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三十九章 夫复何求?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宇文化及绝对说不上长相有多英俊,便是连普通相貌也算不上,只是此人身高足有一米九,虎背猿腰,面目凶恶,看起来倒是极魁梧的一个大汉。在宇文述的嫡子中,他的武艺是最好的一个。宇文士及武艺也极好,只是此人多谋而少武,所以给人的印象有些书生气,宇文智及是个不学无术的,文不成武不就,游手好闲的世家纨绔子弟。

    宇文化及武艺展现大发神威是在不久前,在东郡与瓦岗寨大军死战之际。李密挥师二十万将宇文化及的人马分割包围,眼看着就要全军覆没,正是靠着他手里一条长戟,带着千余禁军精骑硬生生的将瓦岗军的包围一个个撕开,救出不少人马。

    这时人们才发现,原来宇文化及竟然有万夫不当之勇。

    其实,在几年前宇文化及的武艺便曾展现出来过,大隋第二次东征之际,宇文述为行军大元帅,势如破竹杀入高句丽境内,眼看着就要打到平壤,奉了杨广旨意在黎阳督粮的杨玄感造反,贼势浩大,竟然几月间就蔓延到了东都,大军不得不回撤平叛。

    在武贲郎将陈棱和宇文士及联手收复黎阳,击败韩世鄂之后,宇文述也率领大军赶到,在合围杨玄感叛军那一战中,宇文化及便仗着一条长戟在万军中往来冲杀如入无人之境,那一战,也不知道有多少杨玄感部下叛将死于那一手梅花五转的戟法之下。这一次本来该宇文化及扬名天下的血战之功,却不知道为什么被宇文述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世家高官,压下来寒门子弟的功劳这是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轻易的事,可极少有这种压下自己嫡长子功劳的事。

    其实仔细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太令人不解的事,宇文化及之勇当日有无数人亲见,可宇文述并不想让长子有个勇冠三军的名头,能拼能杀有勇无谋,这样的印象如果落在皇帝陛下眼里可不是什么好事。勇者只可为将,不可为帅。

    况且,别人不知道,宇文述却是知道大业皇帝还想着第三次征伐辽东的,若是宇文化及无人可挡的事让皇帝知道了,第三次征辽东说不得要以宇文化及为先锋,穷山恶水的辽东高句丽蛮子,他们才不管宇文化及是谁儿子,能杀一个隋朝大将对于高句丽人来说绝对是天大的诱惑。如麦铁杖和辛世雄这样的大将军都折在了辽水东边,一个先锋将军死了岂不再正常不过?

    他次子宇文士及第一次征辽的时候险些丧在高句丽人手里,这件事让宇文述铭记于心。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嫡长子,宇文家未来的掌舵人出什么差池。所以他硬是将宇文化及杀敌将十几人的事压了下来,自此之后宇文化及也再也没有上阵厮杀过,所以他的勇武也就渐渐被人所淡忘。

    人们熟悉宇文化及,还是他与宇文智及两个蠢货,为了发财竟然在被困雁门的时候,偷偷将城中军粮卖给围城的突厥人。如此重罪,杨广只是将其贬为奴隶竟然未杀,由此可见宇文述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但不展露不代表他不行。

    宇文化及的武艺,即便是放在大隋虎将如云的最鼎盛时期只怕也能有他的位置。

    他穿戴好了盔甲,大声的吼了几声,院子里的护卫只有几十个跑了过来,外面的禁军竟然全都被裴矩调走。宇文化及大怒,一手拉了小荷快步往后园荷池处去寻萧怡甄,他步子跨的极大,而小荷身子又太娇小了些,刚刚才受了折磨疼的厉害,完全是他拖着走一样。

    “陛下,行太急,缓一缓,缓一缓可好?”

    小荷一边跟着走一边哀求。

    “想活命就闭嘴,带了皇后咱们就走!”

    “出了……出了什么事?”

    小荷疼的直流眼泪,声音颤抖着问道。

    “哪里那么多废话!”

    宇文化及嫌小荷走的慢,一把将其拦腰抱起来放在自己肩头大声道:“王薄和裴矩那两个无耻之徒,假借援兵之名打开城门引来了朕的敌人,只怕此时敌军已经杀入大营了,朕麾下人马毫无准备,想来也没什么胜算。不过没关系,只要朕手里还有画戟,杀出魏州如探囊取物般轻易。你们稍后切记要紧跟在朕身后,牢牢盯着朕的背影就是!”

    小荷被他颠的说不出来话,只是呜呜的应了几声。她一个少女,接连经历战祸早就吓白了脸色。

    “你们先去后园告诉皇后,朕在门口等她,再去两个人寻马,没有战马怎么能杀的出去!”

    “喏!”

    紧跟着他的几十个护卫应了一声,只是答应的声音带着颤音,哪里有什么底气?

    “贼兵必然先去校场,朕麾下的人马都在那里,司马林这会应该在练兵,最好是他能反应过来,魏州城并不大,涌进来数万人马他不可能没发现,只要他能带三千……不,五百,只要司马林能带五百骑兵来,朕就有信心自敌军中杀一条血路出去?!?br />
    他一边走一边说,也不知道是说给肩膀上的小荷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他的步伐极大,不多时就从卧房走到了后院的门口,他将小荷放下来说道:“就在这里等着,朕去找几匹战马来?!?br />
    “陛下”

    小荷下意识的一把拉着他急切道:“陛下一定要回来!”

