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四十三章 孩子也会生气的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面子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其实真的算不得什么,阿爷,师父,你们应该很了解我才对,你们什么时候见过我是一个在乎面子的人?”

    李闲坐下来,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香茶。达溪长儒和张仲坚都不说话,只是都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李闲,这种眼神让李闲有些懊恼,他抬起头看着达溪长儒和张仲坚,用无奈的语气道:“好吧,我承认……面子这种东西虽然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必须在意的事,可是这次我真的觉得很没面子啊?!?br />
    他摊了摊手道:“是我运气不好,还是王世充运气太好?”

    叶怀袖笑了笑,在他身边坐下来说道:“其实这是同一件事?!?br />
    李闲将身子靠进椅子里,端着茶杯看着热气飘飘摇摇的冒起来:“其实李密败了对于咱们来说是件好事,我只是有些不甘罢了。相比于对咱们燕云寨的好处来说,这不甘可以忽略不计?!?br />
    “只是遗憾?!?br />
    他收拾起心情,笑了笑道:“我这么在意李密不是败在我手里,你们说李密会怎么想?败在王世充手里,他岂不是比我还要不甘憋屈,比我还要觉着没有面子?”

    达溪长儒一本正经的说道:“对于一个现在只顾着逃命的人来说,他现在可没时间在乎面子这种东西。当一个人连活下去都成了奢求,还有什么余力来在乎脸皮的问题?如果他还有时间去在乎面子,那么就不会没机会往黎阳方向跑。瓦岗寨虽然大败全军覆没,可要知道王伯当在黎阳还有十万兵!”

    “李密如果不是被追杀的急了,怎么可能连往黎阳跑的机会都没有?王世充这次算是撞了大运,对付李密这样的人他必然深知,只要没能一次搞死,李密就会一如既往的再次爬起来,要说东山再起的本事倒是谁也不如他?!?br />
    李闲嗯了一声,明明这是一件对于燕云寨来说极好的事,可他脸上却没什么兴奋开心的表情,倒是眼神中无奈的神色越来越浓了些。

    “看来我得和小狄道个歉了?!?br />
    李闲站起来,揉了揉发酸的眉头说道:“杜伏威那边就交给懋功,程名振的三万人马是奇兵,懋功手下藏起来的齐郡精兵是主力,打杜伏威只有两成机会会输,如果懋功成功抓住了这两成的机会,那他也就没脸再活着了。杜伏威不足惧,但得牵扯住我手下最少八万人,如今寨子里除去各地驻防的人马,能用的不多,所以我必须亲自走一趟?!?br />
    “去吧”

    张仲坚笑了笑说道:“如果因为这个将婚期稍微往后推一推小狄就生气的话,那她也就不是老子的宝贝闺女张小狄了?!?br />
    李闲嗯了一声道:“王世充大胜,必然会乘胜进击瓦岗寨,我现在必须尽快赶过去,能抢多少抢多少。东郡太重要了些,如果让王世充都吞了去,等咱们再想拿下东都的时候就困难多了?!?br />
    “拿东都?”

    叶怀袖一怔,随即诧异道:“要打东都?”

    李闲笑着摆了摆手道:“肯定不打,换句话说现在肯定不打,但不意味着以后不打,东都啊……早晚都要拿下来的。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世充实力扩充的太快,窦建德和李密是盟友,李密大败无力翻身,窦建德必然需要一个新的盟友来制衡我燕云寨,如果让王世充和窦建德联手坐大,无论如何对于燕云寨来说不是件好事?!?br />
    “你也说了,能用的兵不多?!?br />
    达溪长儒有些担忧道:“同时和杜伏威,王世充开战是不是有些吃力?”

    “不吃力……”

    李闲笑了笑道:“我是去吃饭的,抢够了好东西一口吃下去?!?br />
    达溪长儒和张仲坚对视了一眼,连他们两个这样了解李闲的人,有时候都不解李闲这种自信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和杜伏威,王世充这样两个当世大豪同时开战,李闲淡淡的语气说来,就好像和两个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从他这语气中听不到一点担忧。

    当然,如果李闲将自己这种自信的来渊说给他们两个的话,他们肯定会摸摸李闲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谁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什么生而知之的人。

    李闲走出房门的时候,叶怀袖起身跟在他后面。走出略微显得有些狭窄的房间,人的心情似乎也变得开阔了些。

    “真的觉着很没面子?”

    叶怀袖轻笑着问道。

    “你说呢?”

    李闲回身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在瓦岗寨安了张亮那么大一颗钉子,最后竟然一点都没用到,你说我是不是很没面子?”

