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三十五章 朕就是要骗他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巨野泽的聚义大厅门口上的匾额早已经换了,聚义厅原本的匾额被摘掉,换了一个烫金匾额,上面是燕云殿三个大字。这大厅虽然还是原来的房子,可意义却也随着名字的改变而变得不同。

    聚义厅,名字再好代表着的身份也是贼,燕云殿,代表着的则是一个政权。

    李闲穿了一身黑色绣龙王服,坐在高大宽阔的椅子里静静的听着手下人议事,他并没有急着插话,而是将之前手下人的议论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下面人站成两排,一边是以杜如晦为首的文官,另一边则是以徐世绩为首的武将。

    “臣以为,北伐不如南征?!?br />
    杜如晦虽然是个文官,但极具眼光,此人虽然死板严苛了些,但胸中有治国济世之才。有他在,如今李闲治下的领地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康,吏治清明。

    “窦建德虽然刚刚大败,现在又和罗艺焦灼着不相上下,宇文化及的残兵进驻魏州,看起来窦建德应该焦头烂额才对,也正是主公进兵河北的最好时机,但臣却觉着,进兵河北,远不如进兵江南?!?br />
    “河北,四战之地。就算主公兵锋所指势如破竹,将窦建德平了,但河北也要牵扯着大量的兵力以固守,北面是罗蛮子,那是个信不过的人,再加上李密,此人早就有图谋河北的意图,现在让他手下大将王伯当领兵十万屯驻在黎阳,显然是要趁着窦建德和罗艺死战之际争夺河北?!?br />
    “一旦主公荡平河北平灭窦建德,就要和瓦岗贼李密,幽州罗蛮子针锋相对,河北之地连年大战已经疲敝,却要将主公麾下大部兵马牵扯其中,就算能固守,连续击败窦建德,罗艺,李密,主公兵力也必然大损,若是再有强敌趁虚而来,兵力上难免显得捉襟见肘,若是因此而动摇了燕云寨的根基,得不偿失?!?br />
    “不说别人,若是主公出兵北上,江淮贼杜伏威立刻就会进兵向北,他刚刚攻克江都,得了钱粮百姓无数,兵威正盛,一旦察觉有机可乘,必然会立刻挥师北进,若真是如此,主公麾下兵马大部都被纠缠在河北,东平郡,齐郡,鲁郡三郡根基之地,必然危急?!?br />
    将自己的观点讲完,杜如晦躬身施礼退回自己的位置上。

    “懋功,你怎么看?!?br />
    本来李闲自己是想打河北的,却不得承认杜如晦说的极有道理。

    徐世绩出列,想了想说道:“若按常理,趁着窦建德无暇分身进兵河北正是时候?!?br />
    杜如晦脸色一变,刚要反驳却听徐世绩继续道:“臣如是想,李密说不得也如是想,窦建德只怕也在担心,罗艺也在提防,就连杜伏威或许也这样想?!?br />
    听他话里的意思有所转变,杜如晦神色不动的又退了回去。

    “杜伏威必然已经在聚集人马,只等着主公率军北上,只要咱们燕云寨的大军过了黄河,他立刻就会向北进兵,齐郡,鲁郡,丢了一个,燕云寨根基必然触动。如今有十几个郡已经对主公臣服,但因为接连大战还没来得及向这些郡派驻人马,杜伏威一旦北上,这些没有多少守军的郡必然挡不住他的兵锋,丢一个郡,丢两个郡,若是接连丢几个郡,只怕到时候就连齐鲁之地也会人心惶惶?!?br />
    “臣赞成杜大人的建议,与其打河北窦建德这样彼此都有准备看起来有利可图的仗,不如先把杜伏威这块硬石头砸了。江南之地富庶广袤,只要能拿下杜伏威,数十郡便纳入主公囊中?!?br />
    “而且,打江南咱们燕云寨没有什么担心的?!?br />
    徐世绩抱拳道:“臣愿领兵,携水路之师南平杜伏威!”

    李闲笑了笑道:“石观鱼与孤一路返回,不止一次对孤说过,杜伏威想与孤结盟之事,孤没否了,也没应了,石观鱼回去之后必然会和杜伏威说起,杜伏威只怕这段日子就会派使臣来商议此事?!?br />
    “趁着商议结盟的时机,杜伏威会不会进兵?”

    他笑问。

    在商议结盟之时突然发兵,这种策略古往今来不止一个人用过,事实上,屡试不爽。

    “杜伏威会不会这样做,臣不知道?!?br />
    徐世绩道:“但若换了臣,一定会!”

    ……

    江都城

    杨广被缢死在宫城中,这事已经过去了很久,人们每每想起来都会发出唏嘘,心说一代帝王如此落幕也算是悲凉之极。当初笃定认为皇帝在江都城,城防便固若金汤的人全都闭上了嘴,他们自然不会明白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道理。以江都兵力之强,再加上城防之坚固,杜伏威就算倾力进攻也不是短时日内能被其攻克的。

    可宇文化及勒死杨广,又自知守不住江都,还想返回长安去做个名正言顺的皇帝,江都就便宜给了杜伏威。

    江都城中大量宇文化及不能带走的粮食,钱财,辎重,江都行宫中十万套府兵甲胄也都成了杜伏威的战利品。得了如此多的辎重,杜伏威自然高兴。

    这几日来,他每日都会到行宫中看看大殿上那座龙椅,他不坐,只看着。

    “观鱼”