    宇文化及一怔,随即苦笑一声:“朕也算得上这天下间一个枭雄,反杨广,天下人谁都敢,杀杨广,却只有朕一人敢。朕本以为朕能纵横天下,涤荡群雄,却没想到这个险要时候,身边竟然只有几十护卫,还有你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侍女。罢了……或许这便是天意,你便跟着朕,今日若是能杀出去,朕许你一个贵妃?!?br />
    他话说完,一把拉了小荷的手就往外走。

    “皇后呢”

    小荷着急的说道:“陛下不等皇后?”

    “贼兵到这里之前,必须找到战马,否则就算朕回去接她,也一样走不脱?!?br />
    “我不!”

    小荷猛的挣开宇文化及的手说道:“皇后待我恩重如山,皇后不走我也不走?!?br />
    “你!”

    宇文化及抬手欲打,终究只是叹了口气道:“咱们现在就去接她,若是走的快了还来得及?!?br />
    “好!”

    小荷流着泪笑了笑,真如雨中那朵初开的小荷一般清丽可人。她竟是主动拉起宇文化及的手,哪里还顾得上身子还疼着,小跑着往后院跑了过去,宇文化及被她小手抓着自己的手,心里忽然一暖,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生出一种这样被一个少女牵着手跑是一种很幸福的事这样的感觉来。

    他和小荷两个跑到后院小小莲池边上的时候,萧怡甄还坐在凉亭里发呆,几个侍卫正在急切的劝着,萧怡甄却充耳不闻般呆呆的坐着。宇文化及心里一怒,快步过去将几个侍卫推开,骂了一句废物,拉起萧怡甄的手就往外走,萧怡甄也不挣脱,只是木头人一样跟着他往外冲。

    冲到后院门口的时候,萧怡甄忽然笑了笑说:“你跑不掉了,昨夜你跟我说有援兵将到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跑不掉了?!?br />
    宇文化及一怔,随即松开萧怡甄的手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跌坐在地上的萧怡甄没觉得脸上疼,她抹了一把嘴角上的血迹凄婉笑道:“是啊……只怕陛下也是这样想我的?!?br />
    她口中说的陛下,自然不是面前的宇文化及。

    “你想我死?”

    宇文化及狰狞笑着问了一句,随即一把将萧怡甄拉起来道:“朕今日便要你看看,谁能拦得住朕,谁又能杀得了朕?!?br />
    他看了小荷一眼怒问道:“你是不是也想朕死?”

    小荷被吓了一跳,随即摇了摇头。

    宇文化及哈哈大笑道:“这世间终归不全是没情义的小人,朕身边哪怕只有你这一个小侍女,也比杨广要强上百倍,他死的时候,身边可没有一个愿意陪着他一块死的?!?br />
    正说着,前面院子里忽然一阵嘈杂,紧跟着,守在前面的侍卫便退了回来,不少人身上都带着伤,随着他们往回退,一阵箭雨从门**进来,几十个侍卫立刻抱头鼠窜,至少有六七个人被箭雨射翻,有中箭未死的,还躺在地上不住的哀嚎。

    只差这几步就能冲出去,到了大街上只要有马,谁还能拦得住朕?可惜,终究慢了一分。

    宇文化及心里悲叹了一声,看了一眼萧怡甄,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后悔回去接她,还是该后悔自己怎么就对个女人动了恻隐之心?只是到了此时,他性子里的狠辣暴戾反而被逼了出来,将手中的长戟抓紧,他回头对小荷道:“你跟紧我!”

    也不知道怎么了,本该恨宇文化及夺了身子的小荷竟然使劲点了点头,她看了萧怡甄一眼,拉起她的手笑了笑道:“娘娘,小荷今日或许会死?!?br />
    “为什么?”

    萧怡甄下意识问道。

    “我是他的女人了,女子就这是这个命,身子给了谁就是谁的人,就算我不乐意可又能怎么样呢?娘娘,我这样的人如果不能跟着自己的男人走,落入贼人手里终究落得个娼妓下场,被那些贼兵们轮番侮辱。我不想,不甘,与其那样,还不如跟着他一块走,生则生,死则死?!?br />
    她笑了笑,一脸的不舍:“我跟娘娘不一样!”

    这话,明明只是小荷在感叹自己的身世卑贱,远不如萧皇后,可是听在萧怡甄的耳朵里,却如狠狠抽在她脸上的一记耳光。小荷这样的侍女,只是被宇文化及强占了身子就愿意随他一块去闯,生则生,死则死,可是她贵为大隋皇后,曾经倍受恩宠,却苟且偷生还给杀夫仇人做了妻子。

    她怔怔的站在那里,竟是傻了一样。

    “可曾见过朕使戟?”

    宇文化及将长戟擎在手里,回身问小荷道。

    小荷摇了摇头道:“在东郡我和娘娘在后军中,不曾见过陛下用戟?!?br />
    “那今日你便看仔细些,帮朕认真数着,这戟下要荡去多少人命!”

    小荷使劲点头,再次抓起宇文化及的手。

    “夫复何求?”

    宇文化及哈哈大笑道:“夫复何求!”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