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三十三章 贫贱不移 富贵不弃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看着重新列队的演武院学员,李闲脸色缓和下来说道:“既然你们能通过考核进入演武院,那么便说明你们都是各营士兵中的佼佼者,既然是佼佼者,就要有些佼佼者的样子,你们可以骄傲,可以猖狂,因为你们进了演武院便有了这个资格。但你们不能有轻视,懈怠之心?!?br />
    “日后你们从演武院结业离开的时候,遇到别人你们可以昂首挺胸的走过,这也是你们可以吹嘘,自傲的事,但如果你们吹嘘了,骄傲了,甚至猖狂了,可到了战场上你们怂了,怕了,输了,逃了,那么你们就要做好下半辈子都在嘲弄,鄙视,质疑,甚至谩骂声中渡过?!?br />
    “因为你们是演武院出来的,你们可以败了战争,但不能输人格,你们可以死,但不能逃,因为你们背负的不仅仅是你们个人的荣誉,还有演武院的荣誉。如果你们输了,逃了,到时候和你们一起承受白眼鄙夷的还有演武院,还有你们的教员?!?br />
    “孤说过,人不能没有一丝敬畏之心?!?br />
    李闲环视了一下众人道:“你们或许会想,孤敬畏的是什么?”

    李闲指了指演武院广场上飘荡着的烈红色大旗说道:“孤敬畏的是战争,孤不能也不敢轻视任何一场战争,因为如果孤打输了任何一战,输掉的不仅仅是百战百胜的名号,还会有千万条人命,士兵的命!所以,你们也可以认为孤敬畏的,是生命。在生命面前,虚名不值一提?!?br />
    李闲停顿了一下,昂起下颌说道:“因为你们都是演武院的学员,所以你们荣耀!尊重你们的生命,尊重你们的荣耀,做到这两点,你们在战场上将所向披靡?!?br />
    他说的这番话似乎没有什么深刻的道理,也没有什么出彩的言辞,但却让三百学员全都充满了尊敬,他们肃立,然后整齐的行了一个军礼。

    “荣耀即我命!”

    领队的学员手臂横陈在胸前大声的喊了一句。

    “荣耀即我命!”

    三百学员整齐高呼。

    达溪长儒赞赏的看着李闲,心中不无得意的想到,这个男子是我的弟子,他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他如今已经站在了一个连我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这是他的成功,是他的荣耀,也是我的成功和荣耀。有这样一个弟子,人生再无缺憾。

    张仲坚看着李闲的背影也不无得意的想着,这小子越来越像是个神棍了,当初那个老尼便是个极能蛊惑人心的,现在这小子比起那个老尼来竟然还要妖,荣耀即我命……臭小子,这世上只怕没几个人知道,荣耀即我命这话在你心里一文不值,或者对于你来说,这几个字应该倒过来,我命即荣耀。

    张小狄看着李闲背影心里没有什么得意,只有掩饰不住的倾慕。

    在她眼里,李闲就是李闲,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李闲,无论他是那个亡命天涯的小人物,还是如今手握雄兵的燕王殿下,都是他的安之哥哥,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安之哥哥。无论他贫穷还是富有,他就是他。

    就在她有些失神的时候,李闲忽然回头压低声音对她说道:“谁让你到演武院来做教员的?你看看那些学生们看你的眼神,这可不行,这可绝对不行?!?br />
    “师父过世后我整日也都没什么事做,阿爷就说演武院里也有潜藏,侦查,投毒之类的课程,便让我来做教员,总比在家整日对着窗户发呆的好?!?br />
    “许老过世了,独孤呢,他就不能抽空教你?”

    “独孤大哥不愿意见我?!?br />
    “为什么?”

    “因为我把朱颜红给解了,或者说,我把他所有的毒都解了,而我配制的毒却让他伤透了脑筋,所以他很郁闷。最近这段日子他整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非说要配出一种我解不出来的毒不可,还发誓说如果配不出来就再也不出房门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去烦他。等过几天,我假装解不出来就是了?!?br />
    “威武!”

    李闲低声赞叹了一句,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赞赏。

    小狄脸一红,有些得意骄傲的说道:“因为独孤大哥闭门不出,所以军稽处二部的档头叶姐姐也让我兼了,现在有些小忙,倒是没时间整日都只想安之哥哥了?!?br />
    “这可不行”

    这是李闲今天第二次说这句话,显得有些沮丧:“连小狄都不能整日想我了,这可怎么能行?”

    ……

    ……

    李闲在演武院看了学员们一对一的兵法推演,然后看了他们比试武艺,整个上午他都在演武院中,而当学员们看到他牵着小狄教员的手走进那座三层木楼的时候,立刻死了一片的心。

    “安之哥哥,这段日子你还要出门么?”

    张小狄不安分的坐在桌子上,两只脚还在来回的荡啊荡着:“这次回来会在山寨里住多久?有没有空陪我去后山放纸鸢?”

    “有!”

    李闲笃定的点了点头道:“这次回来暂时不会出巨野泽了,最起码一个月内不会出去,你想放纸鸢我就陪你去,回头我亲手给你做一个比人还要大的纸鸢?!?br />
    “真的?”

    “真的!”

    “安之哥哥,我很高兴啊?!?br />
    小狄从桌子上跳下来,自然而然的拉起李闲的手,她看着李闲认真的说道:“可我知道你是在骗我,刚才我都听到了,你和阿爷还有达溪师父他们说,过几日就要出兵攻窦建德。我知道你忙,我也没有太高的要求,你陪我放半日的纸鸢就好,行不行?”