    杜伏威已经称帝,按照大隋礼制,帝王是要穿黑色绣龙的龙袍,但他身上却穿了一件湛蓝色的长袍,显得十分随意,相比于在长安称帝的那个姓李的,他这个皇帝显得要草根许多。要知道李渊登基可是极隆重恢弘的,基本上沿用大隋的官制设六部,置百官,而且李渊还规定黄色为帝王专用,改帝王黑袍为明黄色龙袍。

    自此之后,历代皇帝才是以明黄色为皇家的专属颜色。而李渊的另一大发明也遗传后世,他为宦官专门设了一个官职,名为太监。

    比起李渊来,杜伏威还不像是一个帝王。

    他麾下大将石观鱼站在他身后立刻应了一声,静静的等着皇帝陛下的吩咐。

    “你说,就为了这把椅子,天下人争得头破血流,值不值得?”

    杜伏威负手看着龙椅轻声问道。

    “臣不知”

    石观鱼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朕知道你不敢说,那好,朕问你,你可知道为什么朕不坐那把椅子?”

    杜伏威指着龙椅问道。

    “臣不知?!?br />
    这次石观鱼是真的不知道,他也不明白,攻克了江都之后,陛下为什么明明对那张龙椅极有兴趣,却只是每日都来看一看,就是不肯坐上去。

    “因为它太小了?!?br />
    杜伏威轻声道,语气中带着些感慨。

    “太小了?”

    石观鱼一怔,实在不明白皇帝是什么意思。在他看来,高高在上的那张龙椅足够大,足够宽敞,也足够奢华,不提这张椅子代表着的至尊含义,只说将椅子上的金子和珠宝拿去卖了,就能换回来数不清的银子。在石观鱼看来,这椅子可是天下第一等值钱的物件,为了争夺这个东西,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不小啊?!?br />
    他下意识的喃喃了一句,然后他抬起手遥遥对龙椅比划了一下:“确实不小了?!?br />
    “哈哈”

    杜伏威笑了笑,心情似乎很好。石观鱼的憨傻让他觉着轻松,这个爱将打仗是一把好手,但在权谋政治上却白痴的一塌糊涂。所以杜伏威很喜欢这个人,因为石观鱼足够简单。有些时候,做手下的越简单皇帝越喜欢。

    “朕说这椅子不够大,不是说它做的不够大?!?br />
    他笑着解释道:“江都这把龙椅,即便朕坐上去也不代表什么。江都太小了些,也太偏僻了些,这椅子代表的意义仅仅是江南一隅罢了,而不是整个天下。朕要坐,就做长安那把椅子,那把椅子才足够大……和天下一样大?!?br />
    “那把椅子现在李渊坐着,但是朕不急。因为李渊坐的急了些,天下还不是他的,他就算坐上代表着天下的那把椅子,也不过自欺欺人罢了。等朕把天下都打下来,就算他还在长安,还坐在那把椅子上,那椅子也是朕的?!?br />
    “臣明白了!”

    石观鱼点头道:“所以陛下才会想着和燕云寨李闲结盟,李闲是李渊的盟友,是李唐的一大助力,若是将其拉过来的话,李渊就断了一条极有力的胳膊。就算一仗不打,李渊就相当于损失了十几万大军,他一定会气的吐血?!?br />
    “哈哈!”

    杜伏威被石观鱼这番话逗得又笑了起来,极酣畅淋漓。

    “观鱼,你看事情太浅薄了?!?br />
    他转过身子看着石观鱼问道:“谁跟你说,朕要和李闲结盟了?”

    “可是陛下……不是……不是让我向李闲透露,陛下有意与他结盟的事吗?”

    “对啊”

    杜伏威笑着说道:“朕还打算,过几天就选个人去东平郡燕云寨,和李闲谈一谈结盟之事的细节,谈的越细越好,最好谈个三两个月才好?!?br />
    “臣又不懂了?!?br />
    石观鱼道:“陛下还是明示吧,臣愚钝?!?br />
    “你不是愚钝?!?br />
    杜伏威笑道:“你只是懒得动脑子?!?br />
    “如果李闲知道了朕有意和他结盟,那么他为了自己考虑会不会拒绝?”

    杜伏威不是在问石观鱼,所以他自己回答道:“不会,因为他要趁着窦建德四面受敌的机会进兵河北,他要忙着扩充地盘,你以为他就是个自愿做配角的人?李渊能做自认为的主角,为什么他李闲不能?只要他拿下河北,与罗艺联手也好,与李密联手也好,李渊对他都没有办法?!?br />
    “等到他实力大增之后,他也称帝李渊才会被气的吐血呢?!?br />
    “朕说要与他结盟,李闲必然欣然接受。然后他若是出兵河北,朕就去将他的地盘抢过来!跟李闲结盟,只是相当于从李渊手里抢走了十几万大军,但是这怎么够呢,朕还是觉着,把那十几万大军,十余郡之地都抓在朕手里才踏实些?!?br />
    “你明白了吗?”

    他问。

    石观鱼使劲点头道:“臣明白了,陛下是要骗李闲!”

    “哈哈!”

    杜伏威第三次畅笑,丝毫都不在意石观鱼言辞中的些许不敬。

    “你说的对,朕就是要骗他?!?br />
    “观鱼,朕若是给你十万大军,你敢不敢打到东平郡去?”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