这相貌,是个男人就会羡慕嫉妒,若燕王是女子的话,只怕凡是女人也会羡慕嫉妒还要加上恨?!?br />
    程名振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我不是吃惊于燕王的年轻和样貌,我是吃惊于单膝跪在燕王面前的那几个人。最主要的是,坐在李闲身边的那个女子?!?br />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两个是站在客厅外面等着人进去禀报的空闲,因为李闲正在房子里见客,他们也就没好打扰。依着王启年的意思是想给伟大到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往前推五百年往后推五百年无人可及万一的燕王殿下一个惊喜,所以队伍进城之后王启年没有让人急着通报,而是自己带着程名振直接找到了燕王的驻地。

    “跪着的那几个都是突厥人?!?br />
    王启年炫耀的说道:“你没和突厥人交过手,估摸着也没见过塞北蛮人,没关系,我来告诉你啊,你看见那几个突厥人身穿的铁甲了么?你看铁盔上插着的是什么东西,就能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地位。比如这几个人都是插得洁白的天鹅翎子,就说明这几个人的身份极高,应该是突厥人的叶护,也就是相当于原来大隋的大将军?!?br />
    程名振摇了摇头道:“我最感兴趣的是燕王身边坐着的那个女子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她能和燕王坐在一起,为什么那几个突厥人对她那么尊重?”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王启年嘿嘿笑了笑,一脸欠揍的表情压低声音道:“你说的那个穿貂绒大氅的女子,她是草原上的圣女,名字叫做阿史那朵朵,是我们燕王殿下的红颜知己。我记得跟你说过,燕王之伟大无敌并不仅仅体现在战场上,便是对付女人那也是绝对的高手。在我们燕云军铁骑征服草原之前,伟大的燕王殿下已经征服了草原上的圣女?!?br />
    “草原圣女,就是那个格桑梅朵?她不是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世的女儿么,怎么会在这里?”

    程名振惊讶的问道。

    “你也听过这个名字?”

    王启年得意的说道:“你的运气在于,为你解答疑惑的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王启年,我就不管你要解答问题的费用了,回头你找个好点的酒楼请我喝一杯,当然如果你执意找几个舞女歌姬来助兴的话,我也勉为其难的接受?!?br />
    “说重点!”

    “当初阿史那朵朵在草原上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难,那个时候燕王还在燕山上,机缘巧合救了她一命,后来她回到草原上也就没了什么来往。再后来,她在王庭好像被阿史那咄吉世逼婚,逃到了中原就住在我们燕云寨,可是住了好一阵子呢,你想想,孤男寡女一个未娶一个未嫁,**什么什么的自然就烧得炙热澎湃了哈?!?br />
    “我估计着这妮子是回到草原上后是度日如年啊,肯定是忍不住相思之苦这才跑来找我家燕王一诉衷情的?!?br />
    程名振苦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你不去茶楼酒肆说故事,真是屈才了?!?br />
    “你不信?”

    王启年鄙视的看了程名振一眼认真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

    程名振同样认真的问道:“你像是个不会说谎的人么?”

    “以貌取人者,真小人也!”

    王启年愤恨的嘟囔了一句,转头再也不理程名振。

    而这时,屋子里面的谈话显然已经到了要结束的时候,燕王李闲站起来说了几句什么,那几个突厥将军随即点头,然后对阿史那朵朵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起身往外面走来,王启年和程名振连忙站在一边,看着那几个身穿铁甲的突厥将军鱼贯而出。等那几个突厥人走了,王启年整理了一下衣服,用特有的嗓音高呼了一声:“臣王启年求见主公!”

    “滚进来”

    李闲笑着骂了一句,之前眉宇间的凝重在听到王启年这一嗓子喊之后也变得淡了一些。

    王启年嘿嘿笑了笑,小跑着进了房门。

    程名振跟在王启年后面,缓步而入。

    “主公啊,可想死我了?!?br />
    “你先一边呆着去,一会儿我有话问你。这位便是程名振程将军么?久仰大名!”

    李闲抱拳道。

    程名振连忙施礼道:“草民程名振,拜见燕王?!?br />
    ……

    ……

    李闲安排雄阔海带着程名振先熟悉一下环境,又让嘉儿先在娘子关内给程名振的家眷安排好住所。等程名振走了之后,面色冷淡平静的阿史那朵朵也告辞离去,李闲在椅子上坐下来勾了勾手指,王启年立刻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说道:“主公,这么久不见可想死我了?!?br />
    “换一句,今儿我心情不怎么好,你先想几句让我舒坦的词,如果说不好我就让你回洺州再给我偷个人回来?!?br />
    “偷谁???”

