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四十一章 天不可怕 皇也不可怕 权才…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宇文化及终究不是吕布,他甚至没有祈求活命的机会,窦建德救了萧皇后之后,命人用铁链将宇文化及的锁骨穿了押在牢笼里,他本来是想做个顺水人情,将宇文化及送到东郡李密手里,可他派去的队伍还没有成行,就传出李密带领瓦岗寨大军再次围攻东都城的消息。窦建德本意是想将宇文化及送去,李密接受了皇泰帝杨侗的招安被封为太尉,李密若是得了宇文化及必然欣喜??扇缃窭蠲芪Чザ?,显然这其中出了什么变故。他索性让人铸一座高台,在高台上将宇文化及剜心祭天。

    窦建德虽然已经称夏王,定都,置百官,但他毕竟是绿林道出身,而李密现在为绿林道总盟主,而且实力最强,窦建德不得不有所顾忌。送了宇文化及去,李密有了向东都皇泰帝邀功的本钱。而这样一来,窦建德也就不必再担心李密觊觎他的河北之地。

    王伯当在黎阳领兵十万,时刻都有可能危及他的领地。罗艺还没回撤,窦建德可没兴趣也没有能力再去撩拨李密。

    可惜的是,李密亲率二十万大军击败宇文化及之后,便向东都皇泰帝杨侗邀功请赏,宇文化及被击溃,李密功不可没,杨侗自然是极乐意给他些赏赐的,可惜……东都却并不是他这个皇帝做主,做主的是大丞相王世充。

    让王世充给李密好处,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和李密之间打了这么久,胜少负多,可以说李密一直就在压着他打,东都兵马只能龟缩在城内,瓦岗寨的大军想围东都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因为东都城墙太过高大坚固,李密虽然兵力强盛却也不能轻易攻克,这两年间,李密损失的兵力就有数万。若是再往前推,李密自一开始在东都城下损失的人马,加起来超过三十万。

    王世充仗着东都城防坚固,虽然不可取胜却也自保无忧。

    李密击溃了宇文化及,他自然是不会觉悟到这是为大隋朝廷服务理所应当的事,向皇泰帝杨侗索要好处自然也不会觉着不好意思。他若是不好意思,也是不好意思要的太少。杨侗愿意犒劳他,奈何东都却不是他说了算的。

    而就在李密派人送到东都的请功奏折才送到杨侗手里不久,发生的一件大事让李密暴怒。以至于他不顾众将的反对,带着才刚刚经历过连番恶战的疲惫之师立刻开拔围攻东都。也正因为这件事,杨家的天下也算走到了尽头。

    大隋大业皇帝杨广二月初二在江都被宇文化及缢死,三月初,李渊在长安称帝,废掉他拥立的义宁帝杨侑,建国大唐,建元武德。四月初,年仅十五岁的义宁帝杨侑在长安病死,至于得了什么病却不得而知。当然,所有人都明白这其中藏着什么龌龊事,只是这种事在乱世中根本算不得什么,死个把已经没有了用处的人而已,哪怕他是个皇帝。

    这消息传到东都,皇泰帝杨侗自然悲伤。抛开他和杨侑之间的兄弟情分不说,两兄弟之间近乎相同的处境也让他觉得悲凉伤心。

    都是被人控制的傀儡,年纪相差不多,一样的聪慧老成,一样的命运不济。

    东都本来有几个拥戴他的老臣,可王世充去年时候一口气将元文都,卢楚等人全都杀了,叛军攻入东都宫城里,负责守护宫城的禁军将军段达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将宫门打开,躲在皇宫里的元文都和卢楚等人被叛军揪出去,就在宫门外砍了脑袋,而且被诛杀了九族,牵连数百人。

    此次之后,东都再无一人站在皇泰帝杨侗身边。

    相比于江都的秀美清丽,东都洛阳多了份雍容和肃穆。只是连年战乱,东都几乎每年都会被人围攻一次,甚至几次,城中的百姓和守军哪里还有心情欣赏六月里的初夏风景。东都皇宫里也有一大片莲池,比起魏州太守府里的那片小池子也不知道要大上多少倍,池中的莲花种类繁多,也不知道比魏州小池子里略显孤零的几朵要美上多少倍。

    可杨侗却没心思去看莲花,甚至连上朝的心思都没有。

    对于他来说,身为一位皇帝上朝却是人世间最折磨人的事。朝权都在王世充手里,那个带刀上殿的无耻之徒哪里尊他是皇帝,分明将他视为一个俘虏。

    杨侗坐在莲池边的石亭里,看着荷叶下几条锦鲤自由畅快的游来游去,心里不由得生出无限羡慕来,看着那些锦鲤他自嘲一笑喃喃道:“朕乃是大隋之主,可却比不得这池中锦鲤自由?!?br />
    他样子清秀,倒影在水中的模样却幽怨悲凉。

    他才十五岁年纪,倒影在水中的模样却老迈沧桑。

    已经到了傍晚,内侍总管高德禄看了一眼石亭中石桌上放着的饭菜不由得叹了口气,从早晨到中午再到黄昏,陛下一口饭都没有吃过,饭菜已经换了三次,可皇帝陛下却连筷子都没有碰一下。

    他看着坐在池边垂首出神的皇帝背影,摆了摆手示意内侍将石桌上的饭菜收走。

    “取一些清淡可口的点心过来,陛下胃口不好,太过油腻的东西肯定不喜,另外记得带一壶果子酒?!?br />
    两个嘴巴上才刚刚钻出绒毛却也只能钻出这些许绒毛的小内侍连忙应了一声,将石桌上的饭菜收走。高德禄缓步走到杨侗身边,躬着身子低声道:“陛下……忧国忧民也不是急在这一时,若是陛下饿坏了身子,大隋可怎么办?”