    “不行”

    李闲心里一酸,有些心疼的抚摸着小狄的秀发说道:“以后我出门也带着你,好不好?”

    张小狄眼圈一红,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阿爷说,出兵征战是不可以带着女眷的,这样会影响军心士气。我不想让安之哥哥为难?!?br />
    “阿爷说的对,为将者在军营中不能安置女眷,但从一开始,我军营里什么时候没有女人过?之所以不带你,是因为你还小,怕你受伤。现在你已经长大了啊,连独孤都不是你的对手,连叶怀袖都对你刮目相看,我怎么能还把你当小孩子?”

    “真的?”

    “真的!”

    “小狄”

    李闲揉乱了张小狄的发丝说道:“我突然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br />
    张小狄把小脑袋钻进李闲的臂弯里,不让他继续揉自己的头发:“什么事?”

    “好像巨野泽里好多年轻男子都在打你的主意啊,我要是再不把这隐患解决了以后岂不烦死?阿爷说现在已经推了好几个媒婆了,这些没眼力劲的婆子依我说就应该拉出去打二十军棍??赡阋皇泵患奕?,就有不死心的人磕破了头皮也要往你面前挤。为了让寨子里恢复秩序,为了让阿爷不必每天和媒婆周旋,为了人类安全和世界和平,我打算把你嫁出去好不好?”

    “好啊”

    张小狄扬起下颌微笑着说道,眼睛里有晶晶亮的东西在闪动。

    “你怎么能这样轻易的点头呢,你怎么知道我把你嫁给谁?”

    某人有些郁闷的说道。

    张小狄撇了撇嘴,用极鄙视的语气说道:“从我懂事每天追在你屁股后面开始,我还有机会嫁给别人么?”

    李闲讪讪的笑了笑道:“你是在埋怨我自私,没有让你多几个选择?”

    张小狄幸福的摇了摇头认真道:“你能再自私一点么?”

    “好!”

    李闲点了点头,然后有些粗鲁莽撞的吻开了张小狄的唇瓣。

    ……

    ……

    “这件事是不是再往后拖拖?”

    达溪长儒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知道安之你是想给小狄一个名分,你和小狄青梅竹马,她如今也早就到了该嫁人的年纪,可我想是不是先等一阵子再说,起兵在即,接下来说不得又是一场恶战,而且窦建德实力雄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了的。等燕云寨的基业再大一些,到时候你给小狄一个更大的名分岂不更好?”

    “不必”

    李闲摆了摆手极自然的说道:“无论拖多久,无论燕云寨的基业有多大,小狄的就是小狄的,这一点毋庸置疑?!?br />
    “说的漂亮!”

    张仲坚大笑道:“不愧是我儿子!”

    达溪长儒瞪了他一眼道:“你难道没懂我的意思?安之……我说句现在听着有些不实际的话,安之如果将来大业可成,那个时候再给小狄一个名分,岂不更好?到时候你岂不是更骄傲得意,现在就提这事你不觉得对安之来说为时尚早?”

    “我不管!”

    张仲坚摆了摆手无赖的说道:“老子才不管那么多,一个是老子最骄傲得意的儿子,一个是老子最骄傲得意的女儿,他们两个的事其实老早就已经不是我说了算的。再说,以这臭小子的脾性,万一哪天夜黑风高的时候钻进我家小狄房里,难道我还能揪出来打一顿?万一小狄有了身孕,我难道不丢人?”

    “你能别这么无聊么?”

    达溪长儒懊恼道:“你总想着一时的痛快!就没有为安之以后多考虑考虑?”

    “不管我能不能打下整个天下?!?br />
    李闲语气平淡的说道:“小狄就是我的妻子?!?br />
    “可是……”

    达溪长儒张了张嘴,就被李闲打断。

    “没有可是?!?br />
    李闲认真的说道:“当初我为流寇,现在我为燕王,不管以后这身份是不是还会颠倒回来,小狄都是我的人。早也是她,晚也是她,如果我现在不是燕王,而是一个还在亡命天涯的小马贼,小狄会不会负我?”

    “自然不会!”

    张仲坚笃定道。达溪长儒点头,他知道,小狄绝不会因为李闲身份的改变而改变心意。

    “那我有什么理由负了小狄?”

    李闲道。

    张仲坚制止住还想再劝的达溪长儒,站起来大声道:“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你就告诉老子你打算怎么娶吧?!?br />
    李闲瞪了他一眼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还能怎么娶?自然是明媒正娶?!?br />
    “他娘的!”

    张仲坚大笑道:“就他娘的这么定了,现在讨论下一项……下一项是什么?”

    “是婚期呗!”

    达溪长儒白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心里又是失落又是高兴。他知道自己再也劝不住李闲了,而他也知道,如果自己劝得住那也就不是李闲了。他本想让李闲往后拖拖,等以后燕云寨基业越来越大,如果能娶一个真正的世家女子做正妻,到时候对李闲的帮助将会很大很大。

    所以他有些失落,而看到张仲坚高兴的像个孩子,他也跟着高兴。

    贫贱不移,富贵不弃。

    达溪长儒在心里笑了笑,安之,其实你一直没有改变。

    虽然他知道已经无法改变,但他还是忍不住轻叹道:“安之,我还是有句话想说,在决定之前你总该想想,你是否对得起全天下?!?br />
    “在对得起全天下之前,我总得先对得起自己的女人。即便到了天下可弃的地步,小狄也不可弃?!?br />
    李闲歉然的看了达溪长儒一眼道:“抱歉,师父……我让你失望了?!?br />
    “没!”

    达溪长儒拍了拍自己的心口骄傲道:“我以你为荣!”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