    “窦建德”

    “我还是想几个词让您舒坦舒坦吧,窦建德这会儿估摸着巴不得我去偷他呢。主公啊,其实您这是为难属下了,您说让我说什么好呢,赞美您的英俊潇洒吧,可天底下最美的词汇都用在您身上也不过是在阐述一件事实,绝不是赞美。赞美您的智慧吧,可我搜肠刮肚想尽词汇也一个都用不上,因为所有的词汇用在您身上都不足以描述您智慧的万一?!?br />
    “这几句话不错”

    李闲笑了笑说道。

    “这个真不是奉承话,我保证?!?br />
    王启年认真的说道。

    “行了?!?br />
    李闲摆了摆手说道:“说说吧,这段日子在洺州怎么样,回来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无惊无险无聊无趣”

    王启年有些得瑟的说道:“在洺州这段日子不能每日聆听主公您的教诲,感觉浑身上下的不自在。在您英明的领导下,也不会出什么岔子,事情都在计划之内进行,没有一点不顺利的地方。所以说起来有些无惊无险无聊无趣,不如在您身边的日子快活?!?br />
    “就没有一点让你高兴的事?”

    “有……就是花银子花爽了啊?!?br />
    王启年砸吧砸吧嘴回味道。

    李闲眉头微微一挑,嘴角上露出一抹微笑。王启年下意识的往后跳了一步大声辩解道:“主公啊,这可是都是该花的银子,属下在洺州的时候除了应酬之外,每日只吃糠咽菜,绝没乱出手过一个肉好?!?br />
    然后他拍了拍微微隆起的小腹委屈道:“你看我都瘦成什么样了?!?br />
    李闲白了他一眼问道:“前几日我让人计算了一下你这一年来花了多少银子,倒是也不算太多……只花了你九百年的俸禄,王启年啊,你不觉得应该解释一下,花了这么多银子怎么就带回来一个程名振,王伏宝呢?”

    “王伏宝……”

    王启年苦笑道:“我那个本家,不是花银子就能弄过来的人。不过主公您放心,这次窦建德也算是元气大伤,他手下第一重臣宋正本死了,孔德绍也会紧跟着完蛋,夏国的朝廷已经乱了套,窦建德估摸着想明白怎么回事就得吐血。至于王伏宝……属下安排了后手,窦建德早晚要除掉他,那个时候密谍会接他过来。不过这个人死心眼,只怕宁死也不会背弃窦建德……”

    ……

    ……

    唐军大营

    已经到了后半夜,李建成那座宽阔的大帐里依然灯火通明,包括屈突通,刘文静,陈寅寿等一干重臣都在。众人皆是正襟危坐,不时看一眼居中而坐脸色阴沉的李建成。

    “二十几万大军将突厥人堵在这里,最后竟然落个这样的结局……”

    李建成苦笑了一声道:“早知道当日就不设这个局,李闲这次非但没有将那五千精骑拼尽,反而凭白得了这么大个好处,惠宁那边我也不好去解释,这个坑挖出来却是咱们自己跳了进去?!?br />
    陈寅寿摇了摇头叹道:“殿下不必自责,谁会想到李闲触手竟然伸的的那么长。当初他带兵到太原的时候,臣心里就想着有什么不妥,现在才看出来原来他从一开始图谋的就是草原,这次虽然咱们栽了个小跟头,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蠢钕械牟贾?,他似乎志向不在中原,这对于唐王来说或许不是坏事?!?br />
    “我在想……”

    李建成张了张嘴,还是将心里的秘密压了回去。他在心中想着,李闲手握重兵,怎么可能对中原江山毫无觊觎之心?除非……是他已经知道了那个秘密,他不想到头来自己的努力都成了泡影,最后都成了别人的嫁衣裳。所以他在逃避,他要逃到草原上去,既不想承认那个秘密,又不想被人摆布。

    安之……

    李建成在心中想到,如果你真的知道了那秘密,何必非要躲出去,难道在中原做王,还不如在草原陪着蛮人牧马放羊?还是你觉得,你会不容于李家。又或是,你觉得李家不会容你?安之,你到底打算如何?

    与此同时,在娘子关中的李慧宁也没有睡,她坐在椅子上,手支着下颌怔怔出神。想起今日进城的那个突厥女子,她的心里就没来由的一紧。

    “安之……你到底打算如何?”

    她轻声自语,眉头紧锁。

    在李闲的房中,阿史那朵朵喝了一口冒着热气的香茶,抬起头眼神平淡的看了李闲一眼问道:“你到底打算如何?”

    “我打算……

    李闲微笑着说道:“自己从一个局里挣出来,然后把很多很多人拉进另一个局里……我的局?!?/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