    “忧国忧民?”

    杨侗重复了一遍,他抬起头看着高德禄自嘲笑道:“哪里还轮得到朕来忧国忧民,有大丞相在,朕不知道有多轻松快活,朕只是觉着天气燥热,没食欲?!?br />
    “无论陛下想什么,都得先吃饱了肚子才行?!?br />
    高德禄压低声音道:“陛下健康,就一切都有希望?!?br />
    杨侗一怔,随即点了点头道:“高德禄,你说的不错,朕无论有什么样的理想抱负,要想实现最先保证的事就是必须先活着,想活着就要吃饭喝水。只有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去想该做什么,才有力气去将想法变成行动??赡阒离尬裁闯韵虏幌露髅??”

    他不等高德禄回答,自言自语似的继续说道:“朕吃不下东西,是因为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要吃饭……因为朕不知道该做什么,能做什么,因为朕现在……无事可做?!?br />
    高德禄心里一酸,说了一句有些犯忌讳的话。

    “活着,就是最大的事?!?br />
    他看着杨侗心疼的说道:“这便是最大的想法,这便是吃饭的最大的理由?!?br />
    杨侗又怔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道:“高德禄,你越来越会说话了,好吧……朕就当是为了你吃饭也好,找些清淡的东西来吃?!?br />
    “喏!”

    高德禄笑着应了一声道:“奴婢已经吩咐下人去准备了?!?br />
    正说着,忽然有个内侍小跑着过来垂首道:“陛下,兵部尚书段达求见?!?br />
    “他来做什么?”

    杨侗微微皱眉,想了想说道:“高德禄,让取点心的人快点,朕先吃些东西再说,等一会儿见了段达,只怕朕又吃不下东西了。比起王世充来,他更让朕看着恶心?!?br />
    “陛下,这样的话您千万不要再说了?!?br />
    高德禄吓得脸色一白紧张道:“就算是和奴婢也不要说?!?br />
    “你会出卖朕?”

    杨侗有些恼火的问道。

    “奴婢自然不会,奴婢自十三岁入宫,那个时候还是高祖在位呢,奴婢在宫里也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谁会做对不起陛下的事,奴婢也不会??墒潜菹?,奴婢不会做对不起陛下的事,不代表奴婢不会泄密。如果奴婢喝醉了,如果奴婢说梦话,这些事奴婢都没有办法控制,奴婢可以戒酒,但总不能不睡觉?!?br />
    “朕明白了!”

    杨侗战起来拍了拍高德禄的肩膀说道:“朕知道你的忠心,朕大隋的江山社稷,总还有对朕杨家忠心耿耿的人,这就还有希望?!?br />
    他摆了摆手道:“去吧,让段达来,朕边吃边问他又想做什么?!?br />
    他笑了笑道:“看着恶心至极的东西吃饭,这也是一种锻炼?!?br />
    ……

    当段达将今日进宫的来意说明白的时候,杨侗忽然发现原来看着一个极恶心人的东西吃东西真的很难做到。才吃了两口的点心就被他随手掷在段达脸上,嘴里嚼了一半的东西混着唾液也被他啐在段达身上。

    “段达!”

    杨侗猛的站起来,本想一脚踹瘪了段达那张可恶的嘴脸,可看到高德禄对自己不露声色的摇了摇头,他又强忍着怒火在椅子上坐下来。

    “段达,你也是深受先帝皇恩的人,你能做到今日的位置,都是朕杨家给你的。现在你居然来跟朕说这种话,你就不怕心里有愧晚上睡不着觉?!”

    段达默默的将脸上的点心渣滓擦掉,抬起头看着杨侗脸色平静道:“臣深受先帝皇恩,也深受陛下信任,今日这话说出来臣想必也别想以后再睡安稳,可相比于怕睡不着觉来说,臣……更怕死?!?br />
    他使劲磕了一个头,以头触地道:“臣不是忠臣,甚至臣不算个好人?!?br />
    “你根本不算个人!”

    杨侗怒问:“你倒是告诉朕,王世充许了你什么好处!”

    “国公,太尉?!?br />
    段达如实道:“大丞相说,如果臣说服了陛下,那么便封臣为保国公,太尉?!?br />
    “王世充倒是真看得起你!”

    “臣也觉着,大丞相对臣很好?!?br />
    “段达!你做出如此忤逆之事,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

    杨侗暴怒骂道:“你今**朕,青天在上都看在眼里,你这样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东西,难道就不怕天降神罚劈死你?朕不能收拾你,难道天也不能收拾你么!”

    “陛下错了”

    段达依然表情平淡,语气也平淡之极的说道:“若是陛下都不能收拾臣,天又拿什么收拾臣?难道陛下真的以为,雷电是惩罚世间罪恶小人的神罚?若真是那样,最起码这世间所有世家出身的人都被神罚劈死了。所以,天不可怕,皇权才可怕??杀菹滤淙皇腔?,却没有权,所以陛下也不可怕。那么臣自然不用担心什么,臣怕的是不能说服陛下,那样,大丞相发怒的话,才真的可怕?!?/div>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