    “如果从这件事来说,确实很没面子?!?br />
    “所以,面子得找回来?!?br />
    李闲看了看远处的天空,说了一句让叶怀袖难以理解的话。

    “可是不知道,我知道的那些东西还能管用多久……都变了啊,面目全非之前怎么也得再发笔财才行?!?br />
    ……

    ……

    李闲所知道的历史中,李密兵败,在外面领兵作战来不及支援李密的,是秦琼和程知节等人,徐世绩守着黎阳不回来,王伯当是和李密战败后一块投降了李唐的。但是如今秦琼,程知节,徐世绩都在燕云寨而不是瓦岗寨,所以守黎阳的就变成了王伯当。

    李密这次真的成了孤家寡人,历史虽然还在按照一定的轨?;夯呵敖?,但很多细微处都有了改变,李闲知道的已经渐渐的派不上用场,在历史彻底走偏之前,李闲知道必须做些什么继续壮大燕云寨的实力。无论是前生今生,其实人类社会生存的法则都不曾有过什么变化。

    强者为尊,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变化的,是对强者的定义。

    比如在大隋这个时代,商人是个没有什么地位的阶级。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是最低的。虽然在大隋不能笼统的称商人为弱者,但绝不是强者??稍诶钕星笆?,商人们靠着自己的拼争已经站在了强者的地位上。士农工商的排列顺序早就改变,农工才是社会的底层。

    他和小狄的婚事向后推一推,李闲其实并不如何介意。毕竟如果婚礼没有红拂女张婉承在,他会觉得很遗憾。一个从小就开始逃亡的人,他对于家人的观念根深蒂固到远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地步。在他看来,小狄,张仲坚,红拂,达溪长儒他们都是家人,永远不变的家人。

    他心中对家人的定义,远比普通人要强烈的多。

    红拂虽然对他从小虐到大,但无可否认的是,在李闲心目中,这个邪恶的姑姑就是亲人。

    虽然她经常把李闲关进笼子里,还有一只野狼。

    虽然她经常把李闲放在大树上,然后自己爬下来再把梯子搬走。

    虽然她经常把李闲打得昏头转向,然后在亲手抹上伤药。

    虽然她经常把李闲骂得一无是处,然后把敢骂李闲的人打个半死。

    李闲那些屡屡用到妙处的小手段,皆是出自红拂的教导。是她让李闲更加笃定的认为,为了活下来而干一些有失脸面甚至无耻的事也是无可厚非的。是她让李闲更加的笃定的认为,再小的手段只要用的好也是大手段。

    虽然她自己表现出来的和教导李闲的往往相反。

    “在出兵之前,应该给我一个准信,我好安排密谍接应?;??!?br />
    叶怀袖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这次用到密谍的时候会很多,首先有件事你必须先告诉我……张亮在哪儿?”

    ……

    ……

    “按照规矩来说,在张亮还没有正式被你任命为军中将领的时候,他隶属我军稽处,所以我有权调动他去做一些刚巧只有他能做的事。这份急报就是他想办法送来的,如果走正常的渠道,这消息最少要慢三五天。三五天,足够出兵的准备时间了?!?br />
    叶怀袖如此解释道。

    “好吧”

    李闲叹了口气道:“不用解释你安排他暂时先不回燕云寨,你只需告诉我,你让他去了哪儿?”

    “黎阳”

    叶怀袖想了想说道:“如今瓦岗寨最大的实力,就是王伯当手里守黎阳的十万大军。而要想知道黎阳的虚实,没有人比张亮更合适。以后张亮会做到多大的官都没关系,但现在他是我的手下?!?br />
    “不是没让你解释么?”

    李闲看了叶怀袖一眼问道:“既然你派张亮去黎阳,那你预测一下,张亮有几成的把握说服王伯当不去投李渊?”

    “一成……”

    李闲张了张嘴,就听叶怀袖继续说道:“都没有?!?br />
    她习惯性的将额前垂下来的发丝理了理,知道李闲等着自己继续说下去。

    “在瓦岗寨中,因为从各地去投靠李密的人太多太杂,有利益的地方就有利益团体,有利益团体的地方,就必然有矛盾。根据密谍探听来的消息,在瓦岗寨中,王伯当对李密忠心耿耿,但是和李密手下的其他亲信都保持着距离,似乎他并不喜欢那些来自天南地北的江湖客,所以在瓦岗寨中的朋友除了谢映登之外,就和张亮走的比较近??梢运?,王伯当和谢映登就是一个小利益团体,唯一能插足进去的除了李密就是张亮?!?br />
    “我之所以说一成都没有,是因为李密投了李渊,而王伯当在前年一战后对李密忠心耿耿,他必然会选择继续追随李密?!?br />
    “我一直不怎么看好劝降这种事?!?br />
    李闲微微皱眉道:“派人想办法联系张亮,先别急着逼王伯当表态。一切等我到了再说,还有……你收拾一下跟我一块走。再多准备些女孩子用得到的护具装备,我答应了下次出门带上小狄的。

    “装备护具,这些都是二部的事?!?br />
    叶怀袖说道。

    李闲嗯了一声问道:“我知道,怎么了?”

    叶怀袖叹了口气,看着李闲的眼睛认真道:“看来没面子这种事你还是极在意的,李密败于王世充之手还是影响了你的心情,因为你有些失神,这可是极少见的事?!?br />
    “失神?”

    “小狄是二部的档头,她需要的东西就在她自己手里,哪里用的我来帮忙准备?”

    叶怀袖笑了笑,一脸得意:“如果我没猜错,你要对王世充动手?”

    李闲笑了笑,并没有否认:“李密不算什么,如果非要比喻一下的话,那他就好像孩子手里的那个玩具,而我就是那个孩子。玩具被人抢走了,孩子难道会不生气?更何况,我还是个脾气比较大的孩子?!?/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