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四十章 缚太急乞缓之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宇文化及的长戟是仿造东汉末年最勇武大将温侯吕奉先的方天画戟,只是宇文化及这长槊,乃是精钢为锋,画戟小枝也加长了几分,锋利之极,长杆倒是与制作马槊的方法相同,是复合材料所制,韧性极好。如今这天下间,还在用画戟的已经找不出几人了。这是一种被历史淘汰了的凶器,正如日后将被长矛取代的长槊一样。戟,槊,都是极难练成的兵器,制作工艺繁复艰难,被简单便宜的长矛取代也是一种必然。

    宇文化及这画戟配上一根韧性戟杆更是难练,甚至比马槊还要难练些,宇文化及在这条长戟上下了二十年苦功,自然威力无穷。

    他单手持了长戟,一手拉着小荷的手往太守府门外走去,身后的几十个护卫面面相觑,竟是没有一个人敢跟着。宇文化及心知今日凶多吉少,也不在意手下人的懦弱畏缩,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呆傻的萧怡甄,随即冷笑一声。

    “无论我做的对与错,无论我今日生与死,日后史书之上必然有我宇文化及浓重的一笔,大隋的皇帝杨广是我杀的。天下人都敢造反,却皆是虚伪小人。人人敢骂杨广,却不敢杀之?!?br />
    他弃了朕字不用,用了我,由此可见已然心死。

    “皇帝也做过了,皇后也睡过了?!?br />
    他哈哈大笑道:“还有什么遗憾?”

    宇文化及将自己腰畔的横刀抽出来递给小荷道:“跟在我身后,若是有人靠近你只管一刀捅死他?!?br />
    相对于小荷这样的柔弱少女来说,横刀显得太过沉重了些,她两手握着刀柄,刀身却还是在不住的打颤下坠。只是这个平日里温和温婉的少女也不知道怎么了,竟是发了狠,手持横刀紧紧跟在宇文化及身后,面露坚毅之色。

    当宇文化及持长戟走出大门的时候,门外的围着的夏军弓箭手立刻将硬弓拉开。

    “不要放箭!”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大声喊了一句。

    弓箭手们立刻将羽箭放低对着地面,在弓箭手后面,一队一手持盾,一手持了沉重的环首大刀的重甲步兵挤了上来,在那百多人的重甲步兵前面走来一个身穿银甲的男子,下颌上留着山羊胡,脸白如大病初愈,眼神阴冷,正是窦建德麾下大将曹旦,此人自东平郡战败之后只身逃回洺州,仗着曹夫人的回护窦建德没有难为他,只是将他的大将军职位降了一级,却仍领着新建的飞鹰军。

    被王薄接应进城的,正是两万多人的夏军精锐飞鹰军。

    宇文化及看了曹旦一眼,眼神没有过多停留一扫而过,随即在人群中找到了一脸阴笑的王薄和抱肩而立脸色平静的裴矩。他的视线在这二人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即注意在那一队重甲步兵的身上。

    “主上有令,此贼逆弑君上,万死莫赎,主上有令将其生擒,押在高台上剜心祭天,告慰先帝在天之灵?!?br />
    “虚伪!”

    宇文化及啐了一口大声道:“窦建德才是真小人,明明造的是大隋的反,此刻却来装大隋的忠臣,似他这等寒门出身的粗鄙小人,有何面目在我面前说是非?我宇文家世代公卿,轮得到你们来指摘功过?”

    “想生擒我,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这本事!”

    他大声喊了一句,持了长戟往前冲了过去。曹旦一挥手,那一队重甲步兵立刻涌了上去。百余重甲围猎一人,也不需靠什么阵列队形,就算是一拥而上也足够逼人,但是很显然,他们低估了面前这个落魄的大许皇帝。

    >那长戟毒龙一样戳了出去,当的一声,竟是一戟将正面那重甲步兵的盾牌撞飞了出去,长戟上小枝顺势一划,轻而易举的将那重甲防御最薄弱的脖子切开,随着一声脆响,脖子上薄薄的链甲被戟锋切出一道豁口,刹那之后,那重甲步兵脖子里的血瀑布一样喷了出来,他不可思议的低下头,就看到血雾在自己身前暴散蔓延了出去。

    尸体还没来得及倒下去,宇文化及将长戟一扫,长戟狠狠的砸在尸体的心口位置上,已经死了的重甲步兵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后面涌上来的同袍身上,几个士兵被撞得向后仰倒,宇文化及抓着机会猛的向前冲了几步,长戟斜着砸出去,砰地一声将一个重甲步兵的头盔砸瘪了下去,那士兵脸上瞬间变形,鲜血从眼眶里,鼻子里,耳朵里溢了出来,他身子横着倒下去,狠狠的砸在地上。

    连杀两人,宇文化及眼神里的杀气更浓。

    “围住他!”

    曹旦大声喊道:“主上只说不许要了他的性命,可没说不能断他手脚四肢!”

    那些重甲步兵喊了一声,狼群一样涌上去。宇文化及知道,就算自己手里的长戟再锋利,也不可能轻易撕开那些士兵身上的重甲。而有了第一个被杀死的同袍这前车之鉴,后面的士兵都将盾牌举起来挡在自己咽喉前面。宇文化及发了狠,以手中长戟当铁棍用,一戟一个将涌上来的士兵砸飞出去。

    只是这样打极消耗体力,他却根本不在意,疯了一样笔直的往前冲,被他杀了十几个人之后,终于有人靠近他身边,自侧面一刀斩在他的肩膀上,虽然他身上的铁甲足够坚固,可对方手里的环首大刀实在太过沉重了些,这一刀切开他的肩甲又斩进他的肩膀里,卡在骨头上,那士兵奋力往外抽刀,刀锋离开时与骨头摩擦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

    小荷站在宇文化及身后,看到宇文化及受伤竟然啊的叫了一声,她奋力将手里的横刀捅了出去,正中那士兵的小腹上,奈何她的力气实在太小了些,那厚重的链甲又太坚韧了些,刀尖只刺伤了那人就再难存进,那重甲步兵大怒,一脚揣在小荷的小腹上,她疼的叫了一声身子向后飞了出去,手里的横刀也随之落地。

    “尔敢!”

    宇文化及虎吼一声,反身一拳横着砸在那重甲步兵的面甲上,砰地一声,这一拳竟然将面甲砸的坍塌下去一大块,随之坍塌的还有那士兵的鼻子和眼眶。

    “困兽之斗!”

    王薄冷笑了一声,侧头对裴矩问道:“这逆贼今日落如此下场,全赖裴大人之功,日后见了我家主上,裴大人只怕便是飞黄腾达之时。诛杀此贼,既附和天意民心,又让裴大人立下大功,这两全其美的事,怎么裴大人脸上看不出什么高兴来?”

    裴矩看着已经受了四五处伤依然还在拼杀的宇文化及叹道:“此人虽然心性卑劣无耻,但实在是一个难得的虎将??此种谐り?,又见他被上百重甲围攻犹然不惧,我便想起了东汉末年的第一勇将吕布,他被曹孟德所擒之前,只怕便也是如此一样的场面?!?br />
    “我呸!”

    王薄冷声道:“他这样的逆弑之贼,倒是和吕奉先那三姓家奴不相上下。我只是奇怪,难道在裴大人眼里,我家主上也是曹孟德之流?”

    裴矩心里一震,知道自己不自觉中说错了话,连忙解释道:“夏王功业怎么是曹阿瞒能相比的,他日夏王涤荡天下,便是秦皇汉武也不如多矣?!?br />
    “嘿嘿”

    王薄笑了笑道:“这话幸好是我听见,若是换做别人说不得就在夏王面前告你一状。裴大人放心,你我之间的关系我还能坑了你?”

    “多谢!”

    裴矩连忙抱拳道谢。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王薄笑了笑道:“你我都是才刚刚投奔夏王不久的人,说起来,以你裴大人的才学只怕谁也挡不住官路亨通,宋正本才死,纳言一直空着,我想除了你裴大人之外再无一人适合,若是夏王重用,在夏王面前希望裴大人帮我说一个请求?!?br />
    “何事?”

    裴矩问道。

    王薄嘿嘿笑了笑,回身一指太守府大门道:“便是那萧……”

    他话还没说完,表情随之一僵,后面的话竟是再也说不出来,见他脸色大变,裴矩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只见在太守府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出来一队精锐的重甲步兵,将宇文化及手下那些护卫砍瓜切菜一般放倒,余下之人皆跪地求饶。就在那队重甲护卫之中,一身穿王袍的男子缓步走来,走到跌坐在地上的萧怡甄面前,伸手将其扶了起来低声安慰着什么。

    “那是……夏王?”

    “是……”

    王薄脸色难看的说道:“刚才我跟裴大人说的话,裴大人就忘了吧?!?br />
    “王将军说过什么么?”

    裴矩一笑问道。

    王薄一怔,随即笑了起来:“裴大人这个朋友,王某交定了!”

    正在这个时候,窦建德看了看还在厮杀的宇文化及,脸色一寒随即吩咐了一声,一个武将跃众而出,拉开硬弓,一箭朝着宇文化及射了过去,这武将箭法极好,一箭将宇文化及的腿弯处射穿,宇文化及正将一个重甲步兵的眼窝刺穿,腿上剧痛,身不由己的单腿跪了下去。

    围着他的夏军重甲立刻一拥而上,乱刀剁下,不多时,宇文化及身上的铁甲就被斩碎,他身上刀伤几十处,血肉模糊。

    “陛下斩了四十三人!”

    浑身是血的宇文化及本来已经扑倒在地,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喊,迷迷糊糊中他咧嘴笑了笑,挣扎着坐起来大笑道:“那我就再杀两个,我宇文化及好歹也是做过皇帝的,乃是九五之尊,杀四十五人正合天数!”

    他忽然暴起,一把抱住一个重甲步兵的脖子奋力一扭,咔嚓一声,那重甲步兵的颈骨随即扭断,趁着众人惊愕之际,他转身,忽然疾冲过去将小荷跌落在地的横刀捡起来,他冲到小荷身前大声道:“我不忍你沦为俘虏营妓,今日你便是我的皇后,我绝不许被别人碰一下的皇后!”

    小荷扬起下颌,抹去嘴角的血骄傲而又释然道:“臣妾今日能死在陛下的刀下而没落入贼人手中,臣妾知足了,这颠沛流离的日子……也终于到头了?!?br />
    她身子往前一挺,自己撞上了宇文化及手里的横刀,刀锋贯胸而过,自后背又刺了出来。

    小荷艰难的回身看向萧怡甄的所在,竟是一脸自豪得意的喃喃道:“我也是皇后……我也做了皇后?!?br />
    宇文化及啊的一声哀呼,他举起刀就要自杀,却被涌上来的重甲按住,用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因为他杀的人太多,重甲捆绑他的时候下手也极重,绳子都勒进了血糊糊的肉里,捆得宇文化及像一节一节的丑陋虫子一样恶心。

    “缚太急……乞缓之?!?/